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是天道亲闺女的恶毒师姐 作者:一江听月

武侠 一江听月 2020-04-18 收藏

锦棠穿进了自己写的仙侠师徒恋文中,成了天道亲闺女的师姐——
  一个阻碍锦鲤师妹修仙恋爱道路的美艳毒辣的白莲花炮灰,结局惨死。
  她窒息了,没事我不惹我锦鲤女主,我做咸鱼苟活!
  师妹要和师父虐恋情深,咸鱼的我就是绝佳好背景,绝不掺和。
  师妹要以身犯险杀魔头,我想想自己写的魔头自己最了解,我能在他手下苟活!
  “我自愿替代师妹前往!”
  锦棠亲眼看到了自己笔下的崽,那只病娇阴郁冷血残暴的大魔头——可真他喵好看!!
  他就穿着漆黑的长袍斜靠在黑色大殿最前方的榻椅上,撑着下巴打量锦棠,肤白唇红,眼神阴沉沉的嗤笑一声。
  “知道上一个来杀我的什么下场吗?”
  锦棠认真点头,“知道。”没人比我更清楚。
  “你想怎么死?”
  “说实话,我想和你狼狈为奸。”
  “……”
  没多久,万魔林的魔头最近越发猖狂了,随时随地洗劫各家宝库,修真界鬼哭狼嚎,他只留下一句,“这天下的宝贝,都该是我道侣的。”
  锦鲤师妹听闻此事,携众正义之士前来灭魔,结果锦棠就看到她被魔头第一个拍死。
  锦棠真没想到,她在自己魔头崽身边苟着苟着,靠咸鱼躺赢了锦鲤,我这剧本是被撕了吧?!
  阅读指南:
  女主前期先做咸鱼苟,后成长修炼升级,拿出高考的气势去修炼!
  略沙雕治愈系甜文,雷打不动日更。
  微博@一江听月
  一句话简介:手撕剧本,反派魔头偏偏宠爱我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锦棠,魏织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锦棠睁开眼睛,看到了头顶上方青色的鲛丝帐,十分气派,仙气飘飘。
  她坐了起来,再转眼看了一眼这屋子,地上是青玉砖铺成的地板,靠墙的两侧的柜子里陈列着一看就值钱的古董。
  环视一圈后,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青色棉麻的长裙,朴素又透着一种奇怪。
  她伸出手又看了看自己的手,很白,掌心和指尖有着一层薄薄的茧子,这不像自己的手。
  这是怎么一回事?
  “吱呀——”
  有人推开了门,带着微凉的风进来。
  锦棠听到有了踉踉跄跄地走进来。
  凭着多年写文的经验,锦棠直觉不好,翻身一滚,直接滚到了床底下——在床上出了什么事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男人的喘息声清晰如雷,锦棠心跳也如雷——
  这男人一听就不对,要是她在床上的话,那就完了。
  锦棠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躺尸在床底下,她打定主意,等到事发之后再爬出来以证清白。
  男人坐上了床,絮乱的气息略微齐整了一点。
  “师尊!”
  就在这时!门外传进来一声娇俏着急的声音,伴随着破开门的声音冲了进来。
  锦棠屏住呼吸,脑子有些卡壳,师尊??
  “轻音,你怎么来了,出去!”男人的声音燥热又威严,极为清冷。
  “师尊!我……你……锦师姐这一次从锁仙塔里出来后太过分了!竟然给师尊下了这样的药!还好弟子赶来的及时,否则师尊岂不是要失身了……”
  “轻音!”
  “师尊……你放心,这事我不会说出去的,锦师姐……若是师尊出事,轻音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了,师尊……”
  锦棠听着听着,心里觉得有些古怪。
  还是……还是再听听再下结论。
  床上的男女不知道在做什么,反正就……一言难尽,情不可耐。
  也不知道为什么,锦棠觉得这入耳的声音实在是大了点,喘息如雷。
  “师尊……我不是给你喂解药了么,怎么……”
  “轻音……”
  那还用说,情不自禁了呗。
  “师尊在里面么?”门外又传来一道毕恭毕敬的男声。
  随即,锦棠就听到床上的男音清冷高贵地好像刚才差点控制不住的男人不是他一样。
  “何事?”
