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女校/仲冬有蝉 作者:孩子帮

校园 孩子帮 2019-02-20 收藏

“好学生的圈子永远成群结队闪闪发光,问题学生总是一个一个单打独斗。” 有着一套个人生存理念的问题少女龙七,因高冷,脾气臭,过于特立独行,被伪善的女生团体排挤,但在男生团体中出乎意料地受青睐,尤其受尖子班靳译肯的青睐。 干柴烈火的青春,易燃易爆炸。

第一章 龙七

投诉
学校要在周五大范围清查学生仪表的消息下来后,四分之三的学生在校园论坛刷投票,最后选出下个星期一肯定会被拎在校园广播点名批评的人就是:龙七。

是说学生该有学生的样子,衬衫纽扣要系好,领带领结不准松垮垮,裙子别想高过膝盖而首饰也不准带,可偏偏龙七还是个纹了身的女孩。

她口袋里永远有烟,右眉眉梢刻意断一截,肤白,脸漂亮,上高一以来从班级酷到年级,从年级美到学校,再从学校出名到时装杂志上,原本要成为杂志的受捧模特儿,却因为孤僻成一朵大王花而被压,落得半年才给一次上镜的冷清宣传,反响也就不温不火。

龙七孤僻是出了名儿的,因为她极其漂亮是出了名儿的,难泡,高冷,自然也是出名儿的,她不红,但也有人愿意成天在网络黑她,各种臭闻传到校园论坛后就变了性质,这次清查仪表的严格指标就明晃晃冲着她来。

谁不知道上边的人可想治她。

龙七也知道。

所以第二节下课铃响后就收拾包出教室,走到前门口时被特别响的叫声留住,她连身都不转,侧着额睨过去,她这个样子时整个班级的人大气不出一声儿,只有中间排的女班长站起来,轻蔑地问:“你干嘛去?”

她不回,但她走得一点不拖沓,边走边把长发扎起,放手时皮筋“piu”一声弹到发上。

隔壁班有动静,学习最好的一个班级正在被检查仪表,女班长跟出来吼一声“龙七!”,那班级里的学生都闻声看过来。

正在进行检查任务的学生会成员也看过来。

女班长见隔壁班级里的学生会,立刻到窗台喊:“各位!龙七逃课。”

她刚喊完,龙七回身。

脑后的长发随着转身力度轻微晃荡,眼睛看着廊道中的女班长,她伸手横指班级内的学生会,所指方向穿过众人直直逼向最中央的学生会长。

“龙七,指什么?”周遭的女干部责问。

全部人都是一个站队的,独独她一人站在风中,她说:“指你们会长身后挡着的那张空椅子。”

许多人看过去,学生会长白艾庭身后的座椅确实空落,而白艾庭抱着臂靠在桌沿,她轻轻晃了晃手指压住周遭干部的不满,往前走几步,从众人之后走到众人最前。

她走得很慢,停住后,从容问:“我挡着的椅子怎么了,龙七?”

龙七将手放进外衣衣袋,阳台上风刮得呼呼响。

“这张椅子有人坐?”

“有人。”

“人呢?”

“龙七,没有关系,想说什么?”

她折过身:“如果这张椅子的主人名字现在就被记在你的扣分簿上,那我也随便你记,可是我好怕呀,我怕关系户逃课没人管,非亲户搁着点小事就被你往上记。”

“龙七你别哪壶不开提哪……”

“靳译肯是去小卖部帮我带奶茶,”女班长还没喊完,白艾庭说,“剩下一节课是社团活动,他能在第三节课前回来。你还有意见吗?龙七。”

两个女生隔着班级的前窗对视,龙七努了努嘴,但她努嘴的意思并不是没意见,而是强烈的“你爱怎么说就随你怎么说但是你管我怎么做”的暗示,眼睛里有束利光,从头到脚扫视着白艾庭。

她依然走了。

“真是个麻烦。”女班长抱怨。

靳译肯这回开的房在学校五条街外的星级酒店内,他在睡觉质量这事儿上从来不马虎,他不管这叫烧钱,而是等同于常识的小聪明,因为越贵的地方人越少,他睡来睡去觉得这里的床最舒服隔音效果最特么好,于是干脆包了整半年。

他在学校走得比她早,龙七到时,他已经在套房看了三分之一场球赛及喝掉一瓶冰镇啤酒,她将房卡掷到床角,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说:“这么慢。”

“兴致还在不就行了。”

“兴致都快没了。”

龙七一边走到洗浴间一边拉掉皮筋,长发哗啦啦散下来,洗浴间门隔住淅沥沥的水声,靳译肯在看完半场球赛后关掉电视,起身走到洗浴间,咔一声推门进去。

……

三点二十五分该是学校第三节课结束的时候,套房的窗帘合一半开一半,日光微微投在床头,投在靳译肯的后肩肌肉上,他的手臂压着龙七的手臂,两人动静声细小,权因他节奏极度缓慢。每次他这么悠闲而不是草草了事的时候就是真的心情好,意味着情调够足,意味着她今天够漂亮。他会看她的眼睛,会用拇指摁住她的额头使她也看着自己的双眼,然后他会情到深处做些多余的事。

龙七在他下巴磨过来时别过头,两人嘴唇没相碰,他用拇指与食指钳住她下巴,她在细小的动静之余轻微皱眉,将左手腕从他臂下拉回,推开他的两指别头避过他。

这种行为让他的兴致下去了,所以接下来没剩多少情调,他交任务一样地完事情,龙七也交任务一样地在最后一刻喘出口气。

靳译肯洗澡的时候,她到床头柜拿他钱包打开,现金不多,全是卡。她将每张卡都抽出来扫一遍,随后从包里拿自己的钱包,将他那稀少的几百块现金塞进去,又从自个儿钱包中摸出八个零钱放他那儿。

正好,靳译肯洗完澡看着了,他一边开啤酒罐一边嘲笑她,她说:“给你留几个零买奶茶。”

“奶茶?”

