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心上青梅 作者:江边木

校园 江边木 2020-05-12 收藏

高考前的那个春天,许君远已经成功保送华清大学,身为小学渣的江林染依旧苦兮兮地在题海里挣扎。
  然而许君远每日都会等着江林染下了晚自习给她辅导数学。
  一日,江林染学到深夜,许君远早已在她身边睡着。在江林染如炬目光的注视下,少年的睫毛轻颤,睁开的眼眸灿若星辰。
  “许君远,你都保送了,每天陪我到这么晚,你图啥啊?”“我图你啊。”
  不会早恋!学习重要!
  1V1 SC
  干啥啥都行就是学习不行小天使青梅&性子闷只对女主骚学霸竹马
  稳定日更,欢迎入坑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林染,许君远 ┃ 配角:
  一句话简介:青梅竹马小甜文
  


第1章
  冬日的东北城市滨阳市,即使太阳高悬,阳光明媚,大地上也依旧盖着一层银白的衾被,极目远眺,山舞银蛇,原驰蜡象。
  江林染一家人踩着深冬的积雪从南方的江锡市搬来了东北的滨阳市,房子是江林染爸爸江学东的单位安排的,家具算是齐全,一家人忙忙碌碌了几天,总算是把小家收拾出了样子。
  江林染不知道爸爸做的是什么工作,只隐隐约约听说过他在什么所供职,她问了很多次也没有确切的答案,好吧,大人的世界总是有许多秘密。江林染的妈妈是一名人民教师,爸爸调来滨阳市之后,妈妈的工作地点也随之变成了滨阳一中,开始教授高中物理。
  江林染听好多大人说过,她的爸爸毕业于华清大学,妈妈毕业于北宁师范大学,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她应当以他们为傲。但爸爸却说,如果对社会没有贡献,知识再多也有可能变成祸害。
  江林染小小的脑袋不懂什么知识分子、祸害,也不想听爸爸啰里啰嗦,她只知道,滨阳的大雪好漂亮啊,雪白雪白的,她想尝一口,也想在雪地上打滚。
  带着女儿去菜市场买菜的路上,林清瞥见江林染伸出了小舌头想要去接雪吃,她抬手就给了江林染后脑勺一巴掌。
  “唔……”江林染火速把小舌头藏进嘴巴里,她缩着脖子悄悄地看了一眼妈妈,又被狠狠地瞪了一眼,江林染嬉皮笑脸起来。
  菜市场里人声鼎沸,这里人说话和江锡市好不一样,江林染两只耳朵都恨不得贴到商贩跟前去。
  “老妹儿,来点榛蘑呗,瞧瞧这小蘑菇多新鲜,回去给姑娘做小鸡炖蘑菇吃,老香了。”蔬菜摊前的阿姨热情地向林清推销着。
  江林染踮着脚尖去看小蘑菇,“妈妈,小鸡炖蘑菇什么味道啊?”
  “哎妈,姑娘长这么大没吃过小鸡炖蘑菇啊?”摊主阿姨很是惊讶。
  江林染双手扒住摊子,乖巧地说道:“阿姨,我没有吃过。”
  摊主阿姨不由分说地开始拿出塑料袋往林清手里塞,“你瞅瞅孩子都没吃过,买点呗,给咱孩子也解解馋。”
  林清摆摆手,有点被摊主的热情吓到,“不要了,我不会做,算了吧。”
  “小鸡炖蘑菇咋害不会做捏!我教你!”旁边在挑茄子的阿姨凑了过来。
  这位阿姨穿着毛茸茸的外套,烫着时髦的卷发,长相比摊主阿姨年轻漂亮很多,但和摊主阿姨一样热情。
  江林染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眼神在摊主阿姨、毛茸茸阿姨和妈妈之间来回逡巡,滨阳的人和江锡市的实在是太不一样啦!
  林清是土生土长的齐鲁省人士,又在北宁市上的大学,即使大学毕业后跟着丈夫去了他的家乡江锡市工作了九年,但骨子里也还是有很多北方人的习性的。现下骤然从有分寸距离感的南方搬到滨阳市,她竟然有些许不适应。
  眼前两位女同志轮番教导她怎么做小鸡炖蘑菇,那密密匝匝的东北话竟然让她有些尴尬。
  “咋样老妹儿,学会了没?”摊主向前探着身子问道,身旁穿着貂的年轻女士也投来探寻的眼光。
  林清忙不迭地冲两人说道:“会了,会了。”
  “老妹儿,听你这口音不是咱滨阳人吧,我告你,东北菜可好做了,多做两道你就整明白了。”
  “阿姨,”江林染看向毛茸茸阿姨,脆生生地说道,“你真聪明,我们是从江锡市来的,刚刚搬来两天。”
  江林染向毛茸茸阿姨伸出了三根手指头,阿姨立马扑哧笑了出来。她捋了捋江林染的小辫,跟林清说道:“这你家姑娘啊,真招人稀罕,我就想要个姑娘,可惜生了个小子。”
  江林染抬脸乖巧地朝毛茸茸阿姨笑着,她今年七岁了,圆圆的小脸上还有婴儿肥,她的眼睛也是圆圆的,鼻子秀挺,嘴巴粉嫩可爱,两侧脸颊上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一对梨涡,甜美可爱。
  孩子是已婚已育女性之间永远的话题,林清和另外两人一直聊到口干舌燥,聊到最后,摊主给林清的榛蘑打了个五折。
