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系统逼我考科举 作者:一七令

乡村 一七令 2020-01-03 收藏

顾家卖女当日,家中的宝贝疙瘩突然昏厥。
顾邵醒来后,妹妹没卖成,钱没弄到手,自己脑子里还多了个名为系统的东西。
系统:“经鉴定,宿主系晋江史上第一渣男,抛妻弃女,谄媚权贵,丧尽天良。为配合净网行动,本系统将会对宿主进行彻底改造。”
顾邵傻了。
更叫他傻的还在后头,自从有了这个系统,之前惬意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卖妹妹会被罚,喝花酒会被罚,骗父母要钱会被罚,连不读书也会被罚……
论史上第一渣男被迫科举兴家、入仕朝堂的辛酸路。
众人:瞧,这就是顾家的状元郎,端的是光风霁月,一表人才!
顾邵:我好惨,真的。
PS:每晚七点钟更新~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爽文 科举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邵 ┃ 配角:  ┃ 其它:科举兴家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本来要卖妹妹的渣男,最后竟然把自己给卖到了系统手里。自此,顾邵被迫脱离吃喝玩乐的美好生活,被迫读书,被迫科举兴家。外人都道顾状元是天纵奇才,朝中百官都羡慕顾邵平步青云,唯有顾邵默默流泪,其实他的梦想,就只是混吃等死啊!
     这是一篇从学渣到学霸的逆袭史。主角好吃懒做,不思进取,在系统的改造下渐渐改变,一路开挂。文章语言轻松诙谐,不同于以往积极上进的科举文,读来令人捧腹。

