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那个和尚我要了 作者:棠十四

武侠 棠十四 2019-12-08 收藏

穿到某大男主文里,还是个出场三章就炮灰了的妖女,果断撂担子走人的凌绾死了一次又一次。

悲愤的凌绾只好向那频频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僧人伸出了魔爪,结果──在(*////ω////*)过程中读档重来。

这一世,僧人看她的目光十分不一样……

他不会是记得自己对他干了什么了吧?
QAQ
淡定住啊凌绾!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穿书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凌绾 ┃ 配角: ┃ 其它:穿书

  ☆、第1章 悲催重生

  001
  破旧的宅子,屋檐瓦片缺了个大口,淅沥沥的碎雨泼飘落下,滴滴答答的敲响了室内一环一角。
  强烈的啸风呼入门缝,呜咽般嘶嚎,拂的那盏豆灯身姿不住摇曳,晃的室内陷入明明灭灭的幢幢叠影之中,逼仄又显紧张的空间里,一时又添了抹诡异氛围。
  “虚一大师,此女为我友人,如今重伤,在下焉能置之不理?”
  屋里,一名头束玉冠,剑眉入鬓,五官端得上正气的俊俏男子说着话,目光掠过面前的白衣僧人,落在其身后榻上陷入昏迷的女子。
  榻上女子伤势不轻,破开的衣衫上,显露出来的尽是血淋淋的伤口,哪怕上头血液不再流淌,脏了的裙袍用法术做了清洁,浓烈的血腥味仍是不断飘逸出来。
  内伤之重,由此窥豹一斑。
  这样的伤,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谓棘手,但对炼丹师而言,不过是几粒丹药便能解决的事,苏易不担心,只拿一双眼,目光隐晦的打量着这个他追了一路的女子。
  哪怕女子身上罩了件僧人为其遮掩一二的黯红袈裟,却挡不住那身姣好曲线与其鲛纱黑裙衬托下,显得异常白皙的肌肤。
  那抹白,如上好的凝脂般诱人,色泽白皙嫩润,于黑暗的室内散发着莹莹光辉,惹人视线顿住,越发想看清面容是否如身段般勾人。
  然而女子却是斜卧在榻,那姿势,使得松开的发髻遮了半张容颜,窥看不清,如猫挠心,就想……
  实力上来后,什么样的美人苏易没见过,可阅历无数的他,不得不说这副半遮半掩的模样,越发加深了势在必得的决心!
  见白衣僧人没有说话,苏易只好加重语气。
  “大师,她伤势之重,极需救治,容我将人带回宗门,请你别再阻拦!”苏易语气凛然,态度更是充满了拳拳关爱的紧张,疏不知,当他起了念想,因欲望而深邃的瞳眸,亦泄漏了几分佞气。
  被唤为虚一大师的白衣僧人,自然没错过苏易眼里一闪而过的佞肆眼神,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在对方又一次言说让他别再制止时,逐开了口。
  “苏施主,本僧还是那句话,一切等女施主醒来,是去是留,自由她定夺。”他道。不为所动的身姿如松般矗立床沿,即便话落后不再言语,可就是这样浅淡无波的眸光,却是给予苏易一股无形压力。
  “你!”
  愤怒染上了眉梢,苏易一个‘你’字将将出口,雨势渐大的天际墨云翻滚,无尽的黑暗随着惊雷掠过,于黑幕撕开了道口子,轰隆隆的雷鸣如咆哮的千军万马,震耳欲聋的盖过了一切声息。
  破宅子里,对峙的两人因这一声,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直到声歇,苏易面上亦染上了几分阴郁。
  该说或能说的话,他已说了,面前僧人油盐不进,这要是搁平常,他早不客气的动手……然而虚一非一般僧人,是个实力与合体大佬有得一拼的佛修,实力才至元婴的他,根本无法比拟。
  撼动不了,苏易只能压下心头怒火,抿的死紧的薄唇再一次张开。
  “出家人慈悲为怀,大师不让在下救助,是想看对方流血致死?!”
  往常类似这种扣帽子的话出口,之后走向都会如他所愿发展,可面前人依然不动如山,以行为表足了态度,让瞧着的苏易心火不住上冒,两眼更是蹭上了火星。
  也在这时,虚一忽地往旁挪了步子。
  见状,苏易面上无法控制的露出了诧异之色。
  这是他说的话起了效果还是……
  “女施主醒了。”虚一道。
  陈述般的调音一落,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女子也应了他话,嘤咛了声。
  那声,带了丝厚重鼻音,娇软的语调,彷佛呼在耳畔的湿润软语,听的人面上一怔,心头为之一跳。
  “嗯……”
  刚自无边黑暗中醒过来的凌绾,只觉浑身上下充斥的疼痛如火蛰般难忍,无意识的闷喘了声,远山般的黛眉随之拢起,如千斤重般的眼帘,也在费力下撑起。
