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第一辞色 作者:黎青燃

乡村 黎青燃 2020-05-18 收藏

姜酒卿是庶出的亡国公主,她的绝顶聪明隐藏于平凡的皮相之下无人知晓——她也不想别人知晓。
置身事外是她的处事态度,无欲无求是她的人生常态。
可她有个白月光,多年不见完全黑化了还却处处惹事——九州第一说客,风华绝代的姬玉公子。
姜酒卿总是想着,白月光之所以是白月光,就是因为他既忘记了她也永远也不会属于她。他是她的饲主,她协助他游说天下。他们只是盟友,利益相关者,互相利用的关系。
很久很久以后姬玉说——
“这个人世疯狂而荒唐,恶毒的人得以善终,残忍的人受人追捧。我本无心留恋,直至遇见你。”

世人万万,美人千百。
唯你一人,乱我心曲。
你准备好和这世间最聪明最凉薄的人相爱了吗?

————————————————
佛系冷静亡国公主*病娇复仇第一说客
男女主都很强,白切黑。

内容标签: 强强 布衣生活 天作之合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酒卿(阿止),姬玉 ┃ 配角:夏菀,子蔻,顾零,沈白梧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史上最冷静公主和她的黑化白月光

楔子 大婚

六月初八,宜婚嫁。

我替面前身着大红嫁衣的女子理好婚服上最后一道褶皱,为她带上金色流苏的发冠。这是最好的华霓锦,绣着宋国最高规格的凤纹,象征着新娘今后的尊贵。这或许是大部分女子梦寐以求的嫁衣,可我的姐姐并不开心。

我的姐姐,亡国的齐国遗女,芳名冠绝天下的美人——姜期期。为了得到她,四国混战,最终的胜者宋国国君终于在吞并了其余三国之后,得以迎娶我的姐姐。

铜镜里的女子有一副惊为天人的美丽容貌,即便是作画也不能画出的完美轮廓,在盛妆之下更是美得无以复加。期期摸摸她的发髻,轻轻地说:“九九,你还是不会梳发髻。”

我笑着抚摸她柔顺的发丝:“姐姐向来知道我笨的,要不要我叫末兰来给姐姐重新梳一个?”

期期抓住我的手,她回过头来看着我:“那有什么要紧,这是九九你亲手为我梳的。而且这个婚,反正也是结不成的。”

说完之后,她沉默了一会儿,眼里渐渐泛起泪光:“终于要结束了,对吧?”

我抱住她,拍着她的背:“对,马上就结束了。”

我的姐姐,终于可以结束她这场盛大的复仇。

“我们会死吗?”她抱着我颤声问道。

“我们都会活着。”

她抬起头,茫然地看着我。这几年来一向是我说什么她便做什么。我知道她从一开始便做好了焚身殒命的准备,要好端端地活下来了,反而不知如何是好。

我姐姐所做的是为了复仇,而我所做的是为了让我们能活下去,仅此而已。

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

婚礼是繁华而热烈的,我听说这大大小小十余国,每一国都送来了贺礼和使者来参加宋国国君的婚礼。我扶着姐姐的手,带着她走过长长的红毯,纷飞的花瓣和盛大的鼓乐,穿过所有或好奇或谄媚或轻蔑的眼神。自然所有的目光都是投注在姐姐身上的,说到底大家都想看看这个传闻中祸乱四国的美人,究竟生了怎样一副动人的脸庞。

座上那个年过半百还要穿上新郎的红衣的王,笑得春风得意。他无非是想要炫耀,炫耀他战胜三国的功绩和他美丽的妃子。

宾客们熙熙攘攘交错的身影之间,突然蹿出来一个侍卫模样的男人,极快地几步越上台阶扑在宋王身上。血溅三尺,宋王的笑僵在了脸上,难以置信地望着胸口上插的匕首,分毫不差直刺心房。那个刺客一招得手便拔刀自刎,倒地而亡。

仿佛时间凝滞,大殿上无人出声,唯有庆典的鼓乐声继续热烈地奏响,荒诞地庆祝这场悲剧。

也不知是谁高声喊了一句“王上!”,所有的宾客如梦初醒骚动成一团,我看着跑向宋王尸体一脸焦急眼里却透着漫不经心的世子厉琰,不禁笑起来。

这场面可真是血腥,来的竟比我想象得还要快。想来厉琰这样有才能又有野心的人,早已对他的父王忍得不耐烦了吧。

更何况他再不动手,他父皇就要娶了他心爱的女人。

期期抓紧了我的手,她从来善良天真,见到血腥就会慌张。虽然我早就告诉她这个婚不可能结成,但是她肯定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局面。我安抚地对期期附耳说:“灭齐国的四国亡了三国,死了一国国君。厉琰他并没有参与对齐国的讨伐,他很爱你,你可以安心地跟着他。”

