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妙手千金 作者:欣欣向荣

乡村 欣欣向荣 2020-01-08 收藏

出身中医世家的女军医叶棠梨穿越到架空的大梁朝成了驿丞叶全章的女儿,凭借一身医术帮助怀才不遇的父亲步步为营,实现抱负并收获爱情。

内容标签: 平步青云 穿越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棠梨 ┃ 配角:薛沔,余星阑 ┃ 其它:穿越架空,医术种田,爽文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出身中医世家的中医科王牌主任叶棠梨,一朝穿越成了大梁朝安州驿丞叶全章的女儿,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助力怀才不遇的父亲达成所愿步步高升,并治好了皇叔的寒热之症,结识了庆福堂的少东家由此获得余家支持,开了第一个教授医术的叶氏书院,成就了一代女医传奇。
     本文立意清正,语言平实,人物性格多样,情感丰富有血有肉,情节跌宕且蕴含有趣的中医药知识。


  ☆、草长莺飞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这是形容江南春景脍炙人口,自古为人称颂,而安州的春景虽不驰名也绝不逊色。
  春回大地,草青花红,又是和风煦暖的大好春日,一大早安州城门的车马便络绎不绝,大都是出城踏青游玩的,有车马煊赫的富户也有身穿直裰的书生,更有挑着担子携家带口的寻常百姓,可见无论达官贵人还是贩夫走卒都不想辜负这样的大好春光。
  因出城踏青的人多,有那做小买卖的便跑到城门口来摆摊子,卖吃食卖玩意儿的应有尽有,一天下来收获颇丰。
  拉脚儿的也都聚在城门外,牲口早早套好等着客人上门,只要见城门里出来个走道儿的便上前兜揽生意,满脸堆笑热情非常,只有一个四十左右的汉子很是悠闲,蹲在城根儿下从怀里拿出一张干饼来就着水吃的香甜,眼睛却不时盯着城门,好像在等什么人。
  旁边的同行大约习惯了,倒也不以为意,倒是一个新来的觉得奇怪,凑过来道:“黄大哥,你看我比您来的还晚呢,都拉两趟活儿了,您可还没开张呢,可惜了您这匹好牲口。”一边说一边颇羡慕的摸了摸老黄跟前儿那头骡子,皮毛油光水滑精神的紧,这样的好牲口一上午跑个七八趟活儿都不当事儿,自己那头老牛可没法比。
  又想起刚才的事不禁又道:“刚那来寻骡车的客人,不过就是去山前跑一趟,一个来回也用不了多少功夫,一开口就给二十个钱,顶我拉上三趟了,这可是难得的好买卖,你咋也不应下。”车把式语气里分外可惜。
  那姓黄的汉子执拗的摇摇头吐出一句:“俺等人。”
  新来的那位心说等人?等啥人啊,这日头都老高了也不见他等的人来啊,估摸多半不会来了,还不如趁机多拉几趟活儿呢。
  正想再劝两句,不妨蹲着的老黄,猛然站了起来,那张黑脸上也仿佛露出一个笑,快步迎了过去。
  新来的这位好奇的看过去,见城门口出来是个少年,瞧着年纪不大,估摸也就十四五的样子,生的唇红齿白,倒是极体面,只是穿着寻常,背上背着个竹篓,不像多富贵的人家。
  正纳闷这是什么人,值得老黄等了这半天,连买卖都不接,却听老黄喊了声:“叶大夫,车在那边儿呢,牲口都套好了。”
  叶大夫?新来的愣了愣,忍不住又往那边儿瞅了一阵,心说这小子瞧着也就十四五,怎可能是大夫,就算是这年纪也就是个小学徒,估摸着师门还没出呢,哪值得老黄这般远接高迎的。
  老黄却不管他怎么想,忙着把骡车拉了过来,恭恭敬敬的请叶大夫上车。
  叶棠梨有些无奈,却也无法拒绝,这老黄是前头山前村的村民,叫黄大勇,去年开春的时候上山砍柴,不想被蛇咬了一口,那是一条冬眠了一冬的竹叶青,剧毒无比,又正在了手腕处,这手腕离心脏极近,毒发迅速,幸而被自己碰上,寻了一颗婆婆丁红捣烂敷在患处,方保住了他的命。
  这婆婆丁就是蒲公英,是乡间地头随处可见的野草,着实算不得什么稀罕东西,却对毒虫叮咬有奇效,若刚被毒蛇咬伤,敷之既能解毒。
  叶棠梨是个大夫,她始终认为,治病救人本就是身为大夫的本份,救黄大勇也是应该的,并不想他回报自己什么,但黄大勇却是个执拗性子,自此便把自己当成他的救命恩人,不仅一口一个叶大夫叫着,知道自己经常出城采药,便天天在城门口等着,就为了把自己拉到山下。
  自己便不来,他也等着且风雨无阻,村里的汉子朴实憨厚却也执拗,叶棠梨无法,只得跟他约定,自己若是出来采药,便让人给他递个信儿,也省的他白跑一趟。
  后来这黄大勇索性干起了拉脚儿的营生,平常就守在城门,叶棠梨不出来采药的时候,他便拉些旁的活儿,两不耽误。