第1章 绑定系统(捉虫)
  眼下正值四月,冬谷既尽,宿麦未登,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金坛县上枣村的顾家,却因为卖女一事弄得焦灼不已。村里但凡忙完农活的人都围在了顾大河家的院子外,也不说话,只在一边冷眼旁观地看着热闹。
  真不是他们见死不救,而是这顾大河一家吧,委实不是什么好东西。
  顺着他们家人的意思来,没准还给你劈头一顿骂,更不用说如今大伙儿都见不得他们家卖女儿了。
  谁也看不惯,谁也不敢说。
  唯一敢说的,怕就只有顾大河的兄长顾大山了。这顾家,也算是十里八乡的殷实人家,只是自顾家老太爷去了,让底下两个儿子分了家之后,顾大山家是越过越好,弟弟顾大河一家却是一年不如一年了。究其原因,也没有别的,单只一件,顾大河家出了个读书的秀才。
  这人是顾大河家的长子,名叫顾邵,名字挺好听,长得也是英俊不凡人模人样的,比县城里头的公子哥儿还像是公子哥儿,一看就不是乡下人。就是因为顾邵从小与乡下孩子不同,顾大河夫妻俩对长子抱有无限的希望,早早地将他送去了学堂里头读书。
  同为村子里的人,大伙儿其实并不知道顾邵的学问怎么样,只是听之前听同村的另外一个小童说起,似乎顾邵在私塾里并不得先生看重,还经常将先生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上枣村的人虽然没有读过书,但也知道尊师重道,知道天地君亲师,这样不将先生放在心上的人,能有多大出息?再加上之前还有村里人看见顾邵私下里逃了私塾的课,跟几个狐朋狗友一块儿去酒楼里吃酒,让原本就不看好顾邵的一群人,更加对顾家嗤之以鼻。
  先入为主的关系,这些年每每顾大河和陈金莲夫妻俩在外吹嘘自己儿子的时候,听到的往往都会不屑一顾。直到——前两年顾邵出人意料地过了县试,又接连过了府试和院试,得了个秀才的功名,这才让众人信了顾家两口子的话。
  只是考了秀才又能有什么用,心眼儿坏了,想来也不是个能长久的。
  当了秀才就能卖了妹妹吗?
  若是顾邵能听到这些乡人的心里话,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
  能!他当然能!
  再说了,他又不是真的要将小妹给卖了,签的是活契又不是死契,等到了人家府上当个十来年的丫鬟,不是还能被放出来吗?那可是县城里头的大户人家,多少人挣破脑袋想要进去当丫鬟都当不了,也就是他有门路,才能将小妹给塞进去。
  进去之后,一举两得,不仅小妹以后有了出路,他也能白得一笔银子,解了他的手头之急,何乐而不为呢?
  这些看热闹的,在顾邵看来都是出于嫉妒。
  院子中间,顾大山和顾大河兄弟俩还在拉扯。
  “我说他大伯,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咱们这样做自有咱们的成算。”陈金莲在边上瞧着,觉得这个大伯哥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他们家卖女儿,碍得着别人什么事了。
  “就你们这样,能有什么成算?”顾大山也恼了,“咱们顾家又不是什么穷的揭不开锅的人家,哪里用得着卖女儿。你家里若是真缺了银子使,回头我借你一些便是!”
  张氏听了丈夫的话,不咸不淡地瞥了他一眼,只是却并没有说什么。
  顾大河梗着脖子道:“我是让她去当丫鬟,又不是让她去做别的。那县城里的李家是干干净净的人家,又素来有名,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顾大山都快被这个弟弟给气笑了:“要真那么好,你怎么不去当丫鬟?”
  顾大河扭捏了一下:“我又不是女的。”
  合着他要是女的,还真要去当丫鬟,顾大山差点没被这个不着调的弟弟气死,“你啊你,怎么年纪越大越糊涂了。小妹才多大的年纪,你就让她去别人府里当丫鬟伺候人。你以为丫鬟是那么好当的,进了别人的府里,要打要骂,还不是别人说了算?小妹虽然是个姑娘家,可也是你的亲女儿,你怎么忍心让她去外头受苦?”
  顾小妹缩手缩脚站在一边,脑袋上的两个小辫子有气无力的耷拉着。
  她今年才不过五岁,上头有两个哥哥。一个是顾邵,一个是顾礼,陈金莲在生了两个男孩之后,本不想再生了,只是后来出了意外,这才又添了个顾小妹。
  顾大河夫妻俩本来就不看重女儿,平日里最多不过给她一口吃的,给她一身衣裳穿,别的再不会多管。这回顾邵回来,说是给小妹找好了出路,顾大山夫妻两个一合计,觉得不错,便立马同意了。
  自始至终,顾小妹都没有说过话,她也压根懂不了那么多,只知道爹娘和哥哥不想再养她了,要赶她走。
  那边顾大山怎么都劝服不了顾大河,遂将目光放到顾邵身上:“邵哥儿,你爹脑子不清醒,难不成你也糊涂了不是?你是个读书人,还是个秀才,有了当丫鬟的妹妹,说出去你脸上就有光了?”
  顾邵穿着一袭青衫,清清朗朗地站在那儿,有如修竹一般,让人见之忘俗。只是他这性子与长相,似乎从没有契合过。
  顾邵懒懒地抬起眼睛,回道:“大伯,您就别担心了,我那同窗都已经将李家的情况给我说了清楚,他们家有一个小姑娘,正缺玩伴,小妹此番过去,必定是去副小姐的。这契约上签的是十年,小妹一进去就是享十年福,大伯,你可别拦着小妹享福,免得日后她还要怪你不识趣儿呢。”
  顾大山:“……”
  他真想啐这侄子一口!听听听听,这是人话吗?学问都读到狗肚子里了吧。顾大山又看向顾大河:“你就不怕小妹往后怨你们?”
  “她敢!”陈金莲高高地挑起眉毛,警告地看了女儿一眼。
  顾小妹又瑟缩一下身子,悄悄躲到他大伯身后。
  陈金莲冷下脸:“我生她养她到这么大,恩情比天还要高。莫说今天只是让她李府当个十年的丫鬟,就是让她当一辈子,她也只能乖乖地受着!”
  小儿子顾礼在后面有样学样:“乖乖地受着!”
  说着,顾礼还冲顾小妹做了个鬼脸。
  比起陈金莲,顾小妹明显更怕她这个二哥。顾礼比她只大两岁,性子却比谁都要蛮横,平日里就以欺负顾小妹为乐。顾小妹被他欺负惯了,一见到他就怕。
  这一大家子,看得顾大河连连摇头。没救了,真的没救了。
  牙人早就在外头候着,看他们一大家子的人争执了半天也商量不出什么,不由得烦了。要不是看着小丫头生得确实不错,他才不会费这个功夫:“我说,你们到底卖不卖?不卖我可走了。”
  “卖!”斩钉截铁的一个字。
  众人循着声音望过去,却是这位秀才公。
  顾邵真的急着用钱。
  他上回打赌输了三两银子,不好跟父母开口要,便一直拖到了现在。眼看着已经快到期限了,倘若还是拿不出来,岂不是让那些人觉得他是个穷酸鬼?顾邵可丢不起这个人。
  众人的目光都投到他身上,顾邵咳嗽了一声,缓缓上前:“契约拿来,我来签。”
  牙人知道这位是个秀才,便笑嘻嘻地将契约奉上。
  顾邵也算是个读书人,家里的笔墨都是现成的。他让爹娘将笔拿了出来,一目十行的扫了一眼契约,见没什么问题,便俯下身想要签上名字。
  这顾大河三个字还没有落成,顾邵脑中忽然划过一丝异样。
  “滴滴滴……系统绑定中……”
  隐约间,顾邵好像听到一道诡异的声音,那声音毫无起伏,诡异至极。
  “系统支线:种田,经商,科举,请宿主自行选择。”
  科举?脑子坏了才考科举!顾邵还没说完,便感觉头顶一阵剧痛,像是被什么重物敲击过一样。
  紧接着,他整个人便猛地向后倒过去,转眼间便不省人事。
  脑中的声音还没结束:“……恭喜宿主选定科举兴家支线。”
  然而,昏睡过去的顾邵并没有及时收到这一喜讯。
  他这一晕,可是让顾大河夫妻俩彻底乱了套。尤其是陈金莲,大儿子就是她的心头宝,眼下的儿子昏倒了,还不知道原因呢,陈金莲便干嚎了起来:“我的邵哥儿,你要是出了事儿,可叫娘怎么活啊!”
  顾大山被他叫得头疼,连忙呵斥道:“嚎什么?还不赶紧将邵哥儿回去。”
  “对,对……”陈金莲这才醒悟过来,连忙站起身狠狠的拍了顾大河一下:“还愣着做什么!”
  顾大河瞬间清醒,慌忙之间跟着他兄长一道将儿子扶到了屋子里。
  顾礼一见大哥被抬到屋子里了,也趁乱钻了过去。陈金莲则急急忙忙地赶了出去,朝着村里的郎中家奔去了。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