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农家贵子 作者:召徕

乡村 召徕 2020-05-05 收藏

穿到古代农家,不想种田,又没有一技之长,还好一个脑子够灵光,那就往读书方面发展了。

谁能想到,当初村里的小童一路科考,从秀才到举人,再到风光无限的探花郎,最后入翰林进内阁官居一品。

清贫的农家也出得了贵子。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励志人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景姜念 ┃ 配角:  ┃ 其它:穿越时空种田文
一句话简介: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本文描写了一名现代成功青年楚景一朝穿越古代,成为了农家里夭折的五岁小童,因为身体虚弱,又没有其他谋生手段,于是拿起毛笔,毅然走上了读书科举的道路。他凭着成年人的心性和坚韧,十年寒窗苦读,终于金榜题名,再度走上人生巅峰。
     小人物也有发光点,本文从小人物最开始的底层,一步步往上攀登,克服种种困难,一路结识各种好友,最后登上高位,平步青云。故事情节引人入胜,跌宕起伏,文风诙谐幽默,语言逗趣。


第一章

    时值五月,草木翠绿,气温温暖而不灼人。

    小镇上难得涌入了大量人群,挤挤挨挨,行走困难,街道两旁随处可见摆摊的小贩,卖饼子的,馒头的,木雕的,香包的,伴随着摊主朗朗的吆喝声,好不热闹。

    人群边缘,一个六岁的小孩乖巧地拉着大人的手,看着攒动的人群,无声叹了口气。

    “景儿,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高大的汉子蹲下身,紧张地摸摸他的小脸,确定没有发烫才松了一口气。

    小孩儿摇了摇头,一脸正色的张开小手:“爹,你抱我走吧。”

    汉子脸上露出笑容,大手一捞,把儿子抱起来,故意逗他:“早跟你说了,让爹抱你走,你偏不肯,非要自己走路。”

    小孩儿又想叹气了,他一个成年人的芯子,哪里好意思让人抱。

    小孩儿叫楚景,幼童的外表,内里却是来自现代的一缕孤魂。楚景奋斗多年才挤入中产阶级,却因过劳猝死,再睁眼就成了古代农家里早夭的五岁孩童。

    这可真是辛辛苦苦十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

    楚景两眼一黑,直接撅了过去。

    但很快,他发现他晕早了,他不仅穿成了一个小娃娃,这具小身子还体弱多病,随时都有再度见阎王的可能。

    楚景喉头一甜,差点吐血,好悬忍住了。

    或许是情况坏到了一定境界,人的承受能力会无限放大。

    楚景开始积极喝药,配合治疗,总算把命捡回来了。

    他们今天来镇上,是因为距离此地不远的寒山寺举行法会,他家里人都觉得该去庙里拜拜,求菩萨保佑他今后无病无灾,平安喜乐。

    然而楚景看着面前黑压压的人群,脑门一跳一跳的疼。

    他没别的想法了,只求快点拜完菩萨好回家。

    他爹楚成安长腿一迈,抱着他挤进了人群中,楚景捂着鼻子,小脸扭曲。

    待挤出了人群,楚成安抱着儿子上山,低头看着小孩儿憋红的脸,又无奈又好笑:“你说你小小一个人,怎么那么讲究,稍微有点味道你都受不了。”

    楚景垂着脑袋不吭声。

    楚成安也没指望他回答,抱着儿子进了寺庙,拜过各位菩萨,又去感谢住持。

    住持曾经为楚景看过病,还教给楚景锻炼身体的法子。

    楚景恭恭敬敬行礼,他对这位慈祥的老人很敬佩。

    住持看着楚景,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然后转身从篮子里拿出一束花递给他。黄的,蓝的,粉的,各色小花束成一枝,颇有小清新风。

    楚景不明所以,“住持爷爷,您要把花送给我吗?”

