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东宫娇女在七零 作者:半盏温茶

乡村 半盏温茶 2020-04-10 收藏

沈棠从小被商户爹娇养长大,养得千娇百媚,弱柳扶风,就为了卖个好价钱。
  为了不嫁给又丑又残的老男人,宴会上,沈棠故意摔倒在微服私访的太子怀里,从此成了独宠东宫的宠妾。
  只是没等沈棠熬到太子登基,就被一杯毒酒毒死,穿成七十年代好吃懒做、身娇体弱的沈小妹。
  沈棠看着一穷二白的新家,欲哭无泪,只能在系统的鞭笞下,一边靠学习致富,一边到她新挑中的长期饭票面前刷刷存在感。
  只是很快的,沈棠就发现她的美人计居然在这个长得和太子一模一样的男知青身上失效了……
  ——
  生产队的劳作苦闷又难熬,长得水灵灵的娇花沈小妹,就成为男知青们首要的讨论对象。
  为了不伤和气,许枫在追求村花之前,特意问了好兄弟的意见。
  “随便你,我对她不感兴趣。”
  许枫信了,对沈棠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直到他在好兄弟算计下摔得鼻青脸肿,才知道什么是塑料兄弟情。
  内容标签: 古穿今 种田文 系统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棠 ┃ 配角:傅锦年,许枫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为媳妇,插兄弟两刀


