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进年代文里的女军医 作者:冬日奶茶

乡村 冬日奶茶 2020-05-21 收藏

苏梓瑶穿越了,穿成一本奇葩年代文的女主。
  女主在女配各种设计和陷害下退了男主的婚,
  嫁给另一个知青,结果被惨遭抛弃下场凄凄惨惨,
  而恶毒女配却和男主恩恩爱爱和谐美满的在一起。
  身为女主却活成了女配命?
  苏梓瑶:……飞来横祸?
  在穿来的当天她就找到男主要求退婚,并表示“你很好我不配”,然后包袱一卷当了军医干回老本行。
  男主女配配一脸,她选择独自美丽。
  谢起云对隔壁大院的苏梓瑶只有一个印象:怯生生爱哭的娇气包,除了哭,就只会软乎乎跟着隔壁那个没啥用的小子后头叫哥哥的,啧,娇气得不成。
  总之一句话来说,这绝对不会是他会看中的型。
  可却没想到,后来,他在军营再见她时,她已退亲,当了军医,还竟敢拎着他的领子冷冷地盯着他让他别动,帮他缝合伤口,
  然后,猝不及防地……他的心脏控制不住地剧烈跳动起来,好像,这样的她,他也不是完全不成?
  ——————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梓瑶,谢起云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俏丽女军医vs冷硬上校


