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暗恋十分甜 作者:茶外

校园 茶外 2020-05-06 收藏

阮语暗恋一个学长,是他们学校高中部的风云人物喻程。
  不幸的是,她一生当中为数不多的窘境都被喻程撞见了。
  初二上学期,她和男同学站在教室外面吹冷风,只因在课上多看了男同学的告白小纸条一眼。
  喻程看热闹不嫌事大,懒洋洋笑道:“早恋被罚站了啊?也不知道藏着点。”
  初二下学期,她一脚踩在台阶上,气势汹汹向班上烦人精下战书——期末考试谁分高谁是爸爸!
  路过的喻程漫不经心对他朋友说:“你看我这学妹吧,还挺会惹事儿,小小年纪就到处认女儿。”
  时隔多年后,喻程当着她的面,发现了她曾经藏在礼物里的稚嫩表白。
  他垂下了眼,态度一如既往,从容又散漫,把礼物放在手心翻来覆去地看,然后轻笑着问。
  “学妹,你喜欢我?”
  ——不早说。
  阅读指南:
  单向暗恋→双向暗恋小甜饼
  成年以后谈恋爱
  一句话简介:学妹,你喜欢我?不早说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语,喻程 ┃ 配角:全员 ┃ 其它:


第1章 一分甜
  明城实验中学。
  一群初中生刚上完体育课,沿着操场三五成群往教室走。
  男生抱着篮球,扯动衣摆给自己扇风。
  空气中都充满了黏腻的汗味。
  这所中学的初中部和高中部连在一起,除了教学楼以外,没什么不同。
  操场的塑胶跑道上,学生零零散散地走着,稍微认真看看就能分辨出哪些是高中生,哪些是初中生。
  初中生未脱稚气,哪怕他们之中有些人已经发育长高了,言行举止依然看得出懵懂纯真。
  高中生相比起来就成熟许多,像开了盖的汽水,冒着气泡,满是少年的清爽活力。
  走在阮语面前的同班男生扇动衣摆,肆意挥发汗水。
  阮语闻到他们身上飘来的汗臭味,不禁感到一阵窒息。
  她伸手扣住同桌方雯雯的手腕,一边把人往远处拉,一边憋着气说:“不行了,要被臭晕了。”
  方雯雯笑说:“反正等下回到教室也还要臭半节课,躲不了——除非你上课开小差,被笑面虎叫到教室外面罚站。”
  笑面虎是他们这学期新来的数学老师。
  平时看着挺和善一老男人,当着他们的面的时候能把人吹上天,真正到了家长会却开始揭学生老底。
  现在临近期中,他布置的作业量更是疯涨,谁上课不听讲就把人叫出去罚站,一直站到下节课响上课铃。
  美曰其名让不想上课的同学多晒晒太阳补补钙,呼吸多点新鲜空气。
  初二(14)班的学生对他的感情经历了由爱转恨的复杂历程,现在已经看淡一切生死随命了。
  阮语一想到笑面虎那张脸,再联想到他的蛇蝎心肠,沉默两秒。
  “算了吧,那我宁愿被熏死。”
  学校的小卖部临近初中部教学楼,每逢课间就人满为患,是阮语他们班上完体育课回教室的必经之路。
  阮语的目光随着人群钻进小卖部里,心里微动。
  还要上完最后一节课才放学。
  但她的肚子已经饿得不行了。
  阮语扭头朝方雯雯说:“我想去小卖部买点吃的,你要去吗?”
  方雯雯挠了挠头:“我也有点饿,但还剩五分钟就上课了欸。”
  阮语说:“五分钟,那还来得及吧。”
  “啊?”方雯雯看向小卖部,“这……不太好吧,肯定会迟到的。”
  见同桌有点不情不愿,阮语停下脚步,不甚在意地松开她的手。
  “那要不你先回去?你有什么想买的吗,我帮你带。”
  阮语虽然不喜欢笑面虎,但也不怎么怕他,所以对于上课迟到个一两分钟不是很有所谓。
  方雯雯犹豫不决。
  去小卖部吧,她怕上课迟到。
  但不去的话,又怕阮语觉得她不够朋友。
  她最终还是跟上了阮语的脚步。
  “算了一起吧。”
  小卖部的收银处排了长长的队伍,货架被扫荡空了一半。
  入眼都是学校高中部的学生,个子很高,挡住了她们的路。
  阮语一边说借过,一边拉着方雯雯挤到货架前,分别拿了豆腐干、魔芋爽、蛋黄派那些杂七杂八的小零食,又去冰柜前拿了瓶茶饮,速战速决,转身就去队伍尾巴等付钱。
  方雯雯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收银处,又有些后悔。
  “这也太多人排队了,我觉得我们还是走吧……”
  阮语看了眼手上的零食,抬头对方雯雯说:“你先回去,我帮你买。等下笑面虎要是问起来,你就说我去上厕所了。”
  方雯雯不敢在老师面前撒谎。
  万一被揭穿了,岂不是很尴尬。
  阮语猜出她的想法,又改口道:“或者你也可以什么都不说,就当不知道就行了。”
  “那你怎么办?”
  她的语气小心翼翼。
  阮语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大不了就迟到嘛,顶多被笑面虎叫去教室外面,呼吸一节课新鲜空气。”
