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偏执狂暗恋我十年 作者:藏弓半步

校园 藏弓半步 2020-05-23 收藏

上一世,云卿暗恋了段南川十年,对方却连她的名字都不知。
  后来云卿家道中落,彼时,对方已经成了数一数二的精英权贵,竟提出要圈养她。
  怀着十年的小私心,云卿答应了。
  半年后,她为救段南川而死,到死也没有等到一句喜欢。
  再醒来,云卿回到了十六岁,高一。
  暗恋太苦,她不想再尝试,于是收起所有心思,避开段南川,将这段无果的恋情扼杀在摇篮,全心全意挽回家族公司,改写人生。
  不听,不看。
  他走南,自己便向北。
  久而久之,人人都说,云卿和段南川不对付。
  可越是有意避开,却越是容易遇到。
  走廊,校园,酒吧……
  少年却一把将她从舞池中抓出来,红着眼睛呵斥:“你要是再敢来这种地方,我打断你的腿!”
  云卿湿了眼眶。
  少年却被吓得手足无措,笨拙地拍着她的背。
  “别哭,我吓唬你呢。”
  **
  后来,云卿才发现:
  常年吊车尾的少年成绩突然飞升,却又迅速回落,是因为她的一句话。
  身体健康的少年请假病半月,是因为把伞偷偷给了她。
  性格阴沉冷漠的少年报名合唱,是为了隔着人群看她一眼。
  *
  段南川知道自己和云卿的差距,小心地藏着自己的情绪,不敢让她知道自己肮脏的念头。
  故意在下课时撞到她,也冷着脸离开。
  一转过拐角,少年却捧起自己刚才从她发梢扫过的手指窃喜。
  碰到了——
  校服是我和她穿过的情侣装。
  毕业照是我和她唯一的合影。
  双向暗恋。
  完美女主和自卑偏执少年
  注意,文中穿插男女主回忆杀。
  内容标签: 重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卿 ┃ 配角:段南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喜欢你


