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灭了天道后我成了死对头的师妹 作者:周蛋挞/前方有个鬼

武侠 前方有个鬼 2020-07-29 收藏

铃萝入魔前,剑道天赋横扫修仙界。
  直到某人横空出世,一剑惊天下,她剑道最强的名号被抢。
  铃萝入魔后,要杀的人总是被当世第一剑修越良泽护在身后。
  直到她灭了天道,了却遗憾自生自灭时,再次睁眼却成了这位死对头的小师妹!
  年仅十六的越良泽,还是天云宗的外门打杂弟子,整天被内门弟子欺负。
  穿着粗布衣,被师兄弟们指使做跑腿杂活。
  内门弟子们练功不顺或被师父教训,便对他拳打脚踢发泄。
  躲在角落暗中观察越良泽好几天的铃萝,看着那瘦弱寡言的少年曲缩着身子抱头承受师兄弟们暴打后,终于忍不下去。
  未来仙道最强剑修怎么会这么弱!
  于是铃萝一剑斩开人群,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剑尖指向躺地上的少年,脆声道:“拔剑。”
  -
  铃萝有幸参与仙道第一剑修悲惨的少年经历,并无形中给他送去了无数温暖。
  这直接导致后来她又成为大魔头被三界追杀时,越良泽一剑斩开万丈崖,将她护在身后,与天道为敌。
  -
  1、女主重生/善恶两面
  2、私设如山,设定我说了算
  3、回忆杀预警
  4、HE
  一句话简介:仙道第一剑修与女魔头的爱情故事
  立意:爱情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重生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铃萝,越良泽 ┃ 配角:┃ 其它:


