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女配高攀失败之后 作者:匀妙合

玄幻 匀妙合 2020-01-07 收藏

玉映被选上九重天做侍女后,以为自己光耀的机会来了。

可第一次高攀就以失败告终,且下场极惨。
第二次高攀虽然成功,但她那高贵的夫君却有一位死了的白月光。
而她,只因为容貌与那白月光有几分相似,所以才入了人家的法眼。
虽不像第一次那样狼狈,终不过,也是个可怜替身。

罢了罢了,既然拿的是女配的剧本,她也不强求女主的命了,得不到夫君的宠爱,那就到人间走走看看,聊度这空寂的一生吧。
不过这人间的少年郎还真俊俏啊,空虚寂寞冷的我要不搭个讪?
然而少年郎转过身淡然道:夫人,真巧,你也来人间了。
玉映内心日了狗:夫君,好巧,你也在呀。

食用指南:披着仙侠皮的言情文。
前期:嘤嘤嘤,后期:跪下。
私设较多,有剧情有感情,有甜有咸。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女配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映,闵序 ┃ 配角:微博号:妙合呀。 ┃ 其它:


  ☆、第 1 章

  “罪女玉映……”一声飘渺之音传进无憾山的牢狱之中。
  蜷缩在芒草堆上的玉映昏昏沉沉间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只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犯下大错,天君罚她入狱一千年,如今……如今才三百三十二年两个月零十六天,离千年还遥遥无期,怎么可能有人提前来见她。
  看来,是又出现幻听了。
  她翻了个身子继续浑浑噩噩着,期待睡着后能有一个梦,即便是噩梦也好,因为就算是噩梦,也远比这无声无息的无憾山仙牢真实。
  “罪女玉映,还不快起身接旨。”威严之声近在耳畔,伴随着的还有三百年未响起的铁锁被打开的声音。
  玉映猛的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向牢门处,只见当年押她入此处的狱官正捧着明黄的圣旨,而狱官身后,是她三百多年未见的二姐玉烟,神色悲伤,一身素白的麻衣。
  “是谁走了?”她声音沙哑的问道,三百多年没有再与人说过话,再次开口就像上了绣的铁剑一般难听。
  玉烟抖着嘴唇,半天才痛哭回道:“是阿爹和大哥。”
  玉映脑袋里嗡的一声后,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啦,她已经身在玉衡山,躺在自幼居住的房间的床上,看着窗外层层叠叠的白幡,听着前院传来的隐隐约约的哭声,她知道,自己回家了。
  可是,家却不完整了。
  吱呀一声,门被小心翼翼的推开,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侍女阿姜走了进来。
  “三公主醒了。”阿姜抹了眼泪立刻倒了茶水端过来。
  “三公主?”玉映虽然依旧有些浑噩,但她知道,自己是玉蘅山玉府的三小姐,并不是什么三公主。
  难道,其实自己现在还是在梦里?
  她突然就开心起来,因为如果还是在梦里,那父亲和大哥就没有死,她宁愿再被关上一千年甚至一辈子,也不愿这两个疼爱她的人离她而去。
  然而阿姜接下来的回答却又摧毁了她的希望。
  “是,您现在是三公主了,主公和大公子战死沙场后,天君追封主公为武胜天王,追封大公子为明德世子,您和二小姐,也被加封为公主了,您的刑罚也一并勾销。”阿姜边说边悄悄看着玉映的脸色,生怕她承受不住。
  玉映闭上眼睛,眼泪默默下落:“把衣服拿来吧,我要去前院。”
  阿姜却面露难色:“公主还是晚些时候再去吧。”
  “为何?”玉映不解。
  “因为,太子殿下带着太子妃前来祭奠了。”阿姜犹犹豫豫的回道,她担心自家小姐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会撑不住。
  可玉映却面色平静,三百年前的教训已经让她懂得要克制自己:“原来是他们来了,是他们吩咐不让我出现的么?”
  阿姜点了点头。
  玉映原以为自己已经忘却了以前种种,可此刻心脏依旧会痛,自己倾尽一切去爱的人,到最后却连见她一面都不愿意。
  更可悲的是,家人为了救她付出了那么多,她还没有回报却再也不能相见,更是心如刀割。
  她是三百岁时被送上九重天做宗延的侍女的,九重天宫乃三界内极尊贵的所在,所以在宫内服侍的侍女们也是从各仙门洞府精挑细选来的,并不像人间那样只有穷苦人家的孩子才做侍女。
  那一批侍女中,她的容貌虽称不上第一,但也娇俏明艳,再加上是掌管天下玉之灵气的玉衡山山主的幺女,极受父母家人宠爱,身份也是尊贵,所以直接被送到了太子宗延身边伺候。
  而这种安排往往还有另一种含义,那就是为宗延挑选妃子,因为古往今来,天帝或太子的正妃侧妃几乎都是出自这些名门侍女。
  所以,知道自己可以近身服侍宗延的她也以为自己以后会是太子妃,哪个少女不怀春,因为有了这种暗示,她常常幻想着嫁给宗延的模样,幻想为他生儿育女,帮他处理三界之事,到了夜深人静时,两人幸福的依偎在一起……
