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师姐只能帮你到这了 作者:阿逢

武侠 阿逢 2020-05-29 收藏

燕妙妙胎穿了一本BL,成了原书中梗在官配之间的二师姐。
  为了早一日磕到真cp,老母亲燕妙妙身体力行地当起了助攻手,立志要为自己的大师兄和小师弟奔向人间大和谐添柴加火。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
  “仙侠世界里,到底几岁才能拥抱大和谐?”
  五岁的燕妙妙抱着怀里刚满月的小师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小剧场】
  “妙妙师姐!温师兄中了迷心散,正在冷泉中运功排毒!”
  燕妙妙眼前一亮,转身就把榻上睡得正迷糊的小师弟扔进了池子。
  小师弟颤颤巍巍地靠近冷若冰霜的大师兄,声音中带着哭腔,“师、师兄,师姐让我来给你搓……搓澡。”
  “求师兄快点收了我家崽崽达成生命大和谐吧”无求生欲 女主
  VS
  “我都暗示的这么明显了为什么师妹还不爱我”醋精转世男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女配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妙妙,温敛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弟,你可长点心吧。


第1章
  云霓万里,烟霞漫天。
  岚雾浮动之间,有山岭延绵匿于其中。停僮葱翠之处,入目隐约可见仙山楼阁、金光耀目。
  孤鸿境中,有一白衣少年穿过林间小径,十七八岁年纪,修眉凤目,见身形颀长挺拔;清冷孤绝,行止间衣带当风,径直踏入浮黎殿中。
  这浮黎殿虽是孤鸿境的主殿,但因其间主人常年云游四方、不知踪迹,倒显得过于朴素冷清起来。
  此时殿中上首端坐一灰袍道人,形容和蔼,却有些邋遢。打着数个补丁的道袍上染了数块脏污,这道人却恍然未见一般,捻着灰黑短须笑着同殿下人正说些什么。
  殿中下首,端坐两名小童。
  左边这个,约莫六七岁,稀疏发黄的头发在头顶细细绾成一个小髻,用粗布条紧紧地绑了起来。身上虽然穿着石青色的麻布衣裳,却打理得端正仔细,衣襟干净,袖子挽上了手臂,露出一截清瘦的莹白手腕来。
  右边这个,最多三岁,头发还未长,用一根红绳扎起两个小揪,衬着白白胖胖的小脸,倒有几分喜人。毕竟是年纪小,听不大懂那道人说得什么,在这殿中端坐久了,不觉之间有些困倦,此时正倚着人打起了盹。
  “师尊。”白衣少年上前见礼。
  “啊唷,”孤鸿境主人临光道君示意少年起身,惊奇道,“这才多久不见,你怎的这样高了?阿敛你长得是不是也太快了?”
  那年岁大些的小童子听见声音,悄悄转过了头,不动声色地打量起身侧的少年来。
  小童子个子小,只能勉强看见他的侧面。只觉得他脊背挺得很直,双手交叠放在身前,白衣衬得他有些清瘦,下颌线清晰。
  少年神色淡淡:“师尊下山已然三十年了。”
  “咳咳,”临光道君有些尴尬地咳了两声,避开眼神,“这个……真是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啊哈哈。”
  将自己的小徒弟独自扔在孤鸿境中三十年,让他也不禁有些心虚。
  为缓解此间尴尬的氛围,他立刻转了话题。
  “此次下山,我给阿敛收了两个小师弟回来,”他向殿下的两个小童招了招手,“来,见过你们的大师兄,温敛。”
  这时,年岁大些的小童抬起头来,突然开口,童音稚嫩,清脆如黄鹂。
  “师尊,我不是师弟,我是师妹。”
  道君睁大双眼:“哎?”
  小童抿了抿唇,显然有些无奈:“师尊,我在山下的时候就同您说过了的,您是不是忘了?”
  “啊……哈哈、哈哈,”临光道君笑得尴尬,眼神四处飘飞,“师尊怎么可能忘了呢?不存在的……哈哈,就是一时嘴快……”
  小童面无表情地开口:“那师尊说说,我叫什么名字?”
  “……”殿中一片宁静。
  好的,她就不强求了罢。
  小童转过头来,看向少年,端正地颔首。
  “大师兄好,我叫燕妙妙,这是——”
  正想介绍倚着自己的小童,却见那两岁的稚儿呼吸之间已然响起了微鼾。
  燕妙妙镇定地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娃娃:“这是阿弋。”
  接着她低下头,手上边试图推醒睡死的南葛弋,边在他耳边低声开口。
  “崽崽!快醒来见见你的未来夫君!”
  *
  距离燕妙妙穿书,快七年了。
  她生前出了车祸,只记得一盏刺目的车灯和周身的剧痛,再睁眼的时候就变成了一个小婴儿。
