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女配每天都在抱大腿 作者:我要成仙

武侠 我要成仙 2020-07-04 收藏

苏漾穿了,成为了一本男频废柴修仙流文里的女配,就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与一身,却对弱小男主嘲讽辱骂不屑一顾的掌门千金!
  男主废柴逆袭,惊艳五洲大陆,用实力拍死了一个又一个欺辱过他的渣渣,更以一己之力抵挡整个魔门,最终渡过九天雷劫成为千百年来第一个成功飞升之人!
  看着刚被她抽了一鞭子的小男主,苏漾嘴角抽了抽,转身麻利掏出所有灵丹秘药,谁要敢再欺负男主,除非从她身上踏过去!
  回报什么的不重要,重要的当然是抱大腿!求带飞!!!
  ——
  林尘:在漫长漆黑的修炼长河中,她就是那片璀璨星河,谁若意图汲取他一丝光芒,神来杀神,佛来杀佛!
  阅读指南:
  1、傲娇小师妹X美强惨傲天
  2、男女主幼时部分只有几章。
  3、苏爽甜,背景架空切勿考究,文中笑话段子源自网络。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傲娇小师妹X美强惨傲天
  立意: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作品简评:
  苏漾穿越到一本男频修真文里,成了里面那个欺凌嘲讽迫害男主的掌门千金,本只想改变自己将来的悲惨命运,却在一次次啼笑皆非中与林尘产生了微妙情愫,多次生死与共中最终最终卸下心防,不知是前世的牵绊,还是命运的轮回,一切又好像在冥冥之中,最终两人突破各种艰难险阻走在了一起。本文基调轻松欢快,故事主线鲜明,内容引人入胜,人物性格饱满具有魅力,剧情层层迭进,节奏明快,让人欲罢不能。


