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带着儿子重返高中时代 作者:木酒

校园 木酒 2020-02-06 收藏

顾麟笙,清华保送生

他妈为了督促他好好学习,从小就教育他:妈妈以前考试次次年段第一,校长和领导排着队为我发奖学金,身为我的儿子,你应该和我一样优秀!

当他回到他妈的高中时代

顾麟笙陷入思考

面前这位太妹头子真的是他自称次次年级第一的妈吗?

真的是校长校领导排着队发奖学金,而不是校长和教导处主任轮着为她开处分通知?

文案二:

顾柒玖,单亲妈妈一枚,儿子他爸在儿子还未出生时就葬身火海,独自一人拉扯儿子长大

一朝重生,而且还是带着儿子重生,回到高中时代

当她顶着枯草般漂白未染的头发、化着欧式大浓妆、涂着荧光粉色指甲油出现在她儿子面前时

顾柒玖装作深沉:儿子,妈妈这些善意的谎言都是为了你好,你信吗?

顾麟笙:您就当我信了吧:)

从此以后,顾柒玖踏上了为儿子树立良好榜样(?)的快乐(?)生活。

跟班1号:柒姐,职高的人约好放学后小树林见!

跟班2号:隔壁九中的也嚣张很久了,柒姐干他丫的!

顾柒玖刚迈出一只脚,就被儿子凉飕飕的眼神看得缩了回来

顾柒玖:滚滚滚,别妨碍老娘考清华!

顾麟笙回到妈妈的高中时代,不仅要重新高考,而且还要辅导妈妈高考

他的心情是哔了dog

重活一次,顾柒玖为自己树立起小目标:

1、和儿子一起考清华

2、阻止儿子他爸葬身火海

男主(儿子亲爹):陆言渊

本文又名:《每天围观我妈和我爸谈恋爱,我真的好难》《我妈每天追着我和我爸补习说自己要考清华》《回到我妈高中时代后发现我妈人设崩了》

*作者笔力有限,本文主打甜,爽度有限,看到爽度不够的内容时,请默念这一条

*无脑无逻辑沙雕小甜文,祝君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 强强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柒玖,陆言渊 ┃ 配角:顾麟笙 ┃ 其它:

