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穿成瞎子男主的短命白月光 作者:田园泡

武侠 田园泡 2020-06-17 收藏

苏棠穿进了一本男主修魔升级流爽文里。
  身份是男主众多后宫中的一员。
  苏棠努力远离剧情,安分做人,低调做事,没想到一不小心还是顺手救了一只小可怜瞎子男主。
  被拯救的小瞎子腆着小圆肚子,睁着那双虽然水汪汪,但什么都看不到的大眼睛奶声奶气道:“我,我该怎么称呼您?”
  苏棠粗声粗气道:“叫爸爸。”
  男主:……
  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男孩子都不安全了,只有爸爸才能保护好自己。
  后来。
  男主:你站在此地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苏棠:爸爸我错了。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穿书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别说了,我爱你。当然,是父爱。


第1章
  苏棠穿进了一本修真文里,身份是小师妹,日后会兼职变成男主的小师姐。
  众所周知,但凡修真文里,不管是骄纵小辣椒,还是清纯小白莲,所有的小师妹or小师姐都是男主的囊中之物。
  苏棠也不例外。
  这本书叫《称霸苍穹》。
  一听名字,就是男主吊炸天的爽文流套路。
  男主名叫陆敬淮,因为自小眼盲,资质普通,所以在家族里受尽折磨,后被苏棠所在的青云派救助。
  陆敬淮本以为自己苦尽甘来,已开启修真之途。却不想青云派是另外一个炼狱,只有小师姐真心对他好。至此,小师姐成为了男主陆敬淮心头上的一道白月光。
  小师姐上线早,下线也快。为了给男主医治眼睛,不幸殒命。青云派把这件事算在男主头上,要他赔命。
  陆敬淮被打的半死,扔进魔窟,意外恢复记忆。
  原来他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上古魔道大能转世,专修魔道。
  修真界仙魔分明,正邪不两立。
  万年前,这只上古魔道大能被修真大能联合围攻,大战三天三夜,才终于让其神魂陨灭。尸体被分割,分别由现如今统领修真界的五大家族保管他的四肢身体和头部。
  陆敬淮的身体由世间天材地宝凝华而成。他虽为邪魔,但却有震慑邪魔之效。被五大家族奉为镇派之宝,视为禁地。
  不过这件事绵延万年,早已淹没在历史之中。只有苏棠这个看过书的才知道。
  转世的男主恢复记忆后突然开窍觉醒,然后逆天改命,以魔修心,一路开撕打脸,升级开挂,夺天地造化,成为苍穹主宰。
  总结一下就是满级大魔王在新手村的屠杀盛宴。
  书里详细描述了这位凶残男主一路打进五大家族密地,将里面自己曾经的断胳膊断腿,断脑瓜啊,一口一口啃掉的场面。
  冬日寒风呼啸,霾色遮天蔽日。空旷静谧的密地里,周围都是新鲜出炉的尸首,浓厚的血腥味充斥在密地的每一个角落里,挣扎翻滚着,让人作呕。但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一身血色玄衣,单脚搭在死气沉沉的尸山上。他身形修长挺拔,黑发遮面,嘴唇殷红,怀里抱着一个脑袋瓜,每啃一口,男人周身的魔气便足一分。
  那纯黑色的魔气,像有意识的灵宠一般,绕着男人不断磨蹭撒娇。时而卷起一股小旋风,时而往男人衣襟里钻。
  面对如此黏糊的魔气,男人的面色却异常平静,像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
  他修长苍白的双手按着那颗脑袋,“咔嚓,咔嚓”,是头骨被咬断的声音。男人动作虽慢,但毫无停顿顾忌,仿佛他啃的不是自己的脑袋,而是一颗红扑扑的大西瓜。
  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似乎能透过小说页面穿进苏棠的脑袋里。
  此等场面,血腥残忍变态到作者都忍不住打上了马赛克。
  想到这里,苏棠浑身一抖,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这篇小说太监了,但苏棠却永远忘不了这位专注于将变态进行到底的大兄弟。
  面对这位大兄弟,苏棠只有一个感受:这大兄弟不像个好人呐。
  魔道功法千万,但万变不离其宗。归其一点,便是从折磨中修炼。日复一日,日磨一磨。
  这种折磨,不仅在□□,更在精神,非常痛苦。
  虽然修炼速度比正道的快了不止百倍,但尝试的人却不多。毕竟这种痛苦,不是常人能忍受得了的。
  因此比起修魔,显然修正道就要好走多了。只要安安静静,一步一步,中规中矩,便能争得一席之地。
  陆敬淮作为魔界大能,开魔始祖。所受之苦难,便是将天底下那些修士所有受到了什么苦难、天劫加在一起都没有他多。
  这也就造就了其冷血无情,暴戾阴郁的性格。就算是他失忆前的小师姐,也在他恢复记忆后,变成了一抹寡淡而无味的白月光。
