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七零娇气美人[上] 作者:棠酥

乡村 棠酥 2020-02-04 收藏

大小姐程遥遥穿进年代文,成了同名同姓的反派女配。
程遥遥表示:这都不是事儿!只要美貌还在,她仍然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人!
可七十年代的农村条件恶劣,劳动繁重,娇滴滴的大小姐拔根草都能伤到手,哭哭啼啼看清了现实。
谢三是地主家的狗崽子,阴沉孤僻,性情狠戾,村里人避之唯恐不及。
最近他有点烦恼:大美人程遥遥总缠着他,麻烦又娇气。
程遥遥:只要搞定未来大佬,她仍然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女人!小剧场:

谢三把娇滴滴的大小姐堵在玉米地里,眉眼冷戾:你缠着我,到底想要什么?!
程遥遥理直气壮:要一点点阳气而已,不给算了。
谢三:……给你就是。
程遥遥怀疑人生:这叫一点点?

排雷:女主很娇气,金手指是美美美和灵泉。本书是《六零美食养家记》平行空间穿书,男主是上本书的男二,雷者慎入。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甜文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大小姐程遥遥貌美惊人,一朝穿成书中的恶毒知青女配,睁开眼就被青年屠夫谢三所救。程遥遥手撕白莲花,脚踢渣男,却对艰苦的劳动无所适从,好在还有谢三帮她干活。程遥遥搬进谢家后,在谢三无条件的宠溺中,两人的相处更是火花四射。两人为了彼此都在努力进步,谢家的日子也越过越好,一家人的日子甜蜜温馨。
     本书文笔流畅,节奏明快,情节紧凑,缓缓奏出一曲七十年代的田园牧歌。女主娇气却善良,男主内敛却宠妻无极限,两人在相处的过程中不断磨合,都成为了更好的自己。娇滴滴大小姐与冷峻屠夫的互动火花四射,甜蜜又温馨,读来令人欲罢不能。


