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反派师尊她美艳动人 作者:发如青丝

武侠 发如青丝 2020-06-10 收藏

莫雨遥穿了,穿成那个将男主折磨的死去活来,最后被男主挫骨扬灰的恶毒师父。
  她穿过来时,剧情已经进展到百分之九十九,无法扭转。
  为了活命,莫雨遥换个身份救了男主,并给他无微不至的关怀。
  莫雨遥以为自己成功的摆脱了炮灰的命运,直到有一天,她被少年五花大绑的捆起来。
  对上少年幽冷的目光,莫雨遥流着泪哀求道:“徒儿,师父知道错了,看在这几年为师尽心尽力照顾你的份上,放过为师吧!”
  “放过你?”少年冷笑,“可以,不过师父之前在我身上留下的痕迹,我要一一奉还给你。”
  打神鞭留下的痕迹无法消除,想到原身在他身上留下的满满鞭痕,莫语遥浑身一哆嗦…
  待少年‘报复’完后,看着自己满身伤痕的身体,莫语遥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大逆不道啊!
  高亮注意:本文提到的佛是修仙界的佛修,与世俗界的佛教完全不同,希望大家不要混为一谈,谢谢。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女配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雨遥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想把师尊变成我的金丝雀


第一章
  石室昏暗,只有烛台上的红烛轻轻跳跃,为这幽暗的石室提供一丝微弱的光亮。
  抬眸望去,石壁上缚着一个少年。
  少年低垂着头,一头墨发披散,双眼蒙着一层染血的白色纱布,脸色苍白至极,身上血淋淋一片,若不是胸口有轻微的起伏,看上去和死人无异。
  看着面前的少年,莫雨遥欲哭无泪,她绝对是史上最悲催的穿书者,没有之一。
  是的,她穿书了,书的名字叫《灭世》,一本男频升级流爽文。
  本书的男主谢景辰先走苦情路线,受尽折磨后彻底黑化,最终不但让欺辱过他的人惨死,还让整个沧海界陪葬。
  说起来,男主的出身并不低微,他父亲谢衡是天玄宗精英弟子,母亲是合欢宗合心弟子,虽说道魔一直不合,但两人若是真心相爱,也不会有人反对。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本可享受仙二代的待遇,可坏就坏在他母亲在出嫁前偷走合欢宗的顶级功法《逍遥诀》,此功法乃是合欢宗创始人逍遥仙子所创,她是近万年来唯一一个飞升灵界的修士。
  如此功法落在一对夫妻手上,自然引得各大势力争相抢夺。
  两夫妻陨落后,众人便将目标锁定在谢景辰身上。
  谢景辰的祖父带他东躲西藏,不幸落入‘瘴气谷’,两人的双眸皆被瘴气灼瞎。
  在瘴气谷中苦苦挣扎十年,在谢景辰十三岁时,谢景辰的祖父终于找到出去之法,他耗去一身修为助谢景辰成功脱离‘瘴气谷’,自己却继续受瘴气侵蚀之苦。没有修为的人在瘴气谷中,其艰险程度可想而知。
  出谷后谢景辰原想拜师宗门,努力提升修为救出祖父,却不想拜入莫雨遥门下。
  莫雨遥爱谢衡爱的十分疯狂,整个天玄宗,乃至整个沧海界几乎无人不知。
  爱而不得,由爱生恨。
  见到谢景辰第一眼,莫雨遥便知道他是谢衡和那个贱女人的儿子,自是对其百般欺凌,千般折磨。
  谢景辰从莫雨遥手中逃脱后,又不幸落入合欢宗手里。
  为寻回本派绝顶功法,谢景辰被合欢宗的人严刑逼供,受尽酷刑之苦。
  终于饶幸逃脱后,在被追杀的途中不小心跌下悬崖,不想谢景辰非但没死,还在崖底遇到了奇遇。
  从小在不健康的环境中长大,谢景辰的心里已经极度扭曲,从崖底爬上来后,正式开启黑化之路,所有伤害过他的人,无一不惨死。
  然而他仍不满足,最后血洗沧海界,唯一留下来的便是对他伸过援手的无量大师,和一位照顾过他的侍女。
  莫雨遥所穿的这副身体正是谢景辰的恶毒师尊,也是谢景辰第一个报复对象。因为对这个世界恨意太深,第一次报复自是亲自动手。
  他将她身上的肉一片片切下,指甲一个个剜除,手指一根根掰断,眼睛挖去,耳朵割掉,舌头拔下,四肢削烂,五脏六腑震碎,最后再挫骨扬灰…
  如今原身对少年的施|虐过程已经进展到了百分之九十九,一切已成定局,无法改变。但好在后面其他人对他的伤害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可以扭转。
  从现在开始她要紧抱男主大腿,做一个温柔体贴的圣母,给他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让他体会到无与伦比的温暖和爱意,从此对人世间充满留恋和期待,再也生不出毁灭世界、毁灭人类的反社会思想,从根本上将他黑化的苗头掐灭。
  不过男主现在肯定恨死他这个师父了,在做这些前,她要改头换面,不然她以现在这个身份做再多都无用。
  虽然在心中已经默默计划好,可看着被打神鞭抽的血肉模糊,已经奄奄一息的悲惨少年,莫雨遥仍是一阵胆战心惊。
  这女人也太狠毒了,就算是深爱之人与情敌的儿子也不该下这么重的手啊!
  这般想着,莫雨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青色的果子放入口中。
  接受了这副身体后,莫雨遥也接受了原身的记忆,她知道这枚青色的果子是‘涩果’,酸酸涩涩的,对嗓子有一定的刺激作用,吃了以后可以暂时改变声音。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待心绪稳定后,莫雨遥扔掉手中的鞭子,佯装惊讶的低呼道:“小道友,你怎么伤的这么重?!”
