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穆锦的九零年代 作者:雨落窗帘

乡村 雨落窗帘 2020-05-14 收藏

穆锦这一辈子功成名就,没什么遗憾,但在有人询问她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时她却还是想回到未嫁时,那时候她父母健在,兄姐宠爱,没嫁渣男,也没有辜负良人。
  她的良人的,是个盖世英雄,和她走了一辈子的柏拉图式暧昧,在挑明关系以后还没等她回应他就出事故走了,这成为了她毕生的遗憾。
  重新回到二十岁时,她还没和人渣相亲,她的良人也还没来她家相亲。
  这一世,她会和她的爱人,她会紧紧地抓住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一、本文架空历史,谢绝扒榜和考据。
  二、本文温馨向家长里短文,走日常风,存稿十万请放心跳坑。
  三、在线卑微求收藏T-T,微博:雨落窗帘声声潜 也求收藏~~~。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现代架空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锦,顾清桥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重生回到过去,嫁给你.


第一章
  穆锦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没有什么好遗憾的,年轻时在家里受到父母兄姐的宠爱,出嫁后在没发现丈夫是个骗婚的同之前日子过得也不错,后来发现了,她当机立断的离了婚拿上了大半家产。
  她拿着那些钱离开了家乡,用那些家产去摆了个地摊,什么挣钱卖什么,她卖过笔本文具,卖过头花针线,也卖过水果茶饭,最后她一头扎进了女装行业,从此就再也没出来过。
  这些年来,她挣了不少钱,做了不少好事儿,成了远近闻名的女企业家慈善家,但却一直未婚。
  今年的穆锦四十五岁了,昨天难得空闲,下午的时候下了雨,她就在廊下听了会儿雨声,结果到了晚上就感冒了。
  睡觉前吃了点感冒药,但半夜睡醒时却感觉身上火热热的,一摸额头,发烧了。穆锦起来下楼找了退烧药吃,躺下不一会儿就发了汗,脑子却还是昏昏沉沉的。
  迷迷糊糊中,穆锦忽然听到耳边有人在和她说话。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你想要回到什么时候?”
  穆锦一怔,脑海里忽然有了她在老家时的画面,那时候的她家并不富裕。姐姐才出嫁,哥哥才结婚,接连办了两场酒席,她家的家底都被掏空了,但她依旧觉得那是她这一生中过得最好的时光。画面再一转,她看到了一个常年穿着黑色衣服的高大男人,那个男人的身影就一直在她的脑海里,再也挥散不去。
  “我想回到还没出嫁的时候。”穆锦喃喃地说道。
  一句话说完,周围陷入了宁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耳边似乎想起了虫鸣声,伴随着这份虫鸣声,退烧药发生了作用,身上不热了,穆锦沉沉睡去。
  ·········
  天光破晓,穆家的小院子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新媳妇何晓春早早的就起来去厨房忙活了,她才把饭汤煮上,她婆婆夏红霞就进来了,夏红霞从橱柜里拿出昨天蒸过的玉米面馒头放在另外一个小锅里蒸上。
  这才对何晓春道:“晓春,一会儿天亮了穆辰该回来了,你去好好打扮打扮。”
  穆锦的哥哥穆辰是个乡村教师,在十里地外的望山小学教书,昨晚周五穆辰没有回来,那他今天就一定会赶夜路回家。
  说起新丈夫,何晓春脸颊通红,她和丈夫结婚快半年了。两人一直聚少离多,一个星期才能聚一次,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少,每次穆辰回来,婆婆都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和穆辰相处,遇到这样的好婆婆,何晓春觉得自己十分幸运。
  何晓春也不犹豫,她算算时间:“妈,等我把粥煮好再说吧。”
  夏红霞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不用不用,捡两根柴放进灶膛里就能煮熟了,你快去打扮打扮吧。”
  何晓春也想给丈夫展现一个美美的自己,她起身回了她和穆辰的婚房。
  厨房里的夏红霞到院子里的菜园子摘了一把青菜,顺便到西厢房叫小女儿起床。她的小女儿今年二十岁,读完高中没考上大专也没考上大学,去年被聘请到了村小学当了一个学前班的老师,今天是周六,她还在赖了床。
  若是平时,穆锦赖床就赖床了,但今天不行,昨天村东头的王家贵来她家传信,说她嫁出去的大闺女儿怀孕了,她和老头子今天要去种辣椒没时间出门,穆锦得代替她们去看看她姐姐去。
  “小锦,起来了,太阳晒屁股了。”夏红霞掀开盖在穆锦身上的被子。
  已经是五月份了,北宁省的天气虽然已经开始热了起来,但早晚还是凉的。穆锦接触到冷空气,冷得蜷缩了一下身体,接着便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就看到了她妈在她的面前看着她,不仅如此,她妈还年轻了数十岁。
  穆锦翻个身继续睡了,不用想她都知道她现在在做梦,她上个月才回老家去看过她妈妈,她妈的头发早就花白了。她上个月回去的时候她老人家还给她介绍相亲对象呢。
