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送师叔上青天 作者:一枚铜钱

武侠 一枚铜钱 2020-05-17 收藏

又名:我送师叔上青天
传闻息壤可起死人,肉白骨,让人直接飞升仙界
为了这独一无二的珍宝,九州各大修真门派虎视眈眈,就连魔族也蠢蠢欲动
谁想这珍宝却被一个小灵修给吞了
完了还嫌弃道:“这黑泥可真难吃。”
众:“……”痛心疾首·不想说话·你死定了√
并没有飞升依旧菜鸡的阿璃:“……”
#息壤真的不好吃不要试##再动手我就不客气了#
女主披着小白兔皮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被同门坑骗吞下珍宝的少女,最后提刀杀回来的故事。
戏精明朗女主×苍白病娇男主
互相温暖,彼此救赎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异能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阿璃、厉不听(第二卷出现) ┃ 配角:微博:一枚铜钱;公众号:铜钱客栈 ┃ 其它:1V1、HE
一句话简介:再动手我就咬你了

 

第一卷 八十岁满级老太太


第一章 犟上天的阿璃
  阿璃很后悔。
  后悔当初没在冰天雪地里,度师叔抱住她的时候,一刀捅了他。
  要是当年捅了他,现在她依旧是问月门掌门首席大弟子的——大弟子,而不是一个背叛师门被同仁追杀的丧家犬。
  回想一百遍,后悔一百遍。
  如果后悔一遍肠子会青,那如今她都有一片青青大草原了。
  悔啊——
  阿璃叹气,咬了一口手里得来不易的饼子。
  饼子可真硬,嚼得她脸疼。
  她看了一眼脚下那个水坑,里面的人披头散发,一脸污垢,根本不像是一个修仙人士。
  遥想当年,她在九州第一修仙门派是何等威风,何等尊贵,人人都要喊她一声阿璃师姐。
  吃灵果,舞灵剑,看日落,前程似锦,好不快活。
  如今,全然变了。
  她又咬了一口饼子,真硬,连牙也咬疼了。
  远处霞光渐深,将水坑都映成了彩色。
  阿璃抬头,也想看看这霞光美好一下心情。
  结果一抬头,却见那根本不是霞光,而是自带晚霞光芒的人,正俯身朝她急速飞来。
  不用想她也知道是谁。
  “阴魂不散。”
  阿璃把饼子往腰上一插,转身就逃。
  身后的霞光疾驰,阿璃一袭杏色衣裙,红与杏色在山林中迅速穿梭,掠得飞鸟惊慌,林声回响。
  论逃命,阿璃已经能写出一本厚厚的心得来了。
  这五年来的逃亡经验,就算随便把她投入哪一个试炼迷宫,都难不倒她。
  可是有个屁用。
  追捕她的人是三师叔,灵力虽然高强,但为人刻板不知变通,所以阿璃几次三番躲过了他布下的天罗地网。
  阿璃对这次的逃亡依旧很有信心。
  但很快她就发现情况不对。
  她逃离的方向,竟然也有彩光迎面扑来。
  细察,竟是五师叔。
  不得了,竟然会叫帮手了。
  阿璃倒不慌,转而往另一个方向逃离。
  “阿璃,你再逃,休要怪师叔不客气!”
  不逃您二位更不客气。
  阿璃半个眼神都没给,继续逃命。
  如果她的师父不是掌门的大弟子,随便哪一个师父都好,也不至于没有弟子敢来捉她,非要师叔们亲自出马。
  枉她过往都以掌门首席大弟子的大弟子身份洋洋自得,如今却成了个绊脚石。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可恨啊!
  转眼就要飞进小镇,阿璃顿时放心了不少。因为她知道进了小镇混入人群中,就安全多了。
  眼见要飞过城墙,明明空无一物,谁想却一头撞了铁墙,撞得她头昏眼花,差点当场去世。
  草,这里什么时候被布下了灵力墙。
  只是这头昏的刹那,两道霞光已至,不待她反应过来,一把拂尘击在她的身上,看似力道不重,却直接将她扫了三丈之远,重重落地,扭头就吐了一大口鲜血。
  孟平生缓缓落地,冷眼盯看她,拂尘一动,已在她的四肢缠上金丝扣,将她死死束在地上。
  阿璃看着他,不过三十出头的人,整天跟个门神似的,目色威严,眉心已有小小川流的痕迹。
  再看一旁的五师叔吴不守,依旧穿得跟花孔雀般,二十多岁的样貌,十分俊美。这会他蹲身看自己,阿璃还从他眼里看到了几分怜惜。
  吴不守轻叹说道,“小阿璃,你这是何苦呢,看得师叔心疼。”
  “那吴师叔放了我吧。”
  吴不守吐字,“不可。”
  那你说个鬼!
  孟平生站如泰山,垂眼俯视她,问,“阿璃,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阿璃叹道,“三师叔你变了,变的跟五师叔一样,会设陷阱,会坑小仙女,一点都不正派了,我为这样的你感到痛心。”
