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在修真界玩大富翁(上) 作者:悲剧初始化

武侠 悲剧初始化 2019-11-26 收藏

长生大道眼前摆,唯有财富可问路。
  
话本里的长生路,或为逍遥,或为逆天,而唐糖的长生路,却要与金钱挂钩。
别人的长生路,是吸灵气夺灵兽抢灵宝,而唐糖的长生路,是在玩真人版大富翁中通关的。

*我若暴富,便可长生。
*精英流修真文
*主剧情,有男主
*非穿越,非重生,女主为本土女

主题曲:
天外飞来大骰子,砸晕唐糖小财迷
从此生活大巨变,修真大道眼前开
仙途仙途等等我,我的财宝可足够
财宝,我要财宝,我要变成大富翁
灵石~灵石~
我要变成大富翁!
灵石~灵石~
为了求得长生顾,天天努力攒财气
为了获得抢夺卡,掷骰掷成方块精
天生富贵不羡慕,自己赚钱才开心
努力,我要努力,我要变成大富翁
Wow~
大富翁大富翁大富
大富翁大富翁大富
……
大富翁我的天神,燃爆我的核子弹!
拜拜~小恶魔,穷神死神大衰神
强盗小偷大间谍,带走带走别客气
拜拜~坏运气,喜从天降游乐场
努力赚钱求飞升,别再贪财伤感情
来来~土地公,天使财神大福神
请神保佑好气运,道具包里放红卡
来来~抬起剑,晨练夜练挥万次
功法身法加剑法,不达目的不放弃
我要暴富成仙人!

内容标签: 女强 爽文 异闻传说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糖 ┃ 配角:走过路过,收藏下作者菌再过。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长生大道眼前摆,唯有财富可问路。话本里的长生路,或为逍遥,或为逆天,而唐糖的长生路,却要与金钱挂钩。别人的长生路,是吸灵气夺灵兽抢灵宝,而唐糖的长生路,是在玩真人版大富翁中通关的。我若暴富,便可长生。
     本文题材新颖,文笔流畅,是稀少的精英流修真文,女主自立自强,靠自己一步步登上顶峰,全文爽点多多,剧情跌但起伏,又不失细腻婉转,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文。

