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大佬总勾我撩他[快穿] 作者:上黎

玄幻 上黎 2020-01-05 收藏

殷宸是一只上古大凶兽,但还没来得及日天日地就迫于君刑道尊,只能窝在九重天上穷乡僻壤的角落穷睡觉!
      后来,风水轮流转!君刑道尊应劫遇难,需要她入梦化解,殷宸心中得意,仰天大笑应允!
      看她怎么踩在昔日童年阴影的头上作威作福!快乐无边!
      再后来……
      殷宸:“我没有把自己搭上,是错觉,对吧?”
      规则:“表说话,回头看,他已经来了。”

      世界一:孤岛半人蛇精女王X冷酷雇佣兵之王阎罗叹口气,提了提女人修长漂亮的蛇尾,宠爱又无奈:“太沉了,再往上一点,要掉地上了。”
      小蛇妖(慢吞吞往上勾了勾):“哼哼。”垃圾人类就是事儿多!
      世界二:年龄未知凶残吸血鬼女王X斯文厚黑集团总裁“你今天,似乎很辛苦……”薄之舟轻轻垂眼,侧脸的弧度清俊禁欲:“需不需要…喝一点…”
      血族女王:啊啊这个该死的甜美的男人又勾引她!
      世界三:法力高强祥瑞九尾狐妖X深沉莫测铁血帝王“一次又一次的撩拨我,又抛弃我。”大周雍容的帝王淡淡一笑,低哑道:“建一栋雪楼,只有你我,让你只能看着我,可好?”
      雪狐妖灵:今天又是安抚男友怕被小黑屋的一天呜呜呜
      世界四:龙困浅滩实验体美人鱼+X+冷漠禁欲帝国首席科学家原来:“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教授轻轻在她耳边低语,声音冰冷而幽暗:“现在的我比你强大,所以乖乖听话,明白么?”
      后来:“深海女王扣着他的手腕,狠狠把他按倒在明净的地板上,妖异又傲慢的挑起眉头:“教授,现在你该好好学学,如何向你的女王臣服了。”
      世界五:爆娇猫妖女总裁+X+顶着儒雅影帝皮的妖魔管理局大佬
      世界六:末世凤凰异兽+X+邪痞酷飒特种兵
      世界七:慈悲冷漠光明神+X+野心勃勃渎神者大帝
      世界八:见血封喉上古剑魂+X+千古名将转世现一心破家族诅咒倒斗界冷沉大佬
      前世篇番外:傲娇任性上古凶兽+X+被强行占了地盘晋升铲屎官的高冷修真大派太上老祖

注意事项:
      1.女主沙雕、戏精、傻白甜隔三差五可以装个X,大佬身少女心,纯女强的咱就不约了啊~
      2.1V1SC,不虐只甜,苏苏爽爽超级甜!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宸,君刑 ┃ 配角:岚风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上古大凶兽殷宸为救开天之主君刑,进入九重天劫世界:荒岛蛇妖与铁血雇佣兵,血族女王与高冷总裁歌者,凶狞人鱼与帝国禁欲科学家,末世凤凰异兽与邪痞特种兵大校……殷宸觉得每一世自己都在绞尽脑汁勾搭男朋友,想把男朋友亲亲抱抱举高高,后来却发现,早被宠上天的根本是她自己啊!
     本文语言轻松幽默,情节设计脑洞大开,人物饱满而特色十足,情感交锋激情四射又不失细腻,融入了积极的人生哲理,更讲述了一段童话一般浪漫的爱情故事。

  ☆、佣兵之王(一)

