返回文首

我被厉鬼看上了 作者:芋泥盒子

玄幻 芋泥盒子 2020-05-18 收藏

鬼迷心窍,是鬼迷了你的心窍,还是你迷了鬼的心窍?
简无忧,灵异事件调查处的特别顾问,驭鬼世家的继承人,
却偏偏有个鬼见鬼怕,妖见妖怂的奇特体质。不能养出属于自己的鬼使。

一天暴雨,简无忧在雨幕里遇见了个身着殓服,向她索命厉鬼。
简无忧眼前一亮,鬼哥哥,不管我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辈子你就是我的darling了!
我人就在这儿,你想要我的命就跟我走呀~
直到很久以后,简无忧才发现,当年那个雨夜,是某只鬼预谋已久。


本文正儿八经小甜文。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简无忧,牧道廷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背靠厉鬼好乘凉

第1章

天上乌云密布,连空气都带着一股潮湿的气味。b市中心高耸的建筑都被这密布的乌云染上了昏暗的色彩。

现在明明是上午,本应该是一天中光线最清明的时刻,此时却昏暗阴沉,看起来像是在酝酿着一场难得一见的暴雨。

上清路的尽头伫立着一座三层高的普通建筑,除了厚重的大门,没有什么特色。没有人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但是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去往那栋建筑的,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群。

路过的人看不到建筑上的门牌,都以为那大概是个私密的会所之类的。

但是实际上,但凡都点灵力的人都能看到,建筑门头上挂着的招牌:灵异事件调查处

一名年轻的女子穿着剪裁优良的衬衫裙,手里拎着打包的早点,踩着轻快的步伐,向那栋建筑走去。

但她看起来并不像是要去上班的上班族,因为这个时间还在路上的上班族,一个两个都因为迟到而满脸焦急,拔足飞奔。而她悠闲得像是在散步。

道路尽头的建筑大门被女子推开,那一道色彩浅淡的身影隐没在厚重的大门之后。

门“吱”地响了一声。

坐在前台的李玫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在女子进门的那一刻分针挪动了一格,表盘上变成了9点01分,李玫十分无奈地嚎道,“姐妹你又踩点!就差几秒你就真的迟到了!”

“怕什么?现在九点整,我站在了我们调查处的大门里,按理来说没有迟到。”刚在大厅站定的女子——简无忧,脸上看不到丝毫紧张的感觉。

“可是,我们的上班时间是八点半啊!”李玫崩溃道,处长让每天她坐在前台守着,就为了蹲这位祖宗迟到!可是这位祖宗天天压点压得比时钟还准,她很绝望啊!

“不是处长说的可以上下浮动半小时么?他自己说的话当然得自己负责咯。”简无忧笑着耸耸肩,显得十分肺心没肺。让人难以想象她是怎么做到顾问这个位置上的。

李玫无奈地捂住脸,允许上下浮动半小时,明明是有特殊情况的时候,可是您天天都是往上浮动半小时啊!

李玫透过捂脸的手指缝,还看到了简无忧拎在手里的早饭……隔着袋子她都闻见肠粉的香味了。那种肉香米香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好馋!您都晚到半个小时了,您不能吃完了再来吗?

QAQ她也好想吃一口啊!真的不知道简无忧每天都从什么犄角旮旯里找到的美食。真的太香了!

但是事实证明,姐妹是亲姐妹,就是在吃的方面十分吝啬。倒不是一口不给人的那种抠嗦,简无忧经常和别人分享美食。但都建立在一中情况下,那就是她特意帮别人多买了一份的时候。在她手里只有一份的时候,谁也别想从她嘴里抢到一口。

明显,今天简无忧手里的肠粉只有一盒。嘤,李玫在心里默默地嘤了一声,说也说不过,吃也吃不到,她怎么就这么惨呢?

算了,算了,整个调查处上下也没一个人能说过简无忧这张嘴。

她还是安静的当个看大门的好。

“啧啧,玫玫呀,你看你,哭丧个脸,好好的颜值都毁了。不就是没逮住我迟到嘛,我月底请你吃大餐呀。”简无忧笑着对李玫眨眨眼。

“反正处长肯定暗示你逮住我迟到,给你涨工资了吧?你也不想想,他个死抠门,怎么可能给你涨?”

“唔………”

“乖了,我先上去了。要不然一会儿被处长发现又该挑我刺了。”

简无忧转过身,对李玫挥挥手,径直走上了二楼。

灵异事件调查处,一共三层,一楼接待,二楼内部办公,三楼除了处长的办公室,就是存放各类资料档案库。

但是二楼虽说是办公,但是实际上氛围并不怎么严肃。

不严肃到,简无忧上到二楼就看见一帮人聚众玩大富翁。让简无忧不禁想为他们的放肆鼓掌,实在是胆大包天了,她都没这么明目张胆地开小差。

“啧,真是颓废,不怕被处长抓住扣工资了?”简无忧拎着饭站在走道,漫不经心地问道。

“简顾问你来啦!要不要一起玩呀?”拿着骰子的庄明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紧张感。

“不要,我不想被皮处长叨叨。”

“哈哈哈哈哈哈,简顾问,平时因为迟到你被老皮叨叨的还少吗?”

