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他的小甜心 作者:糖心蜜

校园 糖心蜜 2020-01-14 收藏

江城一中的学霸听说很高冷呀,姜甜心每天都能听到他的传言,大佬脾气不好,大佬嘴巴很毒,大佬不近女色。  
有一天大佬空降到了他们班,还成了她的同桌,她诚惶诚恐,怎么办?  
“严同学,你吃糖吗?”小甜心从口袋里掏出来两颗阿尔卑斯,颤巍巍伸了过去。  
“想用糖贿赂我,我是那样的人吗?”严珩居高临下看着她,爷幼儿园就不吃糖了。  
“那你要什么?”小甜心战战兢兢,一颗心七上八下。  
“你啊,”严珩看着呆呆的甜心,就想逗逗她。  
“(⊙o⊙)啥?”甜心眨巴眨巴眼睛。  
啧啧,更呆了!
 
剧情一
“珩哥,你同桌真可爱,” 
“还行吧,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严珩淡淡看了一眼埋头做题的同桌。 
“珩哥,你同桌学习成绩真好,”  
“有我好,”严珩轻嗤一声。 
后来却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将人小姑娘摁在墙角亲哭了。  
“糖给你,第一名给你,给我亲一下。”严珩撩人的声音在姜甜心耳边缠绕不绝。 
众人:心里有句mmp,不知该说不该说。

