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六零年代养孩子 作者:往来熙熙

乡村 往来熙熙 2020-01-17 收藏

沈丽珍穿进年代文,成了那个虐待孩子出了名的女N号。
看着眼前瘦巴巴的三个孩子,又望了望自己挺着的大肚子,明年就是传说中的那三年到来之际,她要怎么样才能养活这四个孩子和她自己。
能放她回去吗?她只想安安静静宅在家追文,养活四个孩子和她自己,她是真的做不到啊!

文案二
军区大院的妇女们都在传,听说新来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摘下了他们院里付家的高岭之花。
挺着大肚子经过的沈丽珍:“......”
沈丽珍偷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男人,她该怎么解释,真不是她说的,她没有那个心思,只想好好挣钱把几个孩子养大。

Ps:架空文,有男主,女主有空间,没有什么极品,就是一个女子六十年代养娃的琐碎日常,防盗比例60%,订阅不够请等72小时或者补订。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美食 穿书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丽珍 ┃ 配角:付远、言大柱、言石头、言铁蛋、言娜娜 ┃ 其它:

1第一章

    沈丽珍看着眼前一溜排站着的孩子,瘦的只剩一把骨头,三个六七岁的孩子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看小说的时候是想着自己要是孩子的妈,一定会好好的对孩子,绝对不让孩子吃那么多的苦,但是她真没想过穿书变成这三个孩子的妈。

    是的,她穿书了,穿成昨晚熬夜看着一本年代文里面的女n号沈丽珍,看到女n号的名字跟自己一样,虽然有些膈应,但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女n号生下书中的三个男配,要是只是仅仅生下三个男配那么简单,那么后续的故事情节也就没有那么复杂,也不会有女n号的事了。

    女n号看上孩子爸的原因就在于跟孩子爸吃喝不愁,日子过的平平淡淡,生下三个孩子后,由于孩子爸的关系,对孩子称不上好也称不上坏,但是这一切在孩子爸为救队友牺牲后全部变了,没有了经济来源,日子开始过的紧紧巴巴。

    一不开心就对孩子又打又骂,在揭不开锅的时候,开始相继卖孩子,等三个孩子都卖了,靠着自身的姿色嫁给了女主的爸,成为女主的后妈。

    女n号卖掉的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优秀,遇见女主后,女n号怕自己当年虐待孩子卖孩子的事被发现,各种阻拦。

    三个孩子再得知阻挠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亲妈,又想到当年女n对他们的折磨,几个人联手把她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最后卖到深山。

    想到这个女n号的下场,胳膊上的鸡皮疙瘩竖了起来,幸好现在她穿的时候孩子还没有卖,孩子爸刚死没多久,要是穿到等孩子卖了后,她真的是哭都哭不出来。

    就在她想的正入神的时候,咕噜的声响从自己的肚子里传出来,沈丽珍看到三个孩子听到声音后,小身子好像抖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挤在一起,两个最小的目光闪躲不敢看她。

    中间看起来最高的应该是老大,他紧紧的抓着两个小的站在他们前面,脸色苍白,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娘,我们今天......没.....没有要到吃的,明天我一定会找到吃的。”

    沈丽珍看到三个孩子的反应,想到现在发生的情节了,眼睛一涩,这是书中开头的一个片段。

    女n号的丈夫死后,女n号好吃懒做,让几个孩子出去找吃的带回来给她吃,没有带回来,几个孩子挨了一顿打。

    几个孩子挨饿受冻好几天,挨了这一顿打,躺在床上起不来,后来是隔壁邻居看不去,抱了孩子去医院。

    当时看到这个情节,难受的不行,这么小的孩子,在她们的时代哪个不是家长的心头宝,捧在手上疼都来不及。

    眼前的三个孩子不仅大冬天的要去外面找吃的,回来还挨打,要是孩子的爸还活着知道该多心疼。

    沈丽珍昂头咳了一声,把眼泪眨回去,低头看着三个孩子有些怕露出马脚。

    语气淡淡的说道:“出趟门衣服弄成这样,赶紧脱了去床上躺着,别把衣服穿坏了。”

    沈丽珍身上穿着厚厚的棉衣还觉得冷,更别说眼前这几个穿着破袄子的孩子了,袄子看起来一点也不抵寒。

    言大柱听到娘的话,拉着身后的弟弟不敢动,他们没有找到吃的,娘让他们去睡觉,生怕一动,巴掌就挨到身上。

    看着几个孩子小心翼翼的望着自己,不敢动,知道他们应该是不敢相信,按照原主的性子现在应该是一顿打了。

    “还不赶紧去,要我送你们。”沈丽珍为了模仿的像原主,声音提高了几个度说道。

    三个孩子一听,吓得就往屋里跑。

    沈丽珍看到他们三个跑进房间,转身打量房子。

    一共两间屋子,客厅很小,屋里摆了张桌子,上面放了有些掉皮的热水壶,桌子正对面放了一个有些发黑的木制橱柜,上面锁了一把小锁。

    按照原主的记忆找出钥匙,打开橱柜,里面只有小半袋碎米,伸手颠了一下,应该有一斤多点。

    油只有浅浅的一个壶底,小半袋粗盐,四个不知道什么鸟的鸟蛋,比鹌鹑蛋大点。

    叹了口气,拿起橱柜里小时候见过的老式的大瓷碗,浅浅的挖了一个碗底,厨房她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应该是在外面,端着碗推开绿色的木门往外走。

