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成了鬼大佬们的boss 作者:李哩哩

玄幻 李哩哩 2020-02-01 收藏

爷爷交给杨琪琪一个祖传旅馆。
白天打烊,晚上开门,专供逝者入住。
鬼怪大都带着前世的执念,不愿喝下孟婆汤。旅馆一夜帮你达成梦想。

·有陪聊小妹,心理**,认知死亡。
·有旅社私酿,饮一口梅子酒,不愿归乡。
·有风流术士,鬼怪牵线,不愿投胎也不会孤寂。
明星大佬/商界名流/政界要员,管他生前多嚣张,最后都要在旅馆乖乖排队取号。

后来,杨琪琪暗恋的至尊男神出了车祸…

文案二:
“粉丝破亿的华夏男星应尤是,死后为女友写歌,抢先来听”
——摘自《地府音乐》

“令百妖折服的道士之王金麟,竟为20岁女大学生研制恋爱符咒”
——摘自《阴间消息》

“地府BOSS一连30日不上班,知情人爆料说他准备抢婚”
——摘自《阎罗日报》

杨琪琪拒绝采访,并召开员工大会。
她说:我只想要你们的钱,没想到你们偏偏馋我这个人???

某位家财万贯、事业享誉全球的大佬闻讯,
捧着“天律法典”急匆匆地赶来宣布:
追我老婆的,犯天律条款。这条款我刚写的。

内容标签: 爽文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琪琪 ┃ 配角:冯渊/金麟 ┃ 其它:


