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下课后告白吗 作者:墨湄湄

校园 墨湄湄 2020-02-06 收藏

1.

傅遮是T市实验传说一样的存在。女生们评价他是“高岭之花”,男生们提到他只有五个字“绝对不能惹”。

新学期第一天自由换座位,转学来的郁晚襄强势挤掉了傅遮的绯闻女友,成了他的同桌。

大家纷纷感叹,这么好看的女同学,为什么非要去当炮灰。

郁晚襄表示,高岭之花?绝对不能惹?

装X王还差不多。

她来了,学校的老大该换人当了。

2.

傅遮整天看着转学来的少女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

后来有一天,他忍不了了,把她堵在角落:“听说你想当学校的老大?”

“是又怎么样?”郁晚襄抬膝就要往他裆下招呼。

傅遮制住她:“叫声好哥哥,给你当。”

“??好哥哥?”

傅遮听得喉间发痒,心里骂了句脏话。

有人问:“傅老板,你说让就让,跟过家家一样,闹着玩呢??”

“我就爱跟她玩过家家,而且她当和我当有区别吗?”

在这之后,傅老板有了个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的小祖宗。

3.

有一天,有人放学回教室,发现傅遮在给郁晚襄和她的一票学渣小弟补课。一群被逼着学习的渣渣愁得都快把笔头咬秃了。

郁晚襄拍桌子:“傅遮,能不能对我的人温柔点?”

傅遮:“谁是你的人?”

小弟们:你是你是。

每次补课,傅遮对别人都很凶,对郁晚襄却是连哄带夸,宠得不得了。

大家这才发现什么高冷,什么不好惹,只是他们不配拥有傅老板的温柔罢辽。

【高冷禁欲学霸兼大佬X想当大佬的摔炮少女】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晚襄,傅遮 ┃ 配角: ┃ 其它:


