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一问仙机[修真] 作者:口红为命

武侠 口红为命 2020-08-13 收藏

沧海渺渺,大道悠悠,传说有十洲五岛广开仙门、频传道法。
  陆照旋前世一路登仙,终是神通不抵天数,殒身劫数之下。幸得转世至宝,重生于凤麟洲洞冥派一同名姓少女身上。
  在重叩仙途、再问大道之前,陆照旋有三个问题需要解决:
  第一,资质太好,没人敢收她为徒怎么办?
  第二,前未婚夫想杀妻证道怎么办?
  第三,见色起意的世族子弟、暗含嫉妒的同门弟子,把她打晕运到床上,她杀完之后,该怎么善后?
  -阅前须知-
  1.女主美苏强,大佬开新号炸鱼塘。
  2.修真境界:炼气、明光、玄感、化丹、元婴、蜕凡、问元
  3.男主裴梓丰,蜕凡出场。
  内容标签: 强强 女强 升级流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照旋 ┃ 配角:
  一句话简介:大佬开新号炸鱼塘
  立意:永不言弃


第1章 前世今生,改元问玄
  “陆道友,我这焚心神砂倘若投下,那你千余年修行便要成空了,你难道真的愿意在此身死道消?”
  “我知道陆道友所求为何——在下可以保证,只要道友愿意让出这纯元弥生符,我赵家诚意邀请陆道友为长老客卿!”
  “陆道友……”
  陆照旋在梦里沉沉浮浮,仿佛灵光明昧,一层一层地剥开她的意识。
  她冷笑——他知道她所求何为?他知道才怪!
  她若是想安度余生,又何必走这登仙问道的荆棘路?
  她若是真的惧散修之难,想投靠世家,以她的实力,哪还轮得到他来投橄榄枝?
  道不同,不相为谋!
  陆照旋睁开眼,天光从窗缝里漏进屋里,打在碧纱帐上。
  凤麟洲,洞冥派,孟阳小榭。
  一连串如吉光片羽的画面和记忆碎片潮水一般向她涌来,陆照旋闭上眼,将其尽数理清。
  陆照旋是转世之人。
  前世,她是流洲散修,自幼苦寻仙缘,但天资有瑕,耗费千余年辗转修至元婴便再难寸进。
  为觅一线仙机,陆照旋自愿进入尚未分化完全的洞天遗址,不料竟真给她寻到了传说中的转世至宝纯元弥生符!
  然而进入洞天遗址的不止她一人,陆照旋不愿出让此宝,又实在寡不敌众,便毅然撕开纯元弥生符,直接去转世了。
  再醒来,她就躺在这间屋里了。
  陆照旋花了三息将记忆整理完,微微蹙眉。
  古来素有海内十洲五岛之说,她自幼生长的流洲便是其中之一。
  然而,天宇分隔,十洲五岛之间从来不通,陆照旋修行千余载,从来没有听说过外洲的消息。而从原身传来的记忆里,凤麟洲也是孤悬不通的。
  这倒也无妨,陆照旋在流洲并无难以割舍之人,难办的却是道统不同。
  天下道统千千万,大道只有玄元。流洲是元门盛世,全洲上下俱修元,凤麟洲却是玄门昌隆,不容外道。
  陆照旋要是想在凤麟洲重叩仙途,似乎只能弃元转玄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在流洲转世,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冷不丁遇上这情况,倒是有些迟疑了。
  陆照旋闭目细思。
  其实修士未必需要纯元弥生符,只要修至元婴便能转世重修了。
  然而,如果没有纯元弥生符,便是自胎中转轮,忘却前世记忆,修炼至化丹之后才能忆起前尘。虽然大能转世便会资质极佳,修至化丹绝无问题,但终究有太多变数,如果被仇家找到先杀了,那便要再次转世。
  转世多了,元神消磨,便与凡人无异了。
  纯元弥生符的意义便在于能让修士开宿慧,生而带着前世记忆。
  另一方面,使用纯元弥生符之后,往日因果便可全消,即使是再精通因果的大能也无法借此算到她的下落。
  也就是说,这一世,陆照旋先天不沾因果。
  每个人一出生都带着因果,无论修道与否,都会和人纠纠缠缠。而先天不沾因果的,无不是天才中的天才,一旦学仙,一路高歌猛进、元婴之前毫无壁障不是空话!
  如果没有纯元弥生符,问元之下的修士想转世,能做到这一步的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原身的资质堪称惊才绝艳,又先天不沾因果,天赋太过惊人,境界稍高的修士见了她,便知道这一定是大能转世,而且是极为了不得的大能转世。
  也正因如此,原身四方求仙,谁也不愿意收她,毕竟,这样的资质总有一天能觉醒前世记忆,到时若有什么前世嫌隙、道统冲突,便是结缘不成反结仇了。
  原身无可奈何,最终拜入洞冥派孟阳小榭,权且学些引气法门苦熬。她天资惊人,即使如此,三年来竟也堪堪走到炼气巅峰,只差一步便能凝聚气脉,进阶突破明光。
  然而,不得真传,一切皆空!
  这一点,没有谁比陆照旋更清楚!