第1章 小可怜男主
  如果能重来一次,苏漾发誓就算打死也不再熬夜了!
  偌大典雅的殿内寂静一片,只余粉色床幔后缓缓坐起的身影,小女孩约摸八九岁,身着一袭鹅黄色衣裙,小嘴微张,白嫩可爱的小圆脸满是呆滞,瞪着一双大眼僵硬的扫量着殿内四周。
  低头望了望自己肉乎乎的小手,小女孩神情越发怪异,紧接着突然一手捂住脑袋,痛苦的蜷缩在床榻上,过了许久小女孩整个人也僵在了那。
  脑中那些记忆碎片如走马观花般闪过,苏漾坚强坐了起来,望着床顶恨不得长叹一声。
  记得昨天晚上她在熬夜加班,突然心脏骤疼,醒来的时候就在这了。
  她还以为自己是猝死重新投胎了,可很显然她这不是投胎,而是穿到了一个小女孩身上,但更残酷的还在后头!
  那就是她居然穿到了一本小说里,还是一本男主修仙文!
  《剑道》就是一本经典的废柴男主逆袭修仙流,常年活跃在各大畅销榜上,所以苏漾才会点开瞄几眼,谁知道越瞄越上瘾,也第一次体会到爽文的魅力。
  前期男主小可怜当然是个无人问津的孤儿,后被灵宗的太长老路过捡了回去,一看到男主是混沌五灵根太长老就没管他了,任由其被人欺负。
  混沌五灵根在上古时期那可是天赋异禀的存在,可在灵气匮乏的现在就是个鸡肋,修行起来寸步难行,其他人看到他一个废物被太长老带回来当然很是嫉妒,于是每天变着法欺负毫无还手之力的男主。
  其实这个太长老只是想把男主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而已,因为男主身上藏着一个大秘密,至于什么秘密作者留在了第二部 揭晓,不过男主嘛,那肯定有着牛逼哄哄的身世。
  小可怜男主前期被宗门人各种欺负嘲讽,没人疼没人爱,一次在门市晃悠,然后就捡到了一块破烂石头,谁知道这是一个剑修大能的修行秘籍,剑修的路比普通修士要苦的多,男主自然是发奋图强刻苦修行,后面一路捡装备一边换地图,扮猪吃老虎一朝逆袭,疯狂打脸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人。
  越级挑战那都是家常便饭,一时间男主成了五洲大陆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各大宗门又开始巴结起来,男主当然不鸟他们,独来独往一个人升级打怪,红颜知己都收了一箩筐,最后以一己之力抵抗整个魔门,名扬天下,而且还是天下唯一一个剑圣境界,结局当然是男主飞升仙界了。
  虽然看文的时候很爽,但现在苏漾宁愿重新回去做她的加班狗也不要修什么仙!
  因为她就是那个前期疯狂嘲讽欺负弱小男主的掌门千金!
  灵宗是东大陆三大宗门之一,也是无数修士梦寐以求的地方,原主身为掌门千金,一个大乘期大能的女儿,自然是受尽万千宠爱于一身,从一出生她就拥有了所有人都可望不可及的修炼资源,所以也就养成了这个刁蛮狠毒的性子,特别是看到男主一个废物居然还对自己爱搭不理,这不就把她给气坏了,于是想尽办法折磨男主,就是为了让男主跪下给自己磕头认错。
  男主当然不会和一个女的计较,虽然后期没有报复她,可在灵宗抵抗魔门时也没有救她,最后原主就被一个魔修吞噬神魂彻底湮灭了,整个灵宗也死伤大半。
  “……”
  捂了捂脑袋,苏漾迈着小短腿跳下床,随即在桌上找到一块铜镜,只见镜中赫然是一张白嫩的小圆脸,唇红齿白格外可爱,看起来才八九岁模样。
  无论男频还是女频里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律,那就是只要是针对过男主或者女主的人,哪怕主角不屑报复,她们最终也会惨死在剧情的漩涡中,特别还是这种大男主爽文!
  还没来得及庆幸自己还小应该没有酿成大错,可下一刻就苏漾突然脸色大变,飞快往外跑。
  推开殿门,外面赫然一片云雾缭绕,殿宇像是落坐山峰之中,好像随时一脚就会踏空,一幕幕都是那么的不真实,无一不在提醒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可现在苏漾没时间悲感春秋,因为原主已经开始了作死的康庄大道!
  从山上跑了一路,硬是一个人也没有看见,直到看见前面路过几个内门弟子,苏漾才猛地拍了下脑袋。
  “小师妹可是要去哪?”
  几个弟子立马殷勤的迎了上来,能出现在南峰自然都是掌门旗下的内门弟子,不过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居然傻到用跑的方式,自己现在可是个炼气二层的修士!
  宗门内禁止御剑飞行,但原主可是掌门千金,自然是有特权的,掌门特意给自己女儿养了头三阶浔鹿,供自己还不会御剑的女儿走动。
  没有理会这些人,苏漾立马从身上拿出储兽袋,霎那间眼前凭空多出一只半人高的浔鹿,黄绿交杂的花纹格外美丽,还乖巧的用鹿角蹭她的腰。
  咬着牙骑上鹿背,下一刻她整个人猛地腾空飞起,周围景色快速的往后倒退,苏漾吓到赶紧扶住鹿角,紧紧闭着眼在心里默念着地方,耳边还响起浔鹿“揪揪”的叫声,似乎在问她今日怎么了。
  就算自己不恐高,可猛地发现自己在不见底的高空上飞行,苏漾也吓的去掉了半条命,好在很快目的地也越来越清晰。
  从上空俯视,淬体池周围站满了外门弟子,还有一些看热闹的内门弟子,白玉龙柱巍峨大气,不知是谁叫了声“小师妹”,紧接着众人齐齐退后让出一块空地,热切的望着缓缓降落的人。
  小女孩一袭金丝软烟罗身形娇小,只是神情带着倨傲,玉雪可爱的小脸上带着抹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只见她伸手轻抚了下浔鹿的头,后者乖巧的蹭了两下,随即便消失在了原地。
  虽然腿有点软,可苏漾努力让自己绷住,双手复后一步一步朝淬体池走去。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本来一些内门弟子是没有闲工夫来这看热闹,只是听闻这个废物居然在淬体池待了整整两个时辰,所以才想过来看看真假,毕竟一个筑基期修士也才堪堪坚持两个时辰,这个废物连引气入体都做不到,居然可以坚持到现在?!
  淬体池是供金丹期以下修士淬炼□□筋脉的,泡的时间长了便会如筋脉寸断一般痛苦不堪,一个还未引气入体的凡人莫说两个时辰,哪怕一刻钟也叫人受不住。
  只见雾气缭绕的池水中正半泡着一个身影,少年约摸十一二岁,上半身呈病态白,一条条狰狞的血痕浸泡在池水中,那张稚气未脱的面孔带着浓浓的倔强,垂着眸让人看不清眼中情绪,只剩不断紧绷的腮帮子,似乎身体已经到了承受极限。
  看到这一幕,苏漾倒吸一口凉气,罪过罪过罪过!居然这样对她们男主!真是太过分了!
  “你……”
  话声一顿,苏漾又咽下要脱口而出的话,如果自己就这么放过男主肯定会惹人怀疑,毕竟这可不是原主的性子。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一幕,那是因为小可怜男主不愿意趋炎附势讨好原主,甚至连一个眼神也不愿意给,原主从小被捧在掌心长大,哪受得了这种气,本来平时就喜欢欺负人,故而便故意以切磋为由狠狠打了男主一顿,虽说是单挑实则是群殴,那身上可谓是伤痕累累,原主还不解气,便让人看着男主在淬体池待上两个时辰,没想到对方居然还真坚持了下来。
  不愧是天选之子,牛逼牛逼!
  “师弟已经在淬体池待了两个时辰,小师妹你就放过他吧。”
  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六的少年,看服饰也是个外门弟子,此时面上满是焦急之色,其他人闻言立马教训起来。
  “白术!小师妹也是你能叫的吗?”
  “果然是物以聚类,废物都报团了!”
  “这废物定是耍了什么手段,不然怎么可能在淬体池待这么久!”
  “是呀,居然敢对小师妹不敬,照我看就该让他待上一天一夜!”
  苏漾眉头一跳,果然是炮灰的台词!
  “小师妹,不如我再帮你教训这个废物一顿,也免得脏了你的手。”一个内门弟子殷勤的凑上前。
  眼角一瞥,苏漾并未搭话,而是上前两步居高临下的看着池中的少年,“你若给我磕头认错,今日我便大发慈悲不与你计较了。”
  稚气又带着倨傲的语气成功让周围安静下来,其他人都恨不得逮着机会献殷勤,白术则焦急的在那欲言又止,好像只有他才会关心那个未引气入体的少年。
  雾气蒙蒙中,少年那张倔强执拗的面孔并未发生丝毫变化,甚至连眼也未抬,可看神情的紧绷程度就知他在承受什么痛楚。
  皱皱眉,小女孩突然轻哼一声,“太师叔都未管你,可见你就是个废物,罢了罢了,我若与你一个废物计较岂不是太跌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