“笑我?”简无忧眯了眯眼睛威胁道,没有拎饭的左手已经捻住符纸。

“别别别!祖宗!”

看到简无忧的动作,庄明立刻收敛了表情,眼睛一扫,找到了可以转移简无忧注意力的目标,“祖宗,您先吃饭吧!再一会儿您的饭都冷了,那就不好吃了!”

简无忧挑挑眉,决定放庄明一马,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端着肠粉吃起来。

吃的时候简无忧还不忘提醒那群人,“我就算了,反正老皮也不会拿我怎样。到是你们,想玩就做点遮掩,不然等着被训吧。”

“简顾问,没关系的,今天处长出差了,说是过一段才会回来。”白清臣小心地笑,着把沏好的茶放到简无忧手边。

简无忧扫了一眼这个刚来没多久的实习生,深感果然还是实习生乖巧。虽然能力方面有所欠缺,但是至少听话啊,哪像是自己身边这一群老油子,每天嬉皮笑脸的,也不干个正事。

“老皮说多久了吗?”简无忧随口问道。

“处长说大概一周时间。”

“完美,等于放假了。”

听到处长出差一周,简无忧眼睛亮了一下。一周时间,那是不是意味着她可以歇一周都没人管了?虽然平时她也没正常上过班,但是能正大光明地躲清闲,她可是很欢迎呢。

“那个……简顾问,处长说,让我们这一周有事什么事情都找你。”白清臣小声地传达了处长走之前留下的话,说完就用手臂护住了脑袋。

这个时候白清臣才觉得,实习生是真的苦啊。这种明显会被揍的事情,都是他来传达。

“什么?”简无忧不可置信地看着白清臣,突然觉得自己被坑了,“皮进那个臭不要脸的!我看他根本不是去出差,只是单纯的撂挑子跑了吧?”

没人敢回答简无忧的话,毕竟处长走的时候,确实说了他可以好好清闲一周这种话。

简无忧深吸一口气,这群人是看她平时脾气太好了吗?

她压下自己蠢蠢欲动的想要逃班的念头,非常正式地对着面前一群人道,“你们听好了,有什么问题自己解决。我是个顾问,不是天天跟在你们身后的保姆,更不是给你们喂奶的老母亲。请你们动用一下你们的脑子,自己解决问题好吗?我相信诸位都是从道法学院毕业的精英,甚至是各家的亲传弟子,一点小灵异事件肯定能自己解决的对吗?”

强压怒火的语气,还有挂在嘴边的带着威胁性的假笑。

简无忧满意地看着一群人忙不迭地点头,继续道,“当然,如果有什么实在解决不了的问题,请在上班时间咨询我,OK?”

又是整齐划一的点头动作。

很好,简无忧觉得她清净安宁的划水时间又回来了。自己真的是个机智的小可爱:)

实际上简无忧根本没有生气,但是适当的表示愤怒,能够很方便她达成目的,简无忧是绝对会好好利用的。嗯,她本质上就是个懒散的大忽悠没错了。

结束早餐的悠闲时光,又警告了一群人不要有事没事地打扰她,简无忧就十分满足地回自己的办公室补眠。

虽然她几乎是调查处最晚来上班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她有了充分的休息。从十二岁开始,她夜间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做一个奇怪的漫长的梦。

这个梦耗去她大部分精力,让她的大脑每晚都在兴奋地活动,以至于她白天总像是睡不醒一样。当然,也有好处,她那些奇奇怪怪却又异常渊博的知识都得益于此。

只不过在简无忧已经熟悉了梦境每个细节之后,晚上的时间就显得十分无聊,对着一个百般努力都看不见脸的人干瞪眼。

翻阅不少典籍也找不到原因的简无忧,最后只能把这个梦境归结为,她转世投胎孟婆汤喝少了。从此不再纠结,非常随遇而安地适应了白天睡觉晚上补课的日子。

简无忧躺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懒得去拉窗帘,手臂盖着眼睛就睡了。所幸窗外阴暗昏黄的天空,对她的睡眠造不成影响。

远处的街道上传来隐隐约约的车流的声音,浓重的生活气息却让简无忧更加安心。她放心地放任自己陷入睡眠。

但是,她美好的补觉时光注定要被打断。简无忧大概躺了一个小时,就被一阵铃声吵醒了。

沙发旁边的内线电话响彻整个房间。

“喂?”简无忧万般不情愿地接起内线电话,有气无力地喂了一声。

“………那个无忧……那个……就是……”电话那头吞吞吐吐的声音。

“玫玫,就算我没有起床气,也不喜欢你这样吞吞吐吐的。有事情就说,没事我挂了。”简无忧闭着眼睛仰躺在沙发上,手里的话筒要掉不掉。刚刚要进入深度睡眠就被打断,就算她脾气再好,也不会很愉快。

“别啊,我这不是担心你没睡醒嘛。”

“没睡醒这会儿和你说话的是贵呀。说正经的,怎么了?”简无忧懒懒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