  虽说她这次转生是半路出家而非自胎中转轮,这让陆照旋有些奇怪,但她可以确定自己绝不是夺舍。她就是原身,原身也即是她!
  陆照旋喟叹了一声,心绪终归平静。
  既得机缘,她自然要走下去!
  前世她叹惋恨声的资质缺陷,今生尽数弥补。
  前世她苦求不得的真传上法,这一世却未必不能得!
  既然如此,是玄,是元,又有什么妨碍?
  不过,在此之前,原身还留下些麻烦亟待处理。
  今生容貌与她前世别无二致,而因容貌而引起的麻烦陆照旋元婴前简直受够了,没想到一转世,头一件要处理的事也是因为容貌。
  洞冥派世家陈家有个嫡系弟子陈守功被派来孟阳小榭历练,对原身见色起意,而对原身天资嫉妒不已的孟阳观同门冯燃便见风使舵,与陈守功一同设局,给原身下了压制气脉、不能动弹的药,把她送到了床上。
  要不是陈守功临时有事不得不暂离片刻,现在她已经失去元阴了!
  陆照旋轻轻叹了一口气。
  前世她痛恨、厌恶,甚至恨不得毁去,却终究不甘、不愿毁去的美貌,曾让她麻烦缠身、郁郁难欢的美貌……
  陆照旋露出一点平静的笑意来——元婴之后,实力足够、麻烦一清,她终于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一切。美貌不是她的罪孽,是天生的馈赠。
  如今转世,陆照旋也有自信把这馈赠握在手里,而不被怀璧之罪所伤。
  原身如果遇到这种事,只怕只能束手无策、除非天命所归,出现什么奇迹,否则只能失去元阴,资质受损了。
  修道之人起码在化丹之前不能失去元阴或元阳,否则元气有损,即使化丹,品质也不会高,更难再进一步。
  但现在,躺在这里的人是她,是在流洲挣扎拼搏终成元婴的元门散修陆照旋。
  陈守功想要毁她的道基,陆照旋只能请他去死了!
  陈守功是明光二重修士,原身却只是炼气巅峰;陈守功是陈家嫡系弟子,拥有许多法宝符箓,原身却堪称一穷二白;陈守功自小便学真传上法,原身只能靠只言片语的引气法门苦熬……
  陆照旋想杀陈守功,自然得做点别的准备。
  不必过多思考,陆照旋沉神凝思,努力调动气脉,让真气在体内缓慢地、反复地盘旋。
  遵循三长一短、三急一徐的规律,在经过关键穴位和经络的时候适时地加大力道,不过十息,让原身束手无策的气脉滞涩便一扫而空,真气仿若百川东到海,奔涌而流,一息便是一周!
  这样磅礴的真气、这样畅通无阻的运转、这样自如的修炼、这样的天资,陆照旋上辈子就没见过!
  想当年,她的真气总是慢慢吞吞、细细涓涓、不催不动,经络总是半通不通、滞涩难行,她为了这破资质,在炼气、明光、化丹境界花了多少精力,最后仍然只能修成一个无望再进的元婴……
  同人不同命啊!
  陆照旋一边想着,真气在她的控制下微微放缓了速度,在经络中旋转十二个周天,忽然化为十二股,分别往十二正经涌去!
  原身在孟阳小榭是舍财借寄、不列正数的,能分到的洞府院落自然是灵气斑驳、远离地脉的偏远之地,而陈守功的院舍却建在这孟阳小榭的地脉正上方,灵气充沛,她正好借此地一举突破明光!
  原身不得真传上法,困于炼气巅峰难以寸进,陆照旋却不然。
  虽然她前世修元,不通玄法,但炼气晋升明光这样的小关隘又有什么难的了?
  真气于她十二正经中如海浪奔涌,毫无半分滞涩与壁障,陆照旋将真气一分分凝聚,神识分为十二份,不断拨动真气,将其中驳杂不精的部分一一剔除,让原身难以化解的根基问题便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随着陆照旋的运转,她体内略显斑驳但浑厚无比的真气一步步凝聚、澄澈,最后化为明澈如水的清光,照开她紫府丹田!
  明光,乃成!
  陆照旋轻轻出了一口气,翻身坐起,正对着符箓封锁的大门,眸光湛湛,如含明珠,这是刚刚突破、真气尚未平复的征兆。
  她没有急着离开。
  “母亲明明已经为我把一切都打点好了,这喂不饱的老匹夫还要狮子大张口!”这是陈守功。
  “师兄且消消气,以师兄家的豪富,秋上师再是贪,限于见识,量他也说不出什么珍宝来,师兄总归给得起!”这是冯燃。
  “这倒是真话!”陈守功自得地哼了一声,“且容他得意,若他真惹恼了我,我便立刻给母亲去书告他一状,看他还敢不敢贪!”
  “好了,你去吧!”陈守功在屋外说道。
  冯燃殷勤地笑了两声,转身走了。
  陈守功暂且放下对着孟阳小榭秋上师的不满,想到院里那个仿若姑射神人的少女,不由一阵口干舌燥,整个人兴奋了起来。
  即使这少女资质再好又怎么样?不得真传上法,终不过是一场空!他是陈家嫡系弟子,岂会怕这个?
  陈守功一把拉开房门。
  那个他离开之前还昏迷不醒、气脉滞涩、无法动弹的美貌惊人的少女正端坐在青纱帐下,与他四目相对,露出一个比寒冰更冷酷、比日光更夺目的笑容,
  “你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