  听见这话,方雯雯讪讪应好,翻出十块钱塞到她手心里,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队伍逐渐往前走。
  阮语听见前面一群高中部的男生说还剩两分钟就上课了。
  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手里的零食,在心里计算时间。
  能不迟到当然还是不迟到好。
  但真迟到也没办法。
  吃饱喝足胜过一切。
  阮语正出神地想着,前面排队的学长忽然偏头和他同学说话。
  入眼的高中生清瘦帅气,后背倚靠在一旁冰柜的侧面,右手拿着一瓶饮料,随意地垂在腿侧。
  也许是刚运动完,他的额角还冒着细密的汗珠,汗珠顺着下巴流淌,领口解开了两个扣,少年荷尔蒙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微微仰头,似乎和同学说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手指攥着饮料瓶盖那端,往他同学肩上敲了一下,姿态懒洋洋的,流畅的手臂线条并不缺乏力量感,帅气得恰到好处。
  光是看他的外表,都能想象出他驰骋篮球场的场面。
  一定是全场的焦点。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偏过头来,猝不及防就对上了阮语的视线。
  阮语心里咯噔一跳,下意识避开尴尬的对视。
  对方却垂眼看向她,用饮料瓶指了指前面收银台的方向,随口问道:“同学,你要不要先买单?别真被老师罚站了。”
  阮语一愣,满脑子回荡起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大不了就迟到嘛。
  顶多被笑面虎叫去教室外面。
  呼吸一节课新鲜空气。
  周围的那群高中生好奇地朝她看来。
  没等她回应,眼前这位学长已经侧开身子给她让了条道。
  与此同出,他的目光顺势移开,又和同学聊起了先前的话题。
  阮语心里微动,抬头冲他说了声谢谢,飞快地往前走去,把手上的饮料零食,连同二十块钱都放在收银台上。
  付完钱,她头也不回匆匆朝外面跑。
  耳边隐约听见身后的高中生揶揄道:“这下我们来不及回教室了,等下老林又要哔哔哔。”
  那学长笑着回应了句:“大不了就迟到吧,他总不能罚我们到教室外面站一节课。”
  声音懒倦又散漫。
  *
  教学楼走廊人来人往。
  阮语赶在上课前跑进了教室。
  她回到座位,一股脑把零食塞进了桌肚里。
  和她隔一个过道的喻子良睁大了眼睛:“卧槽,你怎么这么能吃?”
  喻子良是阮语的发小。
  两人从小家就住在对门,以前上小学的时候父母工作忙,商量着轮流接送他们两个小孩,久而久之,他们俩也就习惯了一起上学放学,到现在上初中了也是这样。
  阮语知道他是故意的,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把零食往桌肚里推了一点,眼睛右瞥,认真地说:“没你能吃。”
  “放屁。”喻子良反驳她,“我就是肉还没长到身高上而已,没听说过胖子都是潜力股?”
  “哦?”阮语歪了下脑袋,一脸天真无邪,“可你看起来没这个潜力。”
  “……”
  喻子良无法辩驳,只能憋着气扭回头去,冷哼一声。
  “我今天放学不跟你一起回了!”
  话落,他又飞快补了句:“我跟我哥走。”
  “不一起就不一起,我又不是不能自己回——”
  阮语说着说着,反应过来。
  “不对,喻子良你哪来的哥?”
  喻子良目不斜视:“我堂哥,怎么,不给啊?”
  阮语好奇地问他:“之前也没听说过你有个堂哥啊,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你才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没听过又不代表不存在!”
  阮语觉得喻子良似乎有点炫耀的意思。
  “我堂哥在我们学校读高一,昨天刚搬来我们家,要住一段时间,他跟我约好了放学的时候来我们教室门口等我。”
  阮语哦了一声,觉得这些内容都没实际意义。
  于是她想了想,问了个实际点的:“你这堂哥……长得帅么?”
  喻子良愣了愣,用那种“你们小女生怎么每天就想这些”的鄙夷眼神看她:“帅,贼帅,整个明城实验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帅的——”
  “但你问这么多干嘛,反正我今天也不跟你一起回,谁让你刚才那样说我。”
  初二的男生怎么还这么幼稚、这么斤斤计较?
  阮语别开了脸,轻嗤道:“我又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