期期的声音有些颤,在人生嘈杂中我听不见她说什么,只觉得她把我的手攥得紧紧的,有些疼。

我的目光越过期期,和另一个人的目光对上。

他是个锦衣的公子,一双凤目似笑非笑,嘴唇微微勾起。眼睛颜色不似常人那般漆黑,而是晶莹剔透的琥珀颜色。我以为见过期期这样的美人之后我再不会觉得谁美了,可他仍然让我惊艳。那是修长健朗骄傲的美丽,和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气息。

这是一种很容易让人着迷的气质,像迷雾中的灯火,我能猜想到只要他笑一笑就会有无数姑娘愿为他飞蛾扑火落入深渊。

看他的发型服饰,并不特别是哪一国的风格,倒像是常在各国游历。八个貌美的女婢站在他身后,也都是低眉敛目,对婚礼上这一出闹剧无动于衷。

见我看向他,他偏头微微一笑,温文尔雅的表象下,像猎人在打量他的猎物。

声息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厉琰对众宾客沉声道:“父王遇刺身亡,我定要为他找到幕后真凶。至于齐夫人姜氏,招致祸端乃不祥之人,拉下去赐死。”

这些年来期期名声并不好听,四国战乱因她而起,祸水之名甚嚣尘上。名义上赐死姜期期,他要给他的百姓他的大臣一个交待。

我对期期比口型:“没事的,他不会伤害你。”这次期期的声音很清楚,她问我:“那你呢?”

她泫然欲泣的一双杏眼盯着我,拉着我不肯放手。

我笑着松开她的手:“我们要在此分别了,期期。”

士兵正欲把我也拉下去时,有人出声:“且慢。”

我看着那个锦衣公子从人群中走出来,对厉琰行礼:“不知殿下可否卖在下一个面子,把这个婢女送与在下。”

厉琰扫我一眼,他爱的只是期期,我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存在罢了。于是他说:“屈屈一个婢女,姬二公子言重了。”

此言一出人群中便有些哗然。

姬二公子——姬玉,这样有名的人物也来了。

他原是现今周天子的第二位嫡子,六年前他母后兄长被废,天子改立新后,他便离开都城洛邑在诸侯间游历。姬玉事无定主反复无常,不接受任何一国的官职,来到哪一国便为哪一国出谋划策,谋划多半与战事有关。听闻他温文尔雅却言辞犀利,机辩过人,所出谋划没有不被采纳的,被采纳之后没有不奏效的。

这些年因姬玉而起的战火不知有多少,因他兴亡的国家不知几何。

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是为天下第一说客。

轿子有些颠簸,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停了下来。我走出轿子,只见姬玉站在面前,那八个婢女远远地站在一边,他一身紫色华服,君子如玉,正是应了他的名字。他凤目勾人地一笑,对我行礼:“姬玉见过九公主殿下。”

我摆手:“亡国的公主罢了。殿下,以你的身份并不需要给任何人行礼。”

姬玉但笑不语,只是那笑容里有些轻蔑的意味。

我静默了一会儿,问道:“公子为何救我?”

姬玉勾勾嘴角:“我不救你,你也有法子脱身的吧?以公主的聪明,落在别人手上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笑:“我的聪明?”

“人人都道七公主好手段,能引得本是盟友的四国自相残杀。可是四国的国君也不是傻子,七公主不过是饵,这背后庞大的计划,是出自你之手吧。”

我愣了愣,这件事只有我和期期知道,他一个异国之人,如何得知?

他仿佛知道我的疑惑,笑起来:“姬某也曾见过七公主,她的确是举世无双的大美人。可惜七公主殿下心地纯良涉世未深,只是寻常的女儿家罢了,如何能有此筹谋?而九公主,姬某曾听朋友提起过你,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殿下并不是等闲之辈。”

“所以期期的事情一出,你就在猜幕后主使是谁。你这次来参加婚礼,其实也是为了我而来,是这样么?”

“不错。”

“殿下如此费心,到底想要什么?”

“要一个婢女,同时也是帮手。”

我皱眉:“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

他笑起来:“因为九公主是个聪明人,知道利害。你刚刚喝的水里下了毒药,这毒没有根除的法子,每三个月要服一次解药。若是逾期五天不服,便会毒发身亡。而我是这世上唯一知道解药的人。”

威胁之语他也说得轻描淡写游刃有余,坦然极了。

但是我也并没有觉得生气。自来这世上就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帮助,他算不上君子却也小人得坦诚。

“奴婢,参见公子。”我低头,行礼。

他笑容中有赞许之意,声音却淡下来,仿佛在陈述一个事实:“九公主从现在开始就死了,你是我从姜期期那里得到的女婢,你便叫阿止吧。”

“阿止明白。”

我低着头,眼底是姬玉的一片衣角,深紫色的丝绸上绣着暗暗的流云纹。

流云往事,过眼云烟,世间种种不过史书上几行墨迹。从前齐国的太史令大人总是这样对我说。

从此之后世上就没有姜酒卿了,也不会有人再柔柔地叫我“九九”。姜酒卿同齐国一起被掩埋在尘埃之中,毫无声息。他日若有人闲来想起齐国的过往,美人姜期期,四国反目成仇,又是一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