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 作者:总攻大人

武侠 总攻大人 2020-07-03 收藏

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拜入青玄宗时,掌门师伯语重心长地叮嘱了陆沉音半天。
  陆沉音听得云里雾里,她看起来很像是喜欢搞刺激的人吗?
  之后陆陆续续又有许多师伯师叔师姐师兄来给她做思想工作,工作重点依然是“师徒恋不会有好结果”、“谈什么恋爱啊抓紧修仙”,这让本来没什么想法的陆沉音硬生生有了逆反心理。
  她琢磨着她师父得是个什么样儿,才让整个宗门的人如此担心自己犯忌?
  后来陆沉音见到了她师父……
  就……嗯……怎么说呢……反正就是……偶尔搞搞刺激啥的,也挺有意思的。
  CP:温柔又心机的天才美人徒弟VS前期淡泊无欲后期美强惨的外冷内热神仙师尊
  内容标签: 破镜重圆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沉音,宿修宁 ┃ 配角:下本写《合 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父听了想打人
  立意:努力修真,提升自我,就能收获真爱?
  作品简评:
  陆沉音穿越修真界,成了一个被养父母养废后又被活生生打死的小可怜。人人都说她异想天开,喜欢做春秋大梦,这辈子都别想进青玄宗,但她偏就进了青玄宗,还拜到了地位尊崇的玄尘道君门下,并搞了一场轰轰烈烈震惊九霄的师徒恋。文章感情描写细腻,主角个性鲜明,既有复仇虐渣的爽,又有恋爱的酸酸甜甜。文中角色多面性,剧情反转满满,跌宕起伏,节奏快不拖沓,代入感强,师尊看了都说好。


