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他们说小师叔走火入魔了 作者:辞笙

武侠 辞笙 2020-02-04 收藏

人们说,玄山派内门无名弟子走火入魔心智俱丧,弑师灭祖,修为被废之后囚于绝影峰,成了一个没用的哑巴。

人们说,人们说那一战玄山派打得极惨,不只是前任掌门和数位首座,就连距离渡劫飞升一步之遥的晏圣人也折在了那里。

人们还说……

春去冬来,玄山派又有了新一代弟子。

大师姐殷梓十三岁那年当着一群师弟师妹,胖手一挥,脸朝着绝影峰的方向:“小师叔是最温柔好看的人,师叔你放心,那些鬼话我一句都不信,等我长大了一定会来娶你出来的!”

于是那个哑巴居然开了口:“不行,呆在我身边就成不了仙。

满嘴胡话浪到没朋友门派精英大师姐x废人小师叔
————————
1.1V1, HE;

2.脑洞君一生不羁爱自由。3.修真设定自我流派,自设很多。

境界设定:练气化神,胎息辟谷,筑基,金丹,元婴,探寻洞虚,合道成圣,寂灭,渡劫飞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梓,商晏 ┃ 配角:易无双,萧离离 ┃ 其它:

  ☆、第一章

  
  “这次的药材量大些,一共是二百零三两银子。”陈叔放下了算盘,抓起毛笔写了两笔,乐呵呵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你们仙山也是我们的老主顾,我给你抹个零头,算二百整。”
  “好嘞,谢谢陈叔,这次也是现银。”穿着灰色袍子、背着一把琵琶的少年麻利地从储物袋里掏出银子来,一边放到柜台上,一边搭着话,“对了陈叔,我听说你女儿现在是做送嫁娘的,不知道最近生意忙不忙?我们门派里头最近在找送嫁娘呢,不用送到夫家,只要送出玄山地界就成,我们给平时生意两倍的价。”
  陈叔听着手里的动作一顿,抬起头好奇地看了少年一眼:“你们仙人也要找送嫁娘?”
  “是啊。”少年很是老成地笑着点头,“我们大师姐她啊,下个月要外嫁了。现在师父师兄他们都在到处找送嫁娘呢。先前找了两个,结果一听是来玄山,就都不肯来啦。”
  陈叔一听就乐了:“这是喜事啊!唐仙师,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去跟喜儿说,让她这就过去。”
  陈叔这家药材铺子就开在玄山派山脚下,平日里大多靠玄山派的人照顾他生意。喜儿一听父亲的话,当即也就收拾收拾上妆的盒子,跟着唐姓少年去玄山主峰。修真者们对这些凡人来说都是仙人,即便是平日里就打过交道,喜儿仰头看着那高耸入云的山头,还是经不住紧张了起来。
  玄山派的山头正如其名字。因为门派主峰所在的山头多黑土,初代掌门衡阳子便取了个名字叫玄山——听说名字定下来的时候,对衡阳子的文化水平很有了解的弟子们都长舒了一口气,暗自高兴起码没有叫黑山头。上山的路并不好走,喜儿一个凡人身体又弱,经不起御剑飞行的灵气。少年耐心地陪着她,足足走了大半日才算是走到了主峰上。
  喜儿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仙人,局促地低着头,由着人牵着她,把她带进了一个小房间:“新娘子就在那里,快给她试一试妆吧。”
  她听着这话才敢抬起头,一眼看到面无表情地坐在房间中间的那个人,整个人都呆了呆。
  “新娘子?”喜儿下意识地抬手指着那人,又重复了一遍,“这……这是,新娘子?”
  “那位就是新娘了,下个月就要嫁去秦国当王妃了。”之前的唐姓少年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喜儿姑娘,有什么不妥么?”
  “当……当……王妃……?”少年的笑容此刻在喜儿的眼中也变得前所未有地诡异起来,她只觉得指尖都有些发抖,却又不敢拒绝,只满心都开始后悔接了这么个差事,“不……没什么不妥,我这就去……去给新娘子试妆……”
  ————
  这年开春之后修真界的第一个大新闻,大概应该算是银月夫人上了玄山。
  银月夫人出行的阵仗素来浩浩荡荡,因此她抵达玄山脚下的时候,这个消息就已经以极快的速度在各大名门正派中流传了一圈儿,没几天,各大掌门都惊讶地发现在这个逐渐转暖、风和日丽的季节里,往年早就忍不住溜出去玩的皮猴子们今年特别老实,一个跟着一个地主动闭关去了。
  银月夫人的名字大抵半只脚踏进修仙界的人都会听说几回,凤凰世家的三位主人之一,在传闻中已经是洞虚巅峰,距离合道成圣就差那么一步。不过这修真者千千万,合道成圣又是个大坎儿,因而卡在这个修为的虽说凤毛麟角,但也不是一只手能数的过来的。银月夫人的名号如此如雷贯耳,大半还是她平时的兴趣爱好造成的——
  凤凰世家银月夫人,私人爱好说媒。
  玄山派是正道上有头有脸的大门派,就算考虑到能让银月夫人亲自上门的八成是内门那点儿人口,年龄适婚的人口也绝对不算少。上至掌门人清河真人,下到主峰最小一辈六个核心弟子,那真是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这门派究竟有多少光棍。