  毕竟这本来就是个冷情冷性的人。
  苏棠奉行努力远离剧情,安分做人,低调做事的原则。
  因为只要跟主角粘上关系,不是主角生生生,就是你死死死。主角身边的配角都是给主角当踏脚板,背黑锅,用来升级的。
  你半死半活,半生不死的时候,就是主角从天而降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装逼场面。
  这两百年来,她一直做的很好,苏棠相信,以后她会做的更好。
  .
  苏棠今年……整两百岁。
  她从婴儿时期便穿越过来了,十八入青云门,炼气花了八十二年,筑基又花了一百年。
  平常人筑基的时候大概都三百岁了。她才两百岁。所以苏棠算起来还算是略有天赋的。
  但比起男主百日筑基,千日金丹的程度来说。
  呵,呵呵。她就是只小垃圾。
  青云派只是一个小派,堪堪养了十几个弟子还入不敷出,要靠弟子外出打工挣钱。
  除了平时蒙面去码头背沙袋,当街表演胸口碎大石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驱鬼,灭魔。
  现今世道,五大家族明里斗,暗里斗,搅得修真界不得安生,还有一群被赶至荒漠之地的魔族也在蠢蠢欲动。
  幸好他们青云派只是一个小小小小的门派,并不会卷入这些高大上的斗争中。他们的师傅也乐意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靠压榨徒弟们勉强维持家用。
  这天,青云派又收到了一项金钱任务:下山驱鬼。
  苏棠作为门派的第四把手,也屁颠屁颠跟着去了。
  青云派在青云山里,青云山又在姑苏境地。姑苏的繁荣自不必说,十步一巷,小河连绵,回轩飞阁,流水人家。
  苏棠一下山就被这花花世界给吸引住了。
  “小娘子,瞧瞧这珠钗吧。”
  瞧瞧,瞧瞧。
  “小娘子,尝尝这新鲜出炉的大猪蹄子吧。”
  尝尝,尝尝。
  “小娘子,试试今年的新款春衫吧,最适合你这样漂亮的小娘子了。”
  小嘴真甜,试试,试试。
  在修真文里,美丽又善良的小师妹身边肯定会有一群爱慕她的师兄们,将她视为掌中宝。
  苏棠去找她亲爱的大师兄,“大师兄,人家想要那个小珠珠。”
  正在看剑穗子的大师兄一身青色长衫,面如冠玉,身形挺拔,一路过来不知吸引了多少小娘子的目光,只听他轻启薄唇,凉凉吐出一个字,“滚。”
  好嘞。
  没关系,她还有二师兄。
  苏棠扭头一转,又蹦蹦跳跳的去找她的二师兄,“二师兄,人家想吃那只大猪蹄子。”
  正在买扇子的二师兄穿着跟大师兄一样的青衫,这是他们青云派的统一服装,不过跟大师兄的高洁如玉不同,二师兄黎逢则更显风流俊逸,那双桃花眼只微微一挑,便让周围的小娘子们失了神。
  黎逢勾唇,吐出一个字,“滚。”
  好嘞。
  没关系,她还有三师兄!
  “三师兄,人家想试……”
  “唰唰唰……”正在摊子上试用磨刀石的三师兄将青衫下摆系在腰间,露出那双大长腿。他单脚踩着磨刀石,身形劲瘦而饱满,动作时露出线条感十足的肌肉,惹得一旁的打铁大叔们垂涎不已。
  三师兄头都没抬,凤眼一眯,送了一个字,“滚!”
  苏棠盯着那锃亮的大刀,脖子一缩,好嘞。
  夕阳西下,晚霞如云,苏棠托着下颚坐在磨刀石铺子前的石阶上,觉得十分委屈。
  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露出自己最完美的侧脸。
  书里根本就不是这么写的!
  说好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吗?她就是想吃个大猪蹄子都没有人给她买,嘤嘤嘤。
  苏棠决定自食其力,可惜的是,还没等她靠近那烧得糯糯叽叽的大猪蹄子,就被她的大师兄给一把拎了回来。
  大师兄李云深拿着手里刚刚挑好的剑穗子挂到他的青云剑上,道:“先去陆家。”
  “大师兄,我们不先去住客栈吗?”苏棠看了一眼马上就要落山的太阳,发出疑问。
  大师兄横她一眼,没有说话。
  苏棠又看向身边的二师兄,“二师兄,陆家在哪里啊?”
  二师兄黎逢摇着新买的洒金扇,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相比起大师兄的冷酷无情,他则温柔许多,“再走两个时辰就到了。”
  苏棠:两个时辰!!!四个小时!冤孽啊!
  “我们雇车吧。”走了一天路下山的苏棠手软腿软浑身软。别问她为什么不御剑飞行,那都是有钱门派才会做的事!
  大师兄斜睨她一眼,“你出钱?”
  苏棠:……
  苏棠没有钱,可是下山前师傅不是给了小钱钱的吗?
  苏棠低头,看了一眼大师兄的剑穗子,再看一眼二师兄的洒金扇,最后看一眼三师兄挂在腰上的那块硕大的磨刀石。
  公款消费,也不知道给她留一点,哼,她回去就告状,让师傅罚你们去挑粪!
  .
  四个人走了两个时辰,终于赶在吃夜宵前来到了陆宅。
  不愧是姑苏第一首富,苏棠猜测,这座宅子可能就是大观园的翻版吧。雕龙画凤,富贵荣华,即使是在夜色之中也难掩其巍峨宏达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