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男主他一心求死 作者:翳兮

武侠 翳兮 2019-12-27 收藏

时玖修行万年,九尾证道,飞升仙界,想着只是小小的报个一世恩情,也就是动动脚趾头的事儿!
可万万没想到,那劳什子的恩公拿的是超级炮灰剧本!
第一世小心呵护到三岁,卒。
第二世勤勤恳恳养到八岁,卒。
……
第七世心颤颤的引着他走上修炼大道,资质逆天,气运爆棚……卒。
第八世……去特么的报恩!
时玖一把揪住某倒霉蛋的领子,一口老血喷出,怒骂:“你这杀千刀的短命鬼!”
苏·渡劫归来·仙界大佬·十万岁高寿·被糊一脸血·清衍:???
------
苏清衍下凡渡个劫而已,本来死了就可以回归仙界本体,然而每一次他死后时光就会回溯?
而且每一世身边总是冒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人,就算捡垃圾也要养活他,绝不允许他少年夭折。
修炼怕他岔气,走路怕他摔跤,吃东西怕他噎着,就连喝水……也怕他呛了?
美其名曰:365度全方位无死角贴身呵护?
清衍:你到底是谁?
时玖抱着自己只剩下一条的秃尾巴,愤而扑了上去:我是你爸爸!
苏·认真·古板·从不开玩笑·凭本事单身十万年·清衍:???

这就是一个恩公拼命找死想回归仙界,而报恩的某人偏是不听呐!就是要养他养他养他!养到地老天荒,养到与天同寿的故事!