  林清买了榛蘑到底没有买小鸡,究其根本,她根本不会做,那两人话抢着话,林清根本没听明白。
  江林染跟着妈妈回家的路上很是失望,连雪都不想玩了,她神色恹恹,“妈妈,你不做小鸡炖蘑菇买什么蘑菇啊?”
  林清拎着一袋蘑菇也有些无奈,她原本也没打算买,但架不住那两位女士的热情,为了不至于让她们失望,她只好买了一袋蘑菇。
  “可可想吃小鸡炖蘑菇吗?”
  可可是江林染的小名,她的大名是江学东取的,源自“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起初,林清是不同意江林染这个名字的,明明是豪情奔放的一首词,挑出的两个字却有些琼瑶小说的意味。
  但林清转念又想,平常大家称呼三个字的名字时,总会叫后两个字,以后江林染或许会被好友们叫做林染,岂不是跟了她姓。想到这一层,林清也就接受了这个名字。
  “嗯。”江林染重重一点头,“阿姨说小鸡炖蘑菇很香,我还没有吃过。”
  “乖可可,现在我们刚搬家,家里炊具还不够,等以后条件成熟了妈妈再给你做好不好呀?”林清和女儿打着商量。
  江林染笑颜重现,“好啊,妈妈,你如果一直忙,那我就不吃了。”
  冰天雪地里,林清被女儿暖了心,她隔着口罩亲了亲江林染。
  回家后,江学东也从单位回来了,两个大人商量着江林染转学的事情,江林染在客厅里聚精会神地看着少儿频道。
  过了一会儿有人敲门,江林染看动画片看的入神,林清从厨房里走出来,去开门的路上她也没忘提醒江林染看电视的姿势不对。
  打开门,林清很惊讶地看到了刚刚在菜市场见到的穿貂的女士,她正端着一大盆热气腾腾的小鸡炖蘑菇。
  闻到香味,江林染也腾腾跑到了门口,见到漂亮的毛茸茸阿姨,她脆生生声音嘹亮地叫了一声阿姨。
  “哎妈,这大姑娘,真懂事。”
  得到夸奖,江林染笑得眼睛都快要眯起来了,眯起眼睛的那一刻,江林染发现毛茸茸阿姨后面还跟着一个人影,她立马瞪大了眼睛。
  那感觉应该让江林染怎么形容呢,她以前以为自己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但现在,她要把最好看这个位置让给这个小男孩了,他的脸比她的更瘦、眼睛更亮、鼻子更挺,他甚至都没有笑,怎么就能这么好看呢。
  “我寻思你下午肯定也没咋学会,买完菜回来发现你竟然跟我们家一栋楼,原来是新邻居,我们家就住你们家楼上,你说巧不巧。下午听你家姑娘说馋这个,这不,我们家做好了就想着给你们送来点,也不多,尝个味儿。”
  林清不好意思极了,她连忙接过小鸡炖蘑菇,把母子俩请了进来。
  “这是你家儿子吗?长得真帅。”林清是发自内心地在夸奖,少年不过和江林染一般的年纪,眉宇之间却自有一股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沉稳气质,五官也已有了硬朗的雏形,日后少不了哪家姑娘要为他春心萌动了。
  “害,长得好看有啥用,连话都不爱跟人聊。”李静又看了一眼了江林染,“我就相中你家闺女了,小话说的贼好听。”
  江林染这次没有再咧嘴笑了,而是害羞地抿唇笑了起来,她悄咪咪地觑了一眼毛茸茸阿姨身后的小男孩,神情更羞赧了。
  “你家儿子几岁了?叫什么名字?”
  李静推了一下儿子,“儿砸,你自己说。”
  许君远从容地向前走了两步,“阿姨好,我叫许君远,今年七岁了。”
  林清开心地抚了一下掌,“这不是更巧了,我家可可也七岁了。”
  “哟,咋这么巧。”
  林清来了兴致,就孩子的上学问题和李静攀谈了起来。李静得知江林染要转到许君远所在的小学时,大手一挥,“就转到我儿子班里,让我儿子他俩搭同桌。”
  说完,李静又转向一旁安静站着的许君远,“儿砸,听到了没,和可可同桌后要好好照顾她,她刚转学,别让人家欺负她。”
  江林染目不转睛地盯着许君远,后者点头之后,她小小地高兴了一把,她再也不用担心转学之后没有朋友了。
  李静母子俩走的时候,林清特意给他们装了些从江锡市带来的酱排骨和糕点。
  “哎呀不用,你说你们大老远里也带不了多少,这特产还是留着送领导长辈吧,以后我们就是近邻,也甭这么客气了。”李静推拒着林清的礼物。
  “我们还有挺多的,快收下吧,就当是给孩子的零食。”林清也给李静塞着。
  两位女士不愧是北方人,北方的撕吧文化掌握地融汇贯通,“给孩子的”“一点小意思”“客气啥啊你说”“别撕了,都撕坏了”“不要我扔了”,一套术语用得极其到位。
  她们从客厅里一直撕到楼道,就像武侠中的决斗,你推我我扯你,你一招我一式,就差用上轻功了。
  在双方交手的残影中,江林染贴着墙面悄悄蹭到许君远身旁。
  她用小手挡住嘴唇,附着许君远的耳说道:“你妈挺厉害啊,这么有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