  ☆、第一章 天外飞骰

  敲锣打鼓,爆竹噼啪,声声不绝。
  伴随着热闹喜庆的迎亲乐曲与无数人的热情祝贺,一列长长的迎亲队伍,声势浩大地缓缓穿街而过。
  人总是爱凑热闹的,听着外头喧嚣的动静,许多好奇难耐的百姓们都被引得跑出家门外去瞧热闹。
  瞧着瞧着,便也起了那八卦之心。
  “这成亲的乃是何人?啧啧……瞧新娘子这嫁妆,恐怕连皇家公主都比不得吧?”有不知情的人好奇出声。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日这成亲的人啊,正是柳丞相家的独女!”这位回答的人,明显是一位知情人士。
  “柳丞相!可是那位代理朝政的柳宣鸿柳丞相?”另有一人闻言,忍不住惊呼道。
  “可不正是嘛,不然谁敢有这排场?”
  “那新郎官乃是何人,居然能有幸娶到柳丞相的独女?”
  “听说……是今科探花唐承元,被柳丞相榜下捉婿给看上了!”
  “可是,那唐承元……不是家有妻女吗?”一位路过的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意外听到这几人的讨论,忍不住停下来疑惑道。
  “……”无数人倒抽吸凉气的声音。
  过了许久,眼见那迎亲队伍都快要走完了,才有人小声地道:“那柳家小姐,图这唐承元什么?”
  即便是他们这种平头百姓都晓得,婚姻嫁娶该门当户对。
  凭着柳家小姐这金尊玉贵的身份,就算是当今圣上都可嫁得,怎地就看中唐承元这原有家室的人了?
  “许是看中人家是个男人吧。”
  人群中,不知从何处传出这句略带猥琐的话语,但因为周围太过嘈杂,而淹没在了人群中。
  ***
  大昌国,京都,唐府。
  四进的大院子内,红绸红灯笼挂满横梁,入眼望去一片红,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一瞧便知,今日这府上,正在办喜事。
  前院热热闹闹,人来车往,络绎不绝。
  而后院却意外地冷清,来往的丫鬟下仆们均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仿若生怕惊扰到了什么一般。
  “娘亲,娘亲……爹爹,爹爹呢?糖宝要爹爹。”
  在唐府后院里的某处清冷寂静的院落内,传出了一道奶声奶气的撒娇嗓音。
  屋内,一位身着一袭单薄素衣,身姿窈窕纤薄的女子温柔地环抱住怀着满目纯真的孩童。
  一双清媚的秋眸,直直凝视着怀中女儿的那双清澈大眼,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与决绝:“糖宝,你且记住,从今日起,你爹便死了!唐承元,再也不是唐糖的父亲!”
  “为什么?”
  堪堪不过才两岁的孩子无法理解,为什么她爹爹还活着,娘亲却说他死了。
  明明爹爹……还在的啊?
  哪怕心中泣血,女子也并不为女儿的不懂事而发怒,她只是越发温柔地凝视着她,温柔到令唐糖感到了由衷的不安。
  “娘亲……”幼童颤抖的声线,她在害怕。
  “乖,糖宝现在还小,娘亲不会怪你。”女子安抚般地轻抚孩子的脑袋,“但糖宝要记住,今后,不要再依靠别人,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唯有能被你抓在手中的东西,才是永远都不会背叛你的。”
  “抓……抓什么?”幼小的孩子没办法说太过复杂的句子,只能含含糊糊地念出自己的疑惑。
  但身为孩子的母亲,女子却是听懂了她的疑问。
  凝神思考片刻,女子只能想起自己此时身上所剩下的唯一的东西:“钱!”
  ***
  三年后,唐府。
  在一片景色秀丽,花团锦簇的花园内,传来了几声不和谐的孩童争吵声与哭闹声。
  “呜哇哇哇……表哥她抢我金锁,打她,打死她,把我的金锁抢回来!”尖锐高昂的童音刺耳难听,令人本能的不喜。
  且这声音主人所说的话儿忒得恶毒跋扈,竟是动不动就要喊打喊杀。
  “小丫头,快快把我表弟的金锁还回来,再给他好生跪下道个歉,此时本公子便可既往不咎。”
  伴随着男童刺耳的哭闹声,另一道公鸭嗓的少年音随之响起。
  若是光听此话,也许旁人还会以为这是一位爱护弟弟,肯为受了欺负的弟弟出头的好哥哥。
  可候在花园廊下的丫鬟们却看得清清楚楚,那被男童与少年所包围的女孩,却只是个四五岁的小团子。
  “糖宝的。”
  小团子两只白玉馒头般的小胖手死死地包住挂在身前的金锁,像只护食的胖仓鼠一般,不肯给人看。
  手上护着‘食’,小团子还拧着小眉头,瞪着一双澄澈的杏仁大眼,仰着小脑袋,与那堵在身前,于她而言就像是一座小山一般的少年对持,气势竟也分毫不落下风。
  金锁是小团子满月时,她娘亲专门请人给她打的,根本不是唐淳的。
  这件事,其实少年与男童一样,心知肚明。
  只是少年名义上说是男童的表哥,实际上他只是柳家旁支的子弟,身份比不得柳丞相独女的亲子尊贵。
  故而面对男童的要求,亦或者说是命令,哪怕他知晓无理的是他们,却也不得不去遵从。
  为了讨好唐淳。
  “小丫头,别再狡辩了!赶紧把金锁交出来!”少年露出一副凶恶的模样,逼迫一般地上前几步,眼瞧着就要伸手硬抢了。
  却见小团子将小胖手从金锁上松开,白嫩短胖的五指弯曲,捏成小拳头状,虚举在自己身体两侧,做出一副准备干架的样子。
  “想打架吗?”
  虽然小团子问得很认真,但是基于她犹带奶气的软糯嗓音,这句话说出来根本就无法给人威吓感。
  反倒会觉得她可爱得令人发笑。
  事实上,少年也确实笑了。
  他在嘲笑小团子的不自量力。
  这次他不再犹豫,在身后男童的怂恿下,扑过去就想硬抢小团子的金锁。
  眼瞧着少年率先进攻,唐糖眼睛亮亮的,她粉唇微抿,摆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也不躲闪,她就这么闷头闷脑地往前直冲。
  才到少年腰间的身高,使得她的脑袋很轻易地就顶在人家的肚子上,这一下,唐糖是用了十分的力道。
  “嗷!”少年哀嚎一声,一瞬间惨白了脸,捂住剧痛的肚子卷缩在地上,浑身颤抖,足可见这一击对他的伤害有多大。
  少年倒了,在场之中就只剩下唐糖和唐淳。
  注意到唐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唐淳小身子一僵,总算回忆起了从前被这位庶姐的暴力所支配的恐惧。
  “不……不要打我!呜呜呜……”
  眼见着唐糖向自己走来,唐淳忍不住双腿发软,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
  一边哭嚎着,双手一边在身前胡乱挥舞,仿佛这样就能驱散‘恶灵’一般。
  可惜这个驱散之法对唐糖不管用,她依旧目标明确地向着唐淳走去,“抢糖宝,糖宝要抢回来。”
  这意思是既然你都让人来抢我的东西,那我也要抢你的东西,才能算公平。
  唐糖才不管自己抢弟弟东西是对是错,她只知道自己被人欺负了,那就得欺负回去。
  娘亲说了,糖宝不可以被欺负!
  “来人啊,都是死人啊,给我拦下她,打死这个贱种!”才三岁的孩子自然不懂得如此骂人有多么恶毒,他只是将从大人哪儿学来的东西学以致用而已。
  但这并不影响那些听到小公子命令,而围攻上前来的下人们的行动。
  又是这样。
  唐糖看着周围逐渐围堵上来的,于她而言,宛若一座座黑色大山一般的大人们,表情很平静,但紧握的双手已经垂了下来。