第1章 暗恋我(1)
  八月中旬正值雨季,最近一周都少有晴天,给暑假的狂欢提前拉上了帷幕。
  一大早,天空就被雨幕覆盖了。
  这个时候的雨虽不大,却有些恼人。
  倒是外面院子里的树木在雨后开始疯长,郁郁葱葱的叶片被冲刷得绿意盎然,给暗色的天空染上一抹明亮的色彩。
  看了心情舒畅。
  云卿今天起得很早,昨天晚上临睡前她一口气定时了三个闹钟。
  上辈子开学第一天迟到,遇见了段南川。
  这次,她决定提前到学校。
  云卿有条不紊地换衣服,穿鞋子,深压在脑海中的记忆不受控制地浮现。
  自己追逐在段南川身后的模样;
  父亲公司出事,她被迫退学,从人人羡慕的公主,变成早早进入社会赚钱还债的底层员工的模样;
  还有段南川丢出酒店房卡的模样;
  最后,是她推开段南川,落下天台时,那个男人的背影……
  三天前,她从坠楼的记忆中醒来,发现自己回到了十年前。
  父亲云锦山公司承包的工程还没出事,他还没有被讨债的人逼得跳楼自杀。
  母亲李心美没有为此以泪洗面,每天大多数时间,都在思考着昨天打的那圈麻将为什么会输。
  而云卿才十六岁。
  青春年少。
  过几天就要入学乐尚高中。
  这个时候,她甚至还没有遇见段南川。
  花了三天时间,云卿迅速整理好现在的状况,罗列出新的人生规划。
  上辈子她整个高中都在围着段南川打转,就连父亲公司出问题都不知道。
  后来家里出事,被打击得整个人懵了,不知所措。
  最后不知道老天觉得她太可怜,或者是还不够惨,让她在最后半年成了段南川的情人。
  暗恋太苦,太累了。
  上辈子她已经情根深种,无法自拔,最后把一条命丢在了那儿。
  这辈子,她怕了。
  转过楼梯,凉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来,雨水打湿地面。
  云卿微微回神,上前把窗户关好。
  快步下楼。
  现在才七点,云锦山赶着出门。
  最近他承包了一个新项目,工程赶,再加上连日下雨耽误了不少进度,得去工地看看情况。
  李心美和阿姨把匆匆准备的早餐端出来,回头看见云卿。
  “不是说九点半才开始吗?这么早就起来了。”
  云卿初高中的时候喜欢赖床,尤其是放假的时候,早上不到十点根本起不来。
  “下雨了,我想搭爸爸的车过去。”
  她踩着干净漂亮的黑色小皮鞋走下楼,白色蓝边的裙角飞扬着,笑着询问云锦山。“爸爸,可以吗?”
  云锦山拉着领带调整松紧,乐呵呵的。
  “行啊,反正顺路。”
  他笑起来有些憨厚,身材高大,人到中年微微有些发福,却还算保养得好。
  以前爷爷家那边有些积蓄,当初拨了一些给云锦山创业,他开了一家公司,专门承包各种工程,小到房屋建筑,大的也有会场楼盘。
  盘了几年,生意就渐渐起来了。
  云锦山也算是狠狠吃过苦的,极难想象,是什么样的压迫,才会让他在日后做出跳楼自杀这样的举动。
  李心美让阿姨去加了两笼云卿喜欢的灌汤包,接过云锦山的领带,修长漂亮的手指迅速打结、整理好。
  一边朝云卿道:“本来打算让你再睡会儿,我送你去学校呢。”
  云卿已经坐到餐桌前。
  “妈你不是约了陈阿姨打麻将?我早点过去,多熟悉熟悉演讲用的稿子。”
  今天是开学典礼。
  乐尚选了中考成绩排名前三的新生上台演讲,云卿刚好第三。
  李心美脸上立即笑开花。
  “我闺女可真棒,跟我打麻将的陈太太,章太太,都羡慕死我了。要不我今天不打麻将了,也跟你们一起去学校,给你演讲的时候拍张照片?”
  云卿小口小口地喝着粥,本就粉嫩的唇瓣被小米粥一染,变成漂亮的艶红。
  “去的时候坐爸爸的车,回来怎么办?下雨天,学校前面打不到车。”
  闻言,李心美才终于放弃。
  吃完早餐,踩着七点半的时钟,云卿准时上车。
  云家住在城郊的别墅区,占地不小,环境清幽,但相对的,离学校却有些远。
  云锦山翻着手中的工程资料,看向窗外思量着。
  “有点远啊,以后给你也准备一辆车,早上你就能多睡会儿了。”
  女儿有多贪睡,他再清楚不过。
  准备一辆车接送不仅是节省时间,这样也安全些。
  一个女孩子每天穿越大半个城市去上学,总让人不放心。
  上辈子云锦山也给云卿准备过专车,但后来都被她用去跟段南川了。
  她不禁扶额。
  那时候天时地利人和,基本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次可不行了。
  云卿笑了笑。
  “不用了,我走路还能锻炼身体,不然妈……”
  说到一半,视线从前面挡风玻璃一扫而过,突然沿着街边走的背影,声音倏地停了一下。
  身体瞬间僵硬。
  脑海中嗡地一声,就连灵魂也跟着战栗起来。
  此时正在下雨,再加上时间还早,路上的行人不多。
  路边的人没有撑伞,一身湿透的黑衣走在路边,显得格外醒目。
  他走得很稳,不疾不徐,似乎根本不在意不断落下的雨滴,雨水让周围雾蒙蒙一片,那个背影更加萧瑟、孤寂。
  仿佛天地间只他一人。
  云卿瞪大眼睛,瞳孔微颤。
  猛一看到,她有些恍惚。
  毕竟上辈子在最后的记忆中,段南川已经是一个27岁的成熟男人,身材挺拔,肩膀伟岸,沉稳得让人捉摸不透。
  眼前的画面和坠楼前男人的背影慢慢重合,又逐渐分开,最后凝成实体。
  云卿缓缓吐出一口气,情绪平复下来。
  现在的段南川还只有16岁,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交集。
  “云卿?”
  云锦山没等到后半句,询问了一声。
  她才收回视线。
  “不用准备车,不然妈妈总说我躲在家里不出门。”
  “这倒也是。”
  云卿有些惊讶。
  今天她比上辈子早了半个小时出门,应该会错开段南川才对。
  怎么又遇上了?
  车速不知不觉慢下来,缓缓过弯。
  雨下了一夜,A市的排水系统超过负荷,低洼处积了不少水。
  车子路过弯道低洼处的时候,段南川刚好走到。
  他刚走出一步。
  哗啦——
  车轮过水,扬起一排水花,全扑在他身上。
  段南川脚步一顿,抬眸。
  幽黑的眸子落在那辆黑色轿车的后视镜上,镜子刚好折射出云卿低头的样子。
  微卷的发丝用一个嫩黄色、毛茸茸的发卡别在耳后,露出漂亮的下颚线和半边脸颊,杏眸低垂,眼尾和卷翘睫毛勾勒的弧线清晰可见。
  她正微微蹙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稍一晃过的画面,只不到一秒。
  段南川平静的眸子里掀不起波澜,甚至没有伸手扫去溅在身上的泥水,继续朝前面走去。
  步伐一如既往的平稳。
  走了一会儿,拐进旁边的巷子里。
  看到站在前面的一行人,脚步一顿,皱起眉。
  乐尚是一所老牌高中,有上百年的历史,以前是专招成绩优异的学生,后来教育部下达硬性指标,正在转形阶段。
  连续几年招入了几个特长生,琴棋书画,十八般武艺,一锅大乱炖。
  因为这个转变,导致近两年学校里的秩序有些混乱。
  趁着新生入学的时间,校长决定重新开始,好好整顿,断了混乱的根源。
  第一步,就先从入学教育开始。

TAG标签: 校园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