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鬼见了我都瑟瑟发抖 作者:书绾

玄幻 书绾 2020-01-12 收藏

花畔自小被幽冥之主临渊养大,灵力无边,是冥界赫赫有名的一霸。
自幽冥之主魂飞魄散后,
众鬼想欺凌花畔,却个个被打的鼻青脸肿。
众鬼:可以凭实力为什么要做花瓶?
历经轮回后,花畔在人间捉到一只初出茅庐的转世临渊。
花畔美滋滋:当年你罩我,如今我罩你。
直到罩着罩着,花畔发现居然对临渊生出了心思,于是她把临渊堵在了墙角。
岂料,临渊就等着这一出。
临渊:你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
吃货卖萌孟婆X高岭之花白月光

阅读指南:
1、慢热,第一卷伏笔,第二卷男女主人间。第三卷修真卷,第四卷结尾。
2、指路!想直接看男女主发展第二卷开始。
3、本文he,he,he,重要的说三遍。
4、半单元剧形式,文多cp,你喜欢的类型我都有。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史诗奇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花畔,临渊 ┃ 配角:  ┃ 其它:前世今生,阴差阳错,宿世情缘

第1章 第一章
三界之外,有一处地方,是凌驾于凡世之外的,也是任何人都不能得到豁免之地—冥界。
黄泉千丈,冥界本为幽冥界,由一朵生于幽冥界的天生灵物—彼岸之花掌管。
彼岸之花生了亿万年,花慢慢生出灵识,集幽冥之精华而成,法力无边。
后又过了很久,彼岸花的叶也生出灵识。有一天,彼岸花发现了叶的灵识,虽然弱小懵懂,但足以让他聊以慰藉。
毕竟这万年幽冥界才生出他一个天生天养的灵物,他感到十分的寂寞,枯燥乏味。
突然有一个可以陪伴自己的人,即使是一个懵懂的意识,也是一种留恋。
彼岸花开始慢慢用灵气温养叶的灵识,还牺牲了一半的法力想要让她能够快速成长。
时间如水流逝,慢慢的有一天,叶的意识终于逐渐清晰。
花为她取名为“花畔”。
意为:在忘川之滨,黄泉之上,临水湖畔,一直陪伴着他。
叶有了名字,意识在上下兴奋的跳动着,她问:花,你叫什么名字。
花说,以后你就知道了……
可她再也未能等到那个以后……
时光如水,几百年的时间,平淡枯燥、却不疾不徐的在流逝…
幽界发生重大叛乱,十大魔王联合千万幽鬼想要破开幽界大门,前往人间称霸。
万千恶鬼早已急不可耐,顷刻间,奔涌而出,嘶吼着似是失了心智一般不要命的厮杀。
花奋勇抵抗,与万千恶鬼缠斗在一起,花瓣飞速旋转,灵气化剑,锋芒毕露。
灵剑所过之处,浊臭熏天,绿色污血横洒,模糊了他的双眼,放眼望去,已是尸骸成山,人间炼狱。
阴风开始怒嚎,似乎在为这幽冥界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悲痛。
乌云在天边嘶鸣着划破雷电,浓重的腥臭味弥散在死寂又喧闹的战场之上。
刚刚消散的哀鸣与剑影又自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血腥味伴随着魔气几近让他窒息。
彼岸花之前牺牲给叶的灵气还未补回,现又长时间的消耗,逐渐有些灵力告竭。
硬是咬牙杀了几名在前面的恶鬼后,便半跪在万千尸体中。
绿色的血,染上他的红袍,显得有些落魄狼狈,不似之前的清冷。
“花,你没事吧。”花畔的声音焦急得有些颤抖。
彼岸花轻抚叶所在的位置,把她埋入心脏深处,淡然的笑了笑:“无碍,歇息片刻就好。”
彼岸花是天生幽冥灵物,护卫冥界是天道给予职责所在,自他有意识以来,心中便种着这个责任。
所以,即便是丧失掉全部灵气,褪去意识,也在所不惜。
暂得缓解,他又提着剑冲了上去。
剑所指之处,恶鬼无不丧命,猩臭的污血在地上流淌。
深渊处,十大魔王聚集在一起。
鬼幽王焦急的在原处跺脚,一脚一个深坑,鬼魔气所过之处,鬼哭狼嚎,阴冷无比。
“我就说那些小鬼不顶用,他再怎么耗费灵力,也是幽冥之主,绝不是这些小啰啰可以干掉的。”
“我们被困在这里数万年了,沦为奴仆。好不容易等到这种机会,等他恢复,这辈子,不,下辈子都别想出去了。” 狐幽王接上了话。
“还,还有,下,下辈子,下下,下,下辈子……” 鼓幽王一脸孩童模样,天生可爱,但此刻也愁云惨淡,生前就结巴严重的声音响起,听上去颇为忌惮。
“别急,还有个办法。”
梦幽王是一个人首鹿身的模样,擅长织梦,营造幻境。
幽冥之主灵力大损的事也是他探得的消息,同样这叛乱,也是他组织起来的。
“梦幽,你说怎么办?”鬼幽王走近,众魔王纷纷退避三舍,就怕沾染上他的魔气。
“这个办法就是召唤世间之恶,世间之恶与天生灵物一起,受天地庇护而生。集齐世间所有的恶念而成,威力无比。”
“说的倒轻巧,这种亿万年不诞生一个的东西,哪能轮得到我们就遇上了。”
