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被雪狼夫君薅秃了怎么办? 作者:辰冰

玄幻 辰冰 2020-01-02 收藏

雪梨是森林里一只无忧无虑的小白狐,直到某日一只大雪狼从天而降。

大雪狼身受重伤,目光冰冷,不会说森林里的语言。

雪梨好奇过去看了一眼,给他送了点吃的,结果就被对方跟上了。这么大一只狼,整天跟在她后面,看她、舔她,还强行把她团毛里!

雪梨吓得要死,拼命踹他、炸毛凶他,拿小爪子拍他,喊走开走开,可是体型差距太大,根本没有用,嘤嘤嘤……
==
子岚是九重天上层仙境的少主,因为历劫失败,被迫化成神兽原身,掉进一个与世隔绝、语言不通的小仙境中,却没想到居然在这里见到了绝迹千年的九尾狐。

小狐狸活泼善良又可爱,还很喜欢他。她不仅担心地在他身边转来转去,还给他带果子吃、找草药帮他疗伤。

子岚深受感动,决定投桃报李,给她当保镖、晚上给她取暖,看着怀里的小毛球高兴地鼓成一团、嗷嗷撒娇,还用小爪子拍他和他玩,子岚觉得非常幸福。

他决定将小九尾狐带回上层仙境,娶她为妻,向所有人宣布她是他一生挚爱、此世珍宝。
==
一个误会非常深的故事。
小毛球:我不是,我没有。QAQ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梨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无忧无虑的小白狐雪梨,机缘巧合之下捡到了偶然掉入仙境中的九重天狼族少主子岚,两个人因为语言不通,闹出了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但最终互生情愫、两情相悦。
     一个温馨甜蜜的仙侠故事,大毛球子岚和小毛球雪梨之间的爱情故事,结合神话传说背景,构架了新颖的东方式幻想世界观,人物形象活泼鲜明,互动可爱有趣,整个故事积极向上,浪漫而轻松。


