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焐热 作者:七里马

校园 七里马 2020-02-08 收藏

众人都传言,高一(3)班的大帅比黎疏正在追于凉凉。
于凉凉否认:“……不是的。”
一向冷漠的黎疏:“嗯,不是追,只是疯狂爱慕。”
众人:“哇哦。”
于凉凉气急败坏:“……别跟着我了。”
黎疏:“等我停止呼吸。”
——————
上辈子,黎疏是个天性薄凉的剑客,于凉凉在他身边十六年,才知道原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人的心是焐不热的。
这辈子,她决定不再跟他产生任何联系。
偏偏,他想起了过去,以及拥有了人生里唯一一次刻骨铭心的执念——用尽一切、一切手段,把她追回来。
#原来爱就是心疼,看见她的时候心会疼#

注1:女主回忆起了前世,男主到后面才回忆起
注2:狗血、上辈子女追男,这辈子男追女,HE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凉凉;黎疏 ┃ 配角:林喻,徐萌萌,刘大娘,刘芳花 ┃ 其它:

  ☆、认识吗?

  于凉凉在瞥见黎疏的时候,笑意便停了下来。
  少年的他,正站在队伍后方,冷然抬起头望向讲台上的校长。他的皮肤白皙,始终没有太大情绪,在察觉人注意他时,才瞥过一眼。
  学校里音箱颇是劣质,星期一早晨七点的校长讲话,总是伴随着两三层的回音,总要隔几秒后才能听清楚具体的含义。
  不过有没有回音,大部分学生都不会实质性仔细聆听校长讲话的内容,那些都听得让人耳朵生倦了。
  高二的学长学姐穿着整齐白色校服,在庄严的国歌中升起国旗。
  于凉凉抬起头,注视着朝阳中缓缓升起的国旗,雄浑而鲜艳,像是绚烂的野花,是种新生。
  从进入高中碰到他以来,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讲过。
  一句都没有。
  即便他们在同个班级。
  回到教室,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语文课代表林喻便说要收上周布置的作业,班级内一下怨声载道,窃窃私语。
  林喻在讲台上不耐烦地用书本拍了拍桌子:“够了啊,同学们,一个周末的时间还不够啊,还想咋地,要自行车啊?”
  她说话总是很逗,于凉凉轻轻笑,掏出自己的练习册……黎疏从教室走进来,瓷器的皮肤,仿佛自带微光,身姿高瘦挺拔,俊酷的面庞总是没有情绪,也因此,女生无法不用眼光注意他。
  ……这个年纪的女生不就喜欢酷酷的男生么。
  她以前也是呢。
  于凉凉低下头,走到最后一排开始把语文作业收上来,为了减轻课代表的压力,她刚被任命为这一组的小组长。
  黎疏坐在她这列倒数第二排,收完最后一名的不交作业大王的空白练习册后,她停在他座位边。
  这是她第一次同他说话。
  或者说,不需要说话,于凉凉只是晃了晃手中的练习册,示意。黎疏拿出作业本递给他,于凉凉便走到倒数第三个人身边去……是的,可以不用说的。
  是的,最好不要有任何交集。
  是的,这辈子,她不想再跟他产生联系。
  不知道是上辈子投胎的她忘记喝孟婆水,还是她这辈子能够回忆起以前的事,在她生长起来的十几年,她陆陆续续地回忆起了些不应该有的东西。
  一段漫长而短暂的人生旅程。
  起先,她以为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或者青春期脑海里无意识编织的故事,故事编织得很逼真,她每每回忆起来,总觉得胸口闷疼。
  直到,她遇见了他。
  和梦里的长相一模一样,性格都相似七八分。才惊觉,那不一定是个梦。
  梦里的自己好像就是真实的自己,那些疼痛和难过都切切实实发生过,才会如潮水般周而复始在她胸口里汹涌闷捂。
  倒数第四排的男生还在睡觉,于凉凉小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见他无反应,便再次小心地拍了拍他的肩:“张汝龙,起来了。”
  张汝龙不耐烦地蹭了蹭肩膀。
  “要交语文作业。”
  张汝龙闷声闷气:“没有。”
  “上周五发的,不管写了多少,都要交上来。”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收不齐作业,便完不成任务。于凉凉站在他旁边好一会儿,又问:“马上要上课了,你别睡觉。先把作业本给我。”
  “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他妈听不懂啊!”粗狂的男生突然一句暴喝,转身不耐烦地踢了下桌子,眉宇间尽是戾气。
  四面八方瞬间全部挪过目光来。
  于凉凉没有再说话,绕过他,前往收前面一人的作业。张汝龙撕下纸,揉成团,直接扔向于凉凉的腰窝,不悦道:“八婆!”
  有点吃疼。
