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女扮男装后被龙傲天看上了 作者:甜桃茶茶

武侠 甜桃茶茶 2020-07-15 收藏

一觉醒来,林羽柒发现自己穿成了一本男频爽文里女扮男装的大boss魔尊。
  魔尊因为体质原因,不得已抢占男主的美女和机缘,最后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穿过来的林羽柒为了多活几天,不得不披着马甲苟到男主身边,从他身上捞点好处。
  却不料误入男主升级副本,成了男主的猪队友……
  #如何躲过天道撬男主墙角#
  #魔尊语录:好死不如赖活着#
  让林羽柒没想到的是,自己的马甲居然颇受正道中人欢迎……
  明月教冰清玉洁的圣女:“林少侠为人正直,怜贫惜弱,当为我代楷模。”
  剑宗百年不入世的宗主:“小柒子根骨极佳,天分又高,是个当宗主的好苗子。”
  就连坐拥天下财富的万宝阁主的小女儿,也红着脸说道:“他长得怪俊俏的,我要让爹爹将他招到家里来。”
  林羽柒表面风轻云淡,内心慌得一批:糟糕!我好像拿了男主剧本……
  被抢了剧本的男主丝毫不介意,反而乖巧地蹭蹭她的脸:“无妨,柒柒的好,合该天下人都知道。”
  不过他心里加了一句:那个想要招亲的小丫头,是该整治整治了!
  林羽柒:嗯?
  一句话简介:我成了男主的猪队友
  立意:世界和平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女扮男装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羽柒;楚君离