  这原因倒是不难猜测,玄山派本身倒是不限制弟子学什么,然而不知怎么回事,这些年玄山派剑修的数量与日俱增,甚至直逼剑修大派长剑门。
  玄山统共五峰,这几代弟子里人数最多的就是剑修。而剑修这玩意儿在人们的印象里,那真是又冷又硬有如茅坑里的臭石头,顽固不化死脑筋。找道侣谁不希望找个知冷知热温柔可心的呢?于是银月夫人刚一走上玄山派的地界,全修真界无论男女只要算得上适龄都恨不能暂时把自己从银月夫人的记忆里给划掉。
  这一回,银月夫人也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没几天,玄山派正在找送嫁娘的消息以更快的速度传遍了修真界,很快,又有更确切地消息传出来,说这次出嫁的是这一代的大弟子。
  五十年一度的魔境历练还有大半年才开始,玄山派这一代弟子别说出名了,就连露脸的机会都不曾有过。谁都不曾料到玄山这么舍得,堂堂一个门派内门大师姐连名字都没传出来之前居然就要出嫁了。然而送嫁娘都找了,那估摸着婚期应该也近了,玄山却愣是没给任何门派递帖子,看着简直像是想要私下里把这门亲事结了。
  玄山这边越是遮遮掩掩,各大门派反而就越是好奇,一时间各种猜测层出不穷,各色谣言甚嚣尘上,玄山派倒也是坐得住,愣是顶着满天飞的传言一句话没放出来,一直到半个月后,一顶鲜红的、俗世婚嫁式样的轿子载着玄山派最年轻一代的大弟子,就这么一晃一晃光明正大地晃出了玄山地界,在各方的关注中一声不吭地日行百里,最后进入了西北秦国境内,直直地往秦国王都去了。
  各大门派恍然大悟,怪不得玄山派对这事儿讳莫如深,原来是要嫁进俗世皇族的。这年头的皇族的嫁娶大抵都是想找个修真者的,一方面是因为和修为深厚的修真者双修能延年益寿,另一方面更是希望子孙里头能出一两个强大的修真者,修真者寿元漫长,那就能为国家提供长久的靠山了。
  这回不只是修真界关注这事儿了,俗世各国也纷纷派出暗卫紧随其后,生怕这联姻不只是个噱头,而是秦国真的抱上了玄山派这棵大树。
  不过饶是外面人怎么猜,这送嫁队伍的行程一点也没受影响,顶着明里暗里无数人的窥探,就这么一直走到了秦国王都的城门口。
  秦国地处荒漠,干旱炎热,称得上赤地千里。虽说这是个国家,其实也就七八个城池那么大,多亏周围国家都看不上这么个破地方,所以也一直在战乱中偏安一隅。或许是因为常年的贫困,即便是王城的守军手里的长矛尖端上都已经有了锈斑,以至于守军握着它拦在这么一支十七八个人的送嫁队伍前面的时候,都显得有点寒酸。
  值班的年轻守军伸手遮了遮毒辣的阳光,仰头看着那只队伍最前面的灵兽。在那只高大而威风的灵兽背上坐着个一身红衣送嫁人打扮、却背着一把半人高长剑的少年人。
  少年摘下了遮挡阳光的宽檐帽,露出的面孔完全没有秦国人皮肤上常见的风沙侵蚀的痕迹,在这些毕生不曾离开过大漠的秦国人眼里显得异常精致俊秀,引得周围人不住地回头看他。在这么一片大漠风沙里,这少年人不伦不类地举着把雪白的扇子,不过幸好那张面孔极其引人注目,也没人注意到这一点。年轻守军心不在焉地想着,怕是二王子殿下也不如他长得俊哩。
  送嫁的少年从灵兽背上跳了下来,他个子不算矮,比这守军还略高小半头。他径直走到都城门口,冲着守军友善地笑了笑:“这位大人辛苦了,我是玄山派弟子殷梓。贵国二王子给我们门派的大师姐下聘求娶。大师姐多年闭关不出,对外面世界了解不多,师父担心她礼数不周,特意派我们护送大师姐来到此处,这是通关文书,请过目,若是有什么疏漏,还望大人多多包涵。”
  年轻的守军前几天确实接到了迎接送嫁队伍的命令,这会儿也没怀疑,晕晕乎乎地接过文书翻了几页,就听见旁边有人高声叫了起来:“是未来的二王妃来了!掀起帘子让大家看看呀,二王妃!二王妃!”
  西北地界民风开放,大概是因为城池小,王族的架子也没那么大。很快,不少人就跟着哄闹了起来,送嫁队伍一行人努力围在轿子周围,总算是护住了轿子没被人群淹没。
  王都门口的几个守军都被吓出了一生冷汗——他们都已经得到了消息,说是这位二王妃是个修真的仙人。秦国是个小国,好几百没有修真者愿意来这里了。上面的人好几次耳提面令,说这次联姻是国师大人辛辛苦苦求来的,绝对得罪不得。
  守军们眼睁睁地看着闹腾的人群围上去,赶紧寄过去想动手轰走人群,生怕惹恼了这位未来的二王妃,导致她翻脸走人,甚至动手教训这帮家伙。守军的头儿一边努力地架开人群,一边赶紧冲着殷梓的方向道歉:“这位仙人对不住了,我们这边小地方人没见过世面,冒犯了冒犯了……”
  “没事没事,我倒是觉得这里民风淳朴,很有意思。何况我们修真者也不拘于俗世间的礼节。”殷梓看上去像是真的丝毫不介意,甚至笑眯眯地用扇子挑开了轿子侧边小窗上的布帘,“无双,以后你当了王妃,这可是你的子民,你该提前见见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