  昏暗的室内,唯有一盏如豆燃灯散发着柔和晕光,拿着它的人,清隽的面容氤氲了层暖淡色调,给人一抹说不出的温和可亲感,可眨眼,又觉眉眼过于清冷,透了丝不容侵犯的庄严圣洁……
  彷佛,多一眼都是亵渎。
  眼神对焦瞬间,那一眼,如浩瀚星河,又如广袤世间万物般无垠,迷人的同时,深邃慑人的心尖颤动。
  不管这一幕发生了几次,凌绾还是为其夺了心神,怔忪愣住。
  “醒了醒了!道友你……”
  室内响起了另一道声音,也是这声,唤回了凌绾神思,令她视线移至凑过来的人,因疼而揪起的秀眉,瞬间成了拧,眼里更是染上了涛天怨气。
  种马男苏易!
  几世死亡全因为这人,而上一世更是憋屈……
  新仇旧恨袭上心头,凌绾这一刻浑然忘了一身伤,也忘了妄动出手的代价!
  “别碰我!”她大叫,手更是用力一挥。
  声一出,动作起,灵气化成的风刃如开了锋般的利器,划破苏易衣衫,喝止了对方行为,可没人知道,在她出手时,整个人亦遭天际落下的无形气机锁定,挥出去的力量绝大部分的反弹自身!
  扼杀主角,剧情不容!
  凌绾立马尝到了苦果,本就没啥血色的面庞,瞬间苍白如纸。
  “不碰不碰,我只是担心你,你别紧张!我不过去了就是……”惹怒佳人,苏易忙不迭的后退并保证着,谁知下一秒,佳人彷佛遭了重击般,鲜血呕出,气若游丝,一副就要不行了样,吓得他赶紧掏了丹药。
  “快快……”
  咳出来的血像是不要钱般,鼻端嘴里满是铁锈腥味,两眼发黑的凌绾忍不住自嘲:才刚重生又要死了,呵呵……
  濒死之间,凌绾只觉软倒的身子被一道轻柔之力托住,下颚被抬起,清香扑鼻的药丸随之塞入她微开的唇瓣,耳旁落下的声线简洁有力,悠远而清冷。
  “凝神静气!”
  丹药一入口,便化成液态,分成数股涌至四肢百骸,重伤的脉络骨骼如泡在暖洋里舒快,不适与痛意瞬间消却大半,发黑的意识渐回拢,生生的将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她眼底有着咳血后,漫起的生理泪水,随着眼帘颤动,凝上纤长睫毛,促使那张没有血色的姣美容颜份外柔弱,让人心生怜惜,就想拥入怀里呵护……
  这一幕落在室内两人眼里,心思不一。
  做为一个六根清净的和尚,虚一自然不为所动。
  只是这抹情绪思维来得太突然又莫名其妙,让他目光难得的在对方面上多停留了会,便也在神通无妄眼下,看清其形体,逐了然。
  比起虚一的淡定,苏易却是满眼惊艳。
  美人娇柔,哪怕不言,一颦一笑自惹人心怜。
  说的,便是面前佳人。
  幸好人抢救回来了,否则世间少了这抹艳色,当真是……
  苏易松了口气,也出声提醒,“道友身受重伤,切勿轻易妄动,以免伤势加重。”话落,像是特意卖好,将凭空出现在手里的长颈玉瓶搁在床沿。
  “这是能治疗内外伤又能褪疤的丹药,道友抓紧时间恢复。”
  其实苏易有很多话想和美人说,然而美人面无血色,虚弱的样貌诉说着她的不适,他要是揪着不放的问东问西,就太不君子了,况且虚一大师在旁,他没法表现又无法爱怜,还会在说话当下暴露他跟美人不相识……
  如此不如不说,待明日虚一离开,美人身子亦好了时,再刷存在感也不迟。
  来日方长。
  这般想,苏易不做打扰的于逼仄的室内找了个地方坐下,极尽表现出君子端方一面。
  然而苏易是什么样的人,怕是没人比凌绾要清楚了。
  她看着长颈玉瓶,半敛的眼里波涛汹涌。
  前几世,哪怕伤的再重,她都没有吃过苏易递上来的丹药,纯粹靠强大的意志力挺过来。
  可现在她作死的攻击男主,以至世界将攻击反弹回来,整个人命悬一线,命是救了回来,伤势也在丹药作用下好了些,伤及的内腑却没这般快恢复过来。
  如今要如前几世般,硬气走人,还是留下待伤势好些再……
  凌绾视线不自觉落在昏暗室内,那盏豆灯前的人。
  烛光随风拽逸飘忽,明明灭灭落在他面上,给人无边的深沉与……安心。
  凌绾选择留下。
  这是因为白衣僧人在这儿,安危没问题才留下,抑或死了几次都没能走出胡同,才铤而走险?不管理由动机是什么,这一次她吃下了苏易给的丹药,心无旁骛的疏理药性,以求最快速度恢复。
  夜深,露重。
  时间不知不觉中流逝。
  外头的啸风依旧,唯一室暖淡,心思不一,却又相安无事。
  一会,用仅知方式疏理药性的凌绾,只觉撕裂的伤口一阵奇痒,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其重创的肺腑内伤,也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恢复,伤势就这么好了泰半,着实震惊,又不讶异。
  不愧是以丹药入道的男主,只磕了两粒,就能有这样的效果,看来想离开,随时都行。
  然而身子受创太过,即便恢复了些,精神却是蔫的可以,若是再遇上其他修士,难保……如今留下,人也安好,何必餐风露宿被人追杀,找罪受?
  或许留在屋里面对的可能也是死亡,但一死再死,不断重生的她身心俱疲,此时宁愿选择好受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