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全世界他最闪耀! 作者:叶惜语

校园 叶惜语 2019-10-23 收藏

高冷女神X骚断腿隐藏学霸
冬露是九中有名的冰美人,品学兼优,清冷内敛,追求者数不胜数,每天都会有男生请她吃饭,但她只会赏脸接受校草的邀请,谁都觉得冬露对校草有意思。
  可只有冬露自己知道,她喜欢的不是校草,而是跟在校草身后,长得秀色可餐的小跟班。
文案2:
冬露一直以为沈宸是人畜无害的小奶狗,直到很久以后,她看到他单手拎着欺负她的小混混,狠狠往墙上一砸。
她才知道,他在她面前展现的所有文弱乖巧都是装的。
“……我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沈宸从后面强势搂住她的腰,低喃道:“晚了。”

阅读指南:
①微博@晋江叶惜语
②不是倒追,男主扮猪吃老虎骚操作不断。
③货真价实的甜文,甜到你掉牙。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宸,冬露 ┃ 配角:周潇涵,陆越,徐柔,冬骐 ┃ 其它:
=================

  ☆、1.11

  
  “听说你昨晚又醉在酒吧了?黄建华,你真行啊,要不是你还有个女儿把你扛回来,我看你早就死在外面了!”
  “大清早的,我不想和你吵,声音小点,孩子还在睡觉呢。”
  “哦,现在想着当一个好爸爸了,早干嘛去了?对了,昨晚你不是吵着要离婚吗,我们今天就去把证办一下吧。”
  “我都说那是我喝醉了,你还没完没了了不是?”
  ……
  两个人越吵越烈,声音也越来越大,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房间里,冬露皱眉闭眼,堵住耳朵,在被窝里翻来覆去许久,实在忍无可忍地掀开被子坐起身,乌黑的长发顺着白皙的肩头披散开来,精致如玉的脸蛋有些发沉。
  她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
  六点半不到。
  冬露轻嗤了声。
  昨晚她两点半才睡,怕上学起不来,还特意把闹钟调得比平常早二十分钟,可听这两位的嗓门,不用闹钟都能醒。
  既然都醒了,冬露干脆从床上爬起来,叠好被子,换上校服出去了。
  她出来时父母还在吵,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冬芸站在茶几旁,穿着职业套装,头发盘起,精英范十足;黄建华则醉醺醺地窝在沙发上,中年秃顶,圆滚滚的啤酒肚让他看起来又矮又胖。
  难以想象,这么不相配的两人竟然会是夫妻。
  冬露的目光不留痕迹地扫过茶几上横七竖八的酒瓶,有四五个,被喝光了大半。
  她就知道爸爸肯定又喝酒了,他性子软,也就喝多了才敢和妈妈吵,清醒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而妈妈性格强势,算是他们家的一家之主,从她到弟弟都随她姓这一点可以很直观的表现出来。
  话说回来她弟呢?
  冬露四处看了看,不见那臭小子的人影,估计见势不好早早开溜了。
  冬露也没多留,洗漱完毕后就背起书包走了。
  *
  九月底,天空透亮,万里无云,清晨的空气凉爽清新,散去了夏日最后一丝燥热。
  冬露走在街道上,沿途种着一排桂花树,枝叶繁茂,桂花开得正盛,她闻着清甜的花香,烦闷的心情好转了一些。
  “露露,早啊。”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下,大大咧咧的女声在耳侧响起。
  冬露回头,周潇涵嘴里吸着牛奶,笑眯眯地看着她,“难得路上碰到你一回,不容易啊。”
  “你平时起早点就容易了。”冬露的头又转了回去,“快点吧,要迟到了。”
  “急什么,这才七点呢。”
  “你忘了今天我们要站岗吗?”
  “对哦!”周潇涵睁大眼,赶紧把喝完的牛奶盒扔进垃圾桶。
  他们学校没有学生会,让学生自己当家做主,上至高三下至初一,每个班轮一个星期检查大家的纪律和学习情况,这礼拜轮到他们高二1班。
  纪检有很多种,她和冬露都被分到了站岗,早上在校门口检查学生着装。
  周潇涵跟着冬露加快脚步,管不住嘴,一路都在说话。
  相比之下冬露要安静许多,长睫轻垂,问一句才答一句,给人的感觉不好接近,好在周潇涵已经习惯了,随口提了句:“对了,你昨晚说去酒吧了,怎么回事啊?”
  冬露喉咙不舒服,轻咳一声道:“去接我爸,他又喝醉了。”
  周潇涵闻言皱眉,“你爸怎么老这样啊,总不听劝,你没遇到什么危险吧?我听说酒吧流氓很多的。”
  昨晚发生的一幕幕在脑海闪现,冬露脸色不太好,“嗯,我正好就遇到一个。”
  “什么?”周潇涵惊道,“那你没被怎么样吧?”
  冬露:“还好。”
  “那就好。”周潇涵松了口气,猜想可能只是误会,打趣道:“对方长得怎么样,帅不帅?”
  冬露沉默了好久,久到周潇涵以为她生气了,她才轻描淡写的点评一句:“还行吧。”