  也因为她的这种错觉,以至在平常生活中就自带了几分的高傲,也因比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后来才误闯下那样的大祸。
  她一直不明白,明明是她先遇见宗延的,明明是她陪伴了他两百年,明明天君都答应要将为她和他赐婚,可他去凡间历了个劫后却喜欢上了别人。
  后来,母亲告诉她,那是情劫,即便高贵如九重天上的太子,也是躲不掉的。
  更何况,那个凡间女子真身乃是凤族公主凤夕,身份尊贵且容貌绝美,为人谦和又善良,玉府虽也贵为名门,但比起凤族还是远不及的。
  那时,母亲劝她断了念想,再另觅一佳偶。
  可是,玉族的人,生的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她莫名其妙就被负了,自然是要讨一个说法。
  于是在宗延和凤夕大婚前一夜,她偷上了九重天,却被宗延告知从未想过要让她做他妻子,甚至,在他心里,她和别的仙门送进来的侍女也没什么两样,是她,一心想要高攀了。
  “可天君都说了,要为我们赐婚的。”那时她依旧不愿相信的问道。
  宗延皱着眉:“那只不过是父君想要你们玉家的玉髓去镇压妖族,你父亲兄长都明白这一点,你竟然还当了真。”
  “所以,你从未喜欢过我?哪怕一点点?”她哀求着问道。
  “没有?”他回答的决绝。
  而被他护在身后的凤夕,眼睛里满是同情和担心,世人说的没错,凤族的公主真是个善良的人,这个时候她没有对一个缠着自己丈夫的女人不满,反而还关心的说道:“玉映姑娘,你快快回去吧,要是被人发现你偷上天宫就不好了,而且你穿的这样单薄,天宫之下百里皆苦寒不堪,如不嫌弃,把我的羽衣披上吧。”
  “你别假惺惺的了,是你,是你抢走了我喜欢的人,你把他还给我,把他还给我……”她拉扯着凤夕的胳膊歇斯底里。
  可宗延却嫌弃的一挥手就将她丢出了他的宫殿,然后温柔的拉着凤夕进了房间。
  被宗延丢出摔在地上的时候,她依旧不死心,她还想进去问个明白,却被以前一起侍奉过宗延的几位仙门小姐拦住。
  因大家平日都爱慕宗延,唯她不遮不掩,所以那几位小姐都看不惯她,如今见她偷上天宫便也明白了她的来意,本就不睦的众人对她自然是一顿讽刺揶揄,嘲她痴心妄想,嘲她癞□□想吃天鹅肉,就如那折子戏里的女配一般,竟妄想盖过女主光芒,恬不知耻。
  玉映气不过便与她们起了争执,继而发展成少女间的斗殴,眼看一敌五不过,情急之下她抽出自己刚修炼成形的玉髓,乱挥之下竟断了一人手脚。
  她并不知自己的玉髓竟厉害如此,见伤了人,她又是害怕又是担心,仓皇之间急忙向南天门逃去,却不想撞翻了宫门口第二日用以祭祀的天火,天火直泻而下,眼看就要点燃人界八百里秦川。
  千钧一发之际,一火凤凰直扑而下用身体兜住了天火,可即便如此,残余火星还是落在人界造成三千余人死亡,伤者更以万计,而用身体兜住天火的凤夕,也因刚经历情劫不久身体还很虚弱而被天火灼伤。
  天君为此震怒不已,下令对她用火刑,且因造成三千余人死亡,所以一条人命一年刑期,三千人因她而死,她便要在无憾山承受三千年的刑罚。
  谁都知道,无憾山的仙牢,无声无色无息且永恒白昼,是个寂静的让人绝望的牢山,没有仙人能够撑过一千年,因为最后大多自毁魂魄而亡,天君却要她在那里三千年,显然是要她的命。
  她毕竟年轻,害怕孤单更害怕死亡,于是哭喊着向天君承认错误,求他饶自己一命,甚至膝行到宗延脚下求他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帮她说句话,如果他为她说上一句,即便天君依旧不同意,她也死而无憾了。
  可最后换来的却是宗延的无视,他原来也是想让她受尽折磨而死的。
  她的卑微却被所有人当成了笑话,笑她胆小如鼠,笑她没有骨气,笑她自作多情。
  甚至还有人觉得她是故意撞翻天火让善良的凤夕去以身救火,意图谋害凤夕后入主东宫,罪上加罪,应立刻判处死刑才对。
  曾经的她,也是鲜衣怒马欢歌笑语惹人羡慕的贵门少女啊,此刻却成了人人都可以唾骂侮辱的对象。
  最后,是她的家人出面救了她,她的父亲玉衡献上了全家的玉髓,她的母亲桃花仙桃三娘耗了半生修为医治好了那受伤的一万多百姓,她的二姐玉烟为了让那三千亡魂能投到好人家,嫁给了她最不喜的冥司纨绔宁无,如此,她的刑期才减到了一千年。
  初入无憾山时,因火刑伤了她的神识,前半时间她都是浑浑噩噩,后来神识慢慢恢复后,她才感知到无憾山仙牢那让人绝望的寂静和孤独。
  但比这种绝望更痛苦的,是宗延那日无情的眼神,小时候她听人说,时间是治愈世间一切疼痛的良药,可三百年过去了,她一点也没觉得自己好受一点。
  想到这里,后颈处又是一阵疼痛,因为当年她刚修炼出玉髓就被强取了去,所以脊椎处是很脆弱的,取玉髓时留下的伤口更是时常疼痛,常常让她从梦里疼醒。
  什么都不用做的她且疼痛如此,那征战沙场的父亲和哥哥呢,又是承受着怎样的痛苦?想到都没来得及见他们最后一面,她心疼的更如刀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