  ☆、第1章

  大二女生杨琪琪跟舍友崔崔走进一家餐厅。
  这家餐厅明艳、辉煌,美不胜收。满堂的海派黄花梨桌椅,大绿植配小座钟,每个服务生都斯文得不像话。 
  两人落座十分钟后,面前才多出来一只圆润的碗,浅浅盛了红艳的汤,隐约可见汤底金黄的鱼籽。
  穿着长衫的服务生彬彬有礼地说,这道菜叫“半江瑟瑟半江红。”
  杨琪琪微微眯眼,并不打算拿起勺子。
  崔崔小尝了一口,眼睛放光地怂恿她说:“你吃呀。放到嘴里,脑袋会放烟花哦。”
  烟花会不会放,杨琪琪不知道。她知道的是,这个人均消费千元的网红俄式餐厅,有问题。
  舍友没理会她的劝诫:“你说有问题?瞎想呢吧。难不成这番茄汤兑了人血?”
  杨琪琪带着随身小包站起了身,跟崔崔说去趟卫生间,等她回来再一起吃。
  一路上,从每个桌子上或者包间里,都溢着腥臭扑鼻的血气,发出这等味道的,岂止是人血,应该是死了多年了死人血。
  食客举杯欢笑。
  杨琪琪深感同情。
  进了传说中五星级的卫生间之后,杨琪琪更同情了。
  洗手池有一个妖娆多姿的尖脸整容网红,正打电话跟朋友说最近每天都在这家餐厅拍吃播,涨粉几十万。
  从洗手间出来,杨琪琪手心抓了几张笔迹尚未干涸的朱砂符,趁着没人注意,走到出菜口那儿,往窗台下面贴了一张。
  不理劝诫的舍友,已经把那道“半江瑟瑟半江红”吃得见了底,金黄鱼籽一粒不剩。
  她放下筷子,意犹未尽。
  出菜口处响了一声铃,穿着长衫的服务生凑了过去,从餐厅攻略来看,这应该是一道罐焖牛肉。
  杨琪琪轻轻用手指点了点舍友手背:“看那个端菜的,别出声。”
  “哎呀杨琪琪你大惊小怪什么……”舍友刚说出来,却又腾出一只手捂住自己差点惊叫出来的嘴。
  只见那餐盘冒着腾腾黑气,一股腐臭味飘入两个人的鼻子。
  舍友看了看别处一如往常的食客,小声问:“琪琪,为什么只有咱俩能闻见能看见?”
  杨琪琪压低声音,长长的眼睫低垂:“因为只有说破了,才能看到。现在听我的,你别出声,就低着头,不然可能连命都没了。”
  这时,穿着长衫的服务生走到两个人的桌前,依旧彬彬有礼,把小巧玲珑的一只瓦罐放在桌上。
  舍友瞟了一眼瓦罐里的东西,差点呕了出来,但还是老老实实低着头。
  杨琪琪漫不经心地站起身来:“这位小哥,你还没说这道菜叫什么。”
  服务生似乎觉察到面前这位女士要找事儿,声音里带丝颤抖:“一道残阳铺水中。”
  杨琪琪呵呵冷笑:“明明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嘛。”
  说罢,手捏住端菜人的食盘,轻巧一掀,数十只瓦罐滴溜溜滚在地上,流出一堆腐烂的肉块。
  当然,除了杨琪琪和舍友,别人是看不到的。
  他们只是看到这边动静很大,感觉有事儿要闹,一双双瞧八卦的眼睛大睁。
  “你们在做什么?”这声音软软的,像是浸在云雾里。
  从前台处过来一个穿着旗袍的纤腰女子,眼神里带了几分慵懒的媚态,重复了一遍:“你们在做什么?这餐厅里吵吵闹闹,扰人极了,真是惊了贵客。还不赶快把地上不小心打碎的瓦罐收起来。”
  杨琪琪抿嘴一笑:“贵客说不上,但是你这黑店,吃完我们就离变成鬼客不远了哦。”
  那女子神色骤变。
  障眼法被挑破了,食客才纷纷发现菜肴的不对头。
  饭馆前门哗啦啦一阵响声,进来一个穿着军绿色大衣的老头儿。他胡子拉碴的,眼睛顾盼四周,手里提了只印着“劳动人民最光荣”的茶壶。
  救兵终于到了。
  杨琪琪颇亲昵地喊着:“爷爷,你还挺快的,我才刚给你发微信的么”。
  被叫做爷爷的人手脚麻利地拿出几道符,杨琪琪赶忙说:“障眼法已经破了,直接引魂就可以了。”
  老头:“我不是要破障眼法。我是想给你劈道雷。”
  感到头顶一阵焦味的杨琪琪:???
  老头声音恨恨的:“吃顿饭花一千多,上周我找你借500你都说没有!”
  杨琪琪:“我妈前天刚给我的钱,哦爷爷,这家鬼饭店特有钱,等你收了他们,就大发了……”
  在旁边围观爷孙俩斗嘴的食客:???
  准备散发凶气但是发现剧情不太对的鬼:???
  好在,老头出手不凡,一点儿也没耽误事儿,三下五除二就把上菜的、做菜的和妖娆前台捉了,他们都化成一缕烟,被爷爷收到随身携带的一个小茶壶里。
  “让你同学先走吧。你,跟我去小旅馆。”老头不由分说出了门,在门口等杨琪琪。
  目睹这一切的舍友崔崔还没缓过神儿来,脑子里有点儿木,不知道是被“这世上居然真的有鬼”吓坏了,还是被“我的舍友会捉鬼”劈坏了,说不出话来,嗓子里还有点儿恶心。
  杨琪琪仿佛对这种情况很熟悉,把她推出门外,拍拍后背:“没事儿,乖,你先回去吧,洗个澡,会舒服很多。”
  崔崔同手同脚地上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杨琪琪又想到什么,一脚迈回餐厅,对里面正扣嗓子眼呕吐的食客说:“吃两三口脏东西不要紧的,要是成天吃,估计会折寿。”
  她瞄了一眼快哭出来的整容脸吃播博主,继续道,“那个,欢迎各位死后去火车站前街278号的孟氏旅馆。孟氏旅馆,专供逝者服务。黄泉路上很疲惫,先去温柔乡里睡一觉。我爷爷的小店虽服务不周,但服务很良心的。”
  果然是他的好孙女,孺子可教也,目睹这一切的老头抚着下巴微笑。
  离开餐厅,杨琪琪和老头走路去附近的火车站前街。老头走得很快,女生跟得稍微气喘。
  杨琪琪指着老头手里的茶壶问:“那几只鬼,你打算怎么办?”
  爷爷有意考验她:“如果是你呢?”
  她想了想:“那个气质不俗的,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娘,人淡定,遇事儿也不慌,能用。厨子肯定也有几分本事,可收。其他小鬼,我觉得明天清早交给黑白两位大爷就行了。”
  老头满意地点点头:“比我强,我只想到了把他们那餐厅卖了,拿一笔票子就踹他们下去投胎。”
  杨琪琪算是知道为什么爷爷的旅店快倒闭了。
  走过热热闹闹一排小饭店小旅馆,拐上两三条胡同,一个破破烂烂的店面门脸终于出现在爷孙俩面前。
  火车站前街278号,一扇木头门锁着,陈年旧垢都快腻出包浆。门旁边歪斜挂着一个木牌,用马克笔描粗的字和狗啃过一样难以辨认:
  孟氏旅馆
  火车站前街278号
  18:00营业至6:00
  不赊账,不砍价,
  投胎后,第二次死了来这儿,半价
  这旅店,死人能看到,杨琪琪和爷爷能见到。
  其他活人瞧见的,只不过一个紧紧锁着的大门,旁边红笔一圈,内心一个“拆”字。
  杨琪琪第一次来这个旅馆,是在父亲去世那天,也是她首次见鬼的那天。
  那天,眼瞅着爸爸心电图“嘀”一声归零,人突然又好端端从床上坐起来了。
  而后,原本只有四五个人的屋子,站得几乎满满当当,一堆已逝的长辈对着爸爸说:“欢迎下来。”
  爷爷就在那天告诉杨琪琪,家族里的人,都是父亲死后,子女就能看见鬼的,而且他给鬼怪开了个孟氏旅馆。
  在那之前,杨琪琪还以为她爷爷开得就是那种蟑螂乱跑、小广告乱飞的火车站小旅馆。
  包括现在,被蒙在鼓里的琪琪妈,也成天教育她离爷爷远点:“你们孟家,就指着你这个大学生出息了,别管那小破旅馆的事儿。”
  走进旅店,爷爷擦擦桌子,清清嗓子:“最近功课忙不忙。”
  杨琪琪:“不忙……不对,你什么时候关心起我的功课了?”
  老头:“我最近生意不太好呀。”
  杨琪琪:“我知道呀,你生意就没好过。”
  老头忽略了杨琪琪的后半句话。
  他云淡风轻地说:“唔,你今年也20了吧,我当年就是20岁接手的这家旅馆。今天看你本领不错,经营思路也比我稍微强那么一点儿。我想,就现在,干脆把旅馆交给你了。”

TAG标签: 爽文古代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