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娇软翦美人 作者:执竹赠酒

玄幻 执竹赠酒 2020-02-07 收藏

翦姬,士族没落之后,一介孤女,本会落得个戚戚苦苦的下场。
奈何她生的美若天仙,细柳纤腰,扶着花枝轻轻一瞥,勾的人魂都丢了。
吴国大臣瞒着他们的大王、太子、公子、封邑之君......等一众翦姬爱慕者,暗搓搓地把翦姬送到了天底下最不近女色的虞王身边。
吴国特使:终于把这个妖孽送走了!
跌坐在虞王面前,翦姬秋眸含着水雾,娇滴滴地喊了一声“大王”
虞王赵螭眸色微黯,但仍不做动静。
翦姬心中一凉,她的命在虞王手中,若虞王看不上她,那她,那她可该如何呢?
谁料,赵螭低沉好听的声音幽幽传来:“······再喊寡人一次。”

★架空(考据党毋究)
★暴君×祸水(高亮)
★1v1,双处
★和平看文,心平气静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翦姬,赵螭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昏昏夜色,丞相带领无数士人候在吴宫宫外,风搅动凄清月光,等了三天三夜,仍不见吴王的身影,年过花甲的老丞相面容憔悴,轻轻叹了一口气。
  “时机已到罢······”
  吴国丞相的声音苍老低沉,在众人耳中,他的话如同战鼓擂响。
  吴王与姬妾一同嬉闹过后,瞥见窗外夜已深沉,突然匆匆披了外衣推门离去。美艳姬妾吓得拽住了他的袖子,跪在地上:“大王,是妾服侍的不好吗?”
  大王午时便来到她这里了,姬妾和吴王用过午饭后,便应和着吴王种种荒诞的要求,同他玩乐。虽白日已经各种温存,但夜间她本以为吴王仍会继续留下来的。
  吴王思及那些等待他的人,正心烦意乱,且不说他此刻本就有些恍惚,突然被人拉住步伐,他也是一惊。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拦他?!
  结果呵斥的话还没有说出口,一低头,就看到他收集的美人之一正惶恐不安地拉着他的袖子。
  这张脸美虽美,但吃多了就看腻了。由其是与那翦姬比起来,这张脸的美就多了一份艳俗。
  心中虽略有嫌弃,但吴王面上还是对姬妾摆出了温柔深情的好男人样子,他拉起姬妾的手,捏了捏美人的指节,柔声道:“爱妃怎么能如此妄自菲薄,本王只是突然想起还有要事要做,绝不是对爱妃不满。”
  吴王一口口的“爱妃”让姬妾羞红了脸,她只不过是新入宫的小小保林,哪里能经常听到吴王喊她“爱妃”呢?
  吴王见姬妾被他哄的差不多了,就松开她的手,在姬妾柔情蜜意的目光中,离开了青罗台,外面立马有吴王的随侍接应。
  随侍看到吴王终于出来了,面上惊喜,提着宫灯一路小跑,气喘吁吁地对吴王说:“大王,丞相他们已经离开了。”
  吴王挑眉,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随侍补充道:“只是丞相离开时好像不情不愿的。”
  “哦?”吴王心中略有阴郁,固执的老匹夫看来只是熬不住风吹日晒,不得不放弃。
  随侍低头噤声,不敢多言。吴国中,谁人不知道丞相和吴王不和,可丞相是简公时期便奉命持相印,掌国政。丞相乃三朝元老,背后有吴国太后撑腰,势力根深蒂固,颇有声望。吴王快恨死这老匹夫了,却仍不能罢相。
  吴王甚至不惜任命万千将士,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攻打虞国,只为了和老丞相叫板作对。而虞国虎狼之军最后把吴国打的落花流水,吴国惨败至极。
  吴王揉了揉眉心,略有烦躁,随口问随侍:“烽燧还在烧吗?”
  前线的战报,由点亮了整个边城夜空的烽火传遍吴国。烧了一天又一天,像是一遍遍地在提醒吴王,选择攻打虞国,他是做了多么错误的决定。
  “仍在烧着。”随侍小声说,怕惹上吴王的怒火。
  吴王心中阴郁更甚。
  随侍琢磨了片刻,突然道:“大王,听闻翦姬夜间喜弹琴,兴许还未睡。”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让吴王的眼睛亮了起来,光听到翦姬这个名字,吴王就觉得他那满心的烦闷都一扫而空了。
  翦姬,吴王从吴三公子府中夺来的美人,美,甚美,极美。
  她的美,是不同世间凡俗寻常的美,自从见到翦姬后,吴王就觉得他以前的所有美人,都是俗物,都是庸脂俗粉,而翦姬,是天上仙娥下凡,是勾的他心痒痒的仙子。
  吴王甚至在翦姬的身上找到了初心萌动的感觉,若是平时他夺来了一个新的美人,趁着那股子新鲜劲,吴王早就和美人共赴巫山了。
  而对于翦姬,吴王则是碰也不敢碰,只敢在远处远远欣赏着。
  美人若是像仙子一样,那也不是他们这等凡人能消耗的起的。思及至此,吴王叹口气,因为提到翦姬而带来的好心情也慢慢淡了下来。