她不说,穿戴完毕后就拎起包准备走,他问一句:“给多少让我亲?”

龙七回头看他,手放在门把上:“给多少都不给你这人渣。”
第二章 靳译肯

投诉
走到地铁口的时候正是放学与下班高峰,长长的通道里都是人和风,她边走边戴耳机听音乐,打开手机网络上校园网。

食指指腹在屏幕上缓缓地滑,页面上全是关于“星期一龙七会不会上广播”的投票,后来滑到白艾庭最新更新的一条状态,原本三心二意的步子停下来,她眯眼看。

状态更新于三点二十五分零八秒,一行字:疲惫的午后谢谢你的奶茶。附一张她与未拆封的奶茶杯合影的相片。

底下留言早就刷爆,大多是校内女生们的点赞,还有不少高一学妹奉承:学姐太美啦,男神学长对你太好啦!

龙七将耳机拉下一个,把页面调到发状态栏,从相片中挑出一张照片上传,指腹快速地在屏幕键盘上打字,按键发送。

状态一秒之内就在校内网生成,她戴上耳机继续走,而北番高中的所有学生几乎在同一时间刷到这条新消息。

状态人:龙七。

状态内容:照片,一只明显来自于她的手狠狠抓在貌似男生的肩胛处,力道之大,抠得那男生肌肤留五道红痕,男生肤色也与她深枣色的甲油形成强烈对比,视角效果暧昧又震撼。

附文字:三点二十五分零八秒。

有点儿经验的人都猜得出这是张什么情况下拍的照片。

新的留言提示声不断从口袋内传出,龙七靠在地铁站墙壁等列车,一首歌听完后才慢悠悠地拿出来看消息,正是这会儿,靳译肯的消息也来了。

他没加她好友,大概是从哥们转发那儿看见状态的,但只用私人留言板给她发了一句:爽不爽。

靳译肯是个人渣,一个很帅的有钱人渣,她和他的关系是付费的,之所以这样的原因不是他泡不到妞,而是他觉得地下情刺激,且还非得是跟她才刺激。他说话向来懒,能三个字说完的事情绝不用六个字说,所以这三个字的意思是:你反击得爽不爽,你那时候跟我爽不爽。

她回他一个耳光表情。

他回:明天下午过来。

打字:不来,你没钱了。

回:爷有。

列车和靳译肯的来电一起过来,校服裙摆轻轻扬起,她将手机关机扔进包里,旁边有认出她的男粉丝蠢蠢欲动走上来要签名,被她一个先发制人的中指惊退,地铁恰好停,一大波人流出来,她上地铁。

车厢对座是同一个学校的几个女生,除最右边的女生安静看书外,其他几人三三两两聊着天。龙七跟这一排女生对上视线,她们忽地停止聊天,表情讳莫如深。她扫到最右边的空位,刚准备过去,挨着空位的一名女生恰好抬头,两人看到对方。

龙七的脚步因此停顿,那排女生看着突然停下的她.

地铁门在身后关上,列车缓缓启动,车厢摇晃,有那么一秒钟犹豫后,她转头看其他座位,最终坐到这排女生对面的空位置。

那正对面,膝盖上摆着书的女生是董西。

北番高中最出名的女生有三位,美女龙七,慧女白艾庭,才女董西。

三人都有姣好面孔,气质各不相同,于是各取最突出的作为代表,龙七够美但是痞,风评差;白艾庭集才情美貌于一身可是官腔太浓,不纯粹;只有董西干净得跟张白纸一般,她是成绩最好的学生,但不跟学生会有来往,身边朋友是流水线上的三好乖学生,感兴趣的仿佛只有读书看书,她从来不关心学校投票与排名,个人的校园网账号常年设置着权限,好友保持在个位数并满足现状,她是最少被人提起名字八卦的“北番三后”之一。

人们都不忍心往她身上说一句重的。

车厢气氛变得有一些微妙,董西继续低头看书,旁边的一排女生却无法自然,脸上皆有种“怎么这么倒霉碰上这个人”的忌讳感,可是龙七一抬眼扫视过来,她们就全低下眼眉抿住嘴,一派惧惹是非的模样。

董西安静地看着书,全程,她都不再看来第二眼以及参与身边女生的聊天,她的周身气氛和这个车厢是完全相隔的,手指轻轻地翻页,肩头垂下的发尾随纸页细微拂动,不浮不躁。

地铁到某站,龙七下车,女生们跟她一同下,只是她在前她们远远在后,中间隔着乘客与赶路者。

刚把耳机戴上,突然听见身后扑通一声碰撞以及女生的尖叫,她回头,看见一名高瘦男子抢了她们的包往这方向猛跑,一名女生摔倒在地,看不清是谁,而男子凶神恶煞的表情吓退通道两旁路人,惊慌失措的叫声与疾步如飞的声音由远及近波及过来。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