  嗯?周潇涵睁大双眼,有情况!
  冬露眼光多高她是知道的,很少有男生能入她的法眼,就连他们校的校草,电视上的明星她也只评价说一般,所以这句“还行吧”的含金量想也知道有多高!
  而且还是在被冬露打上“流氓”的标签后给出的评价,那这个流氓长得该有多好看?
  两人说着说着,学校就到了,冬露看到同学徐柔已经等在校门口,她也是站岗的人之一。
  她朝她们微微笑了下,算是打招呼。
  冬露和周潇涵也点点头,迅速戴上检查用的牌子,分别与徐柔站在校门的两端。
  值班老师从门卫室出来,看到只有三个人,微微一愣,“还有一个人呢?”
  徐柔举起手,“老师,她生病请假了。”
  “这样啊。”值班老师看着她们三个,“最近天气转凉,感冒的人很多,你们多注意一点。”
  这话一出,冬露感觉嗓子的痒意更甚,她强忍住咳嗽的冲动,脸色有点白。
  七点半,上学高峰期,学生陆续多了起来,好多男生故意走向徐柔那边,冲她吹口哨,把小姑娘逗得面红耳赤。
  徐柔人如其名,性格温柔学习好,又长得漂亮,是学校的校花,学校里不少男生喜欢她。
  “真受欢迎啊。”周潇涵看着对面拥挤的人群,啧啧两声,忽然打量起了冬露:“我觉得你长得比她好看多了,为什么我们这儿这么冷清?”
  周潇涵这话完全是发自内心,冬露绝对是她在同龄人中见过最漂亮的女孩,乌发菱唇,脖颈细长,肌肤光滑得几乎看不到毛孔,似玉器般瓷白,她的五官精致柔美,是一眼就让人惊艳的长相。
  就是气质太冷了,犹如冬日青竹,澄静的眼睛总是泛着疏离的光,给人很深的距离感。
  周潇涵好像都没怎么见她笑过。
  冬露看着她,刚要说话,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红着脸走过来,“冬露同学,我给你的情书你看了吗?”
  冬露看他一眼:“没有。”
  “怎么会?我明明叫人放进你抽屉里的!”
  冬露:“那可能被我用来打草稿了。”
  ……
  眼镜男走后,周潇涵忍不住说:“你也太残忍了吧。”
  冬露:“给他希望更残忍。”
  周潇涵想想也是,“所以你刚刚是在骗他喽?”
  “不,是真的。”
  “……”
  快到八点,人流量渐少,值班老师喊了冬露一声:“冬露,过来把今天登记的名字填到表格里。”
  “好。”冬露点头,跟着他进入门卫室。
  对面,徐柔见老师看都没看自己一眼,直接叫了冬露,唇角抿了抿。
  “同学,请问教务处怎么走?”
  一道清朗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声线干净,带着散漫的笑意,像晨间的风,好听得醉人。
  徐柔心尖酥麻,愣愣抬起头,看清来人长相的那一刻,胸口好像有电流划过,心脏都跳漏了好几拍。
  *
  冬露登记表格回来,看到周潇涵站在原地不停傻笑,一脸花痴相,而徐柔不见踪影。
  “你怎么了?”冬露奇怪的看着她,“徐柔呢?”
  “她亲自带帅哥去教务处报道了。”周潇涵克制不住激动,“你还记得开学时老班就说我们班会转来一个插班生吗?我觉得就是他!宇宙无敌超级帅啊!跟他一比,我觉得咱们校去年评选的校草就一笑话!唉,刚才你不在真是太可惜了。”
  周潇涵兴奋得语无伦次,冬露听了半天,归纳成一句话——他们班要来新同学了。
  实在不知道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但周潇涵说得正起劲,冬露也不好扫她的兴,敷衍附和着,时不时揉揉喉咙。
  嗓子好像更难受了。
  直到学校铁门关了徐柔都还没回来,冬露和周潇涵站岗结束,回班上早读,当她们快到教室门口时,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传了过来。
  “我叫沈宸,希望今后一起学习愉快啊。”
  语调懒散,尾音上扬,有股京腔味儿,吊儿郎当的。
  周潇涵眼睛一亮,“就是他!他果然是我们班的,我没猜错!”
  而冬露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大脑空白了几秒钟,昨晚在酒吧的回忆不受控制地浮现脑海,与此同时她们已经走到了教室门口,冬露立刻望向里面,只一眼,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距她几步之遥,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少年站在讲台边,穿着红格子衬衫和黑色长裤,清俊高挑,肤色冷白,领口随意敞开了两颗扣子,露出半截精致的锁骨。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给他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边,耀眼夺目。
  底下不少人在议论他,女生们更是兴奋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