第1章
  颇具年代感的白色衣柜,少女感十足的淡粉色桌上摆放着一个小巧的镜框,里面放着四人合照,苏梓瑶定定看了半响,眉心微蹙,桌上安放的蓝色镜子静静的照出她现在的模样。
  柳叶眉下一双秋水般的明眸,小巧精致的鼻子和淡粉菱唇,过分苍白的颊边泛着一抹淡红,娇弱的少女形象。
  这不是她,或者说和她模样有五六分相似,但又年轻许多的一张脸。
  苏梓瑶捂着抽痛的胃部,眼前泛黑,耳朵嗡嗡直响,大段的场景记忆涌入了她的脑中,让她撑着桌子坐了下来,才忍住喉间欲呕的酸意,头晕目眩半响后才像是接收到正确的信号,花白的空间彻底明亮起来。
  苏梓瑶穿到了一本书里,在医院忙碌猝死前倒在了同事的桌旁,一本书掉在了她的身上,也就是她现在穿进的书里。
  繁忙的工作之余,同事喜欢看看小说,尤其是以他们职业相关的更是投入了大量热情,苏梓瑶虽然不喜欢,但是还是会听到一耳朵,所以对目前的情况也算有一些了解,才知道自己是穿进了以自己名字为主角的一本虐文里。
  书里有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也叫苏梓瑶,同样是学医出身,父亲是部队里的军官,母亲是小学老师,家里收养了苏父战友的遗孤,漂亮又贴心的小棉袄妹妹苏芳菲。
  苏父苏母对两个孩子一视同仁,两个孩子也处得很好,一起青梅竹马长大的还有大院里的另一个男孩赵峰,比苏梓瑶大了三岁,为人仗义热血,从小就收获了苏梓瑶和苏芳菲这两个迷妹。
  三人一同长大,赵家和苏家看在眼里,也都觉得赵峰和苏梓瑶青梅竹马以后再结亲当亲家,对方都是知根知底的,也不用担心孩子受委屈,多好的一门亲事啊!
  但问题也出在这里,苏梓瑶清楚的知道后面的发展,养女苏芳菲外表温良实则嫉恨苏梓瑶的好运,两人一个军医大前途无量,一个高中毕业去了部队里当文艺兵,现在连青梅竹马长大的赵峰也要定亲给苏梓瑶,苏芳菲就开始使坏了。
  她清楚明白苏梓瑶的个性比较内向害羞,让她拒绝亲事是不可能的,甚至会顺从苏父苏母的安排而嫁给赵峰,这性子有好有坏,至少在苏芳菲的眼里,这里面就大有文章可作。
  因为文艺兵经常到基层慰问演出,所以她认识了知青廖文时,现在已经返回城市在青大念书,距离苏梓瑶的军医大学并不远,制造机会认识也不难。
  廖文时和赵峰实在差的太多了,赵峰在大院长大为人仗义但不会甜言蜜语,廖文时经苏芳菲的提点知道苏梓瑶是本地人家里背影又过硬,就使出浑身本事糊弄住了苏梓瑶,让她非他不假。
  这时候苏家和赵家已经口头说好了,两孩子对这事也没意见,就等着赵峰这次休假回来正式说好结婚的日子打个报告去领结婚证,谁知道不过一个月苏梓瑶认识了廖文时回来就闹着要嫁给他,说对赵峰是兄妹之情。
  如果没有苏梓瑶的穿来,这事继续发展下去就是,苏父苏母被说动,愧疚之下要去赵家说取消这门亲事,没想到苏芳菲表态她也喜欢赵峰,姐姐不嫁她愿意。
  至此赵峰回来后知道这事虽然沉默了会儿,但看苏芳菲娇俏可人,也就点头应了。而苏梓瑶则在毕业后直接嫁给了廖文时。
  廖文时的家世没有苏梓瑶的好,前期还能对她温柔体贴,但是在知道苏家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有权有势的人家,心思就又动了起来,再加上苏梓瑶驻扎在部队附属医院里工作,不怎么回家,被苏梓瑶撞见外遇大闹一场,彻底离了婚。
  人生十年匆匆而过,人到中年却又离了婚,苏梓瑶一方面愧疚于没有听从父母的话,一方面看着赵峰和苏芳菲的和乐婚姻生活而黯然神伤,最后形单影只一辈子没有再婚。
  而苏芳菲却随着赵峰不断立功而水涨船高,成了众人艳羡的对象。
  全文完。
  不,苏梓瑶扶住昏沉的脑袋摇摇头,这本书没有完,她来到这里就没有完。
  苏梓瑶虽然恋爱脑而拒绝了赵峰,但苏芳菲的行为在她看来也没有多清白无辜,她喜欢赵峰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来积极争取,毕竟当时要定亲定谁都没有结论,苏芳菲为了自己善良的形象当然不会当众说出自己的想法。
  为了拆开苏梓瑶和赵峰而介绍廖文时则更是心思深沉,廖文时的家庭背景依旧为人她早就知道,介绍给养姐就是料到廖文时耐不住寂寞会出轨,再以苏梓瑶的个性绝对不会委曲求全,离婚在一开始就已经是注定可以遇见的结局。
  苏梓瑶蹙紧眉心,干涩的喉咙几天都没有喝水了,敲门声轻轻响起,苏母的声音随之响起:
  “瑶瑶,别倔了,和你爸认个错,这事就过了,啊。”
  苏梓瑶抿抿唇,实际上没有父母孤儿出身的她并不知道怎么和苏母相处,但要是学着原主的个性来,她又做不到。
  心里叹了口气,她才拖着无力的双脚走到门边,打开了门,看见苏母泛红的眼尾,才垂眼说道:“……我饿了。”
  一声妈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苏母似乎也没有在意这个细节,只知道女儿相通了要吃东西了,连忙应道:
  “好好好,饿了我给你去拿吃的上来,锅里一直热着你最爱吃的八宝粥,妈这就下去拿。”
  苏母说着就要下楼,想到了什么转身小心说道:“一会儿记得和你爸认个错,父女哪有隔夜仇,你不愿意和小峰结婚,这事咱们再说,至于那个男的……给你爸一点时间,好好说。”
  苏梓瑶顺从的应了,不敢一下子暴露太多,虽然是书里的世界,但是现在又何尝对她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苏母在她眼里也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
  既然上天给了她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也不会辜负这次人生,想到原主为了那么个渣男而逝去,就决定不会让作恶的人好过。
  苏梓瑶微眯起眼,看见一道娇俏的身影从对门悄悄走出来,苏芳菲小声而快速的说道:“姐,你怎么出来了?爸还没同意呢,难道你要同意嫁给峰哥了?廖哥还托我和你说,他会一直等你,如果你真的嫁给峰哥了,他也不会结婚,一直等你。”
  苏芳菲说完发现苏梓瑶只是淡淡的看着她,心里一个激灵,眉心微动,奇怪,苏梓瑶今天怎么没有以前那么好糊弄了?昨天和她说了廖文时的话,她还哭哭啼啼的说非君不嫁,现在又是怎么?
  苏芳菲心里还在忐忑是不是苏梓瑶改变了主意时,就听见苏梓瑶轻声开口道:“我,我在想办法,你先不要告诉廖哥,我会和爸妈和赵叔叔峰哥他们说好的。”
  苏芳菲抬眼看见苏梓瑶‘羞怯’的笑容,心里膈应的不行,即便几天没有吃食病蔫蔫的,但苏梓瑶依旧难掩眉目如画,楚楚动人的姿态。
  她最恨的就是这一点,苏梓瑶的存在像是说明什么叫天之骄女,而她像是活在光亮阴影下的存在,永远握不住想要得到的。
  明明峰哥和她也认识,明明苏父也说把她们当亲生闺女一般看待,最后这门亲事为什么就给了苏梓瑶?凭什么!
  苏芳菲眼里闪过一抹冷光,最后还是露出不谐世事的笑脸,“我听姐姐的,一会儿我找机会出去就和廖大哥说一声,那我先回屋了,爸爸一会儿就上来了,姐姐,你肯定会如意的,爸爸总是依着你的。”
  苏梓瑶维持着脸上的笑意直到苏芳菲回到屋里,眸色才沉了下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楼和苏父好好谈谈。
  苏父苏母对苏梓瑶确实没话说,不然也不会为了她而选择退亲,如果她没来,这场拉锯战最后还是以苏梓瑶的胜利做告终。
  苏梓瑶从楼梯上下来,就听见苏父不加掩饰的气怒声:“慈母多败儿,都是你惯的!我都和赵瑞平说好了,结果瑶瑶要毁亲,外面人怎么看我?小峰怎么看?!”
  苏母哽咽道:“那你是要逼死瑶瑶吗?她也是你女儿,你……”
  苏梓瑶从楼上走下,两人立马收住声音,苏父恨铁不成钢的冷哼一声道:“现在不是好好好的?”
  苏梓瑶抬眼看看苏父苏安国,方字脸,浓眉带着一股威严,和苏母的江南水乡女子的柔意不同,浑身都带着一股刚正不阿的硬汉气质。
  也是她最熟悉的军汉气质,看见苏安国气的哼哼的样子反而露出一个清浅的笑容,让苏安国愣了片刻。
  “你还笑,你知道那小子家里啥情况你就要嫁,读了那么多书都读到哪里去了?小峰多踏实可靠,又知根知底,你非要嫁到外地去,到时候受了委屈想回来就晚了!”
  苏梓瑶的心头一酸,不知是原主的情绪影响了,还是为这条早逝的生命而感慨,姜确实是老的辣,这些过来人的经验说起来不好听,但确实也有道理,原主最后不就是这样?
  默默离了婚也没回去说,一年年的呆在岗位上孤单了一辈子,没有亲人没有爱人,只有无尽的工作,可怜之人也确实有可恨之处,苏梓瑶轻叹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