    住持笑道:“是啊,小景回去后,把花放在房间里,清淡的花香会让你的心情更加舒畅。”

    楚景看着手里娇艳的花,眼眸一弯,脆生生道:“谢谢住持爷爷。”

    “乖孩子。”住持点点他的额头,凑巧有人来唤他,楚成安识趣地带着儿子离开。

    他们出了寺庙,楚成安抱着儿子下山,不过楚景拒绝了。这次他们走了另一条路,跟上山的路错开,并不拥挤,整条小路上,一眼望过去都看不到几个人。

    楚景慢吞吞走着,鼻尖嗅着林间清新的空气,一双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因为不停走动,小脸红扑扑的,几滴汗珠落下,像一个鲜艳的苹果。

    楚成安拉住儿子的小手,温声道:“景儿,注意脚下石阶,别摔着了。”

    “嗯。”小孩儿奶声奶气应道。

    他们下山很快,楚成安把带来的馒头给儿子吃,楚景摇摇头拒绝了,头顶太阳高悬,热的他没胃口吃东西。

    恰好一旁有老农担着樱桃来卖,阳光下,个大红润的樱桃闪着诱人的色泽,想到樱桃的美味,楚景无意识咽了咽口水。

    楚成安摸摸他的脸,把儿子放在树荫下,叮嘱道:“景儿在这里等爹一会儿,有什么事就大喊,知道吗?”

    楚景点头。

    楚成安这才走向老农,不时还回头看一眼身后的儿子。

    楚景原地环视一圈,看到一块椭圆的石头,脸上一喜,准备走过去坐一会儿。

    “小童。”一道温柔的女声唤住他。

    楚景抬眸,“你是在叫我吗?”

    妇人打扮的女子弯了弯唇,“是呀,我家姑娘很喜欢你手里的花,你能卖给她吗?”

    楚景顺着妇人身后的方向看过去,透过马车窗口,他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小女娃跟他差不多的年纪,头上扎着两个小揪揪,穿着红色的小衣裳,小脸白白嫩嫩,眼睛大大圆圆,明亮有光,像观音菩萨座下的童女,尤其眉心一点痣,更添了一丝灵气,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

    楚景收回目光,把手里的花递给妇人,“这花是住持爷爷赠与我的,你家姑娘既然喜欢,就送给她了。”

    妇人有些为难,似是不能做主,走回马车边,对马车里的人说了什么。

    小女童歪着头看向他,小嘴微撅,小眉毛都拧在一起了。

    楚景微微颔首,冲她礼貌微笑。

    小女童瞪了他一眼,然后挥着小手对妇人说了什么,过一会儿,妇人提着一个油纸包走回楚景面前,“小童心善,我家夫人也不是那等占便宜的人,这包点心赠与你,算是与你置换鲜花。”

    楚景不好推拒,接受了妇人的提议。

    他总觉得自个儿占了人便宜,毕竟鲜花也是住持爷爷送他的,凭白得了人一包点心。

    马车轮子咕噜咕噜转动,从他眼前跑过,一个小脑袋突然从窗口里冒出来,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忽而小嘴一翘,露出一个甜甜的笑。

    风吹起她的发带,在空中荡起一道优美的弧度。

    很快,一只纤细的手伸出来,把女童带回了马车里。

    楚景摇了摇头,轻轻笑了。

    “景儿。”楚成安拿着樱桃回来,“刚刚那位妇人跟你说什么?”

    楚景晃了晃手里的油纸包,“她看中了我手里的花,拿点心跟我换的。”

    “哦。”问明缘由,楚成安没了兴趣,他把一捧樱桃递到儿子跟前,每颗樱桃都又大又红,饱满多汁。

    楚景口中唾液分泌,肉肉的小手拿起一颗樱桃塞进嘴里,清甜的汁水抚慰了干涩的喉咙。

    好吃~

    楚景又捻了一颗,喂到楚成安嘴边:“爹吃。”

    楚成安嘴角咧到了耳根,哄道:“爹不爱吃这些,你吃。”

    楚景:“那我也不吃了。”

    楚成安这才吃了一颗樱桃甜甜嘴。

    他买的不多,只有一小捧,但估摸着也得要七八文钱,若不是为了儿子,他说什么也不会买的。

    乡下里也有樱桃,但是个头小不说,还又酸又涩,真有人寻摸到那些个大汁甜的樱桃,酒楼和私人就会抢先买了。当然,价钱肯定会比零售低一点。

    如今不是农忙,老农单独挑着担子出来卖樱桃,一担下来可能会多卖二三十文钱。

    这个时代,一个成年汉子去镇上做短工,一天也就二三十文钱,若是运气不好,可能连二十文都没有。

    他们说话的功夫,老农的周围又凑过来好几个人,眨眼间,就将担子里的樱桃卖了大半。

    楚景心里快速算着帐,等老农把一担樱桃卖完,大致会有两百文钱的收入。

    真是一笔“巨款”啊,楚景有点羡慕。

    他心里想着事,突然身体凌空,楚成安单手抱着他回家了。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