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帝君他又在孵蛋 作者:迴梦逐光

武侠 迴梦逐光 2020-02-21 收藏

萌版文案
  冰芜是六界唯二的纯血冰夷之一,昆仑山帝女,身负延续冰夷血脉的重任。
  逸虚是被冰芜嫌弃的应龙未婚夫,苍山帝君。
  这两条龙是冰夷一族和应龙一族为化解两族恩怨定下的婚约。(注:冰夷和应龙都是神龙种族)
  冰芜沉思:冰夷和应龙怎么才能生下纯血冰夷?
  清冷的苍山帝君孵了两回蛋全是应龙后,冰芜不干了,她辛辛苦苦生的蛋凭什么……

  小剧场
  冰芜怒道:你特么孵了两回蛋了怎么全是应龙?
  逸虚眉角抽了抽:本座是按照你给的法子孵的,要不下一个你自己孵?
  冰芜:滚!说好的这回你孵不出冰夷不许踏进主殿

  正经版文案
  前有渣男父亲为白莲花抛家弃妻,逼走正牌夫人,让白莲花母子三人入主昆仑山,还企图让黑莲花哥哥继承属于她的帝君之位。
  后有凡间心上人为心机女毁婚,纵容心机女散播谣言毁她名声,还下毒害得她在凡间那一世早死。
  冰芜: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你们想怎么爱来爱去随你们便。至于帝君之位,那是我的!
  可是要继承帝君之位,冰夷还是要生的。好在她还有一个未婚夫,只要蛋不要龙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为什么这个她费尽心思才怀上的蛋,孵出来后是应龙?她的冰夷呢?
  逸虚:不爱我?不想成亲?呵!没有什么是一个蛋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那就两个。
  此时,后悔莫及的凡间心上人求原谅。
  冰芜:没空,忙着生蛋呢。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冰芜,逸虚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这是两条神龙努力生蛋孵蛋的故事,女主冰芜是六界唯二的冰夷之一,昆仑山公主,满心期盼能延续冰夷血脉。冰芜好不容易勾搭上了清冷自矜的未婚夫逸虚,如愿以偿的怀了龙蛋。结果清冷的苍山帝君孵了两回蛋全是应龙……
  本文文笔流畅,轻松欢乐;剧情紧凑,内容丰富,人物刻画鲜活。
  ==================