  ☆、01

  九月一号,高二开学的第一天。
  郁晚襄一觉睡过头,起来的时候都快七点了。匆匆忙忙拿上书包,出门没走几步,她猛然想起来这学期换新学校了,又立即转头往另一个方向走。
  七点半,太阳还带着几分早上要醒未醒的状态,阳光并不晒人,而T市实验的学生都已经坐进教室里准备投入新学期的学习了,只有空旷的校门口站着两个还在执勤的学生。
  郁晚襄停在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微微喘着气。一路疾跑让她热出了汗,脸有些红,一头微微自然卷的长发衬得她的脸又小又精致,整个人宛如一颗又甜又嫩的水蜜桃。
  那两个学生一看就是抓迟到的。郁晚襄看向旁边的围栏,寻找最佳的翻墙位置,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同样穿着T市实验校服的男生从她身边走过,径直走向校门口。
  他个子很高,身形挺拔清俊,她还没来得看清他的长相,就只剩个后脑勺了。白色的校服端端正正地穿在他身上,透着股禁欲的气质,衬衫领口上方露出的一截后颈很白,从骨相和气质上来看,应该挺帅的。明明已经迟到半小时了,他却步履从容,不急不慢,走出了一种还有半小时的感觉。
  接着,郁晚襄就看到这个男生顺利从校门口通过了,停都没停下来,没有被登记。
  难道门口两个执勤的学生只是新学期充当门面的?
  于是,郁晚襄也大大方方朝校门口走去,结果却被拦下了。
  “同学,你迟到了,要登记一下。”执勤的同学铁面无私。
  郁晚襄疑惑地问:“不是,为什么前面那个同学没有被登记?他也迟到了啊。”
  那个男生还没有走远,似乎是听到了,脚下微微顿了顿,不过没有回头,影子在地面拉得斜长。
  两个同学回头看了一眼,说:“同学?没有啊。”
  ???
  郁晚襄指着前面那个高瘦的男生:“那不是吗?”
  “就你一个啊。”
  “是你们瞎了还是我见鬼了??”
  要不是那个男生有影子,郁晚襄都快怀疑自己大白天遇到男版小倩了。
  然后,她眼睁睁地看着小倩越走越远,消失在拐角。这下人真的没了,就她一个。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
  郁晚襄叹了口气,认命地说:“高二一班,唐隙。”
  记录的学生没听清,问:“是晨曦的曦吗?”
  郁晚襄面不改色:“是的。”
  “学号报一下。”
  郁晚襄流利地报出一串数字。
  **
  高二三班的教室里,班主任郭芹正在给大家排座位。这是高二文理分班后,每个新组的班级都要进行的一项。
  此时,座位已经排得差不多了,只剩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空着两个。
  “还有哪两个没到?”
  她刚问完,就有一个高瘦的男生背着书包进来了。
  “报告。”
  九月初还带着暑气,校服衬衫闷热,大部分男生穿得都没什么正形,上面两颗扣子都是开着的,只有这个男生的扣子全都整整齐齐地扣着,端正地不得了,清爽得像一捧透着凉意的新雪。可他这声“报告”喊得明显不怎么走心,淡得模糊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散漫。
  班主任本来要发作,可见是他,又没说什么:“进来吧。”
  男生径直走向教室最后排的空座位。
  前面一排的一个烫着卷毛的男同学回头:“傅老板,我以为你今天得下午才来。”昨天他们一群人玩到凌晨才散。
  男生大剌剌地敞着腿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眼睛:“你都起得来,我能起不来吗?我又不肾虚。”
  “……”卷毛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我也不肾虚啊!
  “安静!”班主任拍了拍讲台,“班长看一看还有个没来的是谁——”
  她话音还没落下,教室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人,脆生生地喊了声“报告”。
  教室里的同学下意识看过去,只见是一个身材高挑、长得非常漂亮元气的女生,随着她走动,及膝的校服裙摇曳,一双又长又直的小腿白得引人注目。
  “我去,我还以为我们班的班花是殷黛月了,没想到还有更漂亮的,这个赢了啊,校花级别的。”
  “我们学校什么时候有这么漂亮的女同学了?”
  “有的话我肯定记得啊,应该是T市一中转来的。”
  “我爱我的新班级!以后上学都有动力了。”
  有好看的女同学,男生们躁动了起来,有几个私下里讨论得激烈。
  有个女生激动地招手,叫了声:“襄姐!”
  班主任郭老师沉着脸:“开学第一天就迟到,怎么回事?”
  郁晚襄回答说:“老师,我忘了我转学了,跑错学校了。”
  这个学年,原来的T市一中被取消,学生被合并到了其他几个学校。“……进来吧。你就坐空着的位置。”
  “谢谢老师。”
  郁晚襄走向教室里唯一空着的一个座位,看到她的同桌时脚步一顿。
  竟然是校门口遇到的那个男版小倩。
  虽然在校门口的时候没看到他的脸,但是她凭着那股独特的禁欲气质,一眼就认出了他。
  坐下后,她笑着朝男版小倩打招呼:“同学,你好啊,我叫郁晚襄。”
  男版小倩正漫不经心地玩着笔,抬头瞥了她一眼:“傅遮。”眼角眉梢都透着高冷。
  郁晚襄皱了皱眉。
  还挺装逼。
  **
  早自习结束后,班主任离开,教室里热闹了起来。一个暑假没见,大家各自找各自的熟人聊天。
  之前朝她招手的女生走到了郁晚襄桌边:“襄姐,你怎么迟到那么久!翻墙进来的吧?”
  郁晚襄回答说:“不是,我被登记了。”
  “什么?你还会被登记?”
  “不过我登记的是唐狗隙的名字和学号。”
  “心疼我隙哥,又要背锅了。”这个女生叫师佳怡,脸圆圆的,以前在T市一中就一直和她一起,大家都叫她师师。
  这时候,坐在她们前面的男生回头,开口就是一通彩虹屁:“襄姐,一个暑假没见,你又美了。”
  郁晚襄都懒得理这个马屁精。她环顾教室,看到一个熟悉的女生,皱着眉问:“怎么柯榕榕也跟我们一个班?”
  “我也是来了才发现的,真是冤家路窄。”师师说。
  柯榕榕跟郁晚襄的恩怨说上几天都说不完,追溯到源头还是因为唐隙。柯榕榕喜欢唐隙,追了他好久,可是唐隙不喜欢她,还拿郁晚襄当挡箭牌,之后,柯榕榕就记恨上了郁晚襄。
  想到接下来每天都能看到柯榕榕,郁晚襄忍不住骂了句:“都是唐隙那个狗!”
  “襄姐,你同桌是什么人啊?感觉很不简单。”师师看着她旁边的空座位问。
  “不知道,只知道叫傅遮。”
  傅遮此时正和几个男生站在不远处的墙边。他倚着墙,一条腿曲起。那几个男生闹哄哄的,衬得他很安静。他偶尔也会微不可见地勾下唇,搭上两句,但总是给人淡漠的感觉。
  冲他那在执勤的同学眼中“隐身”状态,郁晚襄也觉得他不怎么简单。
  大概是她们这边的打量太过直白,傅遮吊着眉梢朝这里瞥了一眼。
  如同望进一汪深潭,郁晚襄的心突突跳了两下。
  之前吹彩虹屁的男生看到他们对视,不是滋味地说:“襄姐,我承认这个傅遮确实很帅,但那股装逼劲儿太欠了,而且你这么看着别人隙哥知道要伤心的。”
  这些人成天开她和唐隙的玩笑,郁晚襄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拳头不好使了,语气凉凉地说:“三句话离不了唐隙,他是你爸爸吗?他伤不伤心不知道,但是唐鲳鱼,我只知道你再多说一个字,我可以打到你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