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七零娇气美人[下] 作者:棠酥

乡村 棠酥 2020-02-04 收藏

 ☆、惊梦

  不知道是不是谢昭的话起了作用, 第二天拍照的时候,程遥遥没有再闹脾气。她学着倾听导演的指导,荣导是国家级的大导演, 他的几句指点就让一个演员少走许多年的弯路。
  程遥遥不知道放在自己面前的是多么难得的一个机会, 她只是记得谢昭的话:尽力而为。
  荣导的确是个好导演,他不光只是让程遥遥单纯地拍照, 还会在一旁为她讲戏——一个在北平女子学校读过书的新派少女, 却为救父亲被迫嫁给一位军官。活泼骄傲的新派少女, 规矩重重的古老豪门,这期间的冲突与压抑可想而知。
  当程遥遥渐渐进入角色后,荣导的语气也越来越严厉, 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当众批评她好几次。一圈人看着程遥遥挨骂,拍摄的时候导演最大,谢奶奶和谢绯也只能干看着。
  程遥遥是个要顺毛捋的性子, 导演越凶,她越是不肯服输。一个镜头磨了一天, 最后天擦黑了才拍完。程遥遥穿着一件单薄的缎子旗袍,冻得手脚冰凉。
  谢奶奶和谢绯赶紧烧了一锅姜汤, 让程遥遥泡热水澡。谢奶奶一边给程遥遥揉捏冻僵的胳膊,叹气道:“可怜。遥遥, 要不咱们不拍了?”
  程遥遥隔着雾气,声音带着点鼻音:“谢昭这么还没回来……”
  “昭哥儿这几天不知道在城里忙什么,还没回来呢。”谢奶奶道, “遥遥,奶奶给你煮姜汤去,你洗完澡就喝,啊?”
  程遥遥点了点头,恹恹地趴在桶沿上。那件湖蓝色缎子旗袍就挂在门后,在昏黄的灯光里泛着淡淡光晕。她又陷入了荣导给她讲的那个故事里,神色渐渐恍惚起来。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程遥遥又一次梦见了那个少女。她独身提着一个箱子走到了未婚夫家,作为一个“抵债”的物品,她站在堂屋中接受太太们的打量,挑剔而充满嫉妒的视线紧紧摄住她,一寸寸打量着她。
  那张脸美丽惊人,眼神明亮,年轻饱满的身体像多汁的蜜桃,连指尖也是粉盈盈,挑不出一丝瑕疵来。然而她身上怪异的穿着,烫卷了的发成为了攻击的突破口。
  少女换了一件浅绿色缎子旗袍,长卷发披散在肩头,直挺挺跪在院子当中,院子里弥漫着一股织物烧焦的气味,劈劈啪啪作响,美丽而考究的洋装在火堆里渐渐变成一堆焦炭。佣人们站在廊下窃窃私语,围观着这一幕。
  从下午跪倒深夜,青石板上渗出露水,寒气无孔不入地侵入磨破的膝盖。少女唇色惨白,倔强地挺直了背。
  一阵军靴踏地的声音由远及近,月洞门外走进一个人来。少女不欲让人看见自己的狼狈模样,垂着眼看青砖地。忽然,视线里多出了一双黑色军靴。
  粗糙马鞭抵着她下巴抬起:“你是谁?”
  那人身穿军装,身材十分高大挺拔。少女努力仰头去看,却听佣人叫起来:“三爷,是三爷回来了!”
  院子里登时亮起了灯,佣人们在廊下走马灯似地飞奔来去,叫声一叠叠递出去:“三爷回来了!三爷回来了!”
  “三爷”把马鞭一收,解下大氅扔给迎上来的佣人,转身时丢下一句:“不用跪了,起来吧。”
  ……
  那个镜头磨了出来。所有工作人员都眼眸发亮地盯着程遥遥:程遥遥的进步肉眼可见,演技还在其次,正如导演所说,程遥遥就是活脱脱的一个沈寄秋,这个角色非她莫属!
  拍摄持续了整整三天。这天下午,随着导演的一声“结束”,程遥遥忙坐到了椅子上休息,化妆师帮她整理头发。程遥遥对着镜子道:“这边弄松一点,对,把钗弄歪。”
  荣导走了过来:“遥遥。”
  程遥遥道:“导演,下一个镜头我有点儿想法,就是……”
  荣导笑眯眯道:“所有镜头都拍完了,结束了。”
  程遥遥愣了一会儿,如梦初醒:“这就结束了?”
  荣导雷厉风行,一声令下,众人把机器和布景一一拆除,众人来来去去,搬走客厅里的古董摆设。古老富贵的气息渐渐消失,宅子又还原成冷清,老旧的模样。
  荣导感激地跟谢奶奶握手,笑道:“结束了。这几天辛苦遥遥了,也打扰老太太您了。”
  谢奶奶不适应地跟荣导握了握手,笑道:“是您不嫌弃。”
  程遥遥神色怔忪,望着那被拆下收起的摄像机发呆。这几天她早已习惯了被镜头对准,也习惯了扮演沈寄秋。
  荣导将她的神色收在眼里,笑得高深莫测,婉拒留饭的谢奶奶道:“我们还要回去招待所收拾东西和底片,明天就要走了。”
  谢奶奶惊讶道:“这么快就走?咱们家还没好好招待过你们。”
  这些城里来的工作人员大都是年轻人,性格活泼又见多识广,常常跟谢奶奶和谢绯聊天,还送给她们上海带来的大白兔奶糖。在这几天的相处中,谢奶奶已经喜欢上了这些年轻人,一直盘算着要留他们吃顿饭。