  一来一去的便熟络起来,因黄大勇的关系,山前村一些村民有个病灾儿的,便会央求黄大勇帮忙来请棠梨,先开头见棠梨年纪小,村民们还半信半疑,后来亲眼见药到病除,方才信了棠梨的医术,故此山前村的村民见了棠梨都会称呼一声叶大夫。
  说起来可笑,这个上一世可以说之于她与生俱来的称呼,在这里听到,却让叶棠梨百感交集,甚至生出几分沧海桑田的感觉。
  叶棠梨总会想起前世,或许不能说是前世,在那个科技发展迅速而高度文明的世界里,中医已经处于一种十分尴尬的地位,即便有着悠久的历史,即便人人都听过那些扁鹊华佗起死回生的神奇故事,看病的时候依然会选择西医,哪怕一剂最普通的桂枝汤就能解决的风寒感冒,老百姓却依然会选择输液,这是中医的没落更是中医人的悲哀。
  中医的尴尬地位,使的叶家这个传了百年的中医世家,不得不做出相应的改变,自己虽出身中医世家,却在上大学的时候选择了西医,这是爷爷的决定,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使的棠梨把自身家传医术的优势与所学西医相结合,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后来机缘巧合成了一名军医。
  只是棠梨的好运大约用光了,在一次搜救任务中,整个医疗队被闷在了泥石流中,她以为自己死了,却活了过来,只不过不再是那个出身中医世家的叶棠梨,也不是那个军总医院的叶大夫。
  如今的她是真定府安州驿丞叶全章的女儿,今年开春正好十六,十六啊,每每一提这个数字,叶棠梨便唏嘘不已,记忆里自己曾有过的十六岁仍是历历在目,那时候她刚上高中,繁重的学业之外她还要跟着爷爷学习医术,那时爷爷正教自己叶家的独门针法,叶家的针法传世百年,至今在中医界仍备受尊崇。
  爷爷被誉为一代圣手,也因叶家的独门针法,棠梨初时以为有什么诀窍,后来方知,所有的学问都没有诀窍,有的只是勤奋,叶家所谓的独门针法说穿了,也就是认穴精准,对症下针罢了,而做到认穴精准并不容易,她记得为了认穴,自己那时候身上除了针眼儿还是针眼儿。
  好在付出总有回报,她的针法终是练成了,因自己的努力,那年父亲特意寻人打制了一套银针作为自己的生日礼物,用特殊工艺打制的银针,弹性十足,收在一只空心的银镯中,那银镯子造型简单,镯身简单的纹路像是一截古朴的梨花枝,接口处的暗扣是一朵栩栩如生的梨花,只轻按住花瓣,那花蕊便能抽出来,一一个花蕊便是一个银针,那是自己自出生一来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一直戴着从不离身,也救治了不少病患。
  想到此,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左手腕,却摸了个空,手腕上空空如也就,方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军总医院的叶大夫,即便名字未变,却已换了世界,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这里是大梁朝,她是安州驿丞叶全章的独女,好在老天爷是仁慈的,并未剥夺她的记忆,有了记忆便有医术,有医术便还能治病。
  爷爷曾经苦口婆心的跟她说过许多次,小梨子你要记得爷爷的话,不管什么时候,咱们当大夫的都是要治病的,这是本份。
  叶棠梨陷在回忆中有些不能自拔,直到骡车停下来方才回神,抬头看去,前面不远便是山前村,估计有人家正做饭炊烟袅袅,时不时还能听见狗吠鸡鸣。
  棠梨背上药篓跳下车,冲黄大勇挥挥手挥了挥手,上山去,望着棠梨的身影消失在山道上,黄大勇才赶着车往回走,叶大夫进山采药每次都是两个时辰左右,他给城里的饭馆子拉两趟活儿,回头正好接叶大夫。
  说起来叶大夫啥都好,模样体面,医术又高,人更和善,村子里村民举凡有个病灾儿的,只要说一声,她便上门诊病,开了方子不说,若是寻常能见的草药,她还会亲自上山采药了送过来,还会过来复诊,直到病好了才作罢,不过叶大夫医术实在高,只她开的药,一般吃上几剂便能好,村子里好多积年的老症候,都让叶大夫治好了,村民私底下都叫她神医,自己也叫过一次,见叶大夫不大喜欢,也就不叫了,不过在黄大勇心里,叶大夫就是这天下最厉害的神医 。
  只不过叶大夫太瘦弱了些,村子里似他这般大的小子,那壮的都跟牛似的,黄大勇觉得叶大夫就是吃的太少,上回来村子里看诊,在家里吃饭,就吃那么一捏儿就说饱了,这不能吃哪壮实的起来,看看自己家里那俩半大小子,一顿饭能吃一盆,老话儿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真是一点儿不带