PS:女主护夫宝VS男主(傻)高(白)岭(甜)之花。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清衍,时玖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你有什么愿望?”
  “愿你这小狐狸早日修出九尾,飞升证道。”
  轻轻浅浅的声音渐渐模糊,一身素白的衣衫如云如雾,一片迷雾之中,男子的身影挺直修长,可整个人却迷迷蒙蒙看不清晰,只觉得仿佛有一只手,轻轻柔柔的落在了她的脑袋上……
  只一瞬间,却又好像已经过去了千百年。
  云雾散去,一切都在瞬间远去。
  脑中却突然画面一闪——
  “天生异象,这妖孽克亲族父母,留他必有祸端!”一个两鬓斑白的老人手上抓着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言语激烈,说话间将婴儿高高举起,一下朝地面上砸去。
  “不要!”时玖猛然睁开眼睛,那双细长狐媚的狐狸眼,是一双金色的竖瞳,璀璨明媚,妖异明艳。
  刹那间眼前所有的景象都在这片金色的赤瞳之中迅速崩溃散去,黑沉沉的一片黑暗压来。
  胸口处如遭重击,浑身仙力溃散的无力感传来,黑暗席卷而来,无数的发着微光,带着禁制力量的丝线捆在身上,将她绑住,动弹不得,挣扎无能。
  一阵铺天盖地的眩晕,时玖终于想起来了!
  她好不容易救下来的恩公,又死了。
  第六次了,已经是第六次了。
  时玖心中激愤,这时候感觉到自己被装在一个黑沉沉的密封的狭小空间里,还有节奏的摆动着,像是被抬着正在行走。
  有了前几世的经验,时玖已经不慌了,不过又是附身在了什么死人身上,被装在了棺材里罢了。
  乱葬岗里她都自己刨土爬出来过,一副棺材而已,困得住她?
  时玖积攒着怒气和力量,猛然一脚蹬去,‘砰’的一声巨响,漆黑的棺材盖瞬间被踹飞在空中,翻滚了好几圈,轰然掉落在地上。
  亮光来得措不及防,时玖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用手一挡,袖前红艳艳的一片,挡住了日光,一看,身上穿的竟是精致华贵,颜色艳红的嫁衣?
  “啊,诈尸了!诈尸了!”
  “快跑啊,诈尸了!”
  四周一片混乱,时玖感觉自己躺着的棺材被重重的磕在了地上,时玖不敢耽误,马上坐了起来。
  这是一片小树林之中,四周的人呼喊着奔跑着,看着时玖都像是见了鬼一样的惊恐。
  时玖毫不介意,手一撑棺材就想从里面跳出来,但是手脚无力,刚又仙力散尽,这副身躯十分瘦弱,这一着急,竟然一个不稳从棺材里一头栽了出来。
  混乱的送丧人群有那么一刻的怔愣,空气一片尴尬的安静,所有人都盯着棺材里摔出来的红衣‘女鬼’,也不知道还该不该怕?
  时玖十分无力的在一团红艳艳的衣衫里爬了起来,这怎么死了还穿着嫁衣啊?这一身乱七八糟的,绊了她的脚……
  可她心中焦急,不敢耽误,三两下将层层叠叠的嫁衣脱了好几件,只留下了最后两件红彤彤的中衣,再将繁重得脖子都压弯了的金饰头冠全摔在了地上……
  这一身终于轻松了。
  时玖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深吸一口气,还觉得胸口处闷疼,有些喘息不过来。
  这身体如此瘦弱,该不是病死的吧?
  可也来不及想那么多,她四周看了一眼,人群感受到她的眼神,一个个如梦初醒,惊叫着又跑开了些,但竟然也没真跑了,还在远处观望!
  她也不管,弯身从金饰里捡起一根锋利的簪子,确认了方向,豪放的将裙摆一抱,蓄足了力量,拔腿就朝着林子深处狂奔而去。
  “妈的短命鬼,撑着!老娘这就来救你!”
  时玖心中憋了一口气,握着簪子抱着裙子,一路拔足狂奔,胸口跟破了的风箱一样,喘息得像条死狗,嗓子火烧火燎的疼,她根本不敢去想手脚是不是还有力气这件事。
  脑子里就一件事!
  一定要救下那个臭小子!
  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前方传来了声响,远远的时玖就看到素衣的少年十分狼狈的被一条比他腰身还粗的大蟒蛇缠住……
  那蟒蛇满口尖利的牙齿,嘴一张,比少年的脑袋都大!
  而那少年正是她要找的短命鬼——苏清衍!
  时玖脚步不停,梗着脖子捏着簪子,气势汹汹的冲了上去,大喊一声,“老娘来了!!!”
  时间仿佛有一秒的停顿,蟒蛇和苏清衍都惊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拔足狂奔,头发糊了一脸根本看不清楚模样的女子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只觉得红影一闪,时玖悍不畏死的扑了上去,一把按住了蟒蛇的大脑袋,锋利的簪子蓄足了力气,又狠又准的扎进了大蟒蛇的七寸之中。
  蟒蛇吃痛,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长尾一摆,算是放开了苏清衍,只见时玖十分凶猛,双手双脚并用,死死抱在蟒蛇脖子上,那蛇身不论怎么甩动,她都死死黏在上面……
  时玖红着眼睛,龇牙咧嘴,手下却不停,那簪子反反复复将那蟒蛇七寸处扎得血肉模糊。
  她根本不敢停,状若癫狂,直到那蟒蛇挣扎着倒在地上,她也跟着摔了一个跟头,一人一蛇这才分开跌落在了地上,可簪子还狠狠的扎在蟒蛇血肉之中。
  时玖跌坐在地上,仰起头看向苏清衍,喘息声十分粗重,狼狈至极,却还是朝他艰难的招了招手,“臭小子,过来……”
  苏清衍狐疑的看着她,眼中一片沉静,甚至有些冰冷,全然是一副陌生的表情。
  他就是这样,自小便是清冷淡然得很,那种泰山崩于顶而我自截然不动的气质在他身上诠释得淋漓尽致。
  时玖心里一哽,可就在这时,原本还微微有些动作的蟒蛇突然垂死挣扎发出了奋力一击,一尾巴狠狠的朝时玖甩了过来。
  时玖这时候哪里还有力气躲避,被一尾巴抽在胸口上,喊都没来得及喊出一声,就摔了出去,狠狠的磕在一颗大树上,掉在了地上顿时一动不动。
  苏清衍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看着还在挣扎的蟒蛇又朝他扑了过来,他冷着脸一把握住了扎在蟒蛇七寸处的簪子,手中用力,表情冰冷的一划拉……那蛇腹上顿时就被拉出了一条又深又长的伤口,直接被开膛破肚,血淋淋的卷缩着尾巴和身子,颤抖着僵硬不动了。
  苏清衍十分平静,眼神也没有丝毫波动,只是皱着眉头有些嫌弃的擦了擦脸上溅上的鲜血,那血液的鲜红跟他白皙如玉般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擦了一下也没擦掉,少年本有些稚气俊朗的五官顿时被衬托得有些邪佞,加上那一双清冷无比,毫无波澜的双眼,一身气息顿时就冷冽了不少。
  苏清衍微微皱眉,见那蟒蛇死得不能再死了,他这才朝着时玖走了过去。
  时玖晕了那么一会儿,但是心中一股气憋着,她又挣扎着醒了过来,艰难的爬了起来,却是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好在看到蟒蛇被苏清衍制服了,只是看那蟒蛇惨死的样子,又见苏清衍握着锋利染血的簪子朝她走来,不由得心慌,只觉得肚皮一凉。
  也不知道为什么竟会被苏清衍此刻的气势震慑,可不论如何,总算又救下了他这条小命。
  时玖稳住了心神,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错位了一般,疼得龇牙咧嘴,爬也爬不起来,只能靠着树干坐在了地上,十分狼狈。
  这身体这么弱,好在她是仙身附体,否则此刻怕是小命又玩完了。
  这时候苏清衍走上前来,双眼沉静的打量着时玖,可她脸上全是灰尘和汗水,夹杂着头发糊了一脸,除了那双眼睛黑溜溜的……实在看不清楚是何人。
  他踌躇了一下,伸出手想扶她起来,可是动作十分僵硬,是本能的不想与人接触,于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这位……大婶,你还好吗?”
  “……”时玖心口翻腾,一口老血就吐了出来。
  一伸手死死的抓住了苏清衍的衣领,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瞪着大眼睛看他,张了张口,咕哝了一句,骂声没传出来,血先争先恐后的从嘴里流了下来……
  这画面当真惊悚,但是苏清衍面色不改,虽一时不防被抓住了衣领,也只是往后仰了仰,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似乎不习惯与人突然的亲近。
  时玖看他表情和微小的动作,就知道这臭小子说不定又在嫌弃她……
  一句脏话被口中不断喷出来的血给堵住了,一口气噎住,白眼一翻,差点气得昏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