第一章
  天元纪年六万三千八百八十年,九月初九,天庭华诞,**九州,三山四海数得上名号的神仙都前往天宫赴宴。
  布满祥云的九重天上,霞光普照,一路张灯结彩,红绸点缀,好不热闹。
  因着今日天宫来客众多,未免疏漏,故而南天门守卫的排查相当严谨,不少仙家都聚集在南天门外等候。
  忽然间云海翻涌,一阵清脆悦耳的风铃声传来,众仙寻声望去,只见一团金光在层层白云中若隐若现,离得近了才发现那金光竟是从八只金光璀璨的凤凰身上散发出的。
  金凤凰身后是一辆异常华贵的长车,长车的四翼摇曳着几束晶莹剔透的晶石,在光照下折射出柔和的光彩。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长车前的金凤凰,用金凤凰拉车,这是何等败家!六界中恐怕连凤梧山九天凤凰一族都没有这等排场,也不知来的是何方神圣……
  天宫中无天帝旨意不可使用腾云驾雾、车行坐骑等代步飞行,于是异常夺目的长车停在了南天门门外。
  在众仙仍对着八只金凤凰和近看之下更加华贵的长车咂舌不已之时,车门被打开了,四名仙娥先行下了车,静立在长车两侧。
  尔后一位着丁香色宫装的仙子缓缓出了长车,观其衣着规格是位神女无疑,芙蓉玉面,粉黛薄施,姿容秀美。美则美矣,却让翘首以待的众仙有些失望。
  本以为能用得起金凤凰仪仗的人定会十分不凡,不料只是一位姿容甚美的神女,不如长车前的金凤凰来的耀眼夺目。
  众仙正欲收回目光之时,却见那宫装神女神色恭谨侍立在长车前。
  一只白皙纤细的手从长车中伸出,侍立的神女忙出手扶住,绣着龙纹的绣鞋踏出长车时,瞧清那龙纹的仙家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打量的目光瞬间垂下。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识得冰夷,南天门外仍有众多神仙直直地盯着向从长车上下来的神女,或者说上神。毕竟能让一位神女如此毕恭毕敬的,唯有上神之尊了,且还是神职颇高的上神。
  这一望之下,呼吸都慢了几分。
  只见冰蓝色的长裙曳地划过,裙摆上银白色的龙纹在光照下散发着柔和的流光,一头墨发用与衣裙同色的珠翠环钗点缀,垂落的步摇随行摇曳。
  肤白如雪,臻首娥眉,神若秋水,额间贴着水晶花钿让清冷的面容多了几分娇妍。也只有这般的仙姿玉色才能将那耀眼夺目的金凤凰黯然失色罢,众仙想。
  “见过冰芜公主。”
  直到看守南天门的战将们俯首行礼,才将众仙惊醒,再望过去,一行人已入了南天门,只留下袅娜的背影。
  良久,窃窃私语声响起,位置较靠后的年轻仙子撇了撇嘴问道:“那位是何方神圣?诸位上仙们都候着,她凭什么一来就进去了?”
  “自然是因其身份不凡,且能让神女为侍,说明人家实力也不凡。”神凌驾于仙之上,而神之上还有上神。偌大的天界中,能修至上神之位的少之又少。
  年轻女子见出言的是位胡子花白的老者,想了想拂身道:“晚辈头一回来天宫,还请仙上指点一二。”
  一声‘仙上’让老者多了几分愉悦,面上也多了几分得意之色,遂侃侃而谈道:“自混沌初开,乾坤始奠来,远古神祗早已魂归混沌,而昔日从混沌里孕育而生的四大神兽,鲲鹏早已陨落,犼也已灭绝,唯有神龙与凤凰还有零星血脉存于世。”
  “神龙又分四大神龙,四神龙之首的烛龙已绝,如今剩下的唯有昆仑山冰夷一脉,苍山九天应龙一脉,还有天宫五爪金龙一脉。”
  老者说着一顿,吊足了众人的胃口才继续道:“那位正是出自昆仑山,是昆仑山帝君的帝姬。”
  周围竖起耳朵听八卦的仙家闻言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后又恍然大悟,怪不得有这般派头,冰夷一族生于昆仑冰山,圣山昆仑可是盘古陨落之地,盘古留下的庞大灵力至今未散。
  且烛龙一族在六界中消失后,冰夷就成了神龙之首,六界中甚少有挑衅者。毕竟连同为神龙的九天应龙在神龙之战后都从此老实,不再踏入昆仑山境内。
  不过说来也奇怪,神龙之战后冰夷一族和九天应龙一族不睦已久,如今竟能化干戈为玉帛结姻亲……
  凌霄殿内白玉为阶,纤云织毯从殿门一直铺到天帝的宝座前。
  冰芜带着神侍花音入凌霄殿时,殿内已诸神云集,抬眸一扫,除了前排尚有几个位置,竟再无空位。
  侍立在入门两侧的仙娥迎上来拂身行礼道:“小仙见过冰芜公主。公主,这边请。”
  行到殿前,见仙娥带着她往右侧去,冰芜脚下一顿,皱眉道:“慢着,你是不是带错路了,本公主的位置不是在那边么?”
  剩下的位置都是双人桌,她素来都与表姐金毓坐一处,怎么这回带她往对头走。这般想着冰芜目光移向左侧,入眼便瞧见端坐在那的紫衣美人对她挤眉弄眼。
  仙娥闻声垂头道:“禀公主,这是天后的安排,娘娘吩咐以防五殿下闹事,让他和二公主坐一处。”
  冰芜了然地点了点头,这个表弟确实不同一般,这天界中能管住他的,也就只有表姐了。
  冰芜拂袖坐下后,见对面的金毓仍在使眼色,心中纳闷不已,见其抬起手中的小镜子摇了摇。回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后,转过身对侍立在身后的花音伸出一只手。
  花音无奈:“公主,这里是凌霄殿,此物不宜出现在宴席之上。”这玩意要是出现,这天庭华诞还办不办了。
  冰芜抬了抬下巴,笑道:“你瞧,诸神手中拿的是什么。”
  花音顺着冰芜示意的方向一看,双目瞪大,只见坐在下方的诸神手中都拿着一柄小镜子,那些小镜子还十分眼熟。
  心中不由哀嚎:完了完了,早知道就不抢这个差事了,这下要是被天帝斥责该如何是好。
  见花音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冰芜挑了挑眉道:“行了,把东西给我。”
  花音一面将手中的小镜子递上,一面还不忘嘱咐:“公主,一会天帝来了记得收起来。”这玩意好是好,就是太好了些,容易玩物丧志。
  谁能想到这么一面小镜子竟能整出层出不穷的花样,若六界愿意,往后怕是可以做到一镜在手,天下尽知。
  冰芜接过镜子后立即输了一道神力,光滑的镜面上便变成了水幕,指尖轻点,金毓传来的消息显示在水幕上。
  只见上头整齐的写着几个黑色小字:知道你旁边的位置是谁么
  冰芜抬眸扫了一眼,这个时辰还没到的,无非就是位高权重的几位,而被天后安排坐在她身边的……
  倏地,冰芜双眼一暗,心中暗暗猜想天后这是何意,这是天后自己的意思,还是天帝的意思?正思忖着,手中的小镜子震动了起来。
  垂眸一看,又是金毓传来的消息:传言那位帝君芝兰玉树,丰神俊朗,放心,你不吃亏!
  冰芜嘴角抽了抽,指尖在镜面上写了起来,很快就写完了一句话传了过去。
  金毓一直盯着手中的传讯镜,见有消息传来,立即点开,看清镜面上的字后,再也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
  ‘本公主姝色无双,又是冰夷之身,他一条老应龙,本公主亏死了。’
  传出消息后,冰芜舒服地吁了一口气,同时凌霄殿响起了神官悠扬地唱念音。
  “天帝陛下,天后娘娘到!”
  把手中的传讯镜往宽袖一塞,冰芜起身拂袖弯腰行了一礼,与众神仙齐声道:
  “拜见天帝陛下,天后娘娘。”
  垂眸见浩浩荡荡一群人从面前经过,一道白影路过她身旁却停住了,绣着银白色龙纹的衣摆出现在眼前,隐约还能瞧见龙纹上的双翼。
  这是——苍山帝君,也是她传闻中的未婚夫!一股夹杂着清幽淡雅香气的凉意萦绕在身侧。
  冰芜长睫一敛,微微皱眉,这九天应龙身上怎会有如此重的寒气?竟比冰夷还冷。六界中还有比昆仑圣山还要寒冷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