第一章
  陆沉音是被人从家里赶出来的。
  她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嘴角的血,回眸看了眼趾高气昂的“妹妹”夏槿苏,再看看她周围凶神恶煞的护卫,长舒口气,转身步履蹒跚地走了。
  夏槿苏远远望着她走远,冷哼声道:“算她识相,再来纠缠不清,气坏爹娘,就不是打顿赶出去这么简单了。”语毕,她厌恶地扁扁嘴,头也不回地进了宅子。
  其实陆沉音挺无辜的。
  她不是以前的陆沉音,以前的陆沉音在夏槿苏让群身强体壮的护卫教训她的时候就死了。
  现在的陆沉音虽然也叫陆沉音,但其实是穿来的。
  想想自己不过睡了觉,就穿成了同名同姓的小可怜,陆沉音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额头,忍耐着全身的酸痛,她靠到了路边的棵树上细细整理脑子里记忆。
  陆沉音的原身是个挺惨的人,她出生没多久父母便被魔修害死了,作为他父亲结拜大哥的夏源收养了她,她便做了夏家的“大小姐”。
  开始还好,夏家就她个孩子,但很快夏源和夫人生了他们的女儿,比她小岁的夏槿苏。
  夏家是下界还算小有名气的修仙世家,在两个女孩都长到合适的年岁时,便为她们测了灵根。
  测试的结果出乎所有人预料,名不正言不顺的夏家“大小姐”陆沉音竟是天灵根,是名副其实的修仙天才,而备受宠爱的夏家真千金夏槿苏却是双灵根。
  虽也不算特别差,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有了陆沉音的衬托,夏槿苏就显得普普通通了。
  夏槿苏本来就讨厌陆沉音,这个明明姓陆却抢了自己大小姐名号的人,如今还要在修炼上被对方压头,别提多难受了。
  她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陆沉音其实还不知道。她被蒙在鼓里——夏源和夏夫人没告诉她,她那时候还小,不懂那些亮光代表什么,只知道伯父伯母看她的眼神很复杂。
  再后来,妹妹和她闹了通,指着她鼻子咒骂了顿,她更是稀里糊涂。
  再再后来,陆沉音知道了他们为什么对她这样,原来她的灵根非常混杂,根本不适合修炼,无法为夏家做任何贡献。夏源和夏夫人脸惋惜地表示以后家里的灵石和天才地宝都要紧着夏槿苏来了,陆沉音觉得这也没什么,毕竟她没天赋嘛,不修炼就不修炼了,只是有些难过不能靠自己努力变得强大,给父母报仇。
  后面几年,两个姑娘越长越大,差距也越来越大。夏槿苏集万千宠爱于身,是夏家的希望,而陆沉音则因为无缘修炼,年近十六都还没引气入体。她在夏家名义上是大小姐,但其实直在做粗活。最初她也没什么意见,因为她觉得自己不好白吃白喝,做点事就做点事。
  再之后大家习惯了,也就不觉得让她做事有什么不好了。夏夫人更是有意将她养废,时间长了,陆沉音就成了个沉默懦弱逆来顺受的性子。
  这次陆沉音之所以被赶出来,是因为她心喜欢的人要定亲了,和他定亲的人正是她名义上的妹妹夏槿苏。夏槿苏来她面前炫耀,陆沉音看着她头上戴的对方送的簪花羡慕又酸涩。
  带着复杂的心情,陆沉音出门时偶遇了上界第大宗门青玄宗来下界招收弟子,年龄在十六岁之下的,都可以上去测灵根。
  陆沉音远远看着许多前呼后拥的幼年世家子弟去测,皆是满怀希望伸出手,又满身失落放下手,个个哭丧着脸离开。他们其实大部分都知道自己灵根如何,只是不甘心错过机会,想再试试,期盼着个“万”,可最后还是没有万。
  青玄宗已经不招收普通灵根的弟子了,如果不是天赋极好的孩子,都不会有留下姓名的可能。
  也有部分看起来出身平民的去碰运气,结果自然也不好。
  青玄宗啊,对于灵根混杂的陆沉音来说,那是梦样遥不可及的地方。它的存在要比她心喜欢的那个人还高不可攀。她当时也不知怎么了,或许是因为太绝望了,或许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心里还是存着丝侥幸,反正她鬼使神差地走了上去,在身青衣系着灰色腰带的青玄宗弟子指引下测了灵根。
  她至今还记得那炫目的光芒,哪怕壳子里的灵魂换了个,充盈的记忆也让全新的陆沉音印象深刻。
  似曾相识,真的是似曾相识,十来年前她测灵根,不就是这样的光吗?
  当个直被当做废物来看待的人突然发现自己非但不是废物,还本该是个天才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近十六年来的折磨和嫌恶回荡在她脑海,心上人惋惜遗憾的脸遍又遍从脑子里划过,那时的陆沉音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顾不上和青玄宗的人说话,飞快跑回了夏家,找到夏源和夏夫人质问这是怎么回事,结果就是……她被打了顿,丢到了街上。
  “你还有脸去青玄宗那儿测灵根?你真以为自己能被收入宗门不成?那可是上界第宗门,有大能玄尘道君坐镇,下界多少世家大族子弟都进不去,连我们槿苏都没希望,你竟也敢奢望?你如今已经十六岁,炼体都还不曾,哪怕你有天灵根又怎样?你已经废了陆沉音,夏家白养你这么多年,对你的偿还已经足够了,你今日来兴师问罪,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给你些灵石,你自去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不能进青玄宗!”
  夏家在下界都不算是顶级修仙世家,更别说在上界了。
  夏夫人这些话说得也没错,哪怕再有天赋,陆沉音也年纪大了,论常来讲,她这个年纪这个灵根,本该早早筑基的,可现在,她连修炼的门路都没摸到。
  大受打击死在乱棍之的陆沉音绝望极了,穿越而来的陆沉音翻出那些所谓给她的灵石,看着那里面少得可怜的三块下品灵石,再次感受到了夏家的吝啬。
  “哎。”又叹了口气,陆沉音收起乾坤袋,虽说记忆里的内容告诉她想进青玄宗很难,但总要试试的。不然她现在还有什么路可以走?她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成为了这个陆沉音,那就得为她负责。
  咬咬牙,忍着身上的疼,陆沉音拖着重伤的身体按照记忆的路线找到了当时测灵根的地方。
  可惜的是这里已经看不见青玄宗弟子了。
  陆沉音犹豫片刻,朝路边摆摊的小哥询问道:“这位小哥,请问你可知道今早还在这儿的青玄宗门人去了哪里?”
  小哥笑眯眯道:“走了呀,到正午就走了,听起来是要回上界啦。”
  陆沉音心里慌,急切问道:“小哥可知他们投宿在何处?”
  “姑娘不知道吗?青玄宗门人来了咱们江陵自然是住在最好的如意客栈了,这三天如意客栈被包了下来,不知道多少人慕名去围观上界仙人呢。”
  陆沉音是真不知道这个。
  过去的陆沉音性子被夏夫人磋磨得不成样子,唯次反抗还把自己玩死了,她能知道外界的消息才有鬼,估计夏家人也不允许她知道。
  陆沉音朝小哥道了谢,顾不上身上的疼,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如意客栈。
  说来也算老天有眼,她到的时候,正巧看见身青衣的青玄宗门人准备离开。他们共四人,却包下了整个如意客栈,足可见财大气粗。
  陆沉音担心赶不上,近乎是路小跑赶了过来,她刚站定脚步,青玄宗的人便看了过来。
  “嗯?”位看起来是领头人的男弟子惊讶地望着她,“这不是早上那位天灵根的姑娘吗?怎么搞成这副样子?”
  陆沉音扯了扯嘴角,顶着众人诡异的注视垂眼道:“……出了点意外罢了,不足挂齿。早上走得匆忙,还未曾从仙长处听得结果,如今我想来问问。”
  男弟子眉目如画,神情温和清正,周身自有大宗门弟子的气度,他闻言笑了笑说:“姑娘的灵根自然是极好的,便是在青玄宗内都不算多。只是姑娘如今年纪已是不小了……”
  “不是十六岁以下就可以么?我还没超过十六岁。”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还真是差个月才到十六岁呢。
  男弟子顿了顿道:“是这样没错,但姑娘现如今的身体……”
  “我很快就会好的。”陆沉音略显急切道。
  男弟子叹了口气说:“不瞒这位姑娘说,进青玄宗,测灵根只是第步,若你真要加入青玄宗做内门弟子,还要经过层比试选拔,宗门的各位长老只会从优胜者挑选弟子。”
  陆沉音心里沉,果然很快就听男弟子道:“依我看,姑娘如今的身体,怕是撑不过比试的。”
  与其死在比试里,还不如赖活着。
  对方的劝导很恳切,听得出来是为她好,但陆沉音其实也没别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