  ☆、第1章

  天气闷热闷热的,江城的夏天就像是个烤炉,偶尔吹来的风都是热的,姜甜心娇小的身子拖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她看起来很小,留着齐肩发,两只眼睛大大的,笑起来会闪着光似的。
  鼻子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出了汽车站,她朝着一中的方向走去,结束了人生第一场考试,她以吊车尾的成绩江城最好的高中一中,所以来过一次一中,要不然按照她路痴的本性,是绝对会迷路的,一中的实验班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很不幸她没有考上。
  今天是她的开学报道,除了行李箱,还有大包小包的东西,这对她来说有点吃力,要不是离得一中近,她得坐出租车了。
  一中有着悠久的历史,听说它的前身是民国时期的一座书院,从校门进去就是参天的大树,教学楼前面有个花园,里面种的是月季之类的,旁边就是小卖部,姜甜心很是满意,先拖着行李箱去了宿舍,宿舍早就分配好了的,她不走读,也没有外面租房子家人陪读,只好住校,不过她倒也没什么,初中的时候她就是住宿。
  在楼妈那里领了钥匙,她的宿舍在201,二楼刚好不高,她可以爬上去,“小姑娘,要不我给你拿上去吧,”楼妈看着姜甜心,这么小的娃能拎得动这么多东西吗?家里怎么也没人陪。
  姜甜心转头对着楼妈甜甜一笑,“谢谢阿姨了,我能拎得动的,”她笑起来露出浅浅的梨涡,楼妈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可爱的孩子,有礼貌还软萌软萌的,这个词还是她上网学到的,可不就是说的这姑娘吗?“那好,有什么需要的给我说一声,你们刚来还不太懂,”
  姜甜心笑着应了一声,楼妈真好,想当初初中的时候,那个楼妈真的凶,晚上查房查的特别严,只要一熄灯,哪个房间有亮光或者响声,就会训斥,她记得有次聊天聊的太激动了,被楼妈揪出来站在楼道吹冷风,吹了半天才放回去,回去的时候每个人都是抖的,从那以后,她对楼妈两个字敬而远之,听到就发怵。
  不过感觉这个楼妈很好啊,到宿舍的时候,姜甜心发现宿舍有人,“你好,我是姜甜心,”姜甜心腼腆地介绍自己,她的声音有点小,软绵绵的,“哇,卡哇伊卡哇伊,你长得真可爱啊,我可以摸摸你吗?”那女生迫不及待从上铺下来,揉了揉姜甜心的脸蛋。
  她还是懵的,不是,那个她还没有答应呢,那女生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不妥,便立刻收回了手,有点小尴尬站在那里,甜心眨了眨大眼睛,“你可以摸了,”然后一本正经地说。
  那女生捧腹大笑,“哈哈,你怎么可以那么可爱,你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吗?”长的萌也就算了,为什么连说话也那么萌,甜心啊了一声,低着头,白色的球鞋磨来磨去,好像很是纠结,就是不知道室友在笑什么。
  那女孩扎着马尾,穿着白色的短袖,中间的图画是李易峰,这个人她认识,最近很火的一个明星,他演的《古剑奇谭》她追过,“你也喜欢李易峰是不是,我就知道我家爱豆没人不喜欢的,你等等啊,我有他的海报,送你几张,”
  那女孩实在是太热情了,甜心还没来得及拒绝,手里就塞了几张海报,“放心好了,我很大方,我家爱豆的盛世美颜大家一起欣赏,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朱婷,”甜心点了点头,将海报放到桌子上,开始铺床单,被子褥子都是学校发的,甜心弄好后,就开始整理自己的行李箱。
  她拿出一个大熊放在床上,然后将衣服放到自己床边的柜子里,其他的洗漱的东西一一摆好,学校分配宿舍是按照班级分的,所以她知道自己和朱婷是同一个班,两个人聊了几句,其他两个四个也陆陆续续来了。
  学校只有六人间,和大家一一认识后,甜心默默将她们的名字记住,她上铺的叫朱妍,对面的叫赵雪溪,右手边是潘小江,还有一个是谭小悦,甜心印象最深的就是陈妍,她说话的语速特别快,留着短发很酷的一个女孩。
  其他的都在收拾床铺,甜心和朱婷两个人打扫了一下卫生,等到都忙完已经是中午了,有家长的都去找家长吃饭了,只有她和朱婷的家长没来,“小甜心,要不要一起去吃饭,”朱婷背上了她的小包包。
  姜甜心也没有拒绝,和室友一起吃饭可以增进感情,两个人去了离学校不远的瑰宝店,这里的生意特别火爆,有时候去都没有位置坐,甜心实验班考试来过一次,“甜心,你可以吃辣吗?”朱婷问。
  “还可以啊,”辣她还是能吃一点的,“吃酸辣面可以吗?”朱婷问甜心,甜心笑着应了一声,两个人都叫了酸辣面,甜心还没有吃过酸辣面,自然不清楚这个面辣的程度。
  等到面上来,甜心有点局促不安,看起来好辣,她吃了一口,辣的眼泪花都出来了,“小甜心,是不是吃不了,要不然给你换杂酱面吧,”朱婷有点愧疚。
  甜心摇了摇头,“没事的,不能浪费粮食,而且我可以吃辣的,”只是第一次吃,还没有习惯而已,两个人埋头吃面,甜心一边吃一边喝水,鼻子上都是汗珠,一张脸红扑扑的,像小苹果,朱婷看着心痒痒,好像捏脸怎么办,特别是水茫茫的大眼睛,真是迷死人不偿命。
  甜心吃完了面,但是汤实在是没勇气喝了,拿纸擦了擦汗,两个人便回了宿舍,“知道不,我们还有一周的军训,要死啊,我这白白的皮肤要晒黑了,”
  军训??高中还要军训的吗?她恍惚记得爸爸和她说过军训的事,当时自己感冒了,根本没怎么听,现在想想好像就是军训,“一周也不长,听说大学军训快一个月,”二哥上大学的时候军训就一个月呢,一周能坚持下来吧,姜甜心从小身体就不怎么好,体育也就勉强及格。
  “哎,以前一中没有什么军训的,听说是为了响应上头,二中三中都有军训,不过好无语啊,人家军训是迷彩服,我们军训要穿校服,那又肥又丑的校服,”朱婷满脸的嫌弃,姜甜心捂着嘴巴没有说话,室友也挺可爱的。
  下午姜甜心也没事干,室友出去玩了,只有她一个人待在宿舍,她打开书包拿出来自己的钢笔字贴,开始认真练起来,练了一会儿就听到手机响了,甜心一猜就是妈妈的,果然还是。
  简单问了一下新环境和新室友,甜心一一都回答了,她很喜欢这里,听着女儿开心的语气,姜妈妈也放心了,这个女儿性子软,就怕被欺负,现在校园欺凌很多,她也担忧,姜妈妈嘱咐了几句,都是要和同学好好相处,好好吃饭,认真学习,甜心都可以倒背如流了,但她还是很开心,聊了一会儿就挂断了电话。
  等到她们回来,手里提着好多东西,“累死了累死了,”朱婷爬到上铺,买了零食和防赛霜,其他的室友买的差不多,“甜心,你不用防晒霜吗?”
  “军训皮肤容易晒黑,最好还是买护肤品,”赵雪溪接着说,甜心摸了摸脑袋,“家里带了,不需要买了,”
  “那就好,要不然你那白嫩嫩的皮肤晒的黑乎乎的,我都接受不了,来,吃零食,”朱婷鹏了一包辣条,大家分着吃零食,气氛很是和谐,甜心不仅感受到了楼妈的热情,连室友都是特别友好,甜心就是觉得那个陈妍不太爱说话,有点高冷,后面才知道,高冷什么的都是浮云,完全就是女汉子一枚。
  军训来的很快,分班级军训,一个班一个教官,第一天就是站军姿,在烈日炎炎下,一动不动站着,刚开始甜心还可以,到后面就想乱动,趁着教官没看那里,她动了动自己的脚,终于熬到了休息时间。
  第三天的时候,甜心大姨妈来了,每次姨妈来她都痛死痛活,坚持不了才和教官请假,去了医务室拿药,医务室就在操场附近,甜心路过拐角,被迎面而来的人狠狠撞了一下,撞到了墙上,“抱歉,”那人戴着帽子,白色的衬衫,身材笔直挺长,甜心在他面前显得没有存在感。
  然后若无其事走开了,甜心后背撞的疼,胳膊都麻了,这人真是莫名其妙,算了算了,还是去拿药,医务室这个时候都很清闲,甜心看到最后一个人出来才小心翼翼进去。
  医务室只有一个阿姨,留着干练的短发,在纸上写着什么,听到有人进来抬起了头,“怎么了?”
  甜心支支吾吾,“那个我肚子疼,就是生理期,”甜心小脸通红,害羞地低着头,那阿姨心里了然,青春期的孩子都比较害羞,“很疼还是轻微疼,”

  ☆、第2章

  “一会儿很疼,一会儿好点,一抽一抽的,”这个都老/毛病了,止疼药只有疼的挨不住才会吃,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阿姨从柜台找了一盒药,“吃这个吧,一次两片,多喝热水,实在很疼校门口出去有买的暖贴,可以买一个贴上,”甜心拿了药,付过钱后就去了宿舍,躺在床上就像是焉了的花儿,最后疼的慢才入睡。
  军训有苦有甜,甜心每天闲了都练字,被宿舍的夸勤奋,甜心有点不好意思,她字是太丑了,而且不军训也没什么事干,课本还没有发,她只要一闲就爱胡思乱想,还不如给自己找点事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