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越后我成了校园大佬 作者:猫昔

校园 猫昔 2020-01-16 收藏

连念穿越了,开局就是修罗场。
  ——全世界就她没尾巴,被歧视,成绩差,一高之耻,作为校园暴力受害者却要检讨道歉退学。
  连念内心毫无波动,把检讨书撕了,“恕我直言,就算没尾巴,你爸爸也是你爸爸。”
  全场哗然,却没一个人当真。
  后来。
  “连姐nb!给连姐献上膝盖!”
  “叫什么姐,叫连爸爸!爸爸我是你迷弟,爸爸看我一眼!”
  “她说的时候我还嘲笑来着,现在?叫句爸爸又如何!”
  换班之后,连念有了新同桌,新同桌颜值高的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到了乙女游戏里,但她对他没兴趣。
  她心里只有搞事,不,是学习。
  易深言:“我可以帮你,无论是学习还是搞事。”
  头顶学神buff、校霸buff的连念:冷漠.jpg
  易深言:“我的猫给你摸。”
  毛绒控连念:突然兴奋.jpg
  易深言:……
  我喜欢你,你却只想rua我猫。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连念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只有我没尾巴
  连念坐在校长室里,十分钟后她要在全校师生面前做检讨。
  她本该哭着背检讨书,现在却在看校史,边看边吐槽。
  “你现在看这个有什么用?”她的旁边坐着她的闺蜜,问她,“再看看检讨书啊,你记住了吗?”
  别的学校开学典礼,高三学姐给新生致欢迎词。
  他们学校开学典礼,高三学姐当所有人面念检讨。
  手拿检讨书,还不能看,必须脱稿。
  可能是学校文化,连念也不太懂,她翻了一页书,“检讨书这种东西大同小异,上场前瞥两眼就记住了。”
  闺蜜嗤之以鼻,三千字检讨瞥一眼就记住,你以为你是谁?学霸吗?你的眼睛是复印机吗?
  心里虽然这么想,她面上没显露出来,表情惋惜而郁结,轻声慢语地安慰连念。
  连念轻轻瞥了她一眼:姐妹,你知道你的尾巴暴露了你吗?
  是的,尾巴。
  连念盯着对方愉快摇摆的尾巴看了几秒,撇了撇嘴,继续看书。
  对方还在重复着“好朋友”“心疼”之类的话。
  我信你个鬼。
  你尾巴摇得可欢了。
  不过貌似尾巴要比表情难控制,毕竟对方表情看起来可真诚了,像是真心为她着想一样。
  她并没有为自己有个塑料闺蜜而难过,毕竟她不是原主,也还没继承原主的记忆。
  她是穿越的。
  高考查分当天,熬夜守着电脑查完分数,确定自己是省状元无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要重新经历一次高三。
  如果这是个梦,那一定是噩梦。
  能把人原地吓醒的那种。
  连念也因此确定了自己不是做梦,是穿越。
  辛辛苦苦十二年,一觉回到高考前。别说她是学霸,就算是霸中霸,也受不了这个刺激。
  何况这个穿越一点都不友好,没原主记忆不说,开局就是一纸检讨书。
  一睁眼,看到校长、教导主任、班主任围着她,怒气冲冲的,所有人身后都有一条尾巴,在愤怒地晃啊晃啊……
  连念眨眨眼,面上看起来很淡定。
  身后有一条尾巴算什么,她脑子里有一整个uc震惊部。
  #震惊!人类返祖了!#
  #震惊!二十一世纪最大骗局#
  #震惊!他们尾巴看起来很好摸的样子#
  最后一条暂且忽略,虽然的确如此,但现在的重点不在这。
  尾巴她可以回头撸自己的,3000字检讨她背下来用不了三分钟,重点是弄清楚她到底穿越到哪了。
  于是她去看了校史,没办法,现在就只有这个。
  校史翻到最后一页,连念合上书,陷入沉思。
  闺蜜停止了喋喋不休的“安慰”,转头一看,发现连念一个字都没听,立刻不爽了起来。
  塑料姐妹情经不起这种无视打击。
  “连念,你有没有在听?”
  “我当然有在听,”连念说,“我只是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错了要做检讨呢,你能帮我梳理一下吗?”
  记忆还在加载,也没有个进度条,鬼知道加载到什么时候;她看了眼检讨书,全是认错的,没一个字提到到底做错了什么。
  连念想通过套闺蜜的话,拼凑出事情原委。
  “哦,有什么好梳理的,”闺蜜不情不愿地说,“还不是你主动去挑事,还和对方打了起来,不然怎么会被罚写检讨?”
  连念眯了眯眼,“真的是这样吗?”
  没有记忆不代表她瞎,检讨书从笔迹到文字,都透着一股畏畏缩缩的怯懦味。
  这样的原主怎么可能会去主动找事?
