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 作者:颜素素

玄幻 颜素素 2019-03-21 收藏

顾婉左胸忽然长出一个淡粉色的狐狸胎记来,打那天起,胸大了、臀翘了、皮肤也变好了,最羞耻的是,她见着邻居秦家回来探亲的秦志军就筋酥骨软想要往上贴……

内容标签: 种田文 婚恋 甜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婉,秦志军 ┃ 配角: ┃ 其它:八零,年代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八十年代的农村姑娘顾婉左胸忽然长出一个淡粉色的狐狸胎记来,打那天起,身材变好了,人也更漂亮了,最羞耻的是,她见着邻居秦家回来探亲的秦志军就忍不住想要靠近。而后在传承中得知自己实际是个体内有狐妖血脉的半妖,秦志军之所以对她有强吸引力是因为他身具灵根,能在无意识中吸纳天地灵气聚于身周,靠近他有助血脉融合。
    这是一只半妖为了安全活下去爱上自己的灵气补充站的故事,前半部分是八十年代恋爱的青涩美好,后半部分是男女主相扶相伴共同成长,节奏轻松,略苏略撩有点甜,值得一读。

  ☆、1.胎记

  顾婉近来忐忑难安,吃不下睡不香。
  虽说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前些年破四旧对这些妖鬼玄说打击得尤其厉害。可顾婉还是觉得,她很可能被一只狐狸精附身了。
  自打前几天她左胸口处隐隐长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淡红色狐狸胎记来,不过短短七八天,皮肤变得光滑水润起来,胸大了,臀翘了,腰也诡异地细了两三圈。
  原来穿着有些宽松的衣服,现在穿在身上胸脯那一处像是要被挤爆了一样,稍有点动作就晃晃悠悠的隔着衣裳也能清楚看到胸型,顾婉压根儿就不敢出门。
  背着她妈悄悄的把自己一条秋裤裁成了布条,在胸部扎扎实实缠了好几圈,大热的天生生快把自己勒得要中暑了。
  心惊胆颤过了几天,本以为就这样了,可昨天在秦晓妹家碰见他从部队回来探亲的大哥,顾婉惊恐的发现,她竟然像个花痴一样想要贴上去。
  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浑身发软。
  现在想来她真是后怕又庆幸,幸好浑身发软,腿软得没有行动力,不然真干出什么丑事来的话她可没法活了。
  为着这事她愁了一夜,想了半宿才琢磨着到书店里转转,看有没有什么志怪小说能让她对狐狸精这东西多几分了解。
  翻出自己攒了许久的三毛钱,跟她妈说去林子里捡柴禾,悄悄的摸到了村巴会经过的大路上。
  从青湖村到县里要坐半小时的大巴,下了大巴又走了一段路才到了县里的新华书店,顾婉心虚的很,也没敢问工作人员有没有写了狐狸精的书,只往那放着小说杂书的地方一个书架一个书架的找过去。
  耗了一上午,倒真叫她找出了几本,蒲松龄先生的聊斋志异,还有些短篇小说,她跟打地下战似的躲在书店的角落捧着书翻看,看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有些收获的,辟如狐狸精爱美色,文弱书生、俊俏和尚是她们的最爱。
  顾婉觉得她大概找到了真相,目前在村里碰见别的男人都没事,只有秦晓妹的大哥才让她的身体生出异样反应来,一定是因为他生得好看。
  书上还说,狐狸精为了修炼会吸食男子阳气,为了貌美会吃小儿心脏。
  她看到这里着实吓得不轻,转念想想小侄儿天天在自个儿跟前晃着的,她似乎也没有生出想要挖心吃肝的恐怖念头来。
  摊上这样的事,顾婉心里的惶恐就不消说了,琢磨着这几天要避着点儿秦志军,两家是邻居,相距不足百米,看来要足不出户才行了。好在秦志军是当兵的,一两年也未必回来几天的。
  把书放回书架,抬头看了看书店的挂钟,十点四十。
  顾婉快步走出书店,回村的大巴一天只有两趟,错过中午十一点发车的这一班,就得等到下午四点半了。而她身上扣除一会儿买车票的一毛钱,一共就只剩了一毛钱,还是赶紧回去为好,真要没赶着车就得在县里吃中饭,凭白多花钱。
  一路快走到了车站,往青湖村去的大巴车里几乎已经坐满了,司机和卖票的是本村的一对夫妻,一车子都是熟人,可顾婉打小内向,见着人也只是腼腆的笑一笑便算是招呼了。
  在最后排靠左看到了两个空位,她挑了最里边的位置坐好,坐了不过一两分钟,车里的乘客就都嚷嚷着赶紧发车了,都是要赶回村里吃中饭的。
  开车的李大庆瞄一眼车上还剩一个空座呢,笑着往自己的驾驶位上一坐,道:“都别急,再等两分钟啊,两分钟再没人来就发车了。”
  说是两分钟,顾婉虽然没有手表也知道绝对不止。村人催促着,他见时间着实不早了,这才发动了车子,这时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上了车,几个嗓门大的冲李大庆道:“这下满了,赶紧开吧,不然回去做午饭不赶趟了。”
  李大庆吆喝一声好咧,汽车轰轰开动起来,顾婉看着大步走过来在她旁边的空座位上坐下的青年,心里哀嚎天要亡她了,那不是别人,正是她眼下最怕碰着的秦志军。