    长长的走廊每家门口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杂物,满满当当的,这种场景是她不曾见过的,拥挤却又莫名的和谐。

    原主住在三楼,厨房在一楼,走到二楼眼前有些发黑,原主这身体有些虚弱,停下来扶着楼梯把手。

    “大柱他娘,你这是怎么了?咋站着不动。”一个端着木盆的中年妇女从楼下走上来问道。

    沈丽珍听到声音,抬头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有些微胖的中年妇女手里拿着一个大盆子,里面装了不少拧干的衣服,应该是刚洗完衣服。

    从原主的记忆中搜索到眼前妇女的信息叫李大燕,住在她们那层的一个邻居,跟原主丈夫很熟,跟原主关系一般,见了面会说两句的那种。

    “有些愣神,燕婶这是刚洗完衣服?”沈丽珍对着李大燕说道。

    “可不是,今个可是奇了怪了,大伙都赶在一起洗衣服,水台和井口都围了一圈的人,好不容易洗才洗上。”李大燕想起洗衣服的时候就觉得怪异,平时也没见大家都赶在一起洗。

    “估计是赶巧了。”沈丽珍没深接这个话题,屋里的孩子和她都饿的前胸贴后背,现在满脑子是怎么吃上饭。

    “中午就吃这么点?你们........”李大燕看到她只拿了那点点米,哪够她娘几个吃,话说一半想到沈丽珍自从丈夫死了,怎么对孩子的,这应该是她一个人的饭,就没接着往下说。

    沈丽珍听到她说到一半的话,没有吱声,知道她想说什么。

    “你看,我在这瞎耽搁你,赶紧去烧饭吧,一会人就多了就挤不上了。”楼梯口有些窄李大燕端着盆侧身让她过。

    “燕婶,那我先去做饭,有时间再聊。”沈丽珍对李大燕笑了笑,端着碗去烧饭的地点。

    走到一楼的时候嘈杂的声音大了起来,大厅最右边长长的一排都是做饭的萏ǎ矫姹挥脱萄钠岷冢扛鲈钐ㄉ厦姹甑氖郑父龈救艘槐咦龇挂槐哂兴涤行Φ慕沧呕啊

    沈丽珍找到自家的五号灶台,几个妇人看到她,停下说笑声,看了她一眼,又接着说说笑笑,像当她不存在一样。

    沈丽珍目不斜视的从下面的柜子拿出一个铁锅,把米淘好,放在锅里接好水,找到火柴划了几次才点上火,等稻草着了火,往里面加柴火。

    “你说这年头林子大了,真的是什么人都有,前些天,前面街的,就家里孩子多吃了点饭,就把孩子打了个半死,天底下哪有这么狠心的娘,也不怕打雷的时候劈到。”

    左边烧饭的蓝衣妇女一边说一边看着往灶台里面塞柴火的沈丽珍,说完还翻了个白眼。

    沈丽珍右边穿着黑色上衣的妇女顺势接着话说道:“可不是,不知道哪有那么狠心的娘。”

    沈丽珍听着身边的这两个人指桑骂槐的挤兑自己,这两人在书中出现过那么几次,左边穿蓝色衣服的妇女叫王菊花,右边穿黑衣服的叫张桂兰。

    这两人看不过原主那么虐待孩子,拦了几回,被原主好一顿臭骂,几次下来,这些人慢慢的就不管了,但是平时没少接济原主的几个孩子。

    原主的做法,别说是这些邻居了,她当时看到都恨不得上去扇几巴掌,骂原主她没意见。

    什么人这是,王菊花和张桂兰看到沈丽珍一声不吭,该干嘛干嘛,没好气的哼了一身接着做饭。

    锅里煮着的稀饭开始慢慢地变得粘稠,敲开两个鸟蛋打散慢慢倒进锅里,一点点搅拌均匀,又等了片刻,小半锅的蛋花粥做好了,闻着扑鼻的香味,咽了咽口水,赶紧熄灭柴火。

    端着锅快步往楼上去,穿过拥挤的走廊,侧身推开门,刚要张嘴喊几个孩子吃饭,想到他们刚躺床上没有多久,起来一会别冻着。

    把稀饭放在桌子上,拿出四人的碗,满满盛了四大碗,端着稀饭往屋子里去,按照原主的记忆,推开孩子们的房门。

    “吃......”饭了,最后两个字没来得及说出口,被眼前的一幕惊到说不出话。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