  吴不守:“???”
  孟平生:“……”
  阿璃又说,“但我可以原谅你,把我放了吧。”
  孟平生冷笑,“你背叛师门,偷窃宝物,还费我五年光景捉拿你,我如何会放你,速速跟我回去受罚。”
  阿璃脸色一僵,说,“我没有背叛师门!”
  “那你当初为何要偷走息壤,还想献给魔君?”
  “我……”
  孟平生呵斥道,“你明知道那息壤是我门的镇门之宝,你却夜闯禁地,将它盗走,还往魔界方向前去,你居心何在?”
  阿璃知道辩解已没用。
  如果她再跟他们辩解一次,当年诱导她去偷息壤的人是你们最信任觉得最靠谱的七师弟,她的度师叔,你们信吗?
  信个锤子哦。
  当年不信,如今更不会信。
  连她都不信了。
  孟平生说道,“无话可说了吧?”
  阿璃叹气,“有,师叔管饭吗?我饿了,一张饼子啃了三天,牙都疼了。”
  “没有。”
  “那你们带我去镇上吃一碗面再回去吧,看在我是你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份上。”
  孟平生再次拒绝。
  阿璃说,“师叔你不乖,阿璃不开心。”
  吴不守微微皱眉,突然见她一笑,顿觉不妙,“不好!”
  话落,只见“阿璃”原地炸裂,炸得尘土飞扬,直接轰得两人飞起。
  吴不守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他这个师兄抓一个人要抓上五年了,正常人容易抓,可要是碰见个丧心病狂的神经师侄呢???
  遥遥林中,阿璃在树顶上盘腿而坐,悠哉地吃着饼子。
  她看见远处那炸起的光芒,幽幽一笑。
  “想抓我哪有这么容易,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徒弟。”
  话落,耳边突然传来吴师叔的声音,“小阿璃,你也不乖。”
  阿璃一愣,立刻低头看自己,只见身上不知何时被缠了一根金绳,正是吴师叔最擅长的金线锁。
  她试图逃走,那金线仿佛活的般,她一动,就往她身上缠绕金线。动得越是厉害,金线便越多,不待她逃个半里地,自己已然被裹成了一个蝉蛹。
  天边有两道霞光飞来,阿璃自知难逃,毕竟那可是如狐狸狡猾的吴师叔。
  吴不守一身白衣被炸得破破烂烂,俊美的脸也脏兮兮的。他狼狈不堪,只顾着看自己的衣服袖子,根本无暇找他这个不孝师侄算账。
  倒是孟平生,怒气冲天过来,扬起拂尘就要扇她。
  “你这个兔崽子!大逆不道!”
  吴不守急忙拦他,说道,“师兄不要伤了她,大师兄就快出关了,不好交代。”
  孟平生冷脸说道,“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我不打你。阿璃,我问你,息壤在何处?”
  阿璃眨眨眼,“我吃了。”
  吴不守惊呆了,“小阿璃你说真的?你竟把息壤给吞了?”
  阿璃呷呷嘴,说,“那块黑泥可真难吃,苦死了。”
  孟平生差点没站稳,还是吴不守搀扶了他一把。
  孟平生颤颤伸手指她,声音发抖,“你、你竟吞了息壤,这要我如何跟师父交代!”
  别人说吞了息壤他不信,但眼前这个人是阿璃,诡计多端的小疯子。
  她甚至还形容了一下息壤的味道。
  更显得无比真实。
  孟平生的心都要碎了,怒而起掌,抬手就要往她脑袋瓜子劈,“把息壤吐出来!!!”
  孟平生一掌落下,手却没够着,腰被吴不守死死抱住了。
  “五师弟你做什么!让我来清理门户。”
  吴不守着急道,“你把大师兄最心爱的弟子给杀了,等大师兄出关,还不得把我们给宰了?”
  话如泰山,瞬间把暴跳如雷的孟平生压安静了。
  想到那个护犊子又不讲道理的大师兄,孟平生甚至暗暗一抖。
  他收回要毙了她的手,转而念摄取咒,要将息壤取出来。
  可是那息壤却毫无反应。
  他皱眉,“为何取不出来?”
  吴不守蹲身细看阿璃身上的息壤之气,说道,“息壤不全在阿璃的身上。”
  孟平生忙问,“什么意思?”
  “师尊曾说过,息壤也是有脾气的活物,若是残缺,便失了其功效,恐怕要找齐息壤,才能取出。”吴不守看着阿璃,说道,“你的体内只有一半的息壤之气。”
  阿璃不答。
  孟平生的暴脾气上来,又要朝她挥出熊掌。
  吴不守这次没动。
  眼见五师叔不拦了,那掌恐怕要拍断自己的脖子,阿璃终于认怂,大声道,“吴师叔说的对!”
  孟平生住手了,问,“那剩下一半在哪里?”
  阿璃说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