  最后一排是五人座,偏最中间坐的是个体胖的大妈,秦志军这一坐下,手臂就挨着了顾婉的手臂。
  手臂相触的地方像是自带电流一样,顾婉整个人都不大好了,那种筋酥骨软又很想往秦志军身上贴的感觉又来了。
  秦志军侧头,见是昨天到自家找妹妹一起做活计的小姑娘,见她面颊通红,面上有惊慌之色,想是自己坐得离她太近让她不自在了,就把手往身前挪了挪,尽量避免肢体接触。
  顾婉没去注意秦志军的动作,一心想着她得赶紧走,这满满一车都是村里人,要是在这里出了丑,回到家里她爸妈能扒了她的皮。
  她咬着牙扶着前排座椅的靠背站起来就想走,秦志军疑惑,这刚发车她是要往哪里去,不过他也不好奇旁人的事,腿往边上侧了侧给顾婉让出了通过的位置。
  顾婉尽可能的挨着前排座椅背往外挪,可两排座位之间的距离着实太窄,她一动,自己的腿窝就碰到了秦志军的膝盖,她那本就绵软的膝盖一下就弯了,恰好大巴车驶出汽车站停车场时一个大转弯,她一个没站稳竟是一屁股跌坐在了秦志军的腿上,又因转向的离心力整个人失去了平衡,身体被甩得向左侧倾倒。
  这变故来得猝不及防,秦志军几乎是下意识的就伸出手去扶她,只是因顾婉整个人往左侧摔去,他原本只是去扶她的左手,却扶在了腋下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
  掌下陌生的绵软触感秦志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意识到自己抓到了哪里的时候,手像被烫着一样飞速缩了回去,却见小姑娘瞪大一双杏眼望着她,眼里洇着泪水,一副羞愤欲死的模样。
  顾婉悲愤,早知会这样,她还不如老实在那坐着呢。
  秦志军边上坐着的胖大娘扯着大嗓门道:“哎呀,这是顾家的小婉吧,有没有磕着哪儿呀。”
  她这么一喊,半车人的注意力都叫她拉到了车后,就都见到顾家那个小闺女顾婉坐在一个高大的青年腿上的模样,不少知道顾婉的人眼里就带出了诧异。
  顾婉一张脸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了,她急忙要起身,奈何与秦志军在一块儿,她手软腿软,浑身无一处不软,臀部离开秦志军的大腿不足十几厘米就又跌回了秦志军身上。
  秦志军就受折磨了,手上那绵软的触感还未消,姑娘臀肉又重重砸在了他腿上,他现在只觉得自己从头皮酥麻到了脚趾头尖。
  心里鄙视自己太过龌龊,又见那姑娘难堪的连脸都抬不起来了,想要去扶她一把,偏小姑娘狠狠瞪他一眼,脸上分明写着流氓两个大字,只得讪讪缩回了手。
  卖票的是李大庆媳妇,拿着票本正准备开始收票钱的,见顾婉这样索性直接往最后面一排来了,关切问道:“这是怎么了?”
  一大车人都看着呢,顾婉不能让自己身上落下不好的名声,见李大庆媳妇问,索性就伸出手求助。
  “大庆婶儿,您拉我一把,我不知道是晕车还是低血糖,刚才想起来到前头跟您商量换个座儿,大庆叔一转弯我就给摔了,现在头发晕起不来。”
  她因着靠秦志军太近浑身无力,这几句话说得艰难,看着倒真像是她说的那么一回事,李大庆媳妇听了忙架起她扶到前边自己的座位上让她坐下了。
  一车子看热闹的这才了然,敢情是晕车想换个座,转弯的时候没站稳摔了啊,就说顾家这闺女老实,不是那爱和后生勾勾缠缠的。
  顾婉趴在售票员座前的扶手上装死,险险的躲开了秦志军又把自己给洗白了。
  离开秦志军一定的距离过了几分钟,她身上那种筋酥骨软又身上发热的异状就退却了,只是到底丢了人,装病也得装个彻底才是。一直到通往她家的那个路口前,她都趴着装晕车。
  等车一停,李大庆媳妇扶了她下车,同下车的还有跟她家同路的秦志军。
  因着车上的尴尬,秦志军在她两米远的地方站着,等车子在乡村公路上晃晃悠悠开走了,他才抬脚上前想问她一声用不用帮忙。
  顾婉见他抬脚要过来,一脸惊恐见了鬼的模样,半点没有刚才晕车低血糖的虚弱样,拔腿就跑,活像背后追着的是恶鬼。
  秦志军:“……”
  感觉到自己被当成变态的色中恶鬼了,想到刚才车上的插曲,他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不怪小姑娘怕他,还是不跟在后边吓人家了,另择了条回家要绕远些的路走了。

  ☆、2.婚约

  顾婉这辈子都没这么窘迫过,从十三岁后身子开始发育,她是不怎么跑动的了,因为会有点难堪。
  今天身上虽然穿了背心还缠了布条,但跑起来还是不雅,偏偏还担心后边的秦志军靠近。
  一段要走二十分钟的路,她先是小跑后是快走,十多分钟后终于回到了家。
  祝凤仙正端了菜往桌子上摆,见她气喘吁吁战战兢兢的样子,没好气的道:“你不是捡柴去了吗?捡了这一上午,柴呢?从山上下来你跑什么劲,后面有狗撵你啊。”
  柴?
  顾婉懵了一下才想起来,她拿捡柴做的借口。本来打算回来先往山上绕一圈捡点柴回来,叫秦志军给吓得忘了。
  她一张脸憋得通红,磕磕巴巴的道:“柴,忘……忘山上了。”
  “你怎么没把你自个儿忘在山上。”祝凤仙没好气的斥了一句,拿起腰间围裙擦了擦手就又往灶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