  荣导笑道:“再也不能耽搁啦。这次没找到合适的程遥遥角,只好回去让之前的几个女演员再试试戏。”
  一直没吭声的程遥遥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
  只听秘书道:“上次的张雪就很不错嘛,长相也不比遥遥差多少。”
  程遥遥的毛都炸开了,恨不得上去挠烂他的嘴!导演明明说她才是最合适的沈寄秋!□□导却煞有介事点点头:“再试试张雪吧。她是一级演员,演技没得说。”
  程遥遥更是气得河豚一样,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偷偷看导演。只要……只要导演再邀请她的话,她可以考虑一下!
  荣导忽然道:“遥遥,你过来。”
  果然吧!程遥遥矜持地走过去:“什么事?”
  荣导拿出一个信封来,笑着道:“这是你的片酬。”
  “!!!”程遥遥打开一看,里头是一叠大团结,估计有两百。
  荣导笑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嫌少啊?”
  程遥遥把钱塞回去,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秘书忍不住道:“电影厂的演员一天津贴才八块钱,你这几天的收入可比一级演员还高,是咱们导演自己……”
  荣导打断了秘书的话:“快把我准备的礼物拿来。”
  荣导为谢家人和程遥遥都准备了礼物,连犟犟也得到了一大包桂味小鱼干。谢奶奶再三推辞不过才收下了,装了许多程遥遥做的菌子酱和干货送给他们。
  导演临走前也没有再跟程遥遥提拍电影的事儿,只笑眯眯保证会给程遥遥寄照片来。谢奶奶和谢绯依依不舍地把他们送到了大门口,看着车子消失在视线里才回来。
  热闹了好几天的小院里一片冷清。过去几天发生的事儿,对足不出户的谢绯来说,是一场无比奇妙的经历。谢奶奶也觉得欢喜——她从布景里看见了过去的谢家。
  只有程遥遥异常地安静。她还穿着那件旗袍——导演作为礼物送给她了,独自坐在厅堂里许久,看着地面白金色的阳光,一阵恍惚。多年前,深闺里那位程遥遥幽怨的情绪还未从她身上抽离,让她心中莫名地惆怅。
  这个时候的程遥遥还不知道自己这种情况被称为入戏。这几天她夜夜梦到那个少女,戏里戏外,自己都有些分不清了。
  偏偏这时,谢昭还没有陪在她身边。一直到天黑,谢昭才带着一身寒气从外头回来了。
  谢奶奶收拾好东西正要回屋,看见谢昭回来了,道:“昭哥儿,可算回来了。吃了饭没,锅里还热着饭。”
  谢昭道:“吃过了,妹妹呢?”
  谢奶奶冲程遥遥的房间努努嘴:“在屋子里呢。晚饭也没吃,不知道是哪儿不舒坦了,快去看看。”
  屋子里点着灯,程遥遥趴在被子上,衣服也没换,仍是那一件湖蓝色缎子旗袍。这颜色极挑人,映得程遥遥肌肤霜雪一般皎洁动人。听见谢昭进来,她还把脸往被子里藏。
  谢昭调侃道:“偷偷哭呢?”
  程遥遥立刻抬起头来。谢昭唇角笑意忽然一僵,眼睁睁看着那双桃花眼里滚下泪来。谢昭忙抱起她,把人拢到怀里暖着:“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程遥遥原本还没哭的,一听见谢昭关切的嗓音,眼泪争先恐后地往外滚:“谢昭呜呜呜呜……”
  程遥遥把脸埋在谢昭温暖胸膛上,像个受委屈的小奶猫似的嘤嘤呜呜。她憋了一整天,不肯在导演他们面前露怯,也不想让谢奶奶和谢绯知道。一见到谢昭就什么都忘了,一边哭一边抽抽嗒嗒地诉说委屈。
  难为谢昭听懂了,又是心疼又是好笑,把带回来的包袱打开,抽出里头的柔软毯子把程遥遥裹住,抱起来:“妹妹委屈了。”
  “明明……明明说我演得好,为什么要别人演……”程遥遥哭得打嗝,由着谢昭擦拭她脸颊上的泪水。
  谢昭擦拭的动作一顿,提醒道:“是你先拒绝的。”
  程遥遥闻言哭得更大声了:“我那时候不知道这个剧本嘛!我不管,我就要演沈寄秋……”
  谢昭哄孩子似的摇摇她:“好,这个角色是妹妹的,不让别人抢。”
  程遥遥伤心得不得了,摇摇头:“导演他们走了,还说……还说要找别人演。”
  “不哭。”谢昭道:“把眼泪擦一擦,你一定能演上。”
  “真……真的?”谢昭有种令人不由自主信赖的力量,程遥遥眼圈红红地看着他,忍住不哭了。
  谢昭高挺鼻尖轻轻蹭过她的:“我保证。”
  作者有话要说:  遥遥的梦,可以参考民国小番外。
  遥遥会拍戏,不代表要进入演艺圈。拍戏只是故事里的一小节,对谢三哥和遥遥而言都是一段考验和经历,一路看下来的小天使都知道我写故事不喜欢剧透,是这几天的评论区实在没法儿看,才特此声明一下。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