  莫雨遥声音本就娇滴滴的,吃了果子后,声音有些沙哑,嗲嗲的,就像羽毛在耳廓里轻轻扫过,听的谢景辰浑身一个激灵。
  见状,知道对方还没完全失去意识,莫雨遥忙佯装关心道:“小道友你别担心,我一点会想办法救你的!”
  说完,莫雨遥上前一步,来到谢景辰近前,帮他解腕上的镣铐。
  谢景辰虽然没有修为,但是在他祖父耗去一身修为送他出瘴气谷后,他的神识便开启了,即便双眸失明也能将周围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
  见这女人刚刚还一脸凶神恶煞的狠毒模样,转眼便装出一副关心他的神态,谢景辰唇角微不可见的弯起一丝嘲讽的弧度,他要看看这个黑心女人到底要怎么演下去?!
  没听到谢景辰的回答,莫雨遥也没多想,她只以为对方现在身体疼痛,神志不太清楚。
  这间石室不大,七八平米的样子,室内只有一张石床。
  将谢景辰手腕上的锁链解开后,莫雨遥小心翼翼的扶着他来到石床上。
  谢景辰如今已经十六岁,不过因为营养不良,身体非常瘦弱,看着像十四五岁的样子。
  将谢景辰的身体平放在床上后,莫雨遥轻轻将他身上沾着血迹的破碎衣袍一点点脱掉。
  待将衣服都脱去时,莫雨遥吓了一大跳,虽然早就有了心里准备,可在看到他脖颈、前胸、腹部、四肢,全身各处都是血淋淋的伤疤时,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谢景辰身上伤痕累累,除了脸,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有被指甲抓伤的、有被烫伤的、有被刀割的、亦有鞭子抽的。
  那指甲抓痕又长又深,都快见到骨头里了,烫伤的伤疤面积非常大,一看就是滚开的开水淋上去的。再加上经常吃不饱,全身瘦骨嶙峋,皮开肉绽,看起来既让人心酸,又吓人,真真是触目惊心!
  莫雨遥眼眶一热,眼泪险些没流出来。
  这女人怎么这么残忍,对这样一个半大的孩子也能下的去手,怪不得最后被男主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这样的惩罚一点都不过分!这样恶毒的女人,就应该让她将十大酷刑都尝试一遍。
  眨了眨眼,将眼泪憋回后,莫雨遥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条干净的帕子,用‘凝水决’凝出一注水流,将自己的手洗净,又将帕子打湿,然后万分小心的为少年擦拭身体。
  待将少年身上的血迹和污渍都擦干净后,莫雨遥又取出一个药瓶。
  药瓶里的膏药绿莹莹的,散发着一股清淡的药香,这是顶级疗伤圣药,生肌膏。
  莫雨遥刚要用手指沾药膏,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指甲很长,且涂着血红色蔻丹。
  想了想,莫雨遥取出剪刀,将食指上的指甲剪掉。
  原身的手形状完美,手指莹白细长,根根似玉,可惜这样一双手,最后却是指甲剜掉,手指折断的命运。
  不过如今这副身体换了主人,她自是要保住这双手,争取让它陪自己到老。不单是手,身体的每个器官都不能少。
  莫雨遥喜欢纤长的指甲,这会让她的手看上去更加的修长优美,她只将涂药的指甲剪掉后,便将剪刀收了起来。
  莫雨遥的心思都放在自己的指甲上,并没有注意到,在她剪指甲时,谢景辰呼吸微微停滞了一瞬。
  剪掉碍事的指甲后,莫雨遥这才用手指沾上药膏,一点点的涂抹在少年身上。
  莫雨遥的动作非常轻柔,神情也十分专注,目光充满怜惜,就像对待一件珍贵易碎的宝贝一般,大气都不敢出。
  这些伤仅仅只是看着,便让人觉得痛到极致,然而整个过程谢景辰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身体不停的微微发抖,双手更是紧紧攥着,手背上青筋暴|起,显然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涂完药膏后,莫雨遥的额头也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
  忙活了半天,莫雨遥感觉有些疲惫,她坐在床脚,靠在石壁上,一边抬起手按压额头,一边想以后的事情。
  谢景辰身上的伤看着吓人,不过都是外伤,真正需要尽快治疗的是他的眼睛。
  谢景辰的眼睛是瘴气谷中积累近万年的瘴气所伤,不易恢复,原书中是无量大师为他治好的眼睛。
  无量大师是一位德高望重、医术精湛的高僧,神龙见首不见尾,想要见一面非常不易,只能求助原身的父亲帮忙。
  她穿的这副身体出生在一个中等修仙家族,父亲是族长,三个哥哥资质都很优秀,是天玄宗精英弟子,因为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孩,十分得父兄宠爱,这也养成了她骄纵跋扈的性格。
  她资质虽不如哥哥,但也不是太差,在天玄宗混了个内门弟子,外加有父兄照顾,在门派中过得也是如鱼得水。
  三年前谢景辰参加天玄宗十年一次的收徒,因为眼睛瞎,资质差,被天玄宗拒之门外,离开时,恰巧遇到莫雨遥。
  谢景辰的容貌只有一分随了他父亲,奈何莫雨遥对谢衡爱得极深,只这一分,便让她认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