  嗯,一个离了两次婚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还结婚了马上就要抱孙子的男人。
  穆锦翻了个身,睡得正香呢,耳朵就被人揪起来了,耳朵上的疼痛让穆锦彻底清醒,耳边传来的唠叨声让穆锦认清了现实。
  “让你起床就起床,还敢给我装睡,快起来,你哥哥一会儿就回来了。”夏红霞见女儿人彻底清醒了,丢下这句话,便匆匆去了厨房。
  穆锦怔怔地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房间,宽一米五长两米的大炕,放在炕头的大红柜子,上面摆着一面红色的镜子,镜子面前摆着一个白色的玻璃瓶,那是她大姐送给给她的雪花膏。
  良久过后,穆锦伸手捏了一把自己的脸蛋,疼得她龇牙咧嘴,不是做梦,她真的回到了还没出嫁的时候。穆锦想起自己昨晚吃了药躺在床上时迷迷糊糊听到的那句话。
  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她说,她想要回到还没出嫁的时候。
  她真的回来了?穆锦想到这个可能,喜不自禁。
  她双手捏成镊子状捏了捏自己的大腿,大腿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眼泪水都疼出来了的。
  作为一个生活在数据大爆炸时代的人,穆锦对于穿越重生之类得词语并不陌生。当年穿越剧和重生剧大火的时候她也是跟着公司里的小姑娘狠狠地追了一把剧的。
  然而穆锦从来没有想过她也会重生,那太过于玄幻了。
  “如果时间能倒流.....”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重生啊。穆锦仰着头,让马上就溢出眼眶的眼泪流回眼睛。
  穆锦翻身下床,走到了屋子外面,入眼的是她家的菜园。
  她妈是个勤快人,春天一化了冻就会在地里种上各种蔬菜,这会儿长了两三个月了,郁郁葱葱地长在地里。她家早晚吃的小蔬菜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这些菜到了秋天还会被做各种各样的菜干,因此哪怕到了冬天她家的饭桌上也从来都不单调。
  穆锦的房间正对着的是厨房,她们家拉了电线,但夏红霞很省电,电灯这东西能不点就不点,就着微弱的晨光,从狭小的窗户里看去,她的妈妈夏红霞正在炒菜。一种别样的温馨从心间升起。
  穆锦看向远处,她家远处有一座连绵不绝的山脉,此时看过去,崇山峻岭之巅有被烟雾笼罩着,一只鸡从鸡笼里出来,煽动者翅膀从穆锦的面前走过,徒留一地烟尘。
  就在穆锦还在怔愣之时,穆辰终于回来到了,他梳了个大背头,淡黄色的格子衬衣配一条灰色的西装裤,脚上踩着一双尖头皮鞋,黑色的皮包挂在车头。
  他推车路过穆锦面前:“穆小花,你头不梳脸不洗站在这儿干啥呢?当门神站岗啊?那你应该到大门外啊。”
  因为穆锦的名字和木槿花同音,穆辰又是个捉狭鬼,给她起了个外号叫穆小花儿,从此这个名字便被传了开来,村里的人都开始这么叫了起来,久而久之,她的小名也就成了花儿。
  曾经的穆锦很讨厌她哥哥这么叫她,每次听到必炸毛,穆辰最爱看她生气的样子。
  穆锦朝穆辰看去,穆辰果然不急着走了,他停着车就等着穆锦发飙呢。
  不过今时不用往日,穆锦再次听到这个称呼除了亲切怀念外再没有其他情绪了。
  穆锦看了一眼正房,何晓春听到穆辰的说话声正往外面来呢,穆锦眼睛一转,道:“哥,我嫂子等你好久了呢。”
  穆辰随着穆锦的话看过去,正好和何晓春的目光对上,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穆辰也顾不上和穆锦逗趣儿了,把车往穆锦怀里一推,拿上皮包就找媳妇儿去了。
  自家妹子都逗了十多年了,哪里有媳妇儿逗着好玩儿?
  穆锦对这穆辰的背影撇撇嘴,时光倒流二十多年,她依旧要吃她哥哥和她嫂子的狗粮。
  穆锦把车推到她房间旁边的敞篷里停好,回到房间梳了头发。
  她的头发长到腰部,她记得她年轻的时候最喜欢梳两股辫子垂在胸前,今天她也是这么梳的头,她年轻的时候头发非常好,黝黑靓丽,浓密顺滑。可这样的头发在四十岁过后就没有了,她的头发稀疏了,也有了依稀的白发。
  编好辫子后她再用梳子把额头前面的碎发勾了些许下来,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笑了笑。
  她其实长得很好看,鹅蛋脸,柳叶眉,杏仁眼。鼻子小但却很挺,嘴巴很小,唇形也很漂亮,一笑起来嘴巴两边有两个深深的梨涡。
  她的这幅长相在后世被称为初恋脸,很讨人喜欢。
  穆锦放下梳子,出了房间,到厨房面前的大石头缸里打水洗脸。
  早上的水还有些凉爽,洗在脸上更是带着些凉意。穆锦把毛巾放在水盆里浸透拧净盖在脸上,再吸一口气,水被吸到鼻子里些许,让她更加清醒的意识到,她真的回来了。
  这个时候她爸爸还在世,她的小侄子小侄女还没出生,她还没有嫁给封正朝,那人也还活着。
  真好,真好啊。
  穆锦伸手把毛巾从脸上拿下来,也带走了眼睛里沁出来的湿意。
  洗好脸,穆锦端着盆把盆里的水倒到菜园子里,还没等她把脸盆放到水缸下面,她就看到她爸爸扛着锄头回来了。
  穆锦把盆一扔,朝她爸爸跑了过去。
  “爸爸,爸爸,爸爸。”穆锦挂在穆永志身上,不停地唤道。
  穆永志扛着锄头,一只手扶着小女儿的背防止她掉下去,一边应道:“在呢在呢,都是可以嫁人的大姑娘了,怎么还这么粘人,快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