  眼前是非常壮阔的一幕!
  天上有一架飞机在呼啸着驶离,好几波人仓惶着往山下逃去,高山之顶是一只足有十米高的霸王龙在咆哮,一道矫健的人影灵巧的在它背上跳跃,一次又一次险之又险的避开它咬来的血盆大口,握着三棱.刺狠狠洞穿它的皮肉,每一次挥舞的手臂都伴随着喷涌的血液,腥甜的血腥味很远都能闻见。
  然而殷宸暂时没工夫关注那比电影特效还刺激的战斗场面,她迅速在杂草丛中移动,艰难的在人高的茂密草丛间寻找着刚才被从天上扔下来的两个定时炸.弹。
  妈蛋,这种能直接炸毁方圆一公里的炸.弹不是贵得很么!扔一个还不够竟然扔俩!咋就那么有钱烧的呢!
  感谢她变异后锐利的视线,她在起爆时间之前可算把两个炸弹都找见,眼见着倒计时没差几秒了,那乱七八糟的引线也不知道该剪哪个,殷宸急的直冒汗。
  傻叉规则还一直催命似的催她:“快点快点,阎罗要被弄死了!快去救阎罗,他要被吃了—”
  殷宸几千年没怎么转过的大脑一片空白,眼见着炸弹快归零了,眼一闭心一横,甩起身后长长的蛇尾,像是打棒球一样直接将两个炸弹打出去。
  炸弹被巨力直接抽到高高的空中,在半空划过圆润的曲线,先后在远方茂密的森林上空爆炸,火光四溅,轰然一片!
  殷宸心一颤:“妈呀,这不会引发森林大火吧。”
  “你还在墨迹什么!”规则绝望的吼道:“男主快凉了,凉了你明白么!他死了,位面崩塌,咱俩一道凉凉,连灰都不剩的那种。”
  殷宸一惊,连忙掉头冲向霸王龙的方向。
  就在她找炸弹的时候,阎罗已经因为力竭一招不慎被霸王龙掀倒在地上,一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丛林霸主被彻底激发出了杀性,咆哮着就是一口咬上去,阎罗生生用三棱.刺竖着抵住它要合拢的大嘴,结实的胳膊因为承受不住强大的咬合力而一点点折断、粉碎,下一瞬,霸王龙猛的回身甩来粗壮坚硬的尾巴,阎罗避闪不及被撞了个正着,整个人横飞出去,狠狠撞在远处一棵百年老树上!
  “噗—”
  鲜血夹杂着内脏的碎末从口中涌出来,阎罗滑倒在树底,全身骨骼与内脏支离破碎
  —他活不成了。
  阎罗无比冷静的意识到这一点。
  他微微仰了仰头,天上远去的飞机只剩下小小的影子。
  可惜啊,四架抵达的飞机,他绞尽心血的弄毁,居然还勉强飞回去一架。
  以他为诱饵的雇主,背叛他的兄弟,都在那架飞机上。
  这里,只会剩下他、和他那些倒在这儿的兄弟的尸骨。
  雇佣兵的世界,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没什么好说的。
  好在之前,他让贪狼已经带着剩下的兄弟们往山下逃去了。
  但是…真是很不甘心啊……
  看着咧开大嘴扑咬而来的霸王龙,阎罗淡淡想着。
  没能拖着罪魁祸首一起下地狱,实在是,太不甘心了……
  鲜血顺着脸颊滴答滴答的流,他眼前视野渐渐模糊,在最后的意识消散前,骨节尽碎的手指艰难的一转,正要将最后一颗炸.弹引爆,就见面前一道璀璨的银光一闪,那腥风已至身前的霸王龙竟然被生生抽飞了出去—
  他的瞳孔回光返照般一缩。
  他就看见了,一片飞沙走石间,天地一片昏暗阴郁,一抹璀璨瑰丽的银白冲天而起,恍若劈天之剑,折射着阳光的晕华,有着震撼人心的力量!
  那道蛇尾人身的高挑身影,一点点浮现、清晰,似古老的神话中的神邸,从圣光中出现,即使看不清她容颜,也给人一种想要膜拜俯首的力量!
  他的眼神渐渐涣散,双眸阖上,最后留在意识中的,却是一双凶戾邪狞的金色竖瞳
  —意外的美!
  ……
  殷宸看着眼前的男人,麻爪了。
  “这有点惨啊。”殷宸看着面前已经不怎么成人样的阎罗,都不敢上去试一试他的鼻息,提心吊胆:“我该怎么救他,快啊快,争分夺秒。”
  “呵,你这时候倒知道急了。”规则冷笑一声,有满腹毒汁要喷也只能憋着,加快语速:“把那些草药拿出来,你嚼碎了混进你的血敷进他心脏里。”
  “这么不讲究的么。”殷宸有点怀疑,但还是迅速拿出据说可以包治百病的神奇草药塞嘴里,三下五除二嚼碎了,然后愣了:“那我该怎么给他上药呢?”
  “那就看你了,”规则终究没忍住满肚子恶气,凉凉道:“一般在剧情里,都是扒了衣服直接舐在伤口上的,刺激!”
  殷宸脸都绿了!
  刺激你个大爷!
  她没招了,只能摊开手,把嚼过的草药吐在手心里,又咬破手指滴了几滴血,但看了看阎罗那一身伤口,觉得八成不够,又咬牙在手腕上割了道小口,哗啦啦流了不少上去。
  这之后,看着手心上混合的这一滩,她自己都不忍直视的移开眼:“好恶心!要是我的话我宁愿疼死!”
  “……”规则:“我跟你讲,你再这么戏多,他就算有男主光环也得凉了!”
  阎罗这一具死尸样,也别说什么男女大防了,殷宸干脆利落一把撕开他的衣服,看着他扭曲的胸膛啧啧两声,用指甲在他心口的位置划开了一道,然后以格外嫌弃的姿势把掌心的一坨倒了进去。
  虽然这种不科学的疗伤方式更像是把人往死里治的,但不得不承认,涂了伤药之后,阎罗的脸色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
  殷宸紧张的看着他,伸出手指在他鼻尖试了试,感受到极轻但真实存在的呼吸,才算松了口气。
  她往后盘坐在蛇尾上,忽然听见背后的响动,回身一看,见霸王龙摇摇晃晃从一片狼藉中站了起来。
  说是霸王龙,但它实际与侏罗纪时期的霸王龙还有些区别,比如它有着类似梁龙一样相对很长的脖子,甚至还有一双萎缩的翼展叠在背后,当然,属于肉食性恐龙的凶猛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止是它,实际上这里的生物都有基因变异的情况,而且变异的程度还各不相同,有的爬行动物能飞,有的海生恐龙活在浅水里……再比如她这种半人半蛇的,嗯,她绝对是变异的里面最正常最好看的那一波。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