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影后的捉鬼日常 作者:苏拾五

玄幻 苏拾五 2019-07-03 收藏

因为生来命带死劫,苏念被迫在山上待了十八年。
下山之后,她发现城里的鬼似乎有点奇怪——
一脸凶相的鬼婆婆原来只是爱找人打麻将,一身红衣的女鬼居然满身功德……好不容易找到几只真厉鬼,却都是战五渣,一点都不经打。
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经打的厉鬼:“???”
*
玄天派那位小祖宗近日下了山。
明明长得可可爱爱,武力值却高到爆表,误打误撞进去的娱乐圈也不好好混,成天全国上下到处捉鬼打架,非常地不好惹。

文案二:
网上最近莫名其妙爆红了一个小新人,和各路流量生花、导演,甚至是圈内大佬都有点联系,和有国民男神之称的沈影帝似乎还关系匪浅,大部分网友一开始都是拒绝的——
“热搜满天飞,这是哪家的新人?水军超标了吧。”
“苏念夜访流量小生家,直至凌晨才悄悄离开……@工作室是死了吗?这种假新闻不处理一下???”
“楼上算什么?呵呵,我家影帝……算了,上自证脱粉:)”
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厉鬼:“这届键盘侠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
直到某天论坛出现一个奇怪的帖子,
因此陷入危险的一众网友:“苏大师救命啊啊啊啊啊!!”

