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成了两个大佬的窝边草[穿书] 作者:尤听

武侠 尤听 2020-05-19 收藏

文案
1.
陆澄澄穿到了一本男频文中,成了一个恶毒花魁。
因害死男主恩师,被男主碎尸万段。
怕死怕痛的她准备逆天改命,紧抱主角大腿,不仅救了男主恩师,还缠着他上了师徒二人所在的仙山。
从此,山下却流言四起。
说她是红颜祸水,勾了师徒二人魂魄……
陆澄澄缓缓打出一个“?”
2.
这两师徒情深的两人:
一个是禁欲系的高岭之花,玉琢冰雕,皎皎如月。九州不知多少女修为他等白了头发,他却视若无睹;
一个是狂拽酷炫的龙傲天,身高腿长,又野又A。喜欢他的少女从神界排到魔域,他应收尽收。
喜欢他们美女那么多,他们干嘛要吃窝边草?
陆澄澄有什么想不开,要去招惹他们?
3.
直至师徒二人脱离原作走向
一人飞升成了神族之首,一人黑化成了魔域至尊。
刀剑相向,势不两立。
秦川双目血红,手中黑弓之箭直指叶无尘眉心,哑着嗓子:师傅,把她还我。
叶无尘冷然道:对她死心,我予你天下。
秦川:她便是我的天下。

