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教授!这道题我不会做 作者:花落小小

校园 花落小小 2018-09-23 收藏

方程曾发誓,就算她要孤独一生,也不会主动向任何人表白!然后遇到高为渊后:
教授,这道数学题我不会做!
教授,这道数学题我也不会做!
……
教授,我这道数学题怎么还不会做?
朋友提醒:“方程啊,好歹你也是高中的数学老师,拿着一道你学生看一眼就能得出答案的题去找高教授做,闹呢?!”
高教授轻轻一笑:“让她耍!”
方程:“冤枉啊,我是真的不会做,你以为我不要面子的吗?!”
高教授长指一挥:“你不来问我,算我输。”
如果那个人迟迟不出现,那说明,他一出现,就会圆满你整个人生。
特此说明:男女主非师生关系,本文偏甜,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为渊,方程 ┃ 配角:高数 ┃ 其它:
==================

  ☆、第一章

  方程已经在这个冷清的理发店里端坐了一个小时。
  “等拉完全部头发,还要用一次定型的发膏,等二十分钟,洗掉发膏,用吹风机吹干后,要再拉一遍,鉴于……”理发师不疾不徐的说着繁琐的工序。
  方程忍无可忍的攥紧了拳头,一时指尖猩红,她对旁边的戴笑颜吼道:“快给朕进贡点儿数学题!”
  理发师身子震了一震。
  “不要激动,头发正在定型!”理发师如是说。
  方程瞬间瘫软,这个理发师无疑是她从小到大唯一一个对之言听计从的人了,毕竟刀刃无情,她还得“靠脸”吃饭呢!
  “出门在外还这么汉子,怪不得要去相亲啊!!”戴笑颜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嘲笑她了。
  “人类为什么会发明这种东西来互相折磨!”方程被折腾有气无力的样子。
  “数学才是好吗?!还有就你那鸡窝似的头发,你应该感谢上天派人拯救你!!!”
  鸡窝?!
  戴笑颜那个家伙又称她的头发是鸡窝!!!
  明明是一头高贵的如羊毛卷似的头发!
  方程暗自发力,阴笑,戴笑颜你给我等着。
  方程是一个高中数学老师,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遨游在数学题的海洋里不能自拔,做起题来她能忘记春夏秋冬,饥饿严寒,总结起来就是——“沉迷解题,日渐消瘦”。
  一个小时后理发师双唇哆嗦着说:“对,对对对,不起,小姐,糊、糊糊了。”
  方程紧握起眼前白色金属的剪刀,璀璨的灯光下,在她手上闪烁着亮光。
  S市是有名的港口城市,单是这地方的船运工厂就有十四家,每年货运量有1500多万吨。借助着天时地利人和,s市俨然已成为了中国的二线城市中的一线城市。
  从南北穿过这座城市的一条长河将s市分为东西两城。在晚上霓虹灯都亮起来的时候,这条河会变成一条灿黄的光带,水波荡漾时跳跃出繁多的小星星,跟洒满了碎金子似的。
  方程从小生活在这里,却对这一切都没什么好感,她不会和那些游人一样在河边闲逛或者发出各种美好的赞叹,甚至懒得瞅一眼。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不是因为她习惯了这一切。
  并且方程知道水是自己的克星,自己一离水近了,准没好事!
  今天这头发就整残了,简直让她欲罢不能!
  戴笑颜,方程的发小加闺密说一定要给她整理整理发型,好让她明天去参加她妈安排的相亲,所以就来了这个临河的新开张理发店。
  一开始她就觉得蹊跷,在市中心地段的理发店竟然如此清静,价格如此优惠?!
  “亲爱哒,注意您是人民教师!”戴笑颜认真的提醒。
  人!民!教师!
  方程身子一软,将剪刀稳稳的放在了桌子上,皮笑肉不笑道:“那先森打算怎么赔?!”
  最后双方以提供一年免费服务的协议达成一致。
  要说,今天她还买了两条裙子,一双高跟鞋,口红,睫毛膏……共两千,于是她这个月三分之二的工资报销了。
  回了家,方程和戴笑颜将袋子扔到床上,方程看着床上的袋子露出了阴险的眼神,心中恶狠狠的想:“小子,明天得让你好好瞧瞧你爷我!”
  而另一边,戴笑颜那家伙正甜甜的和方妈谈话。
  方妈恳切的给戴笑颜说着:“颜颜啊,程程的情况啊,我们都心知肚明。明天一定要给程程好好打扮打扮,别把人家吓跑了。”
  “妈!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戴笑颜甜甜的说道:“阿姨放心。”
  方妈笑着迎合,心里却一直以为自己养的是儿子。上能修电换灯泡,下能铺地掏粪窝!
  在外人眼里,戴笑颜是一个漂亮,懂事,温柔的小女孩儿,而在方程眼里戴笑颜和她是一类人。
  盼望着,盼望着……
