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女博士宅门扯淡日常 作者:庄九儿

乡村 庄九儿 2020-05-07 收藏

现代独立女性于宗兰,一朝穿越,成了白家新婚的二少奶奶?
  好在这白家家底厚实、公婆厚道,宗兰不得已做起了有钱人家的小媳妇——上侍公婆、下斗老公,生娃事业一把抓,一步步把小日子经营的风生水起!
  小暴脾气 X 大猪蹄子
  大猪蹄子:“我这个人吧有点贱,我就喜欢追在我死皮赖脸,我老婆还对我爱答不理的样子!”
  饮食男女,扯淡日常
  【小剧场】
  原身方才新婚三日,二少爷却跟人私奔跑了;三个月后二少爷回来,只见他眉清目秀、白白净净!
  外表虽好,却是个大猪蹄子,两人新婚生活鸡飞狗跳、无一宁日
  “还过不过了!”
  “不过了!”
  于宗兰三个娃,背一个、抱一个,留一个在白家继承家产,自己带上弟弟妹妹和娃娃,要回于家屯儿
  老爷听闻,先稳住了二少奶奶,又把二少爷叫到里间……
  往二少爷口袋塞了一张银票……
  二少爷:“爹,您这是干什么呀~”
  老爷:“自己找一个清净地方,这两天,先别回来了。”说着,眼睛一闭,再一睁,便已是脸色大变,举起拐杖一下下向二少爷呼过去,“小兔崽子!叫你欺负宗兰!叫你跟宗兰抬杠!叫你把宗兰逼走!”
  二少爷连滚带爬,一溜烟滚出了白家
  “滚!滚犊子!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宗兰:“爹……”
  微博 @九儿九儿庄九儿,欢迎勾搭~
  内容标签: 生子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于宗兰,白子墨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现代独立女性x民国小浪蹄子