  ☆、第1章 第一章

  “林韶,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屋外乌云滚滚,暴雨夹杂着轰震的雷声倾盆而下,漆黑的天空只余下雷光轰鸣的怒焰,明明是盛夏的午后,天色却沉得犹如午夜一般,伸手不见五指。
  金鼎大殿,灯火曳动,殿内的气氛和外头一样阴沉。
  辈分极高、声望极重的修道长辈如同列阵似的站成两排,个个眉头紧锁,面目凶煞。
  其中站在最首、资历最老的长者语声如钟:“林韶!你有辱师门,败坏门风!不配再上登仙路!今日我便以首峰主之职清理门户,将你逐出杏林峰!”
  老者字字诛心,声沉如空谷回响,绝无回旋余地。
  被叫作林韶的女子双膝及地垂首跪在殿中,满身狼狈,她面容姣好,薄唇紧抿,沉默不言,神情倔强。
  她被施下道术封口定身,无法为自己辩白。
  与此同时,杏林峰中其他长辈的指责和议论也一段一段狠狠砸在她身上。
  “枉她深受师叔和峰主器重,本以为是难得的出色弟子,没想到私底下竟也是如此品德败坏之徒!”
  “我们杏林中人以医为道追寻仙道,本该救死扶伤,她竟敢在药方和医道术上作假!”
  “现在想来,她以前施展的所谓独门仙术,说不定也是用什么歪门邪道弄虚作假。否则为何她总说倾囊教授,可与她同源的弟子都无人学会?!”
  “当初收她入峰,她在考核大会上施展的仙术说不定也是旁门左道……”
  “若只是普通歪道也罢,可林韶今日所暴露之事,让我等在其他一众道门仙友面前抬不起头来!”
  众人三言两语之间,已将女子彻底定罪,在场人数众多,其实还有人觉得应当仔细彻查再下定论,可声音很快淹没在群情激奋之间,亦有人见状难以开口。
  今日来往宾客极多,出事时杏林峰可谓是丢了大脸。
  林韶很快被拖到峰口。
  因为暴雨,大多数长辈已经散去,唯留下女子的师父。
  师父是个形容枯槁的老人,他望着女子长叹一声,俯身解开了她身上的封口定身之术。
  林韶一能够开口,就咳嗽了数声,长久的束缚让她的喉咙异常干涩,身体亦甚为僵硬。
  她立即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话语道:“师父……我没有……我从未做过坏事……为什么……”
  老人又是哀伤地轻叹一声:“我相信你。”
  他说:“可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世上何处无争?韶儿,你许是没有争意,可却挡了别人的路啊!怪我,怪我没有教过你这些。”
  杏林峰是修仙道门,峰中人皆以医为道,除了炼丹制药之外,也懂仙门道法,能御空打斗,算是文武双全。
  老人在杏林峰并无多少权势,只是偏居一隅的小峰主,故当初能收到林韶这般惊才绝艳的弟子,是何等的惊喜振奋,却没想到最后落得这般结局。
  老人俯下/身来,将一把伞放到女子面前,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即使我想留你,你也不可能留下了。韶儿,你到了别处,莫要再如现在这般了。”
  老人佝偻着身形转身消失在峰口。
  不久后,女子缓缓拾起那把旧伞,勉强支撑起身体,亦往另一边步入阴黑的暴雨之中。
  杏林峰的长者们虽然都散了,可峰口还聚了许多过来看热闹的弟子。
  他们不敢靠得太近让师父们发觉,只得远远站着拉长脖子,自然听不清对话,但人群笑嘻嘻地交谈着。
  “林韶师姐当年何等风光!想不到居然都是假的!”
  “我就说嘛,正常人怎么可能使得出那样的医术。她要真有这种本事,何必还在杏林峰修炼,早就该飞升了!”
  “林韶师姐一走,杏林峰中最出众的,便又是首峰的大师兄了!”
  还有两人压低声音悄然对话着。
  一个弟子道:“你明明知道那个所谓的证据并非林韶师姐之物,你为什么不说啊?”
  另一个弟子回答:“我为什么要说?林韶师姐走了有什么不好,再说……”
  就在这个时候,那弟子推脱的话还未说完,只见云间突然破开一道白光,过于清亮的光芒刹那间几乎要刺伤在场所有人的眼。
  “什——”
  弟子们不觉发出惊呼声,纷纷用手和伞遮挡光亮,然而紧接着,他们居然看到有一队人影从如此云间华光中走了出来。
  待他们看清这些人影,竟顿时鸦雀无声。
  这一队人约十余人,有男有女,他们腾云而至,轻易踏破了他们终其一生无法参透的九天虚空,男子罗袂临风、轻走青云,女子容有清月、凌波微步。
  一行人浴辉而来,一身仙气,轻易落在了杏林峰峰门前。四面皆是无处藏人的暴雨,唯有他们周围安然如故,风袖轻盈,滴水不沾。
  是神仙!
  是真正的神仙!
  他们多年修道,自然分辨得出什么是货真价实的仙气。
  杏林峰的弟子们几乎要疯了,尽管他们平时也与他人“道友”“仙友”的互称,但说白了终究还是寻求长生的凡人,远远不及真正的仙人,不要说见,连听到一点仙音都是莫大的荣幸。
  此时杏林峰的弟子们根本顾不得伞和雨,赶忙全都恭敬地跪在湿润无比的雨地上。
  先前已经回去的杏林峰长者们亦匆匆赶了回来,不止是他们,听说真正的仙人降临,今日前来做客的其他门派宾客们亦悉数到场,急急聚在峰门口。
  首峰主恭敬地躬身行礼,不敢抬头,战战兢兢地问道:“不知今日各位圣人驾临,是为何事?”
  站在最前的仙女谦和地问道:“请问,林韶仙子可是在此处?”
  一众人都没想到真正的神仙一开口就问林韶,峰主更是紧张得指尖颤抖,他在慌乱之间,不自觉地问道:“不知圣人要寻林韶,是做什么?”
  仙女回答:“是为我家少主人。”
  说着,她微微侧开半步,好让人瞧见她身后。
  只见仙子身边的一位男仙,手中正小心翼翼地抱着一个男孩。那男孩看起来只有两三岁大,虽大半维持着人身,可还生着雪白的耳朵和尾巴,尾巴形状似是狼尾。他此时正陷入沉睡,面色苍白,呼吸急促,那男仙如此将他谨慎护在怀中,便是免得他再受寒经风。
  那仙子说:“林韶是九重天上韶音仙子转世,本身为能让人起死回生的上古雪莲所化,天生通岐黄、药百病。我们家少主人出生之前,夫人与妖兽决战,身受重伤,又经受伤冻寒冷之苦,使得少主人出生就落下病根,长睡难醒。这等重寒入体的病症在仙界亦属少见,唯有生在高寒雪中、药莲所化的韶音仙子的融雪之术可以根治,奈何韶音仙子近年来正在凡间历劫,天机难测,我等算了两年多才勉强算出韶音仙子的凡身应当是在此处,名为林韶。不知你们能否让林韶仙子出来,让她看一看我家少主人?”
  峰主原在在意那个小神仙少主的狼尾狼耳,饶是他们修仙之人听说过仙界神仙百态,真的见到感觉仍是不同,然而他听完那仙子的话,却当即抖若筛糠。
  不止是他,先前还在轻松嬉笑看热闹的弟子们也全都笑不出来了。
  历劫?
  弄了半天,他们对林韶师姐来说,难不成就是凡劫?
  那仙子见氛围不对,蹙起眉问:“怎么了?林韶仙子现在在何处?”
  峰主颤着手,惊惧地向前一指,指向黑幽幽的雨中,道:“你们晚了一步。她、她已经走了……”
  ……
  另一边,一个女子的身影孤寂地行走在无边无际的暴雨之中。
  暴雨倾盆如幕,暴戾的雷声和雨声近乎掩灭万物生息,珠雨打在油伞面上的连连巨响让女子听不见她自己的脚步声。
  从室内穿出来的布鞋早已泥泞,她身上除了师父给的旧伞,只有这一身单薄的夏衫,此时也被雨水浸透,又冰又黏。
  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她不知不觉在雨中走了许久,她的心一片冰冷,步履沉重。
  她对师门中发生的一切失望透顶,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她从小生活的杏林峰。

TAG标签: 甜文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