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绿茶团宠她超能打[穿书] 作者:十月晏

武侠 十月晏 2020-10-21 收藏

穿成修真文里短命炮灰的司予,发动顶级绿茶技能,把小日子过成了美滋滋的团宠甜爽文。
  在五年一度的比武盛会上,有纨绔见司予貌美前来骚扰。司予二话不说,一剑劈裂了对方仙器。
  在修真界,毁人仙器乃是大忌,本着“谁先哭谁有理”原则,她当即哭得梨花带雨。
  围观群众心疼不已,纷纷指责对方——
  宗派翘楚:输不起是不是?为什么要把我们予予宝贝气哭?不要脸!
  世家公子:道歉!必须向我们予予宝贝道歉!否则这事没完!
  魔道至尊:何人胆敢欺侮本座徒儿?找死!
  正道魁首:慢着!我徒儿何时成了你徒儿?
  对方:?
  #别问,问就是顶级绿茶横扫修真界。
  本文文案2:
  都道修真界大佬们有个共同的心头宝,名叫司予。是个根骨极差、修为极低的漂亮废物,勉强靠着极品仙器和极品仙丹讨一讨生活这样子。
  后来正魔大战,趁华阳门倾巢抗敌之时,有正道宗门世家攻上华阳山。
  只见那漂亮废柴周身青、金、紫三色光芒交织,脚踏七星浮于半空,一手持剑,一手擎天,剑气退敌百里,秘术杀人无形。
  众人:???道、佛、魔三修???说好的漂亮废物呢???
  司予觉得,人生嘛,就是吃喝玩乐逍遥快活。
  可若是谁敢让她不快活,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予,顾尘光 ┃ 配角:空见,夜缚灵,陆缇,江半深,苏见浅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使不得,我只是个美貌废物罢辽
  立意:迎难而上 砥砺奋进 必有所得


