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不当小师妹很多年 作者:青丘千夜

武侠 青丘千夜 2020-05-27 收藏

每个修仙文里都有那么一个小师妹。
  掌门之女,清尘脱俗,刁蛮娇俏,受尽宠爱。
  可她们不是爱上大魔头就是看上穷小子,偏偏不爱自己的青梅竹马大师兄。
  阿萝也曾经是这么一个小师妹。
  在穷小子广收后宫飞升之际,阿萝多年隐忍终于夺取气运至宝,起死回生,逆天改命。
  三千年后,阿萝睁开双眼,回到这个物是人非的世界。
  终于,一切能够从头开始。
  这一次,不当小师妹,要当就当大师姐!
  内容标签: 青梅竹马 仙侠修真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萝,沈照(沈夕渐) ┃ 配角:纪子成,洪小刀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踩遍修真界那些年


第1章
  天空中的乌云迅速汇聚,连空气都多了几分神圣的气息。
  高耸入云的巨树在此刻显得仿佛是路边的小草,那巍峨的青山就好似脚下的石子,那人间繁华就好似那一阵青烟。
  人能够站的有多高,地位可以尊崇到什么地步,能够被这天地多么钟情?
  或许,只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司马决。
  这个名字在修真界里足足响彻了五百年。
  从一个无名山村的傻小子到如今的修真界第一人,不管是他一年筑基十年结丹的壮举还是他一人一间铲平一个宗门,又或者是他那千娇百媚的各色道侣,都是人人倾慕的对象。
  而今天,正是司马决度过最后一道雷劫被仙界金光即将接引的日子。
  此刻,司马决的十几位道侣,都在痴痴的看着他。
  司马决身负巨大传承,乃是仙帝的候选人之一,只要他登入仙界,作为在天地面前和他一起成过婚的道侣都能作为仙妃直接升入仙界,而不用经过雷劫.
  这些女修又怎么会不动心?
  一般来说,修士渡劫乃是重中之重,不许其他人观看的。而现在,司马决的道侣几乎全部到齐,而他的手下则是在几百里外牢牢守护,除去司马决认可大概人外,没有人能够靠近半分。
  “燕妹妹,阿萝妹妹怎么没有过来?夫君即将登入仙界,她就是心里有怨也该过来才是。”说话是一位宫装美人,也是司马决最爱的女人之一轩辕凤。
  她的脖子上戴着一颗黝黑无比的珠子,深邃的几乎能够将人的灵魂都吸进去。这颗珠子乃是修真界至宝,足以引起无数散仙争夺。但此刻被她大大方方的带出来,也没有人敢动手,正如她在这些女修之间的地位一样,无人能撼动。轩辕凤既是皇朝公主又是天才女修,还是司马决最佳的贤内助,深受信任。也只有她,才能压得住这么多的女人。
  “凤姐姐还不知道她?她只顾沉浸在和夫君的少年情谊之中,朝华仙宗毁灭之后她更是变得怨天尤人。若非夫君恋旧,哪里还有她一席之地?”答话的美人对这个名为阿萝的女修十分不满。她输给轩辕凤也就罢了,人家父亲是修真皇朝的皇帝,渡劫期的大能,艳冠群芳,被司马决看重也是正常,她比不过。可那个叫阿萝的女人,修为不过中上,背靠的朝华仙宗也已经毁于一旦,她被夫君看重不过是因为她是夫君爱上的第一个女人罢了。
  可司马决那样的人,又怎么会为她一个人停留?
  “你别这样说,夫君听了会不开心。当初若不是她鼎力相助,夫君恐怕早就……”
  “嘘,姐姐,你看,她来了。”
  远处踏云而来的女修,身上穿着一身简朴之际的黑色长袍,头上也只有一根简单的碧玉发簪,脸上未施加脂粉,看起来有种苍白而凌厉的美。
  这样的美丽让她有别于在场的其他女修,却也让她多了几分生人勿进的气场。
  越是如此,她就是越受到排挤。
  明明论容貌她也不是绝色,为何能够这么吸引人的心神?
  司马决微微转过头,看见黑衣女修,微微一喜。他自诩多情,对每个女人都是力所能及的好。可唯有面对阿萝的时候,他觉得问心有愧,因此就算阿萝对他这么多年不假辞色,他也是各种好东西送了过去。虽然这样只会为阿萝引来其他女子的忌惮,但司马决依旧如故。
  “阿萝,你来了。”司马决俊逸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近乎有些讨好。
  “你今日升仙,我怎么能不来?”阿萝轻飘飘的回了一句,“她们不也全部都来了么?”
  “阿萝,你知道的,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妻子。”司马决连忙表明自己的心意,“当年我对你发过的誓言,绝对不是假的。你想要毁灭万魔宗,我就帮你毁了,你想要朝华福地,我就给你。等我顺利成为仙帝,仙后必定是你!”
  这样的话语落在其他女人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
  就连向来稳重端庄的轩辕凤也有些挂不住脸了。