第1章
 
  第三天了。
  宗兰独自一人躺在民国X年,雁京省春江市白家二少爷的偌大一张炕上,一如既往地辗转难眠。
  正值初冬。
  外边儿的冷气透过窗子渗进来,使得屋子里颇有几分寒意。
  而炕又烧得火热。
  宗兰盖了被子燥得难受,掀了被子没一会儿又手脚冰凉。
  一会儿盖被、一会儿掀被,折腾了好一会儿便烦躁地下了炕,趿一双红色绣花鞋,走到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一杯凉茶喝下去,清凉解渴。
  宗兰便又倒了一杯,坐下来一边打量这屋子,一边慢慢地嘬。
  阴历十五,窗外圆月又大又亮。
  月光透过一格一格的玻璃窗子洒进来,把整个屋子照得通亮。
  这二少爷的屋子,宽敞简洁。
  一进门,右侧是一面大炕,左侧则立了书橱、衣橱等家具,全部由厚实的红木制成,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对面放了一张半旧不新的书桌,桌上放着课本、钢笔、台灯等物品。
  书桌旁则是一个崭新的梳妆台,镶了一面明亮的大镜子,镜子上贴了一个红红的“囍”字。
  与二少爷的书桌新旧不一,显然是为了迎亲新加进来的。
  房间一共三扇窗子,每一扇上都贴上了大大的“囍”字,新做的被子一律是大红色的,枕头上还绣了娟丽的鸳鸯,透着一股子浓浓的新婚气息……
  总之,是一个新婚的婚房。
  而新郎显然是个学生。
  要说这几天,她的人生出现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危机。
  她穿越了。
  是在一个平平无奇的、加班到凌晨一点的星期日的下班路上,她,张宗兰,疲劳驾驶出了车祸。
  一个车祸,没把她撞进阴曹地府,倒把她撞回了一百年前,成了民国一个同名的女子,只不过换了个姓,改姓于。
  白家二少爷的新婚妻子,这座宅邸的二少奶奶。
  而一穿来,她便在这冒着新婚热乎气儿的屋子里,独守空房。
  因为“她”的男人,跑了。
  听说这妻子,也是二少爷自己选的。
  是在老爷太太嫌宗兰家世不好,小小的反对了一下的情况下,二少爷坚持一定要娶的,还是二少爷的小学同学。
  不是什么指腹为婚、拉郎配。
  只是新婚第三日,在陪妻子回门的路上,他却走到一半忽然跑了?
  而这一跑,便是音信全无。
  跑去了哪儿呢?
  这两天,白老爷派人四处打探,从众人口中拼凑出一个基本的事实。
  那天,二少爷和一个十七八岁的漂亮小姑娘,在春江大饭店门口汇合,两人一同往火车站方向跑了。
  也有一位熟人在火车站看到了二人。
  但以为女人是白子墨新婚的妻子,且两人慌慌张张的,像是在赶车,便没有打招呼,也没看见上的是哪一趟车。
  总之——
  知道了人是从火车站跑的。
  这个“跑了”的性质,不是简单的离家出走,而是私奔。
  但不知道跑去哪儿了。
  听闻二少爷十三岁便去了北京读书。
  读了国中,高中,考了一所不错的大学,只是读了一年又不读了,在家荒废了一年,今年二十一岁。
  宗兰只是想。
  这二少爷定是个朝三暮四、水性杨花的男人。
  自己选的大学,考上了,读了一年又不读了;自己选的媳妇,成亲了,新婚三日又跟别的女人跑了。
  跑了倒好。
  万一再是个歪瓜裂枣的,她岂不很冤?
  她,一个26岁名校毕业的女博士,一毕业便进了国内一等一的互联网公司工作,薪资可观。
  工作一年,省吃俭用,还上了读书欠下的债务,还贷款买了一辆车,正处在蒸蒸日上的事业上升期。
  只是还未享受几天无债一身轻的时光,当几天有闲钱在商场买衣服、喝下午茶的office lady,便被一个车祸撞进了民国的大宅门,成了宅门的小媳妇。
  二少爷跑了,老爷太太四处寻不到人,心情十分不美丽,这两天,在饭桌上还要看脸色吃饭。
  想想,她已经够冤了!
  …
  约摸三点多钟,炕总算凉下去了一些,温温的刚刚好。
  宗兰迷迷糊糊睡下,只是没睡多会儿,隔壁院子里的公鸡便打了一个响亮的鸣。
  仿佛只是躺下眯了一会儿,一个弹指的功夫便又醒了过来。
  看了一眼钟表,五点。
  初冬的天亮得晚,像一抹浓稠的青灰色颜料,随着时间的流逝才慢慢化开了,成了青色、淡青色……
  炕已经彻底凉了下来,只剩捂在被褥间的那一点点暖意,宗兰裹紧了被子,又浑浑地睡下了。
  约摸六点。
  白家下人洗漱穿戴完毕,开始从各房涌出。
  厨房第一个忙活起来。
  厨房管事的冯大爷,与菜场肉贩子张大爷成功会晤,接过了张大爷送来的新鲜补给。
  有新宰杀的鸡鸭牛羊肉,另有一只新鲜的大肘子。
  是昨儿夜里,三太太忽然想吃酱肘子,馋得不行,特意嘱咐今儿一早上就做上去的。
  接到食材,厨房便开始烧火煮饭。
  炊烟在冬季早晨凛冽的青色天空中袅袅升起,声音叮叮当当的,开启了这座宅邸的新一个早晨。
  没一会儿,两三个家丁便出来打扫院子与游廊,各房的婆子、丫鬟也开始忙进忙出,打热水、沏热茶。
  炕也烧上了。
  宗兰迷迷糊糊间,能感到被子里又一点一点地暖了起来。
  好像也就眯了一刻钟,醒来时,却已是六点三十。
  宗兰小小地惊了一下。
  七点整是白家早饭的饭点,作为一个新婚的小媳妇,她可不能迟到,连忙从被子里扑腾起来。
  而一下地,便见佟妈打了一盆热水,从外头走进来,说:“二少奶奶总算醒了,正要叫你来着呢,不早了,快洗把脸吧,一会儿我给二少奶奶梳头。”
  宗兰迅速冲了一把脸,用毛巾擦干,便坐到了梳妆台前。
  宗兰看着镜子里,自己那一张不大熟悉的脸。
  这一张脸……
  怎么说?其实是美的。
  标准的鹅蛋脸,一双杏眼,看上去眉清目秀、眉眼略带笑意,下巴与鼻头的线条圆润饱满。
  是一种不带攻击性的、讨人喜欢的脸。
  只是眼睛不是突出的大,山根不是突出的高,肤色也不白,所以第一眼不大让人惊艳,但总归十分耐看,越看越好看便是了。
  佟妈总是说,二少奶奶骨相生得真好,只可惜皮肤不大好,大概是小时候命苦,吃不好,身上清瘦,皮肤也干。
  如今嫁进了白家,有条件了,一定要好好保养才是。
  说三太太那里有上海制造的雪花膏,抹上了,脸上滑溜溜的。
  她一个下人不大好开口,叫宗兰跟三太太要。
  一个小玩意儿,三太太房里的丫鬟鸢儿也是日常用的,宗兰开个口,三太太指定随手也就给了。
  但宗兰也没好意思说。
  对于宗兰这一身皮囊,佟妈似乎比宗兰本人更上心。
  昨天,还研究给宗兰弄一个什么发型,给宗兰剪了一小撮的刘海,很中国风,还蛮适合宗兰。
  用佟妈的原话。
  三太太年轻时长得不大好看,还那么一个劲儿的打扮,二少奶奶生得这样好,还不好好打扮,可惜了。
  宗兰听了只是想,也难怪佟妈跟了三太太一辈子,到头来,却遭了三太太嫌弃,给打发到自己屋里来了。
  佟妈嘴碎,说话不大过脑子。
  不过也多亏了佟妈,宗兰穿越过来三四天的时间,便把这白家上上下下的情况,给摸了个大概。
  佟妈正给宗兰盘发,三太太房里的鸢儿姑娘便敲了敲门走进来,说:“二少奶奶,三太太房里传饭了,七点钟开饭,老爷也在太太屋里呢。”
  佟妈回了句:“知道了。”
  鸢儿又看了一眼镜子里的宗兰,露出虎牙可爱地笑了一下,说:“二少奶奶新剪的刘海真好看。”
  佟妈可高兴了:“好看吧?我给剪的。”
  鸢儿又道:“好看。”说着,看了一眼钟表,“六点四十五了,佟妈抓紧些吧,我就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