第1章
  司予穿书了,穿的是本修真群像小说。
  混沌中,她憋着一口气,连读二十三章,只差没向天道跪求一只82年的放大镜,才终于在旮旯角处找到这么一行话——
  “顾尘光身旁的女童,竟是司家三姑娘,小小年纪,已然气绝。”
  这位连姓名都不配有的司家三姑娘,全文描述仅二十三个字的背景板路人甲,便是她司予所穿之人了。
  作为顶级绿茶,司予从来都是光彩耀人、万众瞩目的C位,走到哪里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何时在别人的人生中跑过龙套、做过群演?
  Emmm,就很气。
  勉力睁开眼,缓了片刻,司予才看清周遭景象。
  这是一间低矮空旷的石室,正中矗立着两只石柱。围绕石柱,九十九只血烛摆了个噬魂阵,正安静地燃烧着。血烛的光芒堪堪照亮眼前方寸之地,远处的黑暗浓郁且沉静,像是没有尽头似的。
  烛焰是诡异的血色,烛泪顺着烛身滑落在地,蜿蜒成九十九条血线,分别向着两只石柱蔓延。石柱足有三人合抱那般粗,司予正被腕口大的铁索绑缚其上,双脚悬空离地。那些血色蜡线便攀上石柱,自她脚底钻入身体。
  她只觉得身子时重时轻、时热时冰,痛苦极了。似乎有什么东西自她身体中源源不断地抽离出来,又有什么东西横冲直撞地涌进她身体中去,是以竟有些分不清,那些血线到底是自血烛流向她,还是自她流向血烛。
  这便是续命秘术。
  法阵是司家四夫人的手笔,续的是司家二姑娘的命,而她与顾尘光则是被选中的祭品。血烛燃尽之际,便是祭品命绝之时。
  司予扭头看向身旁的柱子,果不其然,那里绑着难兄难弟顾尘光。
  十岁的顾尘光已有了小少年的模样,虽身处腌臜环境,面上亦有憔悴之色,却难掩他出众相貌、清贵之气。怕是任谁也难以想到,这般傲人风采、眉目清澈的小少年,将来竟会堕入魔道,成为搅弄风云、嗜血好杀的一代魔王。
  真是人不可貌相。
  未来的魔尊此时不过只是一只寄住在司家,险些被人害了性命的小可怜。他见司予已醒,便冲她一笑。想来是难受得厉害,那笑看上去竟有些像哭。
  “妹妹别怕。”顾尘光温言安抚她,“待我将铁链削断,便可带你出去了。”
  司予低眼一看,顾尘光的小手中果然攥着一把小匕首。
  那小匕首看上去倒也并非凡品,只是铁链拴得紧,他的手活动范围受限,铁链又极粗,也不知他削了多久,竟是连一丝丝缺口都没有。
  司予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就这?就这??就这???
  以卵击石!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顾尘光看出了司予眼中的鄙夷,面上便显露出些羞赧之色:“我的内力被封住了……”
  司予呼出一口浊气,拇指指甲在食指指腹上用力一掐。身体吃痛,精神便能保持清明。
  她早该想到,顾尘光这种衬托男主的对照组工具人,能有什么金手指?想逃出生天,靠他愚公移山的精神显然没戏。好在血烛剩余一半,她还有时间,撑也要撑到救命稻草的到来!
  在名利场浸淫多年,她可太知道如何俘获人心了。今日只要那棵稻草能来,她就能攻略下她,并借她之势活下去!
  这倒不是司予盲目自信,毕竟她是一个长得美、双商高的顶级绿茶,试问天下谁人能拒绝她的主动攻略呢?
  ……等等!
  司予心中莫名一慌。
  她突然想起自己穿书了,早已不是从前那般明艳美人的模样。这位龙套炮灰的长相如何,书中没写,她全然不知。
  思及此处,司予努力伸长了脖子,将小脸面向顾尘光,脆生生地问:“哥哥,我长得好看吗?”
  顾尘光一愣,小脸迅速红了。
  司予:???
  蚂蚱大的小孩,你脸红个屁啊!
  她心中不耐,再一次催问:“我好看吗?”
  顾尘光小声道:“……好看。”
  哦,好看就行。
  司予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盘稳了。
  不多久,石室内骤然刮起一阵风。
  那风和煦轻柔,带着淡淡的花香,短暂地吹来,转瞬便平息。可就是这么一丝微弱的轻风,却神奇地吹灭了室内所有的血烛。
  血烛一灭,司予身体的不适感顷刻消失。
  可没了烛火照明,眼前转瞬恢复成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没了视觉,听觉便格外灵敏。伴着不知何处的滴水声,有轻轻的脚步声自远处响起,由远及近。
  未几,黑暗被撕扯开来,视野中亮起一小片暖光。自暖光中,走出一位紫衣少女。
  少女提着一盏宫灯,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梳着双丫髻,背着小挎包,相貌极美,一派天真。
  司予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原书中搭救顾尘光之人终于来了!
  少女似乎是才看见司予与顾尘光二人,“咦”了一声,蹦蹦跳跳地小跑过来。
  她不看脚下,步子极为随意,可司予却敏锐地发现,她的每一步都精准地避开了地面的血线。等她来到石柱前,一双绣鞋干干净净,一丝血迹也无。
  少女歪头打量着司予与顾尘光,语气俏皮:“你们是因为调皮捣蛋,所以才被父母绑在这里受罚吗?”她放下宫灯,“咯咯”一笑,“姐姐跟你们说哦,以后要乖,不乖的孩子没糖吃。”
  司予听得嘴角一抽。
  姐姐?
  眼前这位少女乃是当今魔道至尊,合欢宗宗主夜姬。虽说外貌始终是妙龄女子的模样,实则却早已过了古稀之年,乃是一位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老人家。
  一个年纪足以当他们曾祖母的女人,却开口闭口自称姐姐,司予觉得自己替人尴尬的老毛病又犯了,尬到脚指头抠出个三室一厅来。
  顾尘光警惕地问:“你是何人?”
  不待夜姬答话,司予先白了他一眼。
  原书中不是说他的逆天资质不逊于龙傲天男主?怎么竟看不出这位是真大佬?这种粗大腿此时不抱更待何时?嗨呀,这个不争气的崽子,竟然还敢表现出防备之色,真是急死她了!
  司予迅速酝酿情绪进入角色,恰到好处地拖长了小音调,软糯糯奶兮兮地问:“姐姐,你长得好漂亮啊,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漂亮。神仙姐姐,你是天上的仙女吗?”
  攻略夜姬第一式:夸她年轻夸她美!
  不老魔王夜姬,生平最忌讳“老”与“丑”两个字。为了维持青春与美貌,她这一生可吃了不少常人不能忍之苦。
  闻言,夜姬果然饶有兴趣地看向司予。
  只见这个生得玉雪玲珑憨态可掬的小孩儿,正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娇滴滴怯生生地看着自己,满眼惊艳不似作伪,惊艳之余又有些好奇。二人目光相对时,小孩儿便羞涩地移开眼去,脸上却露出一个乖巧甜美的笑,两只小小梨涡乍现,如盛了蜜一般,让人看着心里甜滋滋的。
  好一个人间小甜豆!长得甜,说的话亦甜!
  夜姬被夸得心情愉悦,便愿意与这小甜豆多说几句。她把玩着一缕发丝,对“神仙姐姐”这个新鲜称号颇为满意:“不错,我正是哦。”
  愿者已上钩,司予眼中便流露出激动、欣喜与仰慕相互糅杂的光,就像是无数颗星星落进了眸子里。她兴奋地转头冲顾尘光道:“哥哥你看,是仙女哎!神仙姐姐来救我们啦!我们不会死啦!”
  话音一落,她便读出了顾尘光眼中“你在说啥?”的茫然情绪。
  司予:……
  行吧,当猪队友接不住戏时,便只能唱独角戏了。
  司予立刻眼神灼热地望向夜姬:“神仙姐姐,你可以收我为徒吗?我也想做一个像神仙姐姐一样年轻漂亮的神仙!”
  攻略夜姬第二式:热情主动求拜师!
  作为空巢老人,夜姬最喜广收徒儿,倒也不为传宗接代,纯属排遣人生寂寞。可惜她师徒缘不佳,但凡徒弟知道她是魔王后,都会叛出师门,更有甚者还试图弑师。是以至今门庭冷落,孤独寂寞。
  原书中,夜姬恰巧路过司家,因察觉到噬魂阵法,便揣着吃瓜心态前来看热闹,毕竟这种阴毒禁忌的术法,当世少有人能布出。谁料此番一来,便一眼相中了顾尘光这颗修行的好苗子,顺手便收作徒儿。这也是顾尘光后来入魔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