第1章
  我真傻,真的。林羽柒沉重地想道。
  小甜文它不香吗?
  撒糖无虐不好看吗?
  自己为什么会手抖眼瞎地点开那一本男频升级流套路文?
  为什么!
  林羽柒自睡梦中茫然醒来,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她不禁伸出手,紧了紧肩膀上半披着的玄色朝服。
  座椅旁边的侍女月清看到她的动作,善解人意地问道:“尊上可是觉得冷?奴婢去帮你拿件外衣?”
  林羽柒听到月清称呼她为“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迷茫地看着她:……小姐姐,您哪位?
  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半丈长的豪华座椅上,身处一座晦暗阴沉的黑色宫殿之中。
  大殿的屋顶由很多根黑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子上盘旋着暗红色的凤凰浮雕,栩栩如生,分外壮观。
  夜风从大开的殿门穿过,裹挟着刺骨的寒意,吹凉了林羽柒的心。
  我这是在哪儿啊?是不是在梦里没醒啊?
  林羽柒如是想道。
  直到夜风吹动了面前长桌上叠放在一起的纸张,簌簌作响。
  月清眼疾手快地将快要被吹散的纸张收到一起,可是那纸上的一些字眼还是映入林羽柒的眼帘。
  “……北城雪华楼店铺开张,抢去我族三成生意,利润骤减,还请尊上恕罪……”
  这是信上的黑色字迹,林羽柒还看到了尊上在后面写上的简洁明了的朱批:“对家店铺,悉数砸毁,算你戴罪立功。”
  末尾署名:林钰。
  林钰!林羽柒看到这个名字,恍如被一道天雷劈中,心中不可遏制地一颤,怔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她,好像穿到了自己刚刚看过的一本书里,还是必死无疑的终极大反派……
  林羽柒记得,就在前几天,她考试失利,心情不好,闺蜜就推荐她看了这本玄幻文,名叫《道阳九天》。
  起初她很抵触这种后宫文,但是闺蜜再三保证,这本书十分绿色环保,绝对没有那种情节。男主一路升级打怪,逆袭翻盘,无比励志,非常适合丧失斗志消极气馁的林羽柒阅读。
  于是林羽柒花两天时间看完了这本书。书中男主桃花倒是不少,但是作者总是点到为止,着重描写了男主由废柴逆袭到大陆顶端的心路历程和遭遇的重重磨难,林羽柒看得津津有味。
  然后一觉醒来,她变成了林钰……
  林钰是谁?他是书中那个杀人如麻,嗜血暴虐的魔尊,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抢占绝色美女和主角机缘,最后因为惹到男主楚君离的正宫,被男主废去灵力,丢到万魂窟,让冤魂咬成碎尸。
  林羽柒把这个这个和自己名字相似的反派的人生总结为三句话:
  作死无止境,活着靠命硬,挂了真高兴。
  可这件事情落在自己身上,似乎就不是那么高兴了。
  林羽柒一时难以接受自己穿成大反派,再三和月清确认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月清瞪大眼睛:“尊上呀!”
  她表情真挚感人,却让林羽柒欲哭无泪。
  这时,听得殿门处传来阵阵脚步声。林羽柒抬头看去,只见四个魔族侍卫正拿着刀剑,挟制着五个柔弱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
  那几个女子刚刚被抓到魔宫,身上牢牢地捆着缚仙索,被驱赶着向前走去,惊惧之下,泪水涟涟,纤细的身体不住的颤抖。
  微弱的哭声在空荡的大殿回荡,盘旋在林羽柒耳边,她有点弄不清状况,看着面前的几个美女问道:“她们是……”
  月清低声回答道:“这是夫人为尊上准备的女子,请尊上享用。”
  享用?女子?这句话信息量太大,林羽柒一时甚至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修士的耳力非常人可比,月清的低语被掳来的几个女子听得一清二楚,显然震慑到了她们。
  其中两个小姐姐惊慌得挤作一团,似乎已经看到自己被魔尊肆意凌/辱的画面,哭喊声更大了。
  但是有人临危不惧,视死如归。
  只见那五名女子之中,一位身着白衣,面容倨傲的姑娘站了出来。
  尽管被捆缚,脸上还挂着点点泪珠,她依然挺直了腰背,义正言辞地对着林羽柒娇呵道:“林钰,你强抢民女,为非作歹。你信不信,不超一日,我天照宗定会攻上你这掩日殿,将你手下这些乌合之众一网打尽。”
  林羽柒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可这话说出去也没人相信。
  等等,她刚才好像听到了一个宗派的名字——
  林羽柒连忙问道:“你是天照宗的弟子?”
  那白衣女子高高扬着头,十分自得地说道:“自然。你可是怕了?”
  天照宗是人类修真界的第一大派,虽然大佬众多,势力庞大,但是林羽柒身为魔族至尊,统领魔界,还是没有必要惧怕的。
  只是男主楚君离后来就拜入了天照宗门下,自己掳来了他的同门,说不定日后被当做旧账翻出来,在男主眼里,无恶不作的林钰又要罪加一等。
  想到自己未来的凄惨结局,林羽柒心如死灰,只想着能不能稍作补救。
  现下看来,这些姑娘肯定是不能碰的,能少祸害一个是一个。
  她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说道:“把她们都带下去吧。”
  旁边的侍卫得了命令,立即冷着脸,将五个姑娘连拖带拽地赶出了大殿。
  哭声渐行渐远,消失在殿外,林羽柒脑子里依然是一头雾水,她以手掩面,腕处衣袖滑落,露出象征着魔尊身份的暗红色曼珠沙华花纹。
  她长叹一声,惹来月清关切地问候:“尊上今晚可是不舒服?”
  林羽柒无精打采,心力交瘁,说道:“没事,让我一个人静静。”
  她在想,不幸穿成了反派,还有没有可能让自己多活几年,又或者,眼前景象只是噩梦一场,自己睁眼之后还是躺在那个窄小的单人床上。
  正当林羽柒盘算着林钰还剩多长时间的时候,大殿门口突然闯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神情焦急的中年妇人。
  她穿着浓艳的玫红色罗裙,上面罩着紫色小袄,面容秀美,长眉入鬓,线条优美的杏眸里写满了慌乱。若是林羽柒此时有一款镜子,就会发现,自己的面容和这位妇人有七八分相似。
  这妇人步子迈得极快,动作慌忙得似乎天要塌下来了一样,边走边喊:“钰儿呀,你怎么把那些姑娘赶走了?这可了不得啊!”
  林羽柒:……不认识,阿姨您那位?
  旁边月清微微欠身,不紧不慢地说道:“见过花夫人。”
  花夫人摆了摆手,让她站了起来,然后自己一撩裙摆,坐到了林羽柒的身边。
  她拉过林羽柒的手,握在自己温热的手掌间,眼里流露出浓浓的担忧,语重心长地问道:“钰儿,你是不是不满意娘亲这次给你送来的姑娘?你放心,娘亲那里还有好几个,体质上乘,包你满意。”
  林羽柒听了这话,意识到这位花夫人应该就是林钰的娘亲。听她这意思,林钰抢美女这个爱好,他娘亲不仅不禁止,还帮着他到处掳来漂亮小姐姐。
  林羽柒略微无语:“我不要找姑娘。”
  找姑娘死得快,谁知道找来的那些小姐姐之中有没有男主的后宫同门师父仰慕者,她还想多活一阵子呢!
  花夫人皱眉:“你不找姑娘,这身子怎么受得了啊?”
  林羽柒对于这个便宜娘亲的思维表示不能理解,难道男女之事还会有益于身心健康?
  她忸怩地推辞道:“那种事情做多了对身体不好。”
  花夫人睁着圆溜溜的杏眸看着她,眼里满是慈爱的目光,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像是看着一个不听话的调皮小孩,苦口婆心地劝说道:“钰儿,娘知道,你不喜欢这件事,但是如果不找一些极阴之体的女子为你疏导,伤得可是你自己啊!”
  林羽柒还是坚持,坚决不碰那些小姐姐:“我不要。”
  花夫人见劝不动,突然脑海里划过一个念头,肯定地说道:“我知道了,钰儿,你是不是嫌娘亲这次找的人数不够多,心里不满意,所以才故意推辞的?”
  林羽柒回想起之前的那五位姑娘,心里暗惊:五个,那可是五个,还不够多?林钰是想把自己榨干吗?还是说魔尊骨骼惊奇,天赋异禀?
  花夫人笃定地点点头,说道:“肯定是的,之前好几次,你一晚上选了七八个姑娘。今天只有五个,肯定是不够的,娘再给你找几个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