  她胎穿了。
  原本以为自己是穿越到了一个寻常的修仙世界,可当她在这世界住到第五年时,却在有一日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一个襁褓中的小婴儿。那婴儿生得眉清目秀,襁褓之中塞了一封书信,忽略掉那些无谓的废话与弃婴解释,燕妙妙只注意到了这婴儿的名字。
  南葛弋。
  她脑中灵光一闪。南葛弋、燕妙妙……这分明是她之前看过的一本BL文中的角色!
  书中的燕妙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配;而南葛弋,却是文中男主之一、燕妙妙的小师弟,更是日后的虚散真君——别看这职衔有些肾亏,但确是赫赫有名的仙界大拿。
  而南葛弋的官配cp,正是今日见到的孤鸿境大弟子、人前清冷人后强攻的第一仙君——温敛。
  自从在家门口捡了南葛弋回来,燕妙妙就开始倒霉了。
  不仅一夕之间家道败落、还遇上了数年不遇的洪灾瘟疫。七岁的她,自三个月前同父母失散之后,就一直领着小小的南葛弋在乱世之中艰难求生。
  ——直到遇见了下山云游的临光道君。
  说句实在话,若不是临光道君来得快,燕妙妙饿得都快啃泥了。
  按照原书剧情,她和南葛弋成功地被收入了孤鸿境下,而南葛弋同温敛,长达千年的虐恋纠缠,也自此揭开。
  作为原书cp迷妹,自燕妙妙捡到南葛弋的第一刻,就下定决心,一定要为这对绝世伴侣,扫清一切障碍、早日助他们达成生命大和谐。
  虽然现在似乎还早了些。
  看着正在自己袖口处淌口水睡的正香的奶娃娃南葛弋,燕妙妙顿觉任重而道远。
  *
  孤鸿境是莽山仙脉其中一支,其间主人临光道君于三百年前渡劫升仙,年岁不长,但实力不可小觑。虽在仙界挂了个虚衔,却长年待在人间游荡,没什么正事,而仙界同僚们也不喜他性子虚浮遇事难靠,倒也乐得让他清闲。
  按照原书内容,南葛弋和燕妙妙,说是临光道君的徒弟,倒不如说是温敛这个师兄一手带大的。
  养成系cp,燕妙妙可。
  温敛将燕妙妙和南葛弋带到居所处。
  少年身量很高,为了让两个小娃娃跟上自己,刻意走得慢些。他走得端正,每一次抬腿落下,衣角掀起的弧度仿佛都一致。
  “今后你们便住在璎琅院中,”温敛开口,神色淡淡,“日常事务须得自行料理,明日寅时晨起练功。”
  什么?这不就是变相转移责任,让她养南葛弋这个奶娃娃?
  那可不行。
  燕妙妙转了转眼珠子:“大师兄也住在璎琅院中吗?”当然不。
  温敛道:“我住隔壁璇玑院。”
  “那可否让阿弋与师兄同住?”燕妙妙道,“毕竟阿弋是个男孩,同我住在一块总归不大方便。在山下逃难的时候,与阿弋同吃同睡是情势所逼,如今我们安定下来,阿弋毕竟不是我的亲弟弟,再住在一块怕是不合适。”
  温敛顿了顿,“你说得不错,是我想得不太周全。”
  他看着眼前的小童,觉得她说话周全、条理分明,倒是比想象中要聪明懂事。
  “你多大了?”
  “到下个月便满七岁,”燕妙妙答道,接着将身后瑟缩怕生的南葛弋拽了出来,甜甜一笑,“阿弋两岁半了。”
  “嗯。”温敛应了一声。他又嘱咐了两句之中,便伸出手来,拉着南葛弋去了隔壁院子。
  官配cp第一次牵手get√。
  *
  燕妙妙走进屋子,简单收拾了之后,躺倒在床榻上开始思索原剧情。
  由于这本小说剧情实在拖沓,燕妙妙还没来得及看完就出了车祸;再加上意识到自己穿书的时候,已经在这世界昏昏沉沉过了五年——所以这书中的大部分剧情……她差不多都忘了个干净。
  而关于燕妙妙这个女配——她除了记得原主前期不大待见男主之外,别的也都……咳咳。
  失去了熟知原剧情金手指的女配,宛如一个废人。
  还是一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废人。
  许是因为上山前连月的逃难辛劳,燕妙妙躺下没过多久就迷迷糊糊地沉入了梦境。
  梦境之中,是温敛正牵着南葛弋的小手,在草地上一块放风筝。两人身影极为和谐,温敛这个面瘫笑得花枝招展。
  燕妙妙在一旁目睹此景,胸中涌上一股老母亲般的欣慰。
  ——随后就被敲门声从睡梦中硬生生扯了出来。
  “咚咚咚。”
  燕妙妙醒来,头脑还发着懵。她揉了揉眼睛,下榻去开了门。
  此时已是深夜,窗外的月光皎洁,将屋子里照得恍如白昼。
  温敛一手牵着半瞌睡的南葛弋站在门口,另一手的胳膊上搭着一床薄被。
  他只松垮垮地穿着一件外袍,白日里的发髻披散着,长发落在肩背……轮廓在月光下显得更为深邃。
  恍然若神祇。
  燕妙妙怔愣住。
  她定了定神,竟然发现端正自持的温敛脸色有些发黑。
  “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