  随侍整日跟随吴王,还能不知道吴王的这点小心思。于是他就劝:“大王莫不是不敢亲近翦姬?依小人看,大王不必如此想,翦姬是何等人?竟愿意待在大王的宫中数月,不哭也不闹,说明翦姬心中还是有大王的,大王只是对美人太过怜惜了。”
  吴王一时觉得随侍的话有道理,简直说到他心窝里了,一时又放不下心里的那道坎。
  让他清醒时刻去碰翦姬,他会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罪恶感。于是随侍见吴王面色古怪,皱眉吩咐:“先回主殿。”
  吴王不是今天不见翦姬了,只是在见翦姬前,他要先喝酒。
  吴王在殿中喝了一樽又一樽的酒,却不知一场隐秘的宫变正在悄悄进行。
  军队暗暗集结在郊外,手中举起的火把噼里啪啦燃起,幽幽照亮昏沉夜空,丞相被人搀扶着走到士兵面前。
  “老师,方才宫人汇报,大王在殿中饮酒后,去了星璨台。”长史甘皓向丞相行揖礼,慢慢道。
  老丞相点点头,老树迎风般静立片刻后,昏老的目光兀地变得锐利。他推开搀扶着自己的人,走到千位精兵面前,抬手振袍,高声呼喊:
  “星璨台,围杀吴王!”
  星璨台,是吴王耗费巨大人力物力财力为翦姬所建,楼阁台榭立于云河之上,源引太湖之水。若星空灿烂,则如明镜收银汉,囊尽天境。若夜色昏暗,则万千灯火明灭,人间仙境,星汉下凡。
  云河之水潺潺作响,吴王醉醺醺地走在长廊上,廊下是浩渺湖水,璀璨灯火。
  随侍亦步亦趋地跟着吴王,时不时扶他一把。吴王眼神迷蒙,抓住随侍的胳膊站稳身形,眯着眼看向那台阁,他抬起手指,晃了好几下才勉强指向台阁的方向。
  “你看、那、那里是不是、是不是!亮着、对,亮着!”
  台阁纱帐轻扬,烛台悠悠闪着火光。
  吴王死死地抓住随侍的胳膊,随侍吃痛,但不敢忤逆吴王,顺着吴王所指的方向看了一下后,就诺诺道:“是,亮着,想必翦姬是在等着大王。”
  吴王哈哈大笑:“她、她怎么知道,本王今夜要来!”
  随侍陪着笑脸,尴尬地笑,他怎么知道吴王这么顾忌翦姬,为了酒壮怂人胆,说喝醉就真的喝成这样了。
  听不到随侍的回答,吴王嫌弃地推开随侍,自个下了结论:“她、果真是仙女!”
  随侍被推到地上,一骨碌爬起来,拍拍屁股跟上吴王,结果吴王又把他推开,皱眉不认同地呵斥:“起开!本王要一个人去见翦姬。”
  吴王东倒西歪,晃晃悠悠地走上台阁。随侍揉了揉身上的淤青,看到吴王的背影消失在尽头,心中焦急却无可奈何。
  大王都不想想,如果翦姬真的是仙女下凡,那您醉醺醺的样子,早就把仙女吓跑了。
  随侍靠在柱子上等待吴王,云河水汨汨流淌,在寂静夜色中显得诡异凄凉。随侍下意识抱紧胳臂挠了挠,突然暗处刺出利刃,寒光闪过,随侍的头颅便掉进了云河水中。
  鲜血瞬间染红长廊的昂贵木材。
  吴王踉跄几步,终于走到了翦姬所在的屋前。因为他要来,所以星璨台的婢子都被他屏退了,吴王不喜欢有人打扰他见翦姬。
  屋内遍地绮罗珠宝,皆是吴王搜遍吴国境内为翦姬所寻来的。
  怕伤了美人足,于是柔软细腻的罗绡纨绮铺满地;怕冷了美人心,于是华贵珠宝源源不断地送到星璨台,珠玑堆积,骊珠宝璐,因无处可盈,便随意扔在地上。
  清幽的瑟瑟琴音传来,吴王吐出一口浑浊酒气,呆呆站在门旁。
  在绮罗珠宝的拥簇中,美人面向纱幔夜空,低眉弹琴。她背影袅袅,如柳腰肢,盈盈可握。
  纤细倩影映在吴王眼中,他一时痴迷。口中喃喃道:“翦姬······”
  心中对美人的迷恋在醉意的作用下一点点放大,吴王本想等翦姬弹完琴后再出现到她面前,但越看美人背影,越觉得口干舌燥。
  美人弹琴,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清清幽幽的,迷迷蒙蒙的,翦姬像是乘着曲弦雅音,走进吴王的心中,勾的他心神恍惚。
  吴王扶着门槛,眼神痴迷,正要大步走过去,突然,吴王瞪大双眼,目眦欲裂,他无助惊恐地张了张嘴巴,半音未发,喉头涌上铁腥。
  刀穿破锦帛,直刺左胸,吴王吐出一口血,双眸大睁,直挺挺地倒向地面。
  至死之刻,他眼前浮动的,还是翦姬的那抹倩影。
  吴国丞相沉着脸,从杀死吴王的士兵身后走出。星璨台中的弹琴声还未停,丞相目光微闪,看向那名女子。
  翦姬,在丞相看来,此女就是妖女!
  吴国梅里中,凡是见过此女的,没有几个不为她痴迷疯狂,她的那张皮囊,惹得儿郎们互相争夺倾轧。
  平民寒子为她舍弃一切,只为见她一面;王侯之子为她搜尽珠宝,只为千金买笑。此女简直就是在世妲己,狐媚惑主,她祸乱人心,惹是生非,甚至还引得吴王与吴三公子互相争夺,父子同争一女,何其荒诞!
  身后突然响起“嘭”的一声,翦姬指尖微顿,垂下眼帘,美人长睫卷翘,一双含情秋水眸流转光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