*主角拍戏内容很少很少/捉鬼日常为主
*一个凶残萝莉吃吃喝喝捉鬼打架的故事
*瞎写的/苏爽轻松沙雕向/剧情为主/感情为辅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念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小雪过后,雨水渐多,天气也愈发转凉。
  这天是农历十七,正巧碰上青庙乡几天一次的赶集,又难得天晴,水泥厂棚中平日空荡荡的摊位早早就聚满了各家摊贩,卖肉卖衣服各占一条道,靠外面马路的摊位则卖得全是食物,类型不多,大多只有简单几样包点和粉面,热气悠悠在空中升腾,香味飘散出去老远。
  王婶手艺在青庙乡是出了名的好,加上米粉摊又正好在水泥厂棚的入口处,一整个上午就没停下来忙活过,直到过了中午饭点,街面上的人才渐渐少了下来。
  将煮好的米粉端去给最后一位客人,王婶顺势在桌旁坐下,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腰。
  凳子还没坐热,便听见一阵咕噜咕噜的轻响。
  一个小姑娘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厂棚。
  王婶抬起头,只觉眼前都亮了亮。
  这小姑娘一身白配红的运动装,头发扎成清清爽爽的丸子头,脸不过巴掌大小,纤细的脖颈上戴着一根细红绳,看模样大约也就十六七岁,皮肤白得像是会发光,五官精致又讨喜,长得可比电视剧里的女明星还好看。
  站在这乱糟糟的棚子里显得分外格格不入。
  王婶愣了片刻,才问道:“姑娘,你是要吃粉吗?”
  苏念停在入口处,皱着鼻子,视线在厂棚内逡巡了一圈。
  金黄色的炸米粉团子、油条、白白胖胖的大包子……闻着好像都不如旁边胖大婶正在吃的这碗米粉香。
  苏念咽了咽口水:“粉怎么卖啊?”
  王婶:“五块一碗。”
  苏念:“……”
  她从左边衣服口袋里翻出三个叮当响的硬币,又不死心地把剩下几个口袋全翻了个遍。
  不出意料,除了一张小黄符外,别的什么也没有。
  苏念是个孤儿,父母不详,和师父住在离青庙村几公里远的大名山上。
  她师父叫苏先,是玄天派上一任掌门,这老头儿原本应该没这么早退休,但他向来不靠谱,做事全凭兴趣,苏念师兄苏忘一出师,他就干脆利落地把掌门之位交了出去。
  老头儿说她命里带死劫,十八岁以前不得见玄天派以外的人,十八岁后才会有一线生机出现。
  大约是有这么一个不靠谱师父的缘故,苏念自小爱好也异于常人,山上虽然电网俱全,但她对捉鬼打架的兴趣可要远远大于山下的繁华世界。
  今天上午,她原本正在研究师兄新送来的幻阵,老头儿就突然拎着个行李箱出现在她面前,看似仙风道骨地摸了摸胡须,说出来的话却一如既往地不靠谱。
  “我忽然想起来,你大半个月前应该就已经在山里待够十八年了……”
  ……然后苏念就连人带行李一起被赶了出来。
  山上用不着钱,应季的蔬菜瓜果都能自给自足,其他有需要的师兄都会定时让人送过来,行李应该是平日照顾她的鬼婆婆收拾的,她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自然想不起要带钱的事,她那不靠谱的师父就更不指望不上。
  恰巧师兄送她的手机这两天也坏了,新的又还没来得及送过来。
  能有这三枚硬币,还是因为老头儿嫌她于卜卦一事上没天分,不肯给她古钱用,却又不高兴让她直接放弃,她只好拿硬币来滥竽充数。
  ……
  不如买两个包子算了……?
  苏念这样想着,却还有点挪不动脚。
  她咽了咽口水,底气不足地问道:“那个……我可以买半碗吗?”
  小姑娘脸红红的,有点窘迫的样子,又大又圆的眼睛水汪汪的,王婶一下子就心软了。
  “可以呢。”
  她说着就站起来,动作利落地拿起了锅铲。
  青庙乡的粉都是现煮,花样不多,大多是骨汤打底,配料只有肉末、葱花和自家腌的剁椒,做得好吃与否全凭各人手艺。
  王婶很快就端了煮好的粉过来。
  苏念接过碗,低头一看:“诶???”
  细白的米粉上铺着细碎的肉末、葱花和剁椒,竟是满满一大碗。
  她眨了眨眼:“阿姨?这——”
  话未说完,肚子就咕叽叫了一声,脸不由热了热。
  王婶乐道:“吃。”
  苏念被老头儿赶出来的时候,差不多正好就是饭点,她在阵中折腾了一上午,又走了近一个小时,这会儿确实饿得不行了。
  她拿起筷子,满满吃了一大口。
  呜呜呜果然超好吃!
  苏念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忙中抽空抬头看了眼王婶的面相:“阿姨,我给你算个命。”
  三块钱不够买这碗粉,她也不好占人便宜的。
  王婶闻言也不以为意,她家那闺女书不好好读,一会儿跟她说什么星座,一会儿又玩起了什么塔罗牌,现在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随口应道:“你还会算命啊。”
  “嗯呐。”苏念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这位阿姨印堂明润,鼻翼饱满,是个福寿绵长的面相,只是兄弟宫位置隐隐泛着黑气。
  她不由皱了皱眉:“阿姨您家里最近有兄弟姐妹生病了。”
  坐在苏念对面的胖大婶是王婶家的常客,不等王婶开口,却是先将筷子重重一放:“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的,王婶好心少收你钱,你怎么还咒人家呢。”
  苏念闻言侧头看过去。
  这位阿姨面相却不那么好了,不过也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眉粗鼻孔小,性格易怒且固执,主要问题还是她此刻印堂和主财帛的鼻子都有一丝浅淡黑气萦绕。
  看在吃到好吃的粉的份上,苏念顺口提醒道:“这位阿姨您今天会破财见血,要小点噢。”
  胖大婶不料她不仅毫无悔意,还变本加厉把自己诅咒上了,瞬间拍桌而起。
  “你这丫头什么意——”
  王婶忙拉住她:“哎哎,别气别气,小孩子不懂事,你跟她计较什么啊。”
  “不是!你听听她说得什么话!”胖大婶指着苏念。
  王婶其实也有点不高兴,虽然这小姑娘说话温温软软的,看着也不像有恶意,但这些话说了到底犯忌讳,不过她还是又耐下性子劝了几句。
  胖大婶终于被顺毛,最后狠狠瞪了苏念一眼,又重重哼了一声,气呼呼地拎起手机走了。
  王婶低头看了眼,小姑娘大概也是不好意思,头都快低到碗里去了。
  她丈夫是个教师,她大半辈子都跟着他一起住在学校的教师宿舍,比这熊好几倍的孩子没有见过一百,也得有八十,个个都跟着生气,那还不得气坏身子,跟丈夫相处久了,也不免有点耳濡目染,此刻忍不住语重心长劝道:“知道错了就没关系,不过下次还是别跟人说这样的话了。”
  刚刚插不进话,也懒得插话,于是又开始认认真真吃粉的苏念:“???”
  这个好心阿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王婶还想说两句,余光却瞥见刚走出厂棚不远的胖大婶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砰”的一声摔了个五体投地。
  看着都觉得疼。
  她愣了一秒,也顾不上苏念了,忙跑过去,一把将人扯起来。
  胖大婶摔的有点懵,隔了数秒,才慢半拍感觉到疼痛,轻轻“嘶”了一声。
  她低头一看,手掌擦破了一大块皮,鲜红的血珠子正往外渗。
  这时王婶也忽然惊道:“哎哟,老李你这手机——”
  胖大婶不等她说完,忙从她手里接过手机,也不知刚刚是怎么摔的,屏幕正中间磕出一个大口子,直接开不了机了。
  她家大儿子虽然能挣钱,可这手机是她才新换的。
  胖大婶一脸肉疼:“这还能修——”
  话未说完,她忽然又看了看还在渗血的手掌,整个人直接愣住。
  见血,破财?
  好像还真让那丫头给说中了,难不成她还真的会算命?
  胖大婶抬起头,和同样反应过来的王婶对视一眼,有点懵圈:“巧合?”
  王婶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确实存在巧合的可能性,不过这未免也太巧了一点?
  胖大婶顿了顿,又摇了摇头:“那丫头哪里像是会算命啊,说不定就是她咒的我。”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