1.1v1、双洁、HE
2.男追女。女主美美美。
3.男主也是原文男主秦川,成长型龙傲天。
4.妻妾成群是穿书前设定,穿书后男主专一

  ☆、穿成恶毒花魁

  “七长老,我美吗?”
  香烟缭绕的屋子里美人声音柔到极处的嗓音说不尽的缠绵婉转,听在耳中足以让人荡气回肠、骨软筋酥。
  她伸出洁白胜雪柔若无骨的双臂,环抱在在地上盘腿而坐的白衣男子颈上,含情脉脉的看着男子玉琢冰雕的面容。  
  换成其他男人,早已化为一滩春水,融在这温柔乡里。
  但这白衣男子却是整个赫赫有名不近女色的高岭之花:无极门七长老叶无尘。  
  他双目紧闭,面若寒霜。完全不理会挂在自己身前的人间尤物,更不屑与她废半分口舌。
  整个屋子就只有金丝笼里金丝雀扑腾扑腾地撞着笼子发出的声音。
  ……
  “七长老,你难道觉得我不美吗?”绯月姬娇声再问,声音仍是柔腻。
  终于,叶无尘薄唇轻启悠悠开口:“相由心生,丑陋不堪。”
  他声音清冽如凛冬冷泉,一字一句,冷得刺骨。
  美人瞳孔猛缩,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叫绯月姬,是艳名远播的九州花魁,不知多少人为了一睹芳容,不惜在这歌舞升平的销魂窟倾尽家财。
  他却说自己丑?
  她刚才还柔若春水的眼睛划过一丝凶狠和怨毒。
  “我看七长老这眼睛不要也罢。”  
  “七长老的眼睛那么好看,不如挖下来盛在这水晶盘里做装饰?”
  任绯月姬怎么言语挑衅,叶无尘只是静静的阖着双目,不再理她。
  “七长老那高高在上瞧不起人的样子真是让人讨厌。那我就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吧。”
  她俯下身用水晶般透明又锋利的指甲慢慢的从叶无尘的锁骨划到耳根,在他冷白色的皮肤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红痕。
  “放肆!”
  叶无尘睁开双目,一双浅琥珀般的双瞳透着震怒。
  她用广袖掩面,咯咯的娇笑:“七长老全身都动不了,我就算放肆了,你又能怎么样呢?”  
  她褪下她那薄如蚕翼、若隐若现的广袖长衫,只剩一袭红色的齐胸襦裙裹着呼之欲出的玲珑身段。
  叶无尘感觉厌恶至极,但因中了她的暗算,浑身使不上半点力气。
  哪怕面对最凶暴的妖兽都从容不迫的无极门七长老,在绯月姬扭细腰靠近时额头溢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窗外的天空中划过一道橙色的光,仿若划过天际的白昼流星。
  叶无尘感觉到身上恢复了微弱的灵力。
  用全身仅有的灵力化作一道蓝光,将粘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震飞了出去。
  撞到了柜角上。
  *
  陆澄澄睁开眼睛,发现头有些疼,她扶着柜子站起来,揉了揉额头。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古装的小白脸盘腿坐在地上。
  冰雕玉镯的长得真是好看。
  就是脸色……
  铁青铁青的,额头上还冒着虚汗。
  这小白脸姿态是挺端方,可是这不怎么整齐的衣衫,脖子上的抓痕,感觉不可言喻…… 
  陆澄澄环视周围,自己他和自己孤男寡女在一个中古色古香又雅致奢华的房间里。
  香炉里升起的薄薄的烟,发出暧昧的香味。
  她捏了捏自己的脸。
  好痛!
  不是梦,她只是趴在办公桌上睡了一个午觉,居然就穿越了。  
  而且自己穿越时机是不是不太对?正好穿到了某些不可描述事件的现在进行时?
  中途被打断,这脸色不难看才怪呢。
  这可不好办啊。
  虽然这小白脸是真好看。
  她也不吃亏……
  不对不对,她猛地摇头。
  她不能这么想。
  莫非是母胎单身太久,居然有了这么随便的想法。
  她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对,不是。
  但是该怎么不触怒对方的拒绝呢?
  作为一个单身狗,这题目简直超纲!
  觉得肩膀上凉飕飕的,低头一看,居然就穿了个抹胸长裙。
  讲真,她在现代社会都没穿过那么低的衣服。
  她急忙把抹胸裙往上提了提。
  看见地上有一件薄纱一般的外套,她捡起来穿上。
  ……
  这什么外套?又薄又透!
  算了算了,聊胜于无。  
  她下意识的抱着双手把衣服裹紧了些。
  就手臂一抱一挤,觉得双臂间某些部位的存在感有些强,她低头一看……
  这沟壑……
  她只能又把手松开,背在了身后。伸着白皙修长的脖子惆怅的她望着房梁,在想怎么拒绝地上的男子。
  太伤脑筋,她索性不去纠结这个问题,毕竟那个男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嗯,敌不动我不动。
  她突然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身材那么好了,不知道脸怎么样?
  她拖着长裙走到柜子旁举起铜镜,不禁心砰砰直跳。
  这是什么神仙颜值?肤白胜雪,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似要滴出水来。明明又清又纯的长相,眼角眉梢却不经意的流露一种天然的妩媚。
  再颜配上隆胸细腰大长腿。
  活脱脱的绝色佳人、人间尤物啊!
  她突然想起这房间里还有个疑似男朋友的小白脸,不行啊,她这么美,这男朋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她转身望向叶无尘。
  而叶无尘看自己的眼神……
  陆澄澄心里噫了一下,虽然她没谈过恋爱,但是,这特么好像不是什么有爱的眼神。
  这是赤.裸.裸的讨厌吧。
  这是吵架拌嘴?出轨劈腿?因爱生恨?
  题目超纲,撕卷。
  叶无尘盘腿坐在地上,一脸冰冷,一动不动的样子。
  她想,估计是在和她冷战。
  冷战等于冷暴力,冷暴力就是暴力。
  所以她准备以暴制暴,不去理他。  
  决定先观察周围环境,于是拖着长长的裙摆摇摇晃晃的朝窗边走去。
  全身薄如蝉翼的轻纱薄雾一般覆在她身上,轻纱内被火红襦裙包裹着的玲珑曲线若隐若现。  
  因为裙摆太长,她走起路来有几分踉跄,却别有一种摇曳生姿,惹人恋爱的风情。
  推开窗户一看,蓝天白云下一眼望去尽是青瓦木楼。
  楼下身着古装,花红柳绿的姑娘和男人们勾勾搭搭的,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地方。  
  不妙!怎么有点像古代红灯区?
  她哐一下把窗户关上,转身靠在窗框上喘气。
  这怕不会是青楼吧。
  现在不是流行穿成万贯家财的千金小姐吗?她穿成的这个小姐是不是画风不太对呀!
  她再看地上那个穿着白袍的小白脸,再看着那香烟妖娆的香炉……
  这个场景……好像在自己看过的一本书里里描写过。
  她咽了咽口水,腿有些发软。
  “您该不会是无极门七长老叶无尘吧?”
  叶无尘目光冷似寒箭:“绯月姬,要杀快杀。不要再耍花招。”
  陆澄澄双膝一软,啪一下跪在了地上。
  叶无尘皱眉冷然看着她。
  原来,她穿到了一叫《破云传》的书中。
  叶无尘是龙傲天男主角的短命师傅;而被她穿上身的绯月姬是害死这个短命师傅的恶毒反派。
  书中叶无尘路过东州时,风雪楼正好有妖兽出没。
  一般仙家不愿意踏入这种风月场所怕败坏名声,叶无尘因为心无旁骛,向来有求必应,义无反顾的进了风雪楼。
  谁知道上演了一段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
  绯月姬早就倾慕叶无尘的大名,一见他尊容更是按耐不住放浪的本性,使尽浑身解数想要引诱他。
  谁知叶无尘连正眼都不看她一下。
  她心生怨恨,正好受到魔域挑唆,悄悄的给叶无尘下了毒。
  因为记恨叶无尘说自己丑陋,还在杀死叶无尘前挖了他的眼睛。
  后来她投靠了魔域,凭着身体和美貌在魔域混得风生水起,坏事做尽。
  直到成年后的龙傲天抄了魔域,掘地三尺把将她生擒。
  她还以为龙傲天垂涎她美貌,不舍得杀她,哪知道龙傲天是个行事张狂不羁,不按常理出牌狠角色。
  他知道绯月姬一生自负美貌,于是他带着老婆团,用刀划破她的脸,在伤口上倒了腐蚀水,让伤口一点点的溃烂。
  然后将她当众凌迟。
   陆澄澄想到这里打了个颤。 
  叶无尘用淡漠的眸光打量跪在地上的陆澄澄。
  “仙君,我错了。”

TAG标签: 甜文穿越时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