  在第二天的凌晨,戴笑颜给方程画上精致的妆扮,笑着说:“我家程程还是很美的,鹅蛋脸,眼睛不算大吧,也不算小,还有这醉人的小酒窝。唉……不过亲爱的我不能陪你去,我晕船晕的厉害,话说,你不晕船吧!”
  方程翻了一个白眼,傲慢的说道:“本姑娘从小到大都没有晕过一辆车!就别说船了!”
  戴笑颜听后,长长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不过,这家伙居然邀请你去船上相亲,不是什么好货!要是不喜欢千万别勉强知道吗?”
  “哼哼……哼!你放心……”方程阴险的笑着,顿时让戴笑颜感到一股凉风直穿后背。
  方程伴着青色暮霭,头上挽着蓬松的丸子头,身着及膝连衣裙,外加栗色风衣,踩着五厘米的细高跟,一路咿咿呀呀的来到码头。
  这时远处的水和天都是像被红墨水晕染的红色,水天连成了一片,而一轮白日影影绰绰半隐在海的尽头。
  “先生,请问这是开往日本的北洋之星号吗?!”方程咧着灿烂的笑,被夏天的晨风吹着,她自以为风姿绰约,简直就是快要飞上天的小仙女。
  募的,几只白色的海鸥载着青色的暮霭小吻过便向高空飞去。这时,船上身穿蓝色制度的男人缓缓回头,手捧蓝色纸夹,望向方程。
  果真,这个男人的脸没有辜负他一米八几的身高,浓黑的眉毛,高挺的鼻梁,以及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看向方程的一瞬像是有醉人的月光向她铺泻而来,只是额上精短的刘海难掩他皱紧的眉头,薄唇也是笑得只浅浅的上扬了一个弧度,笑得很清心寡欲,和这红色的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方程虽然是出了名的厚脸皮,但是却被他看的有些脸红了。
  “高船长,准备就绪,该启航了!”后面一个同样身着蓝色制度的男人报告称。
  他像是没听到似的没有答,仍看着方程。
  “高船长!”
  方程尴尬的笑了一声,轻轻的用手捂住脸蛋,在心底暗骂:我知道我长的好看,但被人这样盯着看,也挺不习惯的。
  霎时,悠长的船鸣声呜呜地闷响,高为渊的嘴角上扬,不像方才的清冷,这时是温暖绚烂的如这时的天和水。
  “小姐,请出示您的船票、身份证、签证、护照还有、健康证。”
  方程从兜里掏出杂七杂八的一堆证件,都是她妈提前催促着她去办的。她一股脑把一堆证塞给那个船长。
  高为渊接过,看到身份证,大致知道了她的信息:
  姓名:方程。
  年龄:27岁。
  住址:s市东城
  高为渊嘴角动了动,挑了挑眉,而后将证件规整好交给她说道:“你的名字很好记,欢迎方小姐光临本轮。”
  他很是绅士的帮方程把偌大的一只行李箱提上船,随后叫船员过来帮方程搬行李箱,带她上船找房间。
  “这还差不多!”方程暗想。本姑娘芳名远扬,多看几眼也正常,某自恋女想。
  刚上船,方程看了一眼海,身子却控制不住的向□□了一下,还好及时的扶住了墙。
  貌似,这种现象有一个共同的名词叫——晕船!
  晕!
  不!她不晕车不晕机,就一个船怎么可能奈何得了她!
  她定了定神,大胆的向前走去。
  高为渊远远的望着走路摇摇晃晃的方程,眸色慢慢黯淡,恢复了冷色。
  上次亲眼见这样标准的酒窝已是二十年前了。
  ……
  一艘轮船可大致以主甲板为界分为两部分:甲板上只有上层建筑是供船员工作休息的地方,其他部分大多都承放着大型集装箱,所以平时船员可以活动的范围是极小的,船员的生活也以枯燥无聊著称;甲板下是船舱,也是用来放货物。
  上层建筑又大致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驾驶区,第二部分是厨房餐厅,第三部分是卧室。
  方程的卧室就在上层建筑尾端的倒数第二间房,不过从尾端可以直接沿着走廊穿到顶端。
  方程走进不到十五平米的卧室,应眼而入是灰色的单人床,紧挨着床的是一扇正方形的窗户,从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海及船的甲板,窗户前还摆放着一只小小的桌子。
  她没有不满意船内条件,只是不满意这次海上相亲,她气愤的“哼”了一声。
  “嗯……”这位船员白白净净的简直就是奶油小生,咧着一口略显稚嫩的白牙,腼腆的说道,“您,您嘴上的口红……”
  “嗯?”她正在纳闷,这儿的船员怎么都这么白。
  “没事。我先去工作了,有事呼我哦,我叫钟钰。”
  方程纳闷的翻出镜子定睛一看,气炸……嘴唇上明红的口红已经把唇周围的肌肤染红了一片,突想起在出租车上喝了一口水,又想起那个高船长盯了她许久,她惊嘘:“咦~哪里来的妖艳贱货!”
  两百块钱的口红呀!方程心疼那白花花的钱。
  而后,货船的一声长鸣,方程拿着镜子一头栽到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