  “对啊,不然呢,还能是别人找事不成?”闺蜜理所当然地说,
  “他们不就是嘲讽你没尾巴吗?没尾巴还不给人说了,还专门跑去辩论,都现在了,你还没意识到自己是挑事的那个?”
  连念:“???!”
  我没尾巴?
  骗人的吧?你们都有,我怎么可能没尾巴?
  她是一直没感觉到尾巴的存在,但那是习惯了,才会没感觉,才不是没尾巴!
  连念努力稳住微笑,“你说什么?”
  ——我不信,我不可能没尾巴!
  连念对毛绒绒软乎乎的尾巴有执念,因此抓错了话里的重点。
  但闺蜜自己清楚,她实际想要表达的是——他们嘲讽你无错,你想要辩解有错且没有b数。
  她以为连念听出来了,且生气了,“你说什么”这句是冷冷的逼问。
  她一瞬间慌了起来。
  原主是甜系长相,整个人看起来软绵绵的,很好揉搓的样子。
  性格也和外表高度一致,闺蜜因此越发的肆无忌惮,不管说的对不对,不管扎不扎对方的心,她嘲讽得开心就可以了。
  反正对方是个包子,只会忍气吞声。
  现在她却有些发怵。
  连念依旧笑得很软,却隐隐透着威胁意味,像是下一秒就会跳起来打她一样。
  连念看出了她的迟疑,怀疑没尾巴是她瞎扯的,眼含期待地道,“你可以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
  ——告诉我你是骗我的,我有尾巴!
  那点“期待”在心虚的闺蜜看来,就是明显得不行的威胁。
  闺蜜本来就是欺软怕硬的性格,看包子突然强势起来,心里发慌,更不敢出声了。
  把嘲讽你的话再说一遍,我怕是要被打断腿吧。
  闺蜜不敢说话了,连念的目光还停在她身上,让她坐如针毡。
  而连念只是对方吓到僵硬的尾巴,满眼羡慕。
  ……
  校长在外面做了半小时欢迎致辞,又花了半小时把话题引到连念身上。
  说好的十分钟变成了一个小时。
  连念在校长室百无聊赖地听着,为自己没尾巴而痛心不已。
  “……希望大家引以为戒……约束自己……不要犯同样的错误……”
  他停下,这时候就该连念上场念检讨了。
  她拿着检讨书上台,瞥一眼台下,看到了上千只八卦好奇的眼睛,和几百只不安分的尾巴。
  连念:“……”
  合着全世界就她没尾巴。
  嫉妒使她心理扭曲,连念柠檬精附体,“把你们的尾巴收一收,左摇右摆的,在跳海草舞吗?”
  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做检讨还敢批评别人的,所有新生尾巴一顿,不明觉厉,把尾巴收好,乖巧状坐直。
  连念心情复杂。
  她穿越前做了三年学生会会长,刚卸任还不适应,情不自禁地就维持纪律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她敢说,他们居然还真听了。
  新生目光炯炯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开场白。
  做错事公开处刑,哪个学生不是头上流汗、脚下打滑,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偏偏眼前这个,从容淡定,不像做检讨,倒像是领导致辞。
  连念扶了扶话筒,“尊敬的校长、老师,我怀着深深的歉意……”
  她停顿了足足一分钟。
  一阵钻心的阵痛袭来。
  一次性背完一本词典、脑容量受不住的那种疼。
  连念左手撑着讲台,右手按着太阳穴,感觉到原主的记忆在强行涌入脑海。
  原主短暂的人生经历一一呈现,一幅又一幅的画面在她眼前闪过,每一个画面都在诉说着无助和绝望。
  四个字足以概括,校园暴力。
  比如没尾巴被认为天生残疾,因此大名和照片被放在校园论坛上,从名字笔画嘲讽到发梢分叉。
  比如被孤立排挤,突然有人微笑着接近她,和她做朋友,却在她敞开心扉之后表示,接近你只是为了了解智障而已,谁会和你做朋友,不过多谢你让我们找到了乐子。
  比如主动和男生说过一句话,被造谣暗恋倒贴当小三,当天抽屉里塞满了原配写的各种辱骂诅咒去死的信。
  比如死心决定辍学,去找该男生女友澄清清白,被一巴掌糊脸上,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回去,就被教导主任抓个正着。
  ……
  时间问题,连念只看了其中不算太痛苦的记忆,就已经觉得压抑得无法呼吸。
  看完所有记忆,她反而笑了。
  她说为什么胳膊上会有新旧淤青呢,原来被打的啊,她说为什么手疼半天呢,原来是原主反击了啊。
  连念有点欣慰,又很惋惜。
  对原主来说,反击只是逼入绝路后的选择,教导主任来后,她乖乖地写了三千字检讨,乖乖地接受校长的怒火。
  对其他人不受惩罚这点不敢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