第1章 穿成村花
  烈日炎炎,空气闷热,黄土似乎都被太阳灼烧得滚烫。
  红星公社下的山坳大队的夏收工作已经进入了尾声,累了小半个月的社员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却不想就在大家伙忙着收尾工作的时候,晒谷场方向突然传来几声惊叫。
  “天啊,有人晕倒了?”
  “是沈棠晕倒了!”
  “小妹她娘,你家小妹晕倒了,快过来!”
  原本还在慢悠悠地干活的李兰花一听她家闺女晕倒了,立马扔掉手中的镰刀,跑得一瞬间就没人影了。
  李兰花一边跑一边哀嚎,“小妹啊,你可别吓妈。小妹,你要是出事了,我怎么去见你死鬼爹啊!”
  和李兰花一组干活的几个妇人面面相觑。
  “沈小妹不会又装病吧?”一个长脸妇人怀疑地道。
  毕竟沈棠有过装病躲懒的历史,这次突然晕倒,不由得让人怀疑她是装的。
  柱子娘冷哼一声:“不是装病是什么,就沈棠那个德性,走两步就喘,还以为她是病西施呢!”
  “也就柱子那傻子还以为她是真的体弱。谁不知道李兰花最疼她家老闺女,连长孙都比不过,娇养了那么多年,是头病羊也能养成壮牛了。”
  长脸妇人赞同地点了点头,李兰花的确太过宠着她家闺女。
  ……
  沈棠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喉咙嘶哑干涸得厉害,身子还被谁摇得一晃一晃,原本就晕乎乎的脑袋,差点又被晃晕了。
  难道她没被毒死?
  还有是哪个下人那么大胆!居然敢这么折腾她,将她放在硬邦邦的泥土地上,硌得她后腰疼。
  沈棠想让人别摇了,眼皮子却怎么也张不开。
  李兰花抱着紧闭双眼,惨白着一张脸的沈棠,红着眼嚎叫:“小妹,你醒醒,你要是有什么事,让妈怎么办啊!”
  赶过来的大队长沈爱国实在看不下去了,劝道:“弟妹,你别摇了,沈棠这是中暑了,再摇下去,她都该吐了。”
  李兰花嚎叫一停,低头看了一眼闺女,见她果然脸色更加惨白了,又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这都怪谁!大伯你明明知道小妹身子弱,还安排这么辛苦的活给她干!”
  “要是被她死去的爹知道了,该多心疼啊!”
  沈爱国一脸惭愧,当年弟弟为了养活家里去参军,最后却牺牲在战场一直是他的心结,连带着他一家子都对二弟一家忍让颇多。
  原本他安排沈棠到晒谷场工作,用意是特意照顾侄女,哪里想到沈棠身子真的那么不中用,就干这么点活也能中暑了。
  沈爱国也知道自己吃亏,让大队里的赤脚大夫给沈棠看过之后,知道沈棠没什么大事之后,为了表示歉意,还主动送了李兰花半篮子鸡蛋,让沈棠好好养养身子。
  至于农忙再缺人手,沈爱国也不敢再安排这“体弱”的侄女干活了。
  而当事人沈棠早就被脑子狂塞进来的信息给再次吓晕了。
  而且,在她晕倒之前,一阵阵冷冰冰的机械声音突然在她脑子里响起。
  “银河一号学习致富系统寻找到合适宿主。”
  “开始绑定系统……绑定完成度10%……绑定完成度50%……滴!绑定完成度100%,银河一号学习致富系统正式绑定宿主。”
  ……
  大概是因为沈棠“发病”的例子太多,其他人听了一耳朵之后,就没多在乎,又弯下腰继续干活了。
  倒是新来的知青对新鲜事感到稀奇,一个长得白皙俊俏的男知青碰了碰隔壁同伴的手,“哎,你说这村花病得严不严重,不会出事了吧。”
  许枫偶尔也能遇到沈棠,对这生产队的一枝花印象十分深刻,毕竟在这看不到头的劳作里,能遇上一朵养眼的娇花,心情也好许多。
  傅锦年手上的动作一停,他想起前世那个女人干的一些荒唐事情,清隽好看的五官勾起一抹冷笑,“放心,祸害留千年,谁出事了,沈棠也不会有事。”
  许枫惊奇地咦了一声,“我怎么觉得你对沈棠很有意见,难道你和她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傅锦年眉宇闪过一丝厌恶,很快又化为漠然,沉默地弯腰干活,并不打算满足许枫的好奇心。
  许枫“啧”了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从前几天发了一顿烧,他这个哥们就变得奇奇怪怪的,要知道傅锦年在京市公子哥里可是个“异类”,性子虽然清冷,心地却是出了名的好,从来都是那些老头子口中别人家的孩子,他们这些纨绔子弟平时都不忍心污染这颗天山雪莲。
  谁知道有一天山雪莲居然有变“黑莲”的趋势,难道是因为那个小村姑?
  ……
  沈棠的病除了亲娘李兰花和三个妹控哥哥大惊小怪之外,其他人都没当回事,该干活就干活,该侃大山就侃大山。
  而等沈棠再次出现在大伙面前时,已经是她晕倒的十天之后了,生产队的夏收已经完成,大队长又紧锣密鼓地安排抢种工作。
  落日时分,一天忙碌之后,挂在村头树上的铁板被狠狠一敲,“哐哐哐”的清脆声响了起来,大队食堂前很快就迎来了一波下工的社员。
  “哦哦哦,下工了,下工了!”
  大伙儿干活累了一天,就想着赶紧吃饭填饱肚子,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沈棠看着面前清一色的黑灰蓝衣服,还有面黄肌瘦的面孔,即使是已经来到这个奇怪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十天了,依然十分郁闷。
  沈棠恨不得立刻眼睛一闭,那样她就能回到她原来的世界,她还是那个倍受太子宠爱的太子良媛。
  她还过着事事有人伺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奢侈生活,而不是来到这个一穷二白的世界,过着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
  要知道在她的院子里,就算是待遇最差的粗使小丫头、低等小太监也过得比这些村民好。
  虽然沈棠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不过下工之后的年轻小伙子们看到今天分饭的不是村里的大婶儿,而是生的最水灵漂亮的村花沈小妹时,都热情得不得了。
  “小妹,你身体不难受了,听说你上次中暑晕倒了,在家躺了十天,这次怎么那么快出来干活了?”年轻小伙关心地道。
  这话说的!
  要不是沈棠看着眼前这个长得黑乎乎一口白牙的男人笑得比花儿还灿烂,她都要以为对方是嘲讽她。
  沈棠不喜欢和外男过分亲近,脸色淡淡地将一勺掺着番薯的饭和半勺猪油炒白菜盛到对方的海碗里。
  “我身体好多了,作为大队长的侄女,我也不能给他拖后腿,即使再难受,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沈棠说得冠冕堂皇。
  当然事实上是因为这个分饭工作有油水,能每天吃顿饱,她娘特意去麻烦大伯给她安排的轻松活。
  作为太子后院最受宠爱的女人,沈棠最大的优点除了一张漂亮娇媚的脸蛋之外,就是嘴甜会哄人。
  虽然那个男人嘴上不说,性子也喜怒不形于色,但沈棠从男人源源不断的大方赏赐,就知道太子吃这一套。
  想到那个金尊玉贵的男人,沈棠更加难受了。
  也不知道太子知道她死了之后,会不会为她难过一分。
  年轻小伙们没看出沈棠的难过,还被她这话逗得哈哈大笑,对沈棠破天荒的“勤奋”感到稀奇。
  这山坳大队谁不知道大队长的侄女沈小妹是出了名的懒。
  当年沈小妹亲爹牺牲的消息传回来之后,怀孕七个月的李兰花受不了丈夫牺牲的噩耗,动了胎气,生下早产儿小闺女。
  李兰花一共生了三儿一女,作为老沈家唯一的闺女,又是老头子的遗腹子,李兰花说是溺爱这个小闺女也不为过。
  别家闺女都是赔钱货,丫头片子,四五岁就要帮着家里人干活,而沈棠却几乎不用下地赚工分,一直养到十七岁,出落得白嫩嫩,水灵灵的,就跟村东头的桃花一样好看。
  就算之前抢收的时候,沈爱国碍于面子,给沈棠安排了工作,也是最轻松的翻晒谷子。
  谁知道在别人看来这么轻松的活,沈棠也能累得中暑,吓得沈爱国也不敢再安排她活干了,而沈棠也接着这场病赖在床上十天了。
  他们还以为沈棠要继续偷懒了呢,没想到今天这么自觉。
  沈棠翻了个好看的白眼,绷着俏脸,不打算和这些臭男人说话了。
  要是以前,有外男敢笑话她,早就被拖下去打板子了。也就是她人美心善,不跟这些人计较,哼!
  眼见沈棠真的生气了,站在黑瘦小伙后面的柱子赶紧一手将笑得最大声的人拍了下去。
  “去去去,都笑什么,小妹给你们分饭就知足吧。”
  “小妹,你累了没?要不柱子哥来帮你吧。”柱子凑上来,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