  ☆、第一章

  顾柒玖坐在教室的靠窗角落中,杵着头看窗外。
  讲台上的物理老师正嘚吧嘚吧讲个不停,中文掺杂字母和数字,听得台下的学生云里雾里。认真听的没几个,已经被他成功催眠的倒有一大片。
  顾柒玖清醒时,就看到斜前方的高瘦身影趴在桌面上,目测睡得酣甜。
  物理老师催眠功底深厚,但她没有丝毫睡意。
  相反,她十分清醒,而且她不敢闭眼,因为一闭眼,她的眼前就会出现一片猩红——那是火光。
  上一秒她和儿子还飘荡在半空中,眼看着同为鬼魂的顾卿卿正对着顾雄拳脚相向,顾雄手中还把玩着一个打火机,打火机火光对比着别墅的大火,瞬间晦暗不少。
  顾卿卿是顾柒玖同父异母的姐姐,顾雄是她们共同的父亲,在十五年前公司破产时就已经疯了。
  看到顾雄手中的打火机,顾柒玖即刻明白导致别墅失火的元凶是谁。
  但面对着一个早就疯了的傻子,顾柒玖骂也不是撒泼也不是,自己和儿子平白无故丧命的郁结憋在心中,令她差点气到魂飞魄散。
  而且她儿子刚被保送清华,大好人生前途还在等待着他,却被她亲自留下的两个祸患断送了性命!
  想到这里,她更加气得不行。
  顾柒玖正打算跑到顾雄旁边补上几脚,突然狂风骤降,她收回跨出去的脚,本能地拉住她儿子。
  疾风停止后,她睁开眼,就坐在了教室里。
  洒落在窗台上的刺眼阳光和暮夏的蝉鸣告诉她,她现在不是一只孤魂野鬼。
  顾柒玖当了十多年演员,从被欺压的小新人爬到国际影后的位置,后来还自己成立艺人工作室出任CEO,虽然没有迎娶高富帅,但也算走上人生巅峰,什么题材奇葩的电影电视剧没演过,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在物理老头还在报“这道题选A”的空档,她就已经缓过来了——
  她这是重生了!
  那她儿子呢?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明明还攥着她儿子的手,但现在儿子的影都见不着。
  顾柒玖紧皱眉头。
  现在是她的高中时代,她儿子还有几年才出生,他没出现在这里,似乎也说得通。
  放弃寻找儿子后,顾柒玖下意识地想要知道她重生回几年级。
  通过物理老师熟悉的面容和满教室端坐的同学,她能确定自己重生回高中时代,但具体是哪一个年级,她还真不知道。
  先不说她刚重生回来,就只听到物理老师在报“这道题选A”,就算物理老师正在上正课,她也没法根据知识点准确判定现在是何年何月。
  除却她已经高中毕业将近二十年,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她在高中时代根本就是个混不吝的小太妹。
  她记自己何年何月在何地与何人打的架的功夫,一定比她记课本知识要强悍百倍。
  顾柒玖垂头,想去桌肚中找课本,以确认一下现在是什么年级,却差点被手指甲上的荧光粉色指甲油闪瞎了眼。
  ……草!这一言难尽的颜色!
  她想起来了,高中是她的非主流鼎盛时期,而且尤其偏爱这种亮闪闪的粉色,如果不是后来儿子他爸强行掰正她的审美,她一定能再疯几年。
  至少疯到大学毕业不成问题。
  她嫌弃地看一眼荧光粉指甲,干脆眼不见为净错开眼,随手往抽屉里掏了掏。
  然后她掏出了一团又一团纸巾。
  身为怀城一中的女校霸,自然没有人敢往顾柒玖抽屉扔脏纸巾,就连平时清高自傲看不起她的所谓“好学生”小团体也不例外。
  这些纸巾只可能是她自己扔的。
  估计是嫌垃圾桶太远,所以直接塞抽屉里,现在把垃圾桶占为己有放在自己身边,她也懒得收拾抽屉。
  把脏纸巾统统扔到被她霸占的垃圾桶中后,顾柒玖才从抽屉最里面翻出一本语文教材。
  语文教材上写着必修2。
  顾柒玖:“……”她是傻了才会去找课本确定年级。
  高中三年,她只有在高三的时候才被儿子他爸摁头读书过,几十本教材读得她心力交瘁,哪分得清只写着必修或选修的课本属于高几?
  她把语文书随手往垃圾桶一扔,想到什么,又给捡回来,把书上的折角压整齐,端端正正地放在桌角。
  顾柒玖把手伸进课桌中,打算把抽屉理理干净,突然感觉自己肩膀被拍了一下。
  她还没转头,就听到身后男生压低的声音,“柒姐,现在是物理课,你拿出的是语文书。”
  相对于二十年后被烟草熏染的沙哑相比,顾柒玖已经好久没听到后桌的三狗如此清亮的少年音。
  “我知道。”顾柒玖点头,头也没回,自顾自地理抽屉。
  “我还好歹拿物理卷子装一装,柒姐厉害了,试卷都不拿,拿一本语文书出来。”
  “想达到柒姐的境界,我们还需要再修炼好几年。”
  “放屁!柒姐的境界是我等凡人能够企及的?”
  身后陆陆续续传来大胖、二愣和三狗的声音。
  即使不回头,顾柒玖也能想象出三个狗腿子贱贱的模样。
  这副模样的傻子三人帮,她已经二十年没再见过,还怪怀念的。
  她轻笑一声。
  如果不是重生归来,顾柒玖怎么都不会想到身后三个大傻子最后竟然分别成为体育老师、国企会计和刑警队队长。
  她回头打断他们拍马屁,目露警告,“别说些有的没的,赶紧好好听老师讲课,否则我弄你们。”
  三个大傻子被她教导主任一般的语气吓得一个机灵,纷纷坐直身体,双手叠放在课桌上,坐姿比小学生还要端正。
  顾柒玖对他们的反应极为满意,回过身继续扔抽屉里的垃圾。
  她刚转过头,傻子三人帮立马放松警惕。
  大胖:“我刚刚听岔了吗?柒姐叫我们好好学习?”
  二愣:“放你妈狗屁,别诋毁柒姐,这是英明神武的柒姐能说出来的话吗?”
  三狗:“但我好像也听到了。二愣,如果你没听到,那你怎么是我们三个里坐得最直的?”
  二愣:“……”
  傻子三人帮传来窸窸窣窣的骚动。
  二愣踹了三狗一脚,三狗闪身一躲,于是二愣踹在了大胖脚上。
  无辜被牵连的大胖瞪了二愣一眼,立即开始反击。
  骚动声越来越响,最终引起老师的注意。
  差生对老师向来都有敏锐的洞察力,在老师注意到声音发源地前,大胖三人已经端正坐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物理老师推了推老花镜,没找到谁在捣乱,倒找到几个正在睡觉的。
  “谷林生,你起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物理老师视线落在顾柒玖斜前方,那个趴着睡觉的男生身上。
  谷林生?
  顾柒玖蹙眉。
  二十年过去,她几乎不记得自己班上竟然还有这一号人物。
  她记得这个男生学习成绩不好,存在感很弱,高二开学没多久就退学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而且她儿子的名字和谷林生同音,她的儿子叫顾麟笙,当初给儿子起名时,她根本没记起自己高中同学还有一个叫谷林生的。
  顾柒玖思考的空档,坐在她斜前方的谷林生动了动,抬起头。
  顾麟笙迷茫地看周围,周围所有人也都在看着他。
  他刚刚不还跟他妈在一块,怎么睁开眼,就在教室里了?
  而且周围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物理老师见“谷林生”没理会他,只是以为这学生睡觉睡蒙了,重复一声:“谷林生,站起来,回答我一个问题。”
  顾麟笙压下心底的疑惑,刚想站起身,却感受到心脏处传来的抽疼。
  他的额头瞬间渗出冷汗。
  看到“谷林生”面色苍白,刚站起又跌坐下去,物理老师面色一变,想起学生的病情,他匆忙走下讲台。
  “如果难受的话就去医务室,千万别自己硬撑着。刚刚趴着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老师送你去医务室躺一会儿?”物理老师胆战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