  ☆、山中冷泉

  不说黄大勇且说叶棠梨,背着药篓沿着山道往上走,说是山道其实就是上山打猎砍柴的走的多了便成了道,不是那种后世齐整的石头台阶,就这样的道也只到半山腰,再往上荆棘丛生人迹罕至,也就没路了,以棠梨的经验,越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越能采到好药。
  棠梨从背篓里拿出柴刀,把前头挡路的一丛荆棘丛砍断拨开,便瞧见了上头那颗碗口粗的松树上自己做的记号,上次来采药的时候发现了一大片野蘑菇,无毒,采了好些回去,跟鸡炖了,味道格外鲜美,一家子都喜欢,尤其傻姑连剩下的那点儿汤都伴着饭吃了。
  好在自己留了个心眼,知道这蘑菇采了还能长,盖好了松针腐叶并做了记号,这回倒省事了,棠里伸手抓住那颗碗口粗的松树,略一借力便跳了上去,上面是一块凸起的大青石,棠梨弯下腰往青石下一看,不禁笑了起来,果然长出了一片蘑菇,像一把把小伞撑开,把上面盖的松针腐叶顶了起来。
  大约是昨儿落了雨,蘑菇比上次多了许多,杜若采了小半筐,想着傻姑看见肯定高兴坏了,一想起傻姑笑的样子棠梨便又采了一些。
  傻姑是棠梨十岁那年捡回来的,那年城西观音祠庙会,爹娘带着她去瞧热闹,见着个要饭的花子,大冬□□不蔽体的蹲在墙根儿下瑟瑟发抖,棠梨就把爹刚买给她的桂花糕给了那人,后来他们回家的时候才发现,那要饭的竟然一路跟了回来,站在门外不走了,眼巴巴看着棠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