  也不是第一回见识,于凉凉很平静,也没有生气,捡起纸团,扔进了教室后面的垃圾桶。
  收完前面人的作业,点数清楚,便只差张汝龙的了。
  林喻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低声问:“张汝龙不肯交作业?”
  “嗯。”于凉凉点了点头,“他大概没做。”
  林喻当即就生气,拿着所有练习册走到张汝龙身边:“全班就差你一个人的作业本了,你要我告老师吗?”
  “你有本事去告啊。”张汝龙不甚在意。
  “你就算不交,也别骂人啊,尤其是女生,不懂礼貌的啊?!”
  “你们这些女权婊,天天女生女生的,以为很了不起啊。”张汝龙当即站了起来,用一米七六的个头俯视一米六的林喻,充满蛮横的气息,“信不信我打你!”
  身型高大而长相凶狠的男生对于矮个头的女生来说,天然有着巨大的压迫力。
  她不得不小退一步看他。
  于凉凉连忙过去,安抚住林喻:“没事,我们先交过去。”
  当着全班,身为课代表的自尊,并没有让林喻让步,她恶狠狠地骂出一句:“傻↑逼。”
  全班瞬间安静,张汝龙当即就火了:“你再骂一句试试?”
  “傻↑逼。”林喻还当真就骂了。
  张汝龙狠厉起来,手一扬,像是要打人。林喻定在原地,肩膀下意识缩起,闭上眼睛,忽而,脑袋旁的风声停住。
  睁开眼,是黎疏抓住了张汝龙的手腕:“够了。”
  他的声音低沉,在班内甚少说话,而显得如冰河下的水,透彻纯粹。
  侧脸干净淡薄,无一丝情绪。
  晨曦从窗口洒进来,在桌边落下浅色金辉,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聚集在被染着光边的他身上,连同于凉凉。
  ——他救人的样子很有吸引力,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她垂下头。
  林喻双眼可见的惊喜起来,而张汝龙把矛头对准了黎疏,长满青春痘的脸恶狠狠吐出:“放手!”
  黎疏放开他。
  张汝龙邪笑了下,揉了揉手腕,猛然一拳恶揍过去,黎疏侧身闪避伸手,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腕,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居然打不到——
  对方丝毫无惊慌害怕的情绪。
  这种在全班面前武力的丢人现眼,让张汝龙更加气急败坏,整张脸都涨红起来。
  刚刚成为高一(3)班成员一个月的同学们并没有人上前劝架,这个时候往往是用武力确定这个班上谁最不该惹的时刻。
  在此之前,他们认为是张汝龙。
  在此之后,他们却都觉得真人不可冒相——黎疏意外的厉害,张汝龙硬是没有挣脱开他的钳制。
  围观同学的目光对于张汝龙来说仿佛一道道无形的耻笑,对于男性自尊大过天的他,不会再说出“放手”这种话,而是青筋暴跳,恶狠狠地左手握拳砸向黎疏的脑袋。
  这是真打,要见血的那种,绝对不是示威或者警告。
  众人心一跳,还没反应过来,黎疏把他放开,手上往后使劲,张汝龙重心不稳,拳头还没挥出去,自己居然就向后倒了。
  于凉凉离得近,侧身被他的后手肘硬硬地撞了下,倒了下去,额角恰恰划过了尖锐的桌角。
  “嘶!”
  林喻连忙蹲下来问:“没事吧?”
  于凉凉蹲着摸了摸额角,听到林喻说:“流血了。”
  额角有点锋利热辣的疼,让于凉凉一时不敢摸,也无法立刻站起来,张汝龙被身后来不及散开的人接住,起身就是一个“你他妈——”刚要直接扑上去,语文老师张国光在门口大喝一声:“干什么?!”
  全班顿时噤若寒蝉。
  林喻当即气冲冲站起来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张汝龙不交作业,还欺负女同学。黎疏想帮忙,他就对黎疏动手了,还伤到了于凉凉。”
  于凉凉听到老师来,慢慢站起身,张国光走过来先看了眼于凉凉的情况,判断出只是小伤口,这才放下心,对着张汝龙黑起脸来:“跟我过来。”
  张汝龙冷哼了声,大摇大摆跟过去,走到教室门口,还朝黎疏恶狠狠比了个挑衅的中指,示意这事没完。
  黎疏无动于衷,视线落到起身捂住额角的于凉凉身上,她侧着身没有朝向他。
  林喻正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有点疼。”
  “有点疼还叫没事。”林喻差点想笑,接着骂起来,“这个该死的张汝龙!来,我带你去厕所洗一下伤口。你等下我,我拿下创可贴。”林喻慌慌张张放下作业本,从书包口袋里找出创可贴。
  于凉凉等着林喻,无意瞥见黎疏站在原地,仿佛是在看她,她默默避开眼神,等林喻过来,两个人才一起去了厕所。
  过了五分钟后,她们才回来。
  于凉凉的额角上贴了个蓝色创口贴,脸色松缓许多,想来是没什么问题,跟林喻说话进教室的时候还带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