第一卷 镇仙玉
第1章 东岛天极
  东岛天极,三考正殿。
  今日是外门弟子入考内门的第一天,称作笔试。
  正殿内外有外门弟子三百二十七人,每一张紫檀桌上都摆放着个小巧的白玉香炉,袅袅升起的香雾有助于提神静心。
  桌案上有笔试卷八十八张。
  铃萝正看着第三十七张发呆,鼻间熟悉的天极木香没能提到静心的作用,反而刺激着她额角一抽一抽着。
  她有些茫然地看了眼手中的笔,又抬首环顾四周一圈。
  乌泱泱的人头,统一的墨绿色门服,男女腰带上都纹刻着天极的入山符。
  在她左手边的少女抬首,耳边的碧绿泪坠光泽漂亮。她对上铃萝略显茫然的视线时柔柔地笑了下,无声说道:加油。
  所有的一切都跟当年一样。
  铃萝深吸一口气,目光复杂地看回桌上的案卷。
  她跟天道同归于尽时已对这世间毫无留恋。
  本该沉眠于万古长夜的她,却一睁眼回到了十六岁这年。
  这会她还是东岛天极的外门弟子。
  但她入魔后,可是屠了半个东岛天极。
  她是东岛天极三掌门的亲传弟子,师门的骄傲,亲传弟子中最受宠的师妹,玉字辈最敬佩的师姐——却也是强闯禁地,杀掌门,叛出正道,被上千弟子誓言不死不休追杀的女魔头。
  可谓是世事无常呀。
  铃萝心里唏嘘着,姿态懒散地提笔答卷。
  重来一次又如何,天道莫非以为她会改变决定不成?
  铃萝对自己的重生再世并没有感到太过惊讶,她甚至觉得有些无聊,如果这是天道的阴谋,那她只怕是要让对方失望了。
  要她重活一世,那她就把当年的路再走一遍。
  想救的人就是要救,想杀的人也一定要杀。
  东岛天极,是为人间十二大仙门之一,东岛地界的仙门皆以它为首。
  内分三宗,各有三掌门。
  铃萝朝高台上瞟了一眼,坐在最上方的男人留着八字小胡,体态臃肿,微微一笑时脸颊两边的肉都在抖动。
  他盘坐在一张白色绒毯上,以御剑灵力将绒毯悬浮于地面之上。
  天云宗范堂主,是今日的监考。
  这人表面笑呵呵,慈眉善目,看起来很好说话,却是天极门规的忠实拥护者,门规如何,他就如何。
  于是在发现下方本宗弟子作弊时,范堂主放在桌边的手屈指微弹,香炉烟雾氤氲,桌案边作弊的弟子闻香晕倒在案上,被在场中巡逻的内门弟子带走。
  范堂主笑呵呵道:“按第一百六十三条门规处理,脱去门服,抹去天网印记,逐出宗门。”
  铃萝上辈子在此时全神贯注,为了进内门而努力答题。
  现在却有些漫不经心,甚至抽空回头看了眼热闹。
  她的位置在内殿最后一排,三十二扇殿门折叠,一眼望去,殿外长阶下整整齐齐的桌案排放着。
  场中巡逻的内门弟子身着白衣金带,无论布料还是花纹符咒都比外门弟子要精致漂亮。
  “专注。”
  一支玉笛轻敲她的桌案,走到她身旁的内门弟子轻声提醒着。
  铃萝听见这声音微愣。
  她回首看向桌案,眼角余光打量着身边这位白衣金带的青年。
  玉冠束发,一手负背,另一手把握着翠绿玉笛转了一圈,横在腰腹。那玉笛有流萤光点坠落,是少见的上品武器。
  青年姿态从容,面白细眉,漂亮的丹凤眼却不显疏冷,而是谦谦温和。
  三掌门的爱徒之一。
  于休。
  她曾敬爱的二师兄。
  再逢故人,重生的真实感又增强了几分。
  铃萝学着于休,把握着手中毛笔转了一圈,然后墨滴洒在了纸面上。
  于休:“……”
  铃萝压着唇边笑意,装着端正姿态继续答题。
  于休不由低眉瞥了她一眼,这位外门师妹的字迹工整,已达题目全对,就是刚才看热闹的心态和戏耍之姿显得有些顽皮。
  上一世的铃萝笔试满分,这一世却对着几道题陷入了沉思。
  当初她是非常努力上进,作为外门弟子的时间里都在学习练功,毕竟她是躲避追杀才来到东岛天极,在入内门之前,不与旁人接触,话少,存在感很低。
  直到一年一度的外门入考,她笔试武试得双甲,入内门,被三掌门收为亲传徒弟,这才引人注意。
  太久远的记忆,铃萝花时间想了会才记起。
  从正午至日暮时,木香燃尽。
  范堂主道:“停笔,今日三考结束,回吧。”
  铃萝起身,随着队伍离去。
  到殿外,离开范堂主的视线范围,众人才放松谈论起来。
  “我好恨我最后一卷半个字都没写就结束了!”
  “太难了,太难了,阿娘,今年的题太难了呜呜呜——”
  “之前是谁被带走了?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范堂主眼皮子底下作弊?”
  “师兄!师兄你第三十六卷 最后一题选的什么啊师兄!”
  “我选尼玛的选!没做!”
  “……”
  “铃萝——”后边追上来的少女耳边摇晃着碧绿的泪坠,在暮光下显得耀眼,琴鸢来到铃萝身边,笑着邀请,“一起去晚斋堂用膳吗?”
  铃萝独来独往,不与人接触,存在感极低的情况下,只有跟她一同入门的琴鸢会跟她说话。
  这样的邀请有过数十次,都被铃萝拒绝了。
  她连吃饭都是回小院自己做。
  因为被追杀,外门对她来说也有一定风险,也不愿去人多的地方。
  想想一个月后逍遥宗的人就会找到东岛天极来要她这个“杀人凶手”。她赶在这之前拼死拼活地进了内门才逃过一劫。
  “铃萝?”琴鸢见眼前的少女低头沉思着,似乎没听见自己的话,不由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又不去吗?”
  铃萝这才回过神来,歪头朝琴鸢看去,笑得明媚:“去。”
  琴鸢被这笑容怔住。
  她一直觉得铃萝很安静乖巧,但偶尔看去却有几分阴郁,让她忍不住好奇想要探究为何。
  这还是第一次见铃萝笑。
  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
  怎么不多笑一笑呢。
  “走。”琴鸢牵着她的手,高兴道,“你就没去过几次,怕是连路都找不到吧?”
  “唔,的确不记得了。”铃萝抬眼朝前方看去,“我从未好好看过外门的风景,都快忘记哪是哪了。”
  琴鸢噗嗤笑着,另一手朝四周比划道:“你整日就关在屋里看书看书,别说外门了,你连同门弟子怕是都不认得几个,要不是我天天找你玩,你是不是连我叫什么都不记得?”
  铃萝笑得娇憨。
  重生后的心态跟当年完全不一样。
  以前只顾着练功,进步,做人上人。
  从除魔卫道的仙们宗师到大开杀戒的二十六魔之一,再与天道为敌,同归于尽。
  “过三芳殿,往戒律斋的方向走,能看见内门的云上苑,再过西水湖,就到晚斋堂。”琴鸢边走边跟她指路。
  铃萝神色认真地听着。
  心里却在轻蔑地笑。
  眼前云雾缭绕,建筑静美,就连一片石子路都是花簇相拥,点缀成通往仙境的道路。
  再过十年,这人间仙境,都被她夷为平地。
  当时在东岛天极的一战,她势不可挡,掌门也是在这一战死在她手里,还有几位堂主——那会她是想把整个天极都毁掉的,可惜毁到一半时,来了个不识趣的剑修。
  当世第一剑修。
  论剑道也在她之上。
  想起这人,铃萝不由挑了下眉,朝西水湖面看去。
  湖水澄澈,碧绿莲叶与小巧莲花相映,红色的鲤鱼在水里悠闲畅游。
  那会他就在这湖上,迎着狂暴的剑风,半步未退拦下了自己的一剑。
  长得人模人样,却是块木头。
  少时抢她剑道第一的名号就算了,成了二十六魔后这人更是跟她不对付,要杀的人总是被他拦在身后,可若要跟他拼剑法,自己又属实差了那么一点。
  到她死都差那一点点。
  不过——这木头剑修后期自己送上门来,落在她手里可没好过几天。
  铃萝这么一想又舒心了,连带着眼角眉梢都染上三分笑意。
  晚斋堂人不少,还有些内门弟子,他们多是负责外门事务的,所以干脆也在外门的斋堂用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