  果然,不管她们这些人在司马决面前说了阿萝多少坏话,司马决还是最爱她!
  凭什么,就凭她与他少年相识,就凭她宗门全灭?
  “你的接引仙光来了吧。”阿萝突然看着天空说道,“你只有半个时辰在这里停留了。”
  接引仙光会将仙人和修真界隔开,让修士的真元逐渐转化为仙元,这样才能适应仙界的生活。在这个时间内,除非司马决自己从里面走出来放弃成仙,不然就算是一百个散仙去攻击他,也不能伤他分毫。
  “我们还有半个时辰可以说说话。阿萝,你有十年的时间没有和我说过话了。”司马决伤心的看着她,“我好想你。”
  “你还记得我手里这把剑么?”阿萝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将身上佩戴着的一把普普通通的灵剑拿了出来。
  这把剑相当粗糙,连灵器都算不上,只能用来供那些尚未筑基弟子使用。
  “阿萝,你是不是被人骗了,这样粗制滥造的剑怎么配得上你?”司马决皱眉道。
  “你不记得了,也好,这样我就没有任何顾忌了。”阿萝如释重负,脸上平静无波。
  她缓缓的将自己手上的碧玉发簪取了下来,一头乌发随风飘荡。
  啪叽。
  她将碧玉发簪折断了。
  “阿萝,你这是在做什么?”司马决不懂,在场的其他女修也不懂。
  这个阿萝该不是失心疯了吧。
  然而,随着这发簪的断裂,这方天地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凝重起来。
  司马决藏在仙光里,尚且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场上其他的女子却都有了微妙的感觉。
  她们突然感觉不到身体里的真元了。
  “凤姐姐,我怎么突然动不了了?”
  “夫君,夫君!”
  “什么味道,好香?”
  ……
  一个又一个的女子突然好似玉雕一般僵住了,她们半停留在空中,却只剩下了眼珠子能动。
  如此诡异的场景发生在这种青天白日之下,谁能想得到?
  “是你!”轩辕凤很快回过神来,“你的簪子有问题对不对?”
  阿萝苍白的脸上泛出一点红晕。
  她的声音不复之前的清冷,反而变得温柔无比,“我朝华仙宗在修真界里传承万年,奇珍异宝数不胜数。但是在这之中,有三样是最难得的。”
  “第一宝,从来不为人所知,唯有掌门知晓。我爹在死前传给了我,就是这困神香,它的滋味,是不是很好?”
  在场的这些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被困得死死的。
  “司马决,你曾经是不是想要找它啊?”
  司马决脸色大变。
  他以为他隐瞒的很好。
  说罢,阿萝将自己手中那把平平无奇的剑拔了出来,一步步在虚空踏步朝着轩辕凤走了过去。
  “你……你想要做什么?”轩辕凤直觉到了某种刻骨的杀意,她拼命的想要挣脱开这古怪的处境,但怎么也动弹不了。
  “我?当然是拿走属于我的东西。”阿萝的眼睛里闪烁着精光,将手中这把平平无奇的灵剑直接刺入了轩辕凤的心脏之中,“噗嗤”一声,皮肉被剑刺穿的声音在此刻清晰可闻。
  最可怕的是这把剑上海附带着堪称恐怖的真元,硬生生让一把普通的灵剑刺入了大乘期修士的轩辕凤的身体,还在瞬间内将她的灵台破坏的干干净净!
  “不——”司马决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却没有从接引金光里出来。
  一旦出来,就是放弃成仙。
  谁会出来?
  司马决所谓的真心,也不过如此。
  阿萝冷笑一声,将剑在轩辕凤的心脏处一扭,让她吐出了好几口血,脸色肉眼可见的衰败下去,一张绝色容颜也在几个呼吸内变得如同老妪。
  “你看,他也没有那么爱你,不舍得从金光里出来呢。”阿萝靠近她的眼睛,声音甜的如同蜜糖,而阿萝的另一只手却同时摘下了她脖子上的珠子。
  “我朝华仙宗第二宝,就是这八宝混沌珠。”
  它能永葆修士容颜,并且源源不断的提供生机。就算是寿元将尽,天人五衰,这八宝混沌珠也能延寿千载。
  “你本该和你的皇朝一同覆灭,可你却借着八宝珠活了下来,你可曾记得这是我朝华仙宗的东西?”阿萝紧紧的握着珠子,眼神嗜血,“是你想要得到它,不惜潜入我师兄冰棺所在地,然后在司马决的帮助下取出了它。我师兄本该在百年内醒来,他拼着最后一口气将他的修为灌输给我,如今,我用师兄的真元杀掉你,夺回珠子,是不是天理昭昭,报应不爽?”
  轩辕凤慢慢伸出手,似乎想要努力将近在迟尺的八宝珠子拿回来,可她的手停在半路就彻底垂了下去。
  “你……你现在是散仙修为?”旁边靠的近的女修脸色都白了。
  她们之中没有一人是散仙修为,最高修为的就是轩辕凤,可轩辕凤被阿萝一剑了结,连元神都没有逃出来。
  “是啊。”阿萝朝着她笑了笑,反手将刺入轩辕凤胸口的长剑拔/出来,再次捅入了这个女修的灵台之中。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