  门外的弟子愣了一下,低着头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很恭敬。
  “师尊,弟子们和长老们都到齐了,就差锦师姐和孟师姐还有师尊了。”
  “退下,我随后就到。”
  “是。”
  锦棠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幕幕,她感觉自己就和被雷劈了一样。
  像是为了佐证她的念头,她又听到——
  “师尊,既然锦师姐不在你这,她又会在哪里呢?她本意就是想趁着师尊……”
  “此事不可再提,十年塔中生活没有半点反省,这次,我定会罚她,现在先去大殿。”
  “师尊,锦师姐或许只是一时魔障了,她从小无父无母,着实可怜的很,这次还是别罚她了……”
  “轻音。”
  “轻音不敢再说了。”
  锦棠听着他们走出去,整个人还和雷劈了一样,久久没动。
  曾经年少轻狂的时候,她写了一本书,书名叫做《清冷师尊俏皮徒》。
  她根本不想提起这本狗血黑历史文,多看一眼都会眼瞎,恨不得时光倒流把自己脑袋按在键盘上,脸滚的都比手写的好。
  就她这本书后来劝退了很多读者,搞的她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做个闷头苦写的码字机。
  这是一本修仙恋爱(狗血)文,本书的女主孟轻音是个集美貌,运道,天赋为一体的天道亲闺女。
  六岁的时候,被下山的天剑仙门掌门苍华子带了回去,悉心教导。
  她随随便便修个仙练个剑就后来居上,成为天剑仙门最牛逼的首席弟子,还是三界第一美人。
  除了万魔林的那位顶级偏执厌世冷血残暴阴郁的大魔头外,这书里所有男人不管是什么时候出场,反正都爱她爱得死去活来,恨不得剖出心献给她!
  具体的情节,她都现在也不想再去回忆,反正苍华子和孟轻音经历了堪称九九八十一难才修成正果,突破师徒禁恋终于在一起。
  这书里,有一个终极大炮灰,推动剧情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那就是锦棠。
  没错,当年脑子被门夹了的她自己用本名写了个恶毒女配。
  这恶毒女配是顶级白莲花,清冷孤傲,偏执极端,喜欢师尊,因为师尊和女主之间的感情,想尽办法拆散他们。
  师尊以前用她是徒弟理由拒绝过她,还把她关在了锁仙塔里十年,受尽折磨,所以她心态就更加扭曲了。
  完全是书里推动剧情发展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男女主助攻,纯工具人,作过的妖不计其数,每一次想害女主,都被狠狠打脸,就和灰太狼一样,打不死,打不残,没过三天就原地复活的存在。
  没有一个炮灰的存在感能压过她,她拍着胸脯说第二,没人就敢说第一。
  她仅凭一人之力,承受了所有读者的骂。
  就连那个万魔林的大反派魔头都在读者眼里变得可爱招人心疼了起来。
  她为这本书贡献如泰山一样重。
  最后在男女主的婚礼上,女配做了最后一次死,然后被一掌拍死,灵魂被封印在万魔林的魔窟里,日日夜夜遭受万魔噬心,永生永世不得翻身。
  想到这里,锦棠捂住了胸口,快窒息了。
  她能穿回去吗?
  她保证连夜改文,先让她把女配人设改了行吗?再不济,让她穿成个无名无姓小辈混吃等死不行吗?
  她可是亲妈啊,亲妈就是给女主各种金手指的,现在完了,她成了第一炮灰女配!
  她年纪轻轻本本分分做人每天老老实实在家做阿宅为何要遭这样的罪!
  刚刚那段,分明就是‘锦棠’从锁仙塔里出来,对狠心把自己关进锁仙塔十年受苦的师尊又爱又恨,兵行险招用从万魔林附近的黄河镇买来的那种药下给他,企图把人收了。
  结果当然是被孟轻音察觉,她辅修医修,三下五除二就给解了药性。
  要不是她反应快滚到床底下——那画面太美,她不敢面对。
  书里面,锦棠可是被直接拍飞,在床上重伤了三个月,修为大减。
  还好,她天生警觉性高,当时就翻到床底下了。
  那么今天,应该是天剑仙门百年一次的试炼大会颁奖大会——给试炼大会前三名颁发奖励的重大日子。
  书里,孟轻音第一,大师兄第二,她屈居第三。
  万年老二变成老三,‘锦棠’也是要被气疯了才做出下-药这种事!
  锦棠窒息到最后,就放弃挣扎了,还是做条咸鱼,随遇而安吧,她把女主写的天上地下的气运加身,天道亲闺女她是斗不过的。
  没事,不慌,是亲妈就不挡亲女儿的道!
  ……
  “师尊,锦师妹怎么还没到?”
  大师兄温钰清润如玉的脸上露出担忧,“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对此,刚到的苍华子脸色清冷,面如锅底,十分难看。
  孟轻音刚要说话,门外就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我来了!”
  天正大殿里所有的弟子,长老,连带着上面的苍华子都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一名规规矩矩穿着首席弟子服的锦棠小跑着过来。
  微风拂动,吹起她颊边的长发,露出她那张不逊色于孟轻音的面容,就是她脸颊上的汗珠都给她添上了一份鲜活。
  “锦师姐怎么不御剑飞行,反而跑过来呢?”有人小声问身边人。
  锦棠恰巧听到了,心里一噎,她要是会御剑飞行,还用得着跑吗?
  真是白瞎了这元婴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