狐幽王不屑的看着梦幽,这种魔力不高,就知道耍阴谋之人也配和他们一起并列十魔王。
“还真巧,世间之恶就在深渊底部,只不过,需要十大魔王一起耗费大半魔气,摆开十方祭祀大阵,祭祀百万恶鬼才能出世。”
梦幽王眼底闪过一道阴冷的气息,表面上还是特别讨巧做小,也并不在乎他们是不是看得起自己,反正自己也有算计。
“数半魔力,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到时候恐怕是任人宰割了。”鬼幽王瞪大铜铃般的眼珠子,定定的看着他。
“我只是提建议,干不干在你们,也就这一次机会了。”
外面魔气弥漫,不知道死伤了多少恶鬼。
花的灵剑上腥臭味浓重,嘀嗒嘀嗒往下流着绿血。
战上空旷了很大一块,鬼挤鬼的场面很快就不复存在了。
“是不是没事了。”花畔的声音从花的心脏深处传出来。
“不一定。”花总有种不祥的预感,来的厉害的也有,就是没有魔王级别的。按理说,这种肆无忌惮的程度,不可能没有幕后主使。
“妈的,干了。梦幽把阵图拿出来,由我们保管。”形式已然不利于他们了,鬼幽王也不能不服从形势,不过他得把最重要的阵图握在手里。
“这……”梦幽王很是犹豫,黑角淡淡发光,一张阵图便出现在面前。还未伸手,便被鬼幽王一把夺走,和其他八大魔王一起看了。
九大魔王对照了一番后,便开始摆阵,“梦幽,你站玄关处。”
“你!我这魔力如何能站!你怕不是存心害我。”梦幽王气的暴走,一副拼命的样子。
“梦幽,这位置最安全不过去,魔力不够不还有我们?”
玄关处是最重要之处,开启无法逃脱,除非阵成而能破,最不怕他耍花招。
“最好如此。”梦幽王暂且答应了,一脸憋屈的样子。
十方大阵很快就摆好了,梦幽王站在玄关处,鬼幽王在他旁边地玄处,狐幽王在天玄处,其他魔王也摆好方阵。
魔气慢慢往深渊的最深处流淌,祭祀的恶鬼们个个魂飞魄散,连血液也未来得及溅出一滴。
慢慢的……
深渊深处开始凝结出了一团黑气。
黑气慢慢的凝固,凝固……
形成了一个孩童的身形。
魔王们欣喜不已,看来有用,恶马上就能出来了,很快魔气就输出过半。
魔王们以为成功了,却发现大阵还在禁锢着他们,根本停不下来魔气的输送。
玄关处,梦幽王离开了大阵,笑的无比阴险。
众魔王慢慢意识到被骗,都想从大阵脱身出来,却无法脱身。
魔气开始很快速的抽取着温养着恶的灵体,而相对着魔王们的魔气消散,形同骷髅,都用着怨恨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梦幽王。
梦幽王也毫不在意,“其实我说的也是实话,阵这不就召唤出来恶了吗?但是他出世定要吸收大量魔气,只能靠你们给了,也怪你们蠢,等我出去就让我梦幽替你们称霸世界吧!”
“呸—”可是众魔王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随魔气消散,化为虚无。
这些人无不都是危害一界,掀动各界风风雨雨的绝世魔头,然而却在这一刻消散了,沦为恶的养料。
世间之恶现世!
彼岸花也有所察觉的看过去,风轻云淡的脸色中带着一丝凝重。
“花,我的身体在痛。”花畔颤抖的声音传来。
彼岸花摸上了心脏,如暖玉般的手臂安抚似的摸了摸:“别怕,小花畔,我会保护你的。”
恶已经从深渊深处爬出来了,带着数千万恶鬼的恶和魔王的祭祀。
可是鬼气笼罩着的他的身影凝固后,确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乌墨一般的长发散落在脚踝边,眉似远山之黛,唇似十月初雪,却又像女孩子一样秀美绝伦。
他的眉目分明,眼珠子是纯粹的漆黑,黑得好像世界尽头无尽的深渊尽头的深渊,多看一会便有一种快要被吸进去的错觉。
一身白衣长袍披在赤——裸圆润的肩头,好似宛若世间最纯洁无暇的存在,不沾染一片尘土。
而彼岸花立在战场之上,眉间仿佛远山的清雪一般雾霭茫茫。却披着一身妖娆的红衣,把清冷的面容都添上了几分颜色。仿佛能将一切都燃尽,化为世间的尘埃。
“恶。”彼岸花很平淡的打了个招呼,这人站在他面前他就知道是谁。
“你认识我?”恶弯了弯眉眼,好像有点可惜的样子,“你还是我看到的第一个人呢,是要死的。唔~”
恶歪了歪头:“那我让你死的快点好不好。”恶眼神发亮,如精灵一般的眼神紧紧看着他,似乎是在为他好。
“动手吧。”彼岸花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
花毫无表情,灵剑拔出,剑光流转。
花瓣凝聚在灵剑上,大红色的灵剑瞬间染成了赤红色,掀起阵阵风浪。
而恶的手里也凝结成了一把适合孩童大小的剑,长的跟人间的玩具木剑有些相似。
却有一条巨大的黑龙缠绕着木剑,黑气萦绕,鬼哭狼嚎。
只要人一碰,便恶气绕体,神魂受尽折磨化为剑的染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