  ☆、猎户与美人

  大雨瓢泼,上百年的参天古木棵棵耸立,树冠遮天蔽日,令林子里的光线越发幽暗。雨水透过树冠和树藤哗啦啦往下浇灌,带着腐殖质和植物的气味。
  这样的林子,二十一世纪已经很罕见了。程遥遥跌跌撞撞地在林子里跑着,每走一步,脚都深深陷入黏腻湿沉的泥土里,泥水滑溜溜地往鞋里灌。
  背后传来有力的脚步声,男人的嗓音透着狠戾:“站住,别跑!”
  听到这声音,程遥遥肝胆俱裂,跑得更快了,一只鞋子陷入泥里拔不出来,直接被她踢飞了出去,还惶惶然往后看。
  身后那男人身量高大,穿着款式老土的褂子和蓝布裤,手里还提着一把弯刀。他落在程遥遥身后七八米远的距离,闪电映着刀锋,雪亮。
  程遥遥昨晚才过了自己二十二岁的生日派对,名流齐聚,风光无限。今天一睁眼却出现在这林子里,还有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追着自己!
  这是后妈和继妹把她卖到什么山区了吗,还是什么整蛊真人秀!程遥遥乱糟糟地想着,被求生的本能驱使着,一双腿倒腾得飞快。
  少女纤细的身形在雨林里展现出优势,光着一只脚也跟兔子似的,比身形高大的男人跑得快。前面一从灌木中分出一条小径,程遥遥下意识冲向那条路。
  身后男人低吼:“站住,那里是——”
  是什么?程遥遥脚下地面忽然凹陷,她整个人重重地飞了出去——
  积满落叶的灌木丛是天然陷阱,程遥遥天旋地转地滚下一个斜坡,厚厚的落叶烂泥救了程遥遥一命,她足足滚了十几圈才趴在地上,眼冒金星。
  前方传来奇怪的动静,程遥遥抬头一看。
  咕嘟。在漫天的雨声里,程遥遥清晰地听见了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在她面前三四米远的地方,出现了一只野猪!
  那野猪跟白白嫩嫩的家猪完全是两码事,通身皮毛呈棕黑色,一双獠牙闪着寒光。此时嘴角流着涎,一副被激怒的模样死死瞪着她,嘴里不断发出哼哼声。
  程遥遥脑子里嗡地一声,头皮发麻。
  那野猪呲着獠牙,前蹄刨着地面,猪眼里透着不善,猛然冲程遥遥身后发出低吼。
  身后传来簌簌声响,程遥遥回头一看,一道高大身影从斜坡跟着滑下,矫健如猎豹。男人直身站起,手里握着一把弯弯的刀,眼神冷厉。
  他先看向程遥遥,程遥遥趴在泥地里抬头看他,眼神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露出一个要哭又不敢哭出声的表情。
  男人表情微僵,随即就发现了她身前不远处的野猪,眼神冷肃起来,缓缓握紧手中刀。
  野猪也察觉到危险似的,从喉咙里发出低低咆哮,作势往前冲。
  程遥遥哭叫出声:“救……”
  男人抬手,比了个简单的手势。
  是噤声。
  程遥遥咬住舌头,死死忍住爆发的恐惧。她撩起湿透的刘海,露出一张雨打海棠般的脸来,眼角一颗泪痣鲜妍欲滴。
  她哀哀切切地看着那人。逆着光,那人又在阴影里,程遥遥看不清晰,只觉得他很高,浑身肌肉紧绷着,有种兽类的矫健。
  手里弯刀紧握,很稳。
  程遥遥不知道这人肯不肯救自己。可在这样的地方,自己不再是一个人,这个认知让程遥遥心中稍定。
  她维持着扑街的姿势趴在地上,暗暗祈祷那野猪跟这男人都能忘了她的存在。
  谁知,这野猪和人似乎都不想跟对方交手,剑拔弩张地对峙着,空气胶着。
  皮糙肉厚的野兽捱得住,一直趴在地上的程遥遥就惨了。
  她身娇肉贵,当了二十年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苦。浑身湿漉漉地浸泡在雨水和泥土里,寒气直往骨子里钻,浑身哆嗦不说,一股痒意从肺部往上钻。
  “啊……阿嚏!”
  一声清脆的喷嚏声,激得野猪蓦然抬起前蹄。
  野猪被激怒后,纵身往前窜出,它前面不远就是程遥遥!
  数百斤的野猪奔腾起来,地面都在震动,泥水枯叶溅起老高,眨眼间猪蹄就出现在程遥遥头顶!
  程遥遥头皮发麻,居然瞬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紧紧闭上了眼!
  腥臭的风迎面袭来,预料中的疼痛没有袭来,那野猪巨大的身躯被什么撞了一下,堪堪贴着程遥遥飞了出去。野猪粗硬的皮毛蹭得程遥遥手臂生疼,身子都木了半边。
  野猪重重倒地,溅起的泥水老高,野猪皮糙肉厚,打了个滚就翻身跃起,猪蹄刨着地面,一副被激怒的模样瞪着前方,发出愤怒的咆哮。
  程遥遥被泥水刺激得眼睛生疼,模糊地看见一道颀长身影。他手执弯刀,站在自己身前跟野猪对峙,有深色液体沿着刀往下滴落。
  雨里飘来血腥味。
  那野猪的咆哮声粗重起来,还夹杂着恐惧和愤怒。
  此时,那男人挡在自己跟野猪中间,程遥遥的手脚渐渐恢复了知觉。有他挡着,自己可以跑……
  人在极度的危险之中,只剩下了求生的本能。程遥遥慢慢爬起来,试着往后退。
  “别动!”男人后脑勺长了眼睛似地侧头,音色被雨水模糊,声调冷厉。
  “我……我害怕!”程遥遥不断地往后退着,只想离得远一点。大雨把她淋得湿漉漉的,一双眼睛盈着恐惧,嘴唇鲜红,像是被弄湿了漂亮皮毛的小动物。
  男人一转头,手里柴刀顺势指向她,厉声喝道:“站住!”
  他侧头的瞬间,程遥遥看清了他染血的半张脸,还有乱发里狠戾的眼,吓得更是连连后退:“你你别过来!”
  男人咬牙,可他一动,那野猪就跟着动了,坦克车一样冲男人撞来。
  程遥遥尖叫一声,指着他身后:“野猪!”
  男人闻言蓦然回头,身形快得仿佛忽然消失了一般,直接翻身出现在野猪背后。
  那野猪失了阻拦,直接冲到程遥遥跟前,闪着寒光的獠牙直接戳上程遥遥的眼……
  一柄刀刃忽然从后头横上野猪的脖颈,无声无息划破雨幕。
  呲——
  滚烫的液体溅了程遥遥一头一脸,混杂着浓重的血腥气。
  程遥遥眼睛睁到了最大,眼睁睁看着那野猪倒在地上,无声抽搐,身下慢慢晕开大片深色液体。
  那男人弯身看了看野猪,蓦地骂了句什么,一脚踹在野猪身上,一刀抹上野猪脖子,野猪彻底不动了。
  而那男人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半边脸和身子都染了血,被雨水重刷后露出英挺冷硬的轮廓来,一双眼狭长阴鸷,充斥着未褪去的杀气。
  他手里还拎着那柄弯刀,居高临下走到程遥遥跟前,把她笼罩在阴影里。
  刀尖滴血,刃泛寒光。
  男人嗓音有金石之声:“还跑吗?”
  程遥遥拼命摇头,还打了个嗝:“不不不……呃!不……不跑了……别杀我!”
  空中又炸开一道雷声,电光闪过,映着男人染血的半张脸和手中弯刀,如同一尊煞神。
  程遥遥本能地直往后蹭。
  雨势又大了起来,打在脸上生疼。地上的姑娘一身粉色罩衫湿透,紧紧贴在身上,窈窕曲线纤毫毕露,小脸上满是惊恐,盈盈的杏眼下一颗泪痣活色生香,浑然没有了平素的嚣张。
  男人骤然移开眼,抹了把脸上的血水,把身上的褂子脱下来丢给程遥遥:“披上!”
  男人看着精瘦,脱下褂子后居然是宽肩窄腰的好体格,小麦色的肌肉紧实精壮,跟后世健身房里练出来的花架子绝不相同。
  程遥遥捏着那件褂子,上面沾满了血迹,很脏。
  程遥遥脸上的犹豫没有逃过男人的眼睛,他自嘲地扯了下唇角,道:“不穿?那就起来,走!”
  程遥遥试探道:“去哪儿?”
  “回村!”男人话很少,抿着唇专注捆那只野猪。
  程遥遥看着男人从腰间解下一捆麻绳利索地捆起野猪的四个蹄子,动作时肌肉拉伸出极具爆发力的线条。
  他背对着自己。程遥遥慢慢爬起来,往后挪。
  鞋底踩到小根枯枝,啪嗒一声。轰隆雨声里,男人回头,眼神鹰隼般锁定程遥遥!
  程遥遥拼命摆手:“我没跑,我没跑了!啊!你干嘛,别碰我,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