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师父总以为我暗恋他 作者:陆風

武侠 陆風 2020-07-28 收藏

羽夜夜穿入一本修仙书,为了活过一百年后的三界大战,她拜入修仙界最强的青帝门下。修仙之余,暗中替仙魔妖三界多情男女送礼给自家师父。
  青帝,一百年后修仙界获得三界大战胜利的谪仙领袖,被无数人暗恋明恋的三界第一美男子。
  他看着徒儿每日送来的奇珍异宝,绣花手绢……听着徒儿迷恋自己的谣言。
  青帝:“你暗恋我?”
  羽夜夜:“我不是,我没有。我这就下山给您寻一个徒婿。”
  羽夜夜下山历练,千难万险,终于寻到意中人。
  她指着那个护了她一路,教了她一路,被她撩了一路的十好青年风兮:“师父,就是他,我要嫁给他!”
  青帝望着自己为了护徒使用的化身风兮:……
  后来,皎如皓月,凌不可攀的青帝风兮当着万千仙门的面,神情清冷:“是我暗恋夜夜,是我勾引夜夜,是我强迫她与我在一起!”
  (我醋我自己·护徒狂魔仙界第一帝君)
  【清冷师尊·温柔上仙·假精分男主X喜欢就撩·爱就告白的率直女主 】
  后期青帝不追妻,只抢妻:
  “夜夜是本君未过门的妻,任何人休要肖想!”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羽夜夜 ┃ 配角:青帝风兮 ┃ 其它:师徒恋
  一句话简介:我醋我自己·护徒狂魔仙界第一
  立意:三人行,则必有我师。


第1章 变成流星
  头顶的星光耀目,周围的流星璀璨,羽夜夜忍不住在心中赞美道:“美丽的夜空。”
  只是,她脸上的笑容有些苦涩。
  如果自己现在不是流星群中的一员,她觉得夜空会更加美好。
  羽夜夜不明白。自己只是夜半睡醒后,从床上一脚踏空。为什么下一瞬间,自己就变成了流星!
  唯一庆幸的是周围的陨石与大气剧烈摩擦发光发热,自己却相安无事,没有变成流星刹那间消亡的光芒。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平安罢了。
  羽夜夜迎着强烈的劲风,被风吹疼的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缝隙向下望去。
  她束发的发带被吹飞,失去束缚的长发被吹散,飘荡在空气中。她薄红色的吊带睡裙灌满寒风,簌簌作响。
  羽夜夜顾不上这么许多。她凝视下方的澄澈瞳孔骤缩。白色,绿色,黑色等不同的景象飞快掠过她的眼帘。
  白色的是水,绿色的是森林,黑色的是大地……
  自己正在径直向地面坠落。羽夜夜心中一沉。自己要死了吗?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十六年。自己就要在含苞待放的花季年华名副其实地陨落在人间。
  死亡的恐惧带着冰冷的寒意顷刻间侵入她的身心每一个角落。羽夜夜深深呼吸着,将残留的所有的力量凝聚在胸腔之内。她缓缓闭上眼睛,失去血色的双唇颤抖着张开。
  下一瞬间,羽夜夜清澈的声音带着她最后一丝挣扎,嘹亮地响彻在漫天夜空之中。
  “救命!”
  **
  玄天山上,七星峰顶。
  一位身着月白之色的青年孑然独立。通透的月光落在他脚边安静的七曜花上,映照出斑驳的阴影。
  青年的面前是玄天山占卜过去,预言未来的璇玑玉衡。玑衡之上,摇光剧烈晃动。
  青年清冷的眼眸望向遥远的天际。漆黑的夜空之上,刹那间数道流星飞掠而过。
  “绯星陨落,星宿移位。有人在逆天改命。”随着青年口中淡淡吐露出的清冷声音,凛然之色盈满他的眼睛。
  青年向身侧的虚空之中伸出手,冷声唤道:“星落。”
  刹那间,一柄玲珑剔透的剑显现在他宽厚的手掌之上。璀璨的星光洒落在通透的剑身上,反射出清冷的光芒。
  青年遥遥望向流星飞逝的方向,手中的星落剑轻轻一挥。瞬息间,一道白苍的光芒从七星峰的山巅直刺向漆黑的夜空。
  一阵劲风掠过。
  七曜花在风中凌乱,璇玑玉衡愈加动摇。寒风中,踽踽独立的青年已经不见了身影。只有那一道耀目的白苍光芒越过飞逝的流星,径直射向遥远的黑暗天际。
  秉持天道,守护仙门,这是青年身为玄天山青帝的责任。
  逆天改命者不仅最终会被天道反噬,更会累及万物生灵。青年望向远处天边的双眸愈加幽冷。
  忽然,他幽冷的眸中掠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波动。
  人的气息。
  在他感知到前方流星群中异样气息的同时,他的耳畔隐约传来一声微弱到几近不可闻的求救声。
  青年侧目望去,脚下的星落剑瞬息间偏移了方向。一抹薄红色飞快掠过他清冷的眼眸。
  刹那间,星落剑向下追了过去。
  青年伸出手,在擦身而过的瞬间将坠落的少女轻轻揽入怀中。下一瞬间,星落剑立刻掉转方向,直冲向九天云霄。
  羽夜夜在朦胧之中感觉到不停坠落在身体在向上飞去。她想睁开眼睛,掠过的寒风却迷离了她的视线,她依稀只能看到眼前一片月白色。
  “和自己的被子一个颜色。”羽夜夜在心中迷迷糊糊想着,手指颤抖着攥紧眼前的被子。
  她紧紧依偎在面前的被子里,感受到了期待之中的温暖。只是,今夜的被子不太柔软,有点坚硬。纵然如此,怀抱她的温暖让她的身心顷刻间彻底放松下来。她的身体一软,安心地在青年的怀中睡着了。
  青年感觉怀中蓦得一沉,手心更是有种奇怪的触感。他垂眸望去。下一瞬间,青年迅速移开了视线。
  少女衣不蔽体。他宽厚的手掌正抚在她半裸的背上,刚刚那种奇怪的触感是她肌肤特有的柔软与光滑。
  远处的陨星渐渐失去光芒,无法继续指引追踪的方向。星落剑静静飘浮在夜空之上。天地一时之间变得极为安静。
  一阵轻风掠过,掀起了少女单薄的衣裳与垂落的秀发。忽然,一切又万籁俱寂。少女的身上多了一件月白色的衣袍,将她裸露在外的肌肤悉数遮盖住。
  青年将抚在她裸背上的手缓缓抽离出来,重新揽在她的腰上。刹那间,他的动作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凝滞。
  下一瞬间,青年身着单衣,转身望向远处渐渐发白的天际,清冷的声音命令道:“星落,回玄天山。”
  *
  玄天山纯白的山巅之上,数名长老神情凝重地等待着青帝的归来。
  忽然,一人声音浑厚喊道:“帝君回来了。”
  众人神情一凛,抬头望去。正看到青帝踏着星落剑,逆着晨光如长虹贯日而归。
  “咦?”一人突然语出惊讶道,“帝君抱着一个女人。”
  其余人闻言一怔,纷纷仔细望向青帝的怀中。果然看到他怀中宽松的月白衣袍下隐约显出一名少女的身姿。
  最先发现少女的青年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语气轻佻道:“我本以为帝君深夜离山是为了追流星,没想到帝君是佳人有约,花前月下……”
  “逐阳!”他身边一人立刻神情严肃,厉声打断他的胡言乱语。
  曲逐阳飞快紧闭上嘴巴,不再言语。不过,他的眼中依然带着明显的调笑之色,打量着青帝怀中昏睡的少女。
  青帝缓缓落在寒冷的山巅之上,众人立刻垂首行了一礼,异口同声喊道:“帝君。”
  青帝清冷的目光不经意掠过曲逐阳,扫了一眼其他人。
  “帝君。”刚刚喝止过曲逐阳的中年连忙走上前,声音凝重道,“璇玑玉衡已经恢复如常。以防万一,参商正在七星峰上看守。”
  璇玑玉衡恢复如常,说明昨夜的逆天改命者没有成功。
  青帝微微颔首。他望向静静站在人群外的一名女子,声音平静喊道:“霜凝长老。”
  女子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脚步轻盈地走到青帝的面前。她又施了一礼,声音轻柔问道:“帝君有何吩咐?”
  青帝垂眸看向怀中的少女,声音清冷道:“这位姑娘是本君途中救下的人族少女。烦请霜凝长老派两名女弟子照顾几日。”
  青帝说的是人族少女,这表示她不是修仙者,只是一名普通人。
  方才因为曲逐阳的戏言有所动摇的几人立刻神情一凝,将脑海中所有旖.旎的想象驱除得一干二净。青帝和仙门中的谁都有可能,就是和普通人不可能。
  “照顾几日之后呢?”曲逐阳忍不住轻笑着追问道。
  青帝清冷的目光望向他,神情平静道:“她不是修仙者。待她的身体无碍后,送她下山回家。”
  青帝的话音刚落,怀中的少女微微动了下。他怀抱少女的手臂本能地收紧,将她抱得紧了几分。
  片刻后,青帝再抬起头。他迎着众人比刚刚更加注目的视线,清冷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刻意的疏离之意:“再赠与她一些盘缠。”
  **
  同一夜,万里之外的魔域。
  黑暗的祭坛之上,一名青年身着一袭黑衣,偏着头翘首仰望头顶漆黑的夜空。
  当璀璨的流星飞快掠过,划破夜空的黑暗。青年的嘴角微微勾起,露出颇为愉悦的笑容,神情中更是浮现出明显的期待。
  直到流星悉数坠落,耀目的夜空重新被黑暗笼罩,他的笑容渐渐冻结。黑衣的青年缓缓回首,含笑的眼睛冷冷地瞥向祭坛中心的祭司。
  “失败了?”他的声音如清泉之音,很好听,却带着森冷的压迫感。
  祭司顿时惶恐地跪下,俯首道:“回禀魔君大人,仪式成功了。”
  祭司望向面前三枚占卜的玉珏,战战兢兢道:“卦象确实显示,能够影响预言的逆天者,今夜顺利通过了世界之门,来到了这个世界。”
  “人呢?”魔君巫灼寒声音中的笑意更深。同时,他周身释放的压迫感更加森冷。
  祭司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立刻以头抢地,声音颤抖道:“唯一的可能性是,逆天者被人中途劫走了。